意外重逢

小说: 何家有女初为仙 作者: 千夜星路 更新时间:2015-06-03 16:49:17 字数:3539 阅读进度:131/176

“不是说去坊市找六叶灵兰吗,又为什么来这地方?”无忘一边寻找合适的地点降落,一边不解地问。

何微澜没有理会它的问题,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光秃秃的山顶。记忆中的简陋木屋早就变成了几块腐朽破烂的木头。

对啊,距离她上次来这已过去了将近百年,怎么可能还会有人住。

四周还是她印象中的湿热山林,一眼望去,看不出有人在这附近生活的迹象。她目露失望,自嘲一笑:“我们走吧。”

云雷岭离上次卫君一带她去过的那个坊市很近,而且那座坊市的规模不小,或许,在那里,就可以买到她想要的东西。

不管武青岚是出于什么理由没有追究她的拒绝,其他那些不相干的人,就更没理由会来追查她的下落。

所以,在武青岚走后,何微澜就决定修正一下自己先前的计划,不再去魔宗冒险,而是直接转道西岐。

“不管能否买到,我都不打算再深入南部,咱们直接去西岐。”

“为什么?”无忘不禁有些失望,它还想着再去魔宗的地方逛逛呢。

“这还用问,现在越州的情形已经够复杂了,这一路上你也看到了,道魔之间的修士争斗比以前多了不止一倍。所以了,像我这样的道门修士,要是去敌人的老巢,那不就是自寻死路嘛。”

无忘转了转眼珠,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道:“丫头,老夫想问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才行,难道,你就没想过要去青玉宫见见谁吗?”

“哈,你可真是八卦,老实说,我一直都很怀疑,你虽然一直说自己是男的,但实际上,你其实是女人吧,而且是那种最喜欢八卦的长舌妇才对。”对付某只神兽的盘问,何微澜现在已经很有经验了,不慌不忙地反讽道。

“喂,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老夫是关心你才问的!”

“哈,谁相信呀!哎哎,还有,专心点,别飞错方向了,是这边……”

……

两人说闹着,很快就到了上次去过的修仙坊市。

城门处的情景比她上次来的时候似乎还要热闹一些,进城的修士依然多到需要排成很长的队伍。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现在道魔之间的修士泾渭分明,赫然分成了两队。一队多是身穿素衣道袍的道宗修士,一队多是黑衣长袍或是奇装异服,应该是魔宗的修士。

何微澜皱了皱眉,很自然地排在了道宗这边。

她信守自己诺言,所以,这一回,无忘终于不用钻进灵兽袋,而是堂而皇之地站在了她的身后。但是,由于其过于庞大的身躯,漆黑无比的丑陋外形以及身上若有若无的难闻气味,他们刚一落下,就立刻引起了周围修士的侧目。

这些修士虽然看不出无忘的品种,但这种庞大的飞禽,只用脑子稍微想想,就知道品级之上也在三阶以上。

漆黑丑陋的飞禽与姿容美丽的女修构成了一种强烈对比,吸引了众多修士的目光。只不过,由于畏惧何微澜金丹修士的身份,没有修士敢上前搭讪。

“这些人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啊,无忘,莫非有人看出你身上的羽毛染过?”她不禁传音问道。

“谁知道呀。”无忘敷衍地回答。现在,久不再人前露面的它正忙着四处搜罗美女,根本没工夫理会这些小事。

而令无忘极为失望的是,所有它感兴趣的美人,只不过看了它一眼,就马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同时还迅速地把头扭到一边。

“奇怪,记得丫头你还夸老夫现在的样子比以前漂亮威风多了,那为什么,她们看都不看一眼。”无忘用迷惑不解地目光望向何微澜。

何微澜先是一愣,然后看着无忘黑漆漆的羽毛,忍不住捂嘴偷笑。

无忘这时也明白了过来,目露凶光,传音道:“丫头,你该不会是早就料到了吧!”

等何微澜到了城门的时候,守城的两个筑基后期修士检查她的玉简后,一脸戒备地上下打量着她。

她愣了一下。为了隐藏行踪,她使用的是之前在坊市中购买的散修玉牌。之前用过几次,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才对。

那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马上朝城内跑去,另外一个则对何微澜说道:“对不起,前辈,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我们坊市的安全,所有身份不明的金丹修士都被禁止进入坊市。”

“什么?”上次她来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这种规矩。

“前辈大概是很久没来越州了吧。以前固然不用,但现在,在整个越州,只要是金丹修士,进入任一一个坊市都需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否则……”这人虽然态度恭敬,但看得出来,言语间没有一丝通融的余地。

这时,排在何微澜身后的一位筑基修士,走到她的身边,示意她走到一旁,小声说道:“前辈,还是由晚辈给您解释一下吧。”

她看了看守城的修士,又看了看这名筑基后期的男修,点了点头。

交谈过后,何微澜才对越州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拒之门外。

越州一直都是龙蛇混杂之地,道宗与魔宗的势力相持不下,各自控制着一些休闲坊市。所以,如今,为了避免对方的修士潜入自己控制的地区,并造成严重损失,只有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方被允许自由进入。

而金丹期以上的修士,想要进入对方控制的坊市,就先要出示严格的身份证明。

卫君一带她来过的这座坊市,实际上是由青玉宫控制的。因此,被怀疑是道宗修士的何微澜,自然不被允许进入。

怪不得道宗的队伍比魔宗短上许多,而且其中没有一个金丹修士,原来,这是青玉宫的地盘。

想明白以后,何微澜就对进入坊市就不抱什么希望了。按照越州的情况估计,就算她还想继续南行,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不如就此往西面。至于这座坊市,不进也罢,反正,六叶灵兰其他地方也有。

“玉真人,就是这边。”正在这时,先前进城的那名守城修士走出城门,指着远处的何微澜说道。

何微澜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怔。

居然还是熟人,以前在青玉宫见过的玉寒天。记得上次见面,这个面无表情的冷面大汉还是金丹修士,而现在却成为一名元婴期的修士了。

她扫了一眼那名守城修士,顿时明白过来。玉寒天大概是被找来处理闹事的金丹修士的救兵,还真是太高看她了,以为她是道宗派来的打手吗?

见到她时,玉寒天的目光一动,不急不缓地地走了过来。

“何仙子。”玉寒天说话时的音调永远都是平的,听不出一丝的情绪。

“玉真人客气了,直呼晚辈的名字即可。”何微澜不失恭敬地行了一礼。因为对玉寒天这人的印象还不错,所以,她没有马上掉头就跑。

“何仙子是来见卫公子的?”玉寒天问道。

何微澜闻言一怔,很快,一双明亮乌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卫公子?他说的人,莫非是……

玉寒天一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想错了,略一思索便道:“公子也是今天到的,我以为你们有约。”

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何微澜木然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玉寒天只朝守城的修士吩咐了一声,就带着何微澜向城内走去。

“就是这,刚才碰面的时候,公子说需要高阶灵符,现在应该还没走。至于,仙子的这只飞禽,只能留下外面了。”

玉寒天说话做事极为简洁,说完这些,吩咐店铺门口的小修士带何微澜进去,转身就离开了。

她心不在焉地朝无忘使了个眼色,往里面走去。上楼梯的时候,她边走边想,一会见面的时候,自己要说些什么。

一见面就指责他骗人吗,那样,会不会太冷酷无情了,还是说,自己应该表现的高兴一些。但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又显得不够矜持。

何微澜左思右想,直到进入房间前,还没想好自己到底该先说什么。

“前辈,有人要见您。”旁边的小修士示意性地敲了敲门框。

何微澜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信步走了进去。

屋内的光线不亮,右侧的窗前站立着一个长身玉立的黑衣人。由于背对窗户的关系,他的面部阴影很重,甚至看不太清楚,但她一眼就能肯定,眼前的这个人,不会是别人,只是他。

“我要的灵符还没送来,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还是说你们这根本就没有……”卫君一显然已经等得极不耐烦,抬头望向这边的眼神冷冽如冰。

然而,一接触到她的目光时,他的眼神迅速变成了惊诧。

墨玉般的眼眸中闪过不可置信的眸光,他身形一晃,瞬间移到她的面前:“你怎么在这?”

他一手把她拦到怀中,然后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望向了门外。那个带路的小修士极有眼色,没有进来就已经离开了。

何微澜用自己的手臂推了推他,有些不满说道:“放开。”

意识到眼前的情景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卫君一脸上的戒备这才褪去,手臂也放松了些,何微澜趁机挣脱了出去,揉了揉自己的手臂,一脸不悦地望着对面的男人。

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久别重逢的感人场景。

方才的忐忑紧张疑或是激动心情,听到他的质问,统统都消失不见了。何微澜双手抱胸,下巴微扬,一脸傲然:“为什么我不能在这。”

卫君一没有在意她的挑衅,只用那双既熟悉又陌生的桃花眼瞬也不瞬地凝望着她,然后嘴角露出浅笑,轻轻唤了一声:“微澜。”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冷酷如他,也会有如此温柔似水的眼神,在他的凝望,她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之前设想过的种种开场白,在这一时刻,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一个也想不起来。

“嗯,好久不见。”

她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臂,不再掩饰自己的心情,嘴角上弯,露出一个极为明媚的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