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患

小说: 何家有女初为仙 作者: 千夜星路 更新时间:2015-06-03 16:44:10 字数:3830 阅读进度:30/176

再说陆昕薇,自那日哥哥分手后,她一路上餐风露宿,顺利赶到了这个距离玄英门足足有两天时间的交易坊市。

她向沿街路人打听“东升”客栈,却意外得知竟然无人知晓这客栈。于是,独自辛辛苦苦的找遍全城。一无所获后,气得她哇哇直叫:“臭大哥,根本就是自己弄错了,回去一定要找他算账不可。”

等她回到玄英门时,一切已尘埃落定。

盘坐在飞行法器上的陆昕薇,惊疑的发觉,这一路上遇到的同门师兄弟个个都表情异常。很快的,一头雾水的她,就被巡山弟子拦截并带到了监察长老的面前。

当听到自己的大哥抢劫同门并逃离玄英门的事情,陆昕薇无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怎么可能?!她不相信,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她大哥是最好的人,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何微澜诬陷了他的大哥。

陆昕薇声嘶力竭的大叫:“这不可能!我大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是有人在诬陷他,一定是何微澜那贱人在说谎!”

却听见背后路过此地的程岩松冷冷道:“这件事情是我亲眼所见,陆师妹,请你说话注意点。难道我也说谎了吗?”

她茫然的抬头,发现自己暗恋的程师兄正用死死得盯着她,一脸冰冷。不对,这不是他,总是面带微笑的程师兄不可能会用这样愤怒的眼神看她。

旁边围观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中,有鄙夷、有怜悯、还有气愤。

甚至还有人在说:“陆重英最会装好人了,大家都被他骗了,你是他妹妹,一定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

“是呀,吴师叔,说不定她会知道陆重英的下落。陆重英一向最疼他妹妹。”

她瘫倒在地,低着头不再言语。

庆幸的是,监察长老吴为是个通情达理的中年修士,稍微盘问后,看她确实不知情,很快就放她离开了。

虽然长老们可能不会在意她一个小小的筑基弟子,但望着周围师兄弟那一张张冷漠或是怀疑的面孔,陆昕薇很清楚,玄英门她是呆不下了。

此时,她突然想起那天陆重英奇怪的举动,难道?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样的猜测会让她精神崩溃。

她六神无主、跌跌撞撞的飞回洞府,取出了储物袋中的东西。这个玉简,是哥哥让她带到“东升”客栈的,现在想来,莫非是留给她的。

“小薇,若是你看到玉简,那想来哥哥必定是不能赶回来了。”看到这里,她的心猛然一沉,咬咬牙继续往下读,“因为大哥曾经犯下一件错事,而如今为了这件事,只能选择一错再错。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或是别人说了什么,都不要追查大哥的事情。”

“储物室中我留了东西,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好好修炼。大哥不在身边,若有无法解决的事情,去找楚淮南帮忙,相信他会照顾好你的。大哥若是还活着,定会回来找你。还有,人心险恶,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哥哥重英留。”

她把玉简放在胸口,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大哥,你到底在哪?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总把我当成孩子一样,什么都不肯说。到如今,连你是生是死,做妹妹的都不清楚……”

整整一晚,她喃喃自语,低声哭泣。

一夜过后,陆昕薇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成熟和坚强,这个任性刁蛮的小女孩,在哥哥离开后,终于开始成长了。

她摸摸腰间的储物袋,里面装着大哥留给她的东西。她还是第一次发现,他们竟然拥有如此多灵石和丹药。

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以前她和哥哥拼命的接任务,一年下来都赚不到多少灵石。

她不敢细想,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脸颊:“哥哥不会是坏人。所以,只要我乖乖的等着,大哥一定会回来跟我解释清楚的。对了,去找楚师兄好了,他和大哥是好友,或许知道些什么,而且他一定相信我哥哥不是坏人的。”

想到这,她好像找到了新的希望,彻夜未眠的眼睛里也多了几分光彩。动作迅速的跳上飞行法器,直奔楚淮南的洞府所在。

彼时楚淮南刚从何微澜那里回来,独自坐在半山处的石制凉亭,望着远处白云悠悠,巍巍青峰,回忆当年。

记得第一次见到陆重英那天,他尚未筑基,十五岁的莽撞少年因心情不好,对着山崖边的大树用飞剑一阵猛砍,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低笑:“这飞剑真是可怜。”

一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位二十左右身穿白色衣衫的青年,脸上挂着一抹温和的笑容。

他恶声恶气:“你是谁,难道不知这是元婴真人所在,竟然敢在此地逗留?”

这青年正是陆重英,闻言惊讶道:“原来你就是那位被元婴真人收为徒弟的修士,真是失敬了。”

楚淮南大为不满:“哼!既然知道,还不赶快离开。”

陆重英倒是好脾气的道:“我是看你生气时的举动和小妹颇为相似,故而才贸然打扰,抱歉,我这就离开。”

还是个小正太的楚淮南小脸通红:“你!你竟敢拿我跟女孩比,故意嘲笑我吗?哼!不过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要不了多久,我也能筑基。”

陆重英闻言非但没走,反而又转了回来:“虽然只是小小的筑基修士,但师侄尚未筑基,理应口称师叔。”

“你!”气得他大吼:“你叫什么名字,等师父回来……”

他尚未说完,就被陆重英打断了:“在下陆重英,不过玄英门一外门弟子。师侄若是想让真人出手,自然是无话可说。只是,没想到楚师侄天资聪颖,作为一名修士却只能依靠旁人,未免让人看不起。”

“谁要依靠旁人!你等着,等我筑基,必定找你去。”

“那重英就恭候师侄大驾了。”

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他已不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少年。

筑基后再相见,两人认出彼此,却是相识一笑。后来再谈论当日之事,陆重英解释说自家小妹生气时也喜欢拿飞剑砍树,他当日确实不是有意嘲笑。

他和陆重英都醉心炼丹,因此格外投缘,交往日益密切。因他过分喜爱研究稀奇古怪的东西,陆重英经常劝他专心修炼才是正道。

现在想来,陆重英对修炼一道甚是刻苦,必定在心里抱怨过自己苦心修炼进境奇慢,而他身怀天灵根却暴殄天物。

当自己的朋友,应该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吧。楚淮南在心里发出这样的叹息。

“楚师兄!”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抬头凝目,对面站着不是旁人,正是心中故人的妹妹——陆昕薇。

“陆师妹。”他微感诧异。

“楚师兄,你……你知道我大哥的事情了吧。”看他点头,她才又道,“可是,楚师兄,我大哥不是坏人,对不对,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像是抱住救命稻草一般,陆昕薇情绪激动的上前几步,目光中露出殷殷期待。

不忍心打破对面娇俏少女的希望,楚淮南把目光移开,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不要多想。昕薇,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我会代重英好好照顾你的。”

陆昕薇一下子扑到楚淮南的胸前,嚎啕大哭。

直到很久,她才慢慢恢复了平静:“楚师兄,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是否知道我大哥去哪了?”

这个问题让楚淮南分外为难。陆重英已死,若他妹妹知道,必然会对何微澜心怀怨恨。可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况且陆重英若泉下有知,必定不愿自己的妹妹背负这样的仇恨生活。

沉吟片刻,他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

陆昕薇眼里的希望之火渐渐消失。楚淮南不忍心再看,从腰间取下储物袋:“昕薇,这些灵石,是重英之前放在我这的,你拿去好好修炼。若是日后还有需要,就来找我。师兄定会帮你的。”

陆昕薇有些茫然的接过储物袋,朝楚淮南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心情同样低落的楚淮南转过身去,面朝山崖,轻声道:“对不起,重英。我不能。”

声音虽细小,却被转身正欲离去的陆昕薇听到了耳朵里。

她身体猛然一震,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突然开口道:“楚师兄,不如你陪我去找何师姐,我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淮南一惊,回头连忙阻止:“昕薇,听我的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追究了,也不要去找何微澜。”

陆昕薇心中已经起了疑心,却道:“楚师兄,为什么?我总要问个明白才甘心。”

楚淮南想又无从解释,只能再次劝阻:“昕薇,许多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重英若在,也会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不要再追究了。”

“是因为何微澜有个金丹后期的长辈吧?!所以那女人说什么大家都相信,我大哥才含冤莫白,现在连生死都不清楚!楚师兄,你是我大哥好友,为何不肯出面查出真相,难道连你也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吗?”

陆昕薇偏激的话让楚淮南大惊失色,赶忙道:“昕薇,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不让你去,是为你好。你年纪尚小,好好修炼才是正道。重英的事情,答应我,不要再继续追究了。”

他这话语重心长,本意甚好,只可惜,陆昕薇此刻已听不进去了。

从前,陆昕薇被她的大哥陆重英从小宠着,性格单纯而任性。如今骤然逢此剧变,性情变得偏激而多疑,因楚淮南那句“对不起”,就误以为他做了对不起自己哥哥的事情。

然后楚淮南几次劝她不要追究,她更理解为他做贼心虚,与何微澜一起陷害自己的哥哥。

只是,现在的她已不是昨日陆昕薇,她垂下了眼帘,低声应了:“好,楚师兄,我答应你。”

楚淮南闻言心中一松,又反复叮嘱她“不要追究,好好修炼”之类的话,才放心让她离去。

离开了凉亭,陆昕薇脸上的乖巧模样一收,脸色阴沉得可怕,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恨:

“何微澜那贱人,不仅勾引了程师兄,连大哥的好友和她是一伙的。大哥,你必定没想过楚淮南那人根本就是伪君子。照顾?恐怕他事后还要把我的事告诉何微澜那贱女人!事到如今,玄英门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地!”

陆昕薇回到她和大哥的洞府,回想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心中悲愤莫名:大哥生死不明,玄英门上上下下无一人可以依靠,她又人单势薄,修为低微,即使想查明真相,又怎么斗得过那些天之骄子。最后她心一横,索性收拾了东西,径直离开了玄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