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惊艳动人

小说: 勾走他的心 作者: 慕义 更新时间:2019-03-02 13:00:03 字数:3648 阅读进度:7/13

许怀深和几个负责人坐在第一排筛选节目,有人就看到他面色沉沉,似乎心情不太好。

过了一会儿,一个抱着鞋盒的女生在远处朝许怀深招了个手,他站起身,另一个负责人叫住了他:“深哥,你去哪啊?”

“……有点事,你们先看着。”

他走后,几个负责人就在八卦:“好像是深哥找个女的借鞋去了?”

“借什么鞋?”

“刚才他不是帮一个女生问鞋子的事吗,估计是帮她借吧?我还从来没看到深哥对哪个女生这样好过,活久见啊。”

许怀深走到一旁,和女生道了谢:“不过还得麻烦你帮我拿去给甘念一下,她应该在休息室。”

“没事,”女生原来是和许怀深在一个竞赛认识的,有点交情,今天她刚好表演节目,他就过来找她借鞋子。她调侃道:“你怎么不自己给啊?人家小姑娘一定很开心。”

许怀深虚握拳闷咳了几声,“我这边还有事。”

女生不拆穿他,点点头,“我给你拿过去。不过那女生鞋子怎么可能平白无故丢了,搞不好是……你留意一点。”

“……嗯。”

而甘念拿到鞋子,又听到是许怀深帮她借的,心里乐开了花。她试了试发现正合脚,连忙和女生道谢。

“没事,你可以好好感谢许怀深,我走啦。”

女生走后,甘念看着舞鞋,心逐渐被温暖包围。

**

节目筛选在慢慢进行着,甘念出来的时候,刚好轮到郝安表演。她化了点淡妆,换上了专门的裙子和鞋,在一段优美的音乐中翩翩起舞。这么多年练下来,她的基本功非常扎实,每个动作都很标准。

等她跳完后,台下的前排好几个都鼓了掌,给予了肯定。郝安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心里逐渐踏实。

几个节目过后,终于轮到了甘念。

她走到舞台中央,摆好开头的姿势。她看向坐在台下正中央的许怀深,而他的目光也直直落在她身上。

她轻浅一笑,下一秒音乐响起,她的身体开始律动。

歌曲轻柔又欢快,她跟着音乐舞动着,扭腰、摆手,灵动而有活力,脸上的表情也很生动,不死板板的,完全投入其中。

她整个人融于舞蹈中,心无他物,表达着对民族舞最纯粹的热爱。

底下的人都看呆了,这样一个甘念仿佛全身散发着光芒,吸引人的眼球,好几个评委就窃窃私语:“这是我今天看过跳的最不错了。”

“是啊,很有灵性,关键是长得也漂亮。”

郝安在旁边听到这些话,气得咬唇。她明明把甘念的鞋子偷走了,为何她还有舞鞋穿?而且她跳得哪里好了!

她转头一看,许怀深一直在看着甘念,目光不曾挪开过半分。

定格住结束的姿势,她鞠了个躬,走到台下。一会儿全部节目就过了一遍,负责的评委经过讨论后,定下来一份名单。

他们把全部表扬的人叫到一块,公布了入围第二次筛选的人,“……其中高二年段独舞部分,入围的是——甘念。”

甘念欣喜地笑了,而郝安听到这句话,眼睛就红了。

散场后,甘念叫住了许怀深,“等会儿能一起回班吗?我有点事找你。”

他点点头,就看到她弯了唇,“那我去门口等你。”

许怀深走到后台去拿东西,就看到郝安被好几个女生围着,郝安哭得小脸泛红,梨花带雨,身边的女生安慰道:“没事啦,你跳的也很好了。”

郝安看到许怀深,连忙追了上去拦住她,她哭得一抽一抽的,本想他看见了会安慰,却没想到他只是平淡的问她有什么事。

郝安眼泪再一次冒了出来,她问他:“为什么我没有入选,我学芭蕾好几年了,跳得不比甘念差,为什么你们选她不选我?”

这时另一个女负责人走了过来解释道:“你跳得很棒,但是总体看下来,甘念的舞蹈更适合在这种文艺晚会上表演,我们只是择优,你也别难过了。”

郝安不相信,“班长,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是不是你喜欢甘念,所以把票投给了她?”如果不是因为私情,又怎么能解释?!

许怀深看着她,眼底带上了点不耐和冷漠,他冷声一字一句道:“你和她都是我班的,我并没有参与投票。这个筛选的结果就是这样,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

**

甘念在礼堂门口等了三分钟,总算看到许怀深出来了。她朝他招了招手,欢快地小跑到他身边,“许怀深,我请你喝奶茶怎么样?”她解释道:“今天特别感谢你帮我借了舞鞋。”

他拒绝:“不用了。”见她面露失望,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爱喝奶茶。”

“这样啊,那就下次请你吃饭?”她眼睛亮亮。

半晌他终于点了头,甘念乐开怀,走路都有些蹦蹦跳跳,看出来是真的很开心。

她看他一副表情淡淡的样子,就起了心思逗他:“许怀深,我今天跳舞跳得怎么样?有没有被我惊艳到?”

不得不说,今天甘念给了他一个惊喜。他以为她只是喜好跳舞,却没想到如此惊艳。

他脑子里回想起她曼妙的身姿以及纤细的腰肢,他不自然地移开目光,答道:“一般般。”

“哼……”她努努嘴,也没指望从他口里听到什么赞美的话。

回到班级,正是第二节课下课。甘念一到,就看到走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邱骆哥?”

“嘿,等你好久了。”一个高个子染着金色头发的男生走了过来。

这人名叫邱骆,是高三年段特有权势的一个人,类似于杠把子的存在。邱家和甘家是朋友,甘念能转到这所学校也靠他父亲的帮助。甘念和他,算半个青梅竹马,曾经做过邻居,现在也保持联系。

“怎么突然来找我?你这染的什么发型,丑死了。”甘念开玩笑。

“这哪丑了,没有品味的小妮子。你说你,开学一周了也不懂得来看看哥。”

“开学初比较忙嘛,你高三学业也重吧?”

邱骆拨了拨头发,“唉,对我不读书的人来说就那样。你呢,今天下午去哪了?刚才怎么和一个男生一起回来。”

“参加一个节目选拔,他是我后桌。”

邱骆摸摸下巴,“有点眼熟,是不是叫……许怀深来着?”

“你知道他?”

“我好歹也在一中两年多了,真当我不是和你们一个年级就不懂了?许怀深……你们年级第一吧?长得倒是挺帅的,招女孩子喜欢。”

甘念点头,“他确实很有魅力。”

邱骆笑得贱兮兮的,“怎么,你也看上了?”

甘念低头莞尔,带着女孩特有的娇羞,“你管那么多干嘛。”

“哎呦呵还害羞了,”他把手里那包零食递给甘念,“给你的零食,别感动啊我妈让我带给你的,我才懒得管你。”

“嘿嘿帮我谢谢阿姨。”

“行了我走了,马上上课了。”

“嗯。”

**

第二天早晨,甘念醒来洗漱完,就去开水房打水,秦意刚好一起出去。

到了开水房,就遇到了“宝藏女孩”刘伊。她也是过来装水的,看到甘念,嘴里就开始挑衅:“听说你昨天抢了郝安表演的名额啊?真是厉害。”

甘念皱眉,这人一天不惹她浑身发痒是吧?她正想着回过去,秦意就笑了一下,开口:“这是选拔,你当什么呢?还抢,笑死我了都。”

刘伊刚想骂回去,秦意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身走了。甘念被震惊到了,秦意刚才竟然为她说话?!

回到宿舍,甘念拿了两个橘子放到秦意面前,“喏,给你的。”

“……干嘛啊?”

“可甜了给你吃,什么干嘛。”

秦意轻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算是收着了。其实几周相处下来,她知道甘念这人不坏,偶尔还挺正义的,所以刚才她听到刘伊阴阳怪气,就忍不住怼回去了。

甘念看着她收下了,抿唇笑了。

因为起得早,甘念一个人出门买了早餐,打算去班级看书。她本以为自己是最早的,却没想到还有个人比她更早。

许怀深一个人站在走廊,正看着书。甘念立马把书包放进教室,提着早餐就出去找他。

“嗨班长,早上好呀。”她元气满满地和他打了个招呼,清亮的眉眼里顿时斟满笑意,两颊的酒窝又显现了出来。

“嗯。”他收回视线,继续翻课本。

甘念把豆浆插上吸管,问他:“你早餐吃了吗?”

他摇了头,她就把一个包子推到他面前,“你吃吧?不吃早餐读书没精神。”

他没接,她却很坚持:“你不吃,我就在这一直吵你。”

他默了三秒,只好拿了过去,说了声谢谢。

她又问,“今天你怎么醒的这么早?”见他不理他,她又问:“你在看什么书呀?今天要考试吗?”

她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脑袋这探探那瞧瞧,半晌后甘念才反应过来:“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他眉毛轻抬,尾音微扬,“你说呢?”

甘念:“……我安安静静的。”

她说完这句话,果然就再也不说话了。许怀深见旁边安静了许久,忍不住转过头去,就看到她正在喝豆浆。

樱桃唇嘬成一个小口,吸着豆浆,两个腮帮子时而鼓鼓的时而缩小,眉眼微弯,就跟个小仓鼠一样。

肤如凝脂,如冬日白雪。

他喉结不自主的滚了一下,心底突生一股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