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魔君

小说: 何家有女初为仙 作者: 千夜星路 更新时间:2015-06-03 16:44:36 字数:5085 阅读进度:63/176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何家有女初为仙 青玉魔君 (大文学 www.dawenxue.beat.cc)也正如何微澜所料,这位魏师弟到底不是气量狭小之人,僵局持续了不过半天,就主动开口了。大文学www.dawenxue.beat.cc

“东西在里面,记得打开的时候,屏住呼吸。”魏君一丢给她一个玉匣,冷冷说道。

“那是当然,上次只是一时大意,绝对不会有下次。”她欢喜地接过玉匣,直接放进储物袋。

不用魏君一提醒,她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今日若跟她在一起的不是魏君一,而是哪个心怀不轨的人,那她就彻底悲剧了。

“还有,取出之时,必须一个人呆在密室里,决不能有第二人在场。”桃花眼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又加了一句。

这个要求好古怪呀,她乍听之下有些纳闷,不过一接触到对方视线中散发出来的强冷空气,她马上乖巧地点头答应。

“好,最多就无忘在场,它是灵兽又不是人,答应了也没损失。”她这样想着,所以答应的时候毫不作伪,很是痛快。

见她如此干脆,美少年脸上的表情总算是缓和了一点,抬头看了看天色,继而又道:“我在这有个临时洞府,要去吗?”

“当然好了,说起来,这云雷岭真不是正常人能呆的地方,这一个月中,每次想找个干净清爽的休息之处都不容易。”何微澜提起这个,立刻大吐苦水。作为一个女人,她对蛇类还有昆虫类动物天生有一种恐惧感。

说完之后,她才想起对方在这似乎已经呆了很久,连忙又道:“所以,师姐对师弟的刻苦是万分的佩服,竟能长居此地,果然心性坚定非常人也。”

魏君一没理会她的吹捧,跃上飞剑即走,她耸耸肩连忙跟上。

不得不说,为了那不知名的错事,她如今对魏君一的态度简直是低至尘埃了。唉,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弄得如今,原本就经常只有冷笑一种表情的美少年,变得只剩下冷,连笑都没了。

等到了地方,她不由得凤眼圆瞪:“这是你的洞府?”

放眼望去,一片颇为开阔的小山顶上,只有几间歪歪斜斜的木屋,一看便知是魏君一自己建的,粗糙简陋到不堪入目。唯一特别的地方,在于这木屋的底座很高,看上去与前世某个少数民族的树屋有几分相似。

“若是不喜,可以不住。”桃花眼扫了她一眼,便径直而入。

看了看潮湿泥泞的地面,何微澜只能跟上,一边安慰自己说:“好,至少我不用担心半夜下雨,连个打坐的地方都没有。”

不出何微澜所料,屋子内部与外部非常协调——都是一样以简陋为特色。大文学www.dawenxue.beat.cc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打坐的草团几张,抬头仰望,屋顶上大大小小的缝隙中竟还能看见不少星星。

“魏师弟,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一个作风朴素的人。”何微澜嘴角微抽,心说,就算防御阵能避水,建房子也不能这么省事。

这真得能称之为木屋吗?

“我很少来住。”

“可以想象。”她找了个草团坐下。

魏君一盘坐在地,突然问道:“你明日就走?”

“嗯,出来历练了一段时间,准备回宗门闭关潜修。魏师弟你呢”她随口问道。

“暂时没打算回去。”

“哦,这样呀。”

她若有所思,想了想,明知不妥,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师弟在这莫非有很重要的事吗?那天的几人明显是要对你不利,你留在这里恐怕……”

“没事,我过阵子就离开。你回去时小心点,注意避开那些人。”魏君一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既然当事人都表示不在意,她自然无话可说。算了,以他的实力,倒是无需担心那几人卷土重来。

“那是自然。对了,白天听你说起魔宗的坊市,莫非你去过那?是不是很危险?”

“我去的是越州境内的坊市,道魔中人皆有,只要谨慎一些倒也无事,你对这感兴趣?”

“嗯,想去见识见识,也许,能买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无忘之前提过一些有用的东西,道宗那边估计很难弄到,所以,她一直想去魔宗那边看看。难得有魏君一这样可靠的知情人,她听了之后自然有些心动。

魏君一沉吟片刻,然后说道:“你若想去,我们明日一早出发。”

何微澜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人就行了,不用麻烦魏师弟。”

“就凭你?!” 对面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不屑之意,看得何微澜眉毛直跳。

“那几人都是魔宗之人,你这一去恐怕很容易就碰上,此事因我而起,我自然有责任。再说,去那里不单单是因为你,我也有事情要办。”

后面这几句,魏君一说得平平淡淡,不带一丝偏见,如此一来,何微澜反而为自己方才的小心眼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急忙点头答应。

人家方才说得也是没错,自己的实力是差了点。大文学www.dawenxue.beat.cc只是心里依然有些嘀咕:“这家伙今天真是古怪,虽然冷着一张脸,却意外的好人,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两人便朝云雷岭南部的坊市出发。这个坊市位于越州南部边境,是越州境内几个小的门派与修仙世家共同所建。因地处道魔的中间地带,来往的修士络绎不绝,坊市的规模很大,看上去比玄英门那坊市要气派许多。

何微澜站在城门外,放眼望去,排队的修士真是不少,炼气期,筑基期,甚至其中还有几个金丹初期的修士。

负责城门安全的是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从守门人员的修为就能看出这坊市的层次不低。何微澜暗暗点头,然后传音给无忘:“喂,你还是安分点,这地方龙蛇混杂,万一有人看中你,要强行抢走的话,我是无能为力的。”

“好了知道了。”无忘有些无精打采地道,“不过,丫头,你能不能换种说法,看中……说得好像老夫变成女人一样。”

“嗯嗯。”她暗自偷笑,她本来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就在他们排队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何微澜转身望去,碧蓝的天空中,竟有一辆华丽无比的马车飞驰而来。在前面拉车的灵兽外形酷似凡马,头上生有独角,皮毛火红鲜艳。

八只有些像独角兽一般的灵兽拉着那马车,不多时便到了近旁,落在了城门外。马车前坐着一名修士,至于里面是谁,因珠帘低垂,看不出究竟。周围的修士立刻自觉地分成两队,以便马车通行。

何微澜也站在人群之中,听见身边的修士议论纷纷。

“这是青玉魔君的神车,我上次听人说起过,拉车的灵兽乃是五阶灵兽赤炎马。”

“这驾车的修士竟是玉寒天,这人可是金丹后期的修士啊,魔君好大的气派。”

“青玉魔君年纪轻轻已进阶元婴后期,唉,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如魔君那般。”

……

说话的人大多都是魔宗之人,言辞间或是崇拜或是敬畏,另外那些沉默不语的修士则多半都是道宗之人。

何微澜好奇地打量着那辆金光灿灿的马上,心说:“青玉魔君?跟道宗的元婴修士确实性情大不一样,看这马车,华丽无双,这主人的性格恐怕也是张扬无比。”

这些围观的修士看上去敬畏而不恐惧,何微澜便猜想,这青玉魔君应不是嗜杀之人。

她正想透过珠帘轻纱往里面看个究竟,却被魏君一站在中间,挡住了视线。等她绕过魏君一,再想看的时候,那马车已经驶过了城门,朝里面奔去。

何微澜看了看魏君一,有些不解。

“青玉魔君虽不嗜杀,却生性风流。”

他只一句,立刻让何微澜心中一凛,赶忙取出斗笠戴在了头上。好,虽然修仙界美女如云,但她这姿色依然算是上等,若是惹上不讲理的野蛮人就惨了。

第一次见到魔宗大佬,何微澜对这青玉魔君不免有些好奇:“这青玉魔君倒是什么人?”

还不待魏君一作答,排在何微澜前面的女修闻言立刻转了回来,好端端的芙蓉面上,杏眉皱成一团,眼睛直瞪着她道:“你竟然不知道魔君的事情?”

说完便巴拉巴拉,樱桃小嘴里吐出来一长串关于青玉魔君的生平简史,期间掺杂无数关于魔君多么英俊,多么厉害,多么温柔的形容词,听得何微澜目瞪口呆。

直到她被身后的美少年冷着脸拉走的时候,那女人还在何微澜面前拼命地称赞青玉魔君到底有多了不起。

最后,何微澜总结了一下:原来这就是魔宗女人心目中的最佳杰出青年,热门程度堪比后世那些杂志中的商界精英。

唯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这里的女人根本不在乎人家是不是单身,有没有娶老婆,简直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当然,这也不能怪这里的女人觉悟不够高,谁让这是女人地位低下的旧社会呢。

事实上,这位青玉魔君据说都四百多岁了,大小老婆一大串,更别说还有无数的小蜜小糖什么的。最要命的是,他还有超过个位数的儿子女儿。单凭这一句,就彻底磨平了方才那女修灌输到何微澜脑海里关于青玉魔君的无限美好。方才未见青玉魔君真容的那点遗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还真有兴致?”魏君一冷着脸说道。

“随便听听罢了,你不觉得很有趣吗?”她不解地看了看他。

对方只瞥了她一眼,就不再言语,这时,两人已来到了交易街。

魏君一对她道:“这家店的东西很全,有什么需要在这直接挑选即可。我有事去去就回,你在这等我,不要乱跑。”

说完,不待她答话,就匆忙而去。

何微澜不由得扁扁嘴:“说得我好像三岁小孩一样。”

不过,对这陌生的地方她到底心怀畏惧,谨慎起见,还是很听话地进了魏君一指定的这家店。

“哼!什么青玉魔君,想当年,灵界妖族的那些女人提起老夫的时候,也是赞不绝口,这家伙长得有那么英俊?比得上老夫吗?”无忘在灵兽袋中不服气地道。

何微澜翻翻白眼:“你是嫉妒人家女人缘比你好?”

她这话一语中的,无忘停顿了一会,才出声反驳:“这有什么嫉妒的,老夫当年也是无数妖族美女心中的仰慕对象。”

“是是是,但可惜呀,神兽大人,如今你连化形都未完成。”何微澜小小揶揄一句。

“哼!很快就有那一天了。对了,快点把我放出来,老夫要亲自挑选东西,回去之后,丫头你要好好炼丹,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才是。”

何微澜照办了,心里却在吐槽:“如此念念不忘恢复修为,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美女。”

有无忘帮忙,何微澜很快便买了不少合用的东西,当然,同时,她也付出了一笔数额巨大的灵石。幸好,有一些部分是拿游历时获得的一些东西抵账,这样算来,勉强算得上收支平衡。

魏君一倒是没有食言,很快就返了回来。两人未再多留,结伴离开了坊市。这一天晚上,何微澜依旧住在了魏君一那间非常有特色的茅屋里。

次日一大早,她便告别了魏君一,离开了云雷岭。

“魏师弟,再见。”她朝他笑笑,踏上飞行法器,直接往北面飞去。

身后的少年站在原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伫立良久。

他身怀两把飞剑的秘密很少有人知道,平日里,金剑在外,雷剑则从未当众显露。而选择在云雷岭修炼,一方面是因为这人际荒芜,不易被外人发现,另一方面则是云雷岭多雷雨天气,而雷鸣时刻,正是修炼雷剑的最好时机。

修士畏惧的天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雷劫。寻常雷雨天气产生的雷电,本质上与雷劫相似,只是威力稍小一些。

每到雷鸣电闪之时,他便以雷剑引天上的雷电下来,糅合身体内的丹火淬炼雷剑,不断地增强雷剑的攻击力。这种方法虽然危险,效果却是绝佳,是以他修为进步飞快。

正沉思间,那边乌云压顶,雷声又起,魏君一发出一声长啸,一把紫蓝色的晶莹小剑从口中喷射而出,在他面前飞舞环绕且不断变大,直至长约六尺的巨型长剑,随即纵身跃了上去,飞剑如雷似电,眨眼间便飞驰百里,消失不见。

再说何微澜,离开云雷岭后,一路上风餐露宿,不再耽搁,直接往玄英门而去。

看见那熟悉的群山之时,何微澜还不免心情激荡,可等到了她的洞府,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人,她脸上的笑容就一下子变得僵硬了,心说:“我应该晚两年再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预告:下章有新人出现~~大文学 www.dawenxue.beat.cc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