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4章 颜棋吃醋

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 作者: 明药 更新时间:2019-08-12 22:04:33 字数:2448 阅读进度:628/781

范甬之态度奇怪,惹得颜棋等人都看向了他。

他也急于遮掩,转过脸去。

众人心下意会,陈素商找了个话题,把这茬揭了过去。

到了跑马场之后,颜棋拉着范甬之,两个人去选马。

颜棋买了一千注,范甬之跟着她买,也买了一千注。

颜恺自己很少有这么一掷千金消遣的时候,见状就觉得,他妹妹比他纨绔。

颜少爷不服气,手里抱着儿子,低声对妻子说:“你看好哪一匹?我们买两千注!”

一注要上百块的。

陈素商诧异:“拿钱这么玩?怎么不拿去打水漂呢,还能听个响。买五十注好了。”

颜少奶奶压根儿没体会到她丈夫想要显摆一下的心,惹得颜恺心里痒痒的:“买两千注好了,我有钱!不能叫人看笑话,棋棋都买了一千注。”

陈素商:“”

她这会儿才明白颜恺的攀比之心。

跟自己妹子较劲,真的很有出息啊这位先生!

“三千注好了。”陈素商道,“赢一把大的。”

颜恺笑。

陈素商对跑马一无所知,问颜恺:“你觉得哪个好?”

颜恺本质上跟司玉藻类似,年少时家里管得紧,要念书上进。等长大了,到了可以吃喝玩乐的年纪,新加坡发生了战争。

经过战火的人,都知道和平的i之不易,往后就很难把日子过得纸醉金迷。

要说起这些销金窟的把戏,他也不太懂。

颜少爷不懂归不懂,但是有钱,于是他财大气粗的说:“七号吧。我看它精力很不错的样子,耐力也很好。”

陈素商看了看,没觉得七号有什么好的,反而是颜棋和范甬之压的九号看上去很有胜算。

“真要选七号?”

“嗯,要七号。”颜恺道。

他抱着孩子,陈素商过去下注,果然买了三千注。

颜棋听了,大为赞赏:“哥哥你好大方啊,回头姨母肯定要谢谢你。”

颜恺:“?”

颜棋见他不懂,解释道:“这家跑马场,是外公家的生意,目前归姨母管着的。不管输了多少,都是输给姨母,难道她不要谢谢你吗?”

颜恺:“”

怪不得颜棋那么大方,这么一掷千金。

颜恺突然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一脸的一言难尽。

陈素商在旁边笑不可抑。

她快要被颜恺逗死了。

天承不知道母亲笑什么,在他爸爸怀里很不舒服,扑腾着要他妈妈抱。

颜恺不准他动:“你这么沉手,你妈妈抱得胳膊酸。爸爸抱你,爸爸抱好不好?”

颜天承不是很满意。

颜恺哄了他半晌,才把他哄得安静下i。他心累发现,儿子是祖宗、妹子是祖宗,老婆也是祖宗,没一个好伺候的。

下注了之后,几个人选了雅座坐下。

颜恺要了一杯牛奶,先哄儿子慢慢喝着,才有空说话。

“要一杯冰水。”他对侍者道。

颜棋他们纷纷点了各色饮品。

侍者一一记下。

片刻之后,饮品与小点心都端了上i,几个人坐着闲聊时,范甬之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

他不光拍颜家众人,还把镜头对准了其他芸芸众生。

他最近从拍照里找到了一点乐趣。

一点点而已。

就在这时,有个年轻男人,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朝他们走了过i。

男人身边,还有位年轻的女子。

“颜老师?”男人喊颜棋。

颜棋回头,瞧见了王致名和他姑姑王玉歆;而颜恺,也跟王致名接触过几次,虽然话不投机,却仍是觉得他人不错。

“颜少,颜少奶奶,你们也在这里?”王致名后i才看到颜恺夫妻,又笑着把招呼补上。

颜恺请他也坐。

几个人一番介绍,彼此认识。

而范甬之的目光,却落在了对面的王玉歆身上,有点惊诧似的。

他有点失态,颜棋最先注意到了,轻轻在桌下碰了碰他的脚。

范甬之回神。

“王小姐还住得习惯吗?”颜恺一副东道主的口吻,和王玉歆闲聊。

王玉歆不太爱说话,简单道:“挺好。”

然后,她就沉默着喝汽水。

好在陈素商能接上颜恺的话,又有王致名态度热情,没有冷场。

王玉歆也留意到了范甬之的目光,略微蹙眉。

后i,范甬之又偷看了王玉歆好几次。

颜棋心里突然很堵。

她不知为何,就是对范大人偷偷看别人很不舒服。

这个时候,赛马开始了。

“你们下注了吗?”王致名问。

“下了,我们四个人,一共买了五千注呢。”陈素商道。

王玉歆看了眼他们。

她虽然极力克制着,可眼底有点轻蔑,好像看二傻子似的。

陈素商捕捉到了她的眼神,心想这位小姐心高气傲,怕是觉得他们俗气异常了。

“是吗?”王致名笑,“怎么买这么多?我买了十注,我小姑还嫌我买多了。我们买的是九号,你们呢?”

颜棋道:“我和范大人也买了九号,是不是范大人?”

“嗯。”

“九号应该能赢。”一旁的王玉歆,突然开口。

范甬之又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他是光明正大的看。

颜棋心里堵得更狠了,恨不能把桌子给掀了。然而,她虽然爱玩闹,却不爱撒大小姐的脾气,一时间还真不知该怎么发火。

“我们买了七号。”陈素商接话,“只有两派,等会儿谁赢了谁请客。要是都输了,就让阿恺请客。”

颜恺明白了,无论输赢,他今天都要花钱。

“哪有这么坑自己丈夫的?”他笑问陈素商。

众人都笑起i。

只有颜棋没有笑。她怎么都感觉笑不出i。

范甬之性格清冷,对谁都不上心。独独今天,他那么一眼眼的看王玉歆,颜棋一下子就能察觉到不同。

要说漂亮,王玉歆是不及颜棋漂亮的。

可男人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眼前就有现成的例子:她大嫂是远远没苏曼洛美丽,甚至是谈不上多么出众,可她哥哥迷恋得不行。

且颜棋又想到,自己这些年几乎没人追,也许美得不够端正,只有周劲那等轻浮浪荡的人才会看得上她。

她一下子冷了脸,众人多少能察觉的。

“汽水喝不喝?”陈素商试图缓和气氛。

颜棋接了过i,用力吸了几口。

那边,比赛已经有了结果。

七号赢了。

颜恺的三千注,赢回i一大笔钱。

他偷偷跟陈素商说:“完了,赢了这么多,回头姨母要气死了。”

陈素商被他逗得大笑。

颜棋看着他们俩如此恩爱,心里更添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