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3

小说: 公主,我错了[GL] 作者: 小静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13:48:57 字数:4594 阅读进度:122/134

“怎么样,可是有在这里找到别的人?”湖边站着的男子,背对着身后的人,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

“回禀国师,属下已与他们连日寻找多时,并未发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国师属下认为……”

“好了,我知道了,去看看有什么还能用的,明日收拾一下,留在山崖之下,驸马也已醒了,明日我们便准备上崖!”男子深深凝视着湖面,不知道为何总是认为有什么东西在湖里将他吸引,舍不得离去,慌神间还不忘抬头四处张望,心中好像有一个人在告诉自己,她们还活着,还是活在离这里很近的地方,可是就是看不见,找不着。

远处一抹身影闪过,定定站于树后,眉宇之间来回变化多端,散发着犀利的眸光,侧目瞟了一眼湖面,眼中又闪过一丝柔光,裙角一摆,快速消失在白茫一片的树林之中,仿佛不曾有人出现过一般。

帐篷之中,楚歌趴在床上,一滴泪……一滴泪慢慢从眼角滑落,不想去想,不想去听,可是心中却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误会,转而又拼命的摇着头告诉自己,又是谎言,她还想在来骗自己,不能去听不能去听,不能去……

夏无泪站在一边,默默的凝视着床上隐忍哭泣的楚歌,你与我一样怯懦、一样的不愿,我为何要将你逼到如此的地步?只是想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就那么难吗?就那么难吗?

慢慢走进床边,却不敢出声安慰,缓缓坐在床边,一点点向楚歌身边靠去,最后趴在楚歌背上,将她紧紧抱入怀中,紧闭双眸,似是想把怀中的人,揉入骨血一般:“驸马不哭好不好!”

楚歌抬起眼眸,侧头怔怔看向夏无泪,眼眸聚集的水雾,一片波光朦胧,翻身紧紧抱住夏无泪的腰:“泪儿,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她在说慌,她在骗我,一次一次的伤害我,可是为什么我的心,我的心还是好疼好疼,泪儿,我到底要怎么办,谁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夏无泪分明看到楚歌眼中闪过的狠厉与屈辱,明明是同一个人,却真的与失忆后,判若两人,以前的她,何时这般哭过,这般委屈过,不愿去想楚歌口中的怎么办,而是想真真正正的问自己,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起身间,夏无泪黯然的叹息一声,让心莫名的酸楚着,视线透过缓缓飘动的布条,看到一个孤独瘦弱的身影,缩在帐篷的角落,深墨色的瞳眸中载满了泪水……

“泪儿怎么又起来了?”楚歌坐起身来,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微抚着有点疼的头,看向站在床边的夏无泪,问道。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却哽咽着,夏无泪微微侧脸,那双泪洗过的眸子已红肿不堪,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夏无泪紧紧握住手,生疼的感觉让她一片清醒,快步走到帐篷门边,用手将风吹开的帘子拉上固定好,转身猛的扑到楚歌的身上,颤抖的趴在她的肩窝,不停的流泪,那泪水打湿了楚歌的衣襟。

楚歌愣了一下,心中满是苦涩,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无泪无泪,今天又是要流下多少眼泪呢?”

“想你,我……很想你,你怎能……这般狠心。”夏无泪用力向楚歌身上蹭了蹭,不停的哽咽着。

“泪儿是觉的我对你狠心,还是对帐篷外的人狠心?还是泪儿现在认为楚歌只是那薄情寡意之人?”突如其来的声音,使楚歌怀中的人为之一颤,猛的坐起身来,泪眼都来不及擦,谨慎的盯着她的脸,一动也不敢动,眸中满满的不安。

楚歌瞧着夏无泪的模样,歪着头,虚弱的笑笑:“好了,逗你玩的,不要哭了!”慢慢躺□来,朝里面挪了挪,看了一眼夏无泪,用力拍了拍身边的空处:“一起睡吗?”

夏无泪眸中满满的挣扎,露出了一丝狐疑,羽扇般的睫毛忽闪着,看了楚歌好一会,最后终是抵不过诱惑,身子一点点的倾了过去。

俩人平静的躺在床上,楚歌伸手将夏无泪挽入怀中,另一只手轻巧的解开夏无泪的裙带,夏无泪只是满眼含情脉脉的看着楚歌,生怕眼前的人消失了一般,又朝前靠了靠,纤长柔软的手放在楚歌的腰间轻轻的揉着,一点点将她身上的袍子拉下。

不多时俩人都已□相对,楚歌慢慢用手将夏无泪的双腿分开,手指来到隐秘的入口,来回的摩擦蹂躏,却无意将手指送入其中,感觉到怀中的人儿,身子慢慢紧绷,一双腿有意不无的蹭着自己的手臂,腰不时抬起涌动。

“嗯。”夏无泪轻哼了一声,不自觉的放松全身,楚歌将手慢慢收回,只是轻轻揉着夏无泪的腰间,刚刚浑身仿佛被一股暖流包裹,舒服得只想呻吟,轻喘几声,夏无泪抬起头,堵嘴委屈的看向楚歌,又将头转开,向着楚歌怀中靠了又靠。

楚歌用手搂住夏无泪,两人面对面的躺着,伸出手以指为梳,一下一下轻柔整理着夏无泪的乱发:“泪儿有了宝宝,楚歌自然是不愿意要得太多,当然也知道泪儿心里有着不满,可是身子始终更是重要,泪儿乖点!”

夏无泪一直闭目不语,向前蹭了蹭楚歌的脸,深吸了一口气,这一身的冷香,让人静心凝神,沉溺于世,沉溺于生。

“驸马,明天我们就要上去了,你要记住,不管以后我对你做了什么,哪怕是伤害你的事,那也只是因为我爱你!”

“你也要伤害我?”

夏无泪猛的睁开双眼,一脸恐慌,看着楚歌没了笑颜的脸庞,猛的埋入楚歌颈窝,眼泪无声的滑落:“不会,不会,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

楚歌伸手拍着夏无泪的肩膀,无奈的笑了笑,见怀中人,一动不动的,楚歌试探着轻吻夏无泪的耳根,一点点轻舔着磨擦着,滑过她的耳根,轻吻着她的脖颈,手指一点点的磨擦着那凝如脂玉的肌肤。

夏无泪身子轻颤着,呼吸逐渐的急促起来,身子不自觉的在楚歌身上磨蹭着。

楚歌指尖慢慢向下,一点点一寸寸,缓缓翻身,看着身下双眼紧闭的人儿,低下头唇轻轻吻着她红肿的眼、长长的睫毛、鼻尖,轻舔着她的唇,在慢慢向下,直至来到双腿间,用嘴含住两片嫩肉,一点点细细的用舌逗弄着。

夏无泪眸中水雾荡漾,唇微微张着,急速的喘息着,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喉间发出类似哭泣的呻吟声,没一会身体便颤动得厉害,一滴泪缓缓滑落眼角。

感觉到腿边的人就快上来,夏无泪莹粉色的唇紧紧的抿着,不敢抬眸看向楚歌,眼泪随之大颗大颗的滑落。

察觉到夏无泪的变化,楚歌声音紧绷着:“泪儿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你说出来好不好,不要憋着了,笑笑,笑笑好不好!”

夏无泪抬起眼眸,眼泪婆娑的凝视着楚歌,死命的咬着下唇,眸中饱含多少说不尽的委曲。

楚歌一时不知道要如何,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一般,连忙翻身下床:“泪儿不哭了,泪儿刚刚说,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告诉你呢!”几下便将脱下的衣袍穿好,走到帐篷边,拉开帘子瞧了瞧外边,风雪似乎小了一些,见天色还早,快步走到床边。

见夏无泪含泪不解的望着她,楚歌摇了摇头,拿起夏无泪的长裙,将她拉了起来,看着那平坦,又似乎微微隆起的小腹,楚歌忍不住蹲□子,用手捂上小腹,埋耳听了听声音,又轻吻了几下,站起身来,仔细为夏无泪把衣裙穿上,又跪在脚边为她细心的穿着雪靴。

看着认真为自己打理的楚歌,夏无泪嘴角含着淡淡的浅笑,眼里有着不明的因素与苦恼。

寒风不停的吹拂着,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空气中只剩下冰冷,楚歌睫毛上还沾着水气,伸出手指向湖面:“就是这里,我第一次看见你姑姑就是在这里,她像一个仙女站在湖水的中央!”

夏无泪脑袋一片混乱,顺着楚歌的手指看着仿佛都要结冰的湖片,一片茫然,姑姑?很小时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姑姑,可是在自己还未出生时,便逝世了,为何现在却生生冒出一个姑姑来,转头看向楚歌,两人双目对视,夏无泪眼中有着浓浓的疑问。

楚歌略有所思的侧目,突然对着空旷的湖面大声呼唤:“姑姑……姑姑你在不在这里,我带泪儿来,你出来看看她吧!”

夏无泪嘴唇苍白,慢慢靠在楚歌身上,捂住胸口,抬眸问道:“驸马,你说……你说姑姑会出来看我吗?”

楚歌用手将夏无泪搂着,侧目淡淡一笑:“姑姑一定会出来看你的,她很想你!”

夏无泪转头看着湖面,心神一片不宁,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心中蔓延,这里让她觉的舒服,让她觉的留恋,静静看着湖面,不经发起呆来。

“夏国公主,夏无泪?”片刻,身后突然传来女子冷冽的声音。

夏无泪身子一惊,猛的转过身来,看着与自己几分相似的人儿,眼角慢慢被泪水占据:“姑姑?”

夏凝霜瞳孔紧缩,猛的吸了口气,这容貌体型,甚至连声音都是这般让人想念,多久没听见这让人怀念的声音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夏凝霜突然捂住胸口咳嗽连连。

“姑姑,姑姑你怎么了!”夏无泪一瞧夏凝霜苍白了脸色,拉起楚歌的手就向着夏凝霜的方向跑去,夏凝霜用手挡住夏无泪,闭眼轻吸了吸气,微微笑了笑:“姑姑没有大碍,老毛病了!”定定看着夏无泪,眼中有着一种自豪感:“泪儿长大了,越来越美了,像极了你的母后,只可惜……”

夏无泪脸色一变,眼中闪过的喜悦被快速带过,紧张的拉上夏凝霜:“母后,姑姑知道我母后多少事,泪后好想母后……”

夏凝霜反手拉上夏无泪的手,两人向走湖边走去,楚歌看着此时的夏无泪,却只是无能为力,只好远远站在一旁边,让她二人可以好好聚聚。

“泪儿!”夏凝霜拉着夏无泪站在湖边,转过身子严肃的着着她:“我与你的母后,便是现在的你与她。”转头看了一眼楚歌,再次回头对上夏无泪,看到夏无泪眼中的惊讶,夏凝霜伸手指了指湖面,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泪儿,看见这湖水了吗?湖里有一个隐秘的山洞,里面的寒气是这里最重的地方,为了保存你母后的遗体,我将她放在湖底,每日我都会来这里与她一同感受这寒冷湖水,每月会潜入水中去陪在她在身边,我不要她一个人被冰冷包裹,这也是为什么落下咳嗽的病根,姑姑只想每日陪在你母后的身边,只……”

“为什么会有我?父皇告诉我的不是这样?母后为什么会与你掉入这深崖之中,为什么?还有姑姑的头发,头发为什么会……为什么会……”,看着面前的白衣白发,夏无泪脸色异样的苍白,薄如羽扇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微紫的嘴唇死死的抿成了一条线,眼底泛起令人心碎的波光,就这样久久的望着面前的人。

“呵呵!”夏凝霜转过身说道:“泪儿只要知道,还有我这个姑姑即可,还有就是,如果有一天姑姑老了,姑姑希望泪儿可以将我与你的母后葬在一起,入土为安!”

夏无泪眸光复杂的盯着眼前这个,看着湖面柔情似水的人,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姑姑明日与泪儿一起回去可好?”夏无泪抬眼眸脸上一片认真。

夏凝霜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对着夏无泪浅浅的一笑,那倾城绝世的浅笑让周围的景物颜色全都变淡,勾人心魂。

“姑姑?可好?”

“姑姑只想在这里陪着你的母后,哪里都不愿意去,泪儿以后常来看看姑姑就行了!”夏凝霜嘴角很快勾起一丝妖娆的笑容,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姑姑不要走!”夏无泪见夏凝霜一个转身,立马上前一步将夏凝霜紧紧牵住,夏凝霜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连连咳嗽起来。

夏无泪一把将夏凝霜抱入怀中,看着剧烈咳嗽的夏凝霜,眉宇间满是慌乱,一脸的不知所措和心疼,惟有伸出手轻轻拍着夏凝霜:“姑姑跟泪儿上崖好不好,崖前的路已打通,姑姑以后还是可以下来看母后的,姑姑的身子寒气太重,必须好好调理,姑姑就当是陪陪泪儿可好?”

待到夏凝霜安静下来,额间已有薄汗,转过脸去,良久,对着夏无泪轻声道:“好,姑姑跟你走便是!”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某静写h聪明了,68章让举报了,某静静也没有去改了,举报真的什么讨厌,不喜欢看,那能简单,某静就从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