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119

小说: 公主,我错了[GL] 作者: 小静子 更新时间:2015-03-15 13:48:49 字数:5354 阅读进度:118/134

不知道在林中走了多久,楚歌简直是要被眼前的景象逼疯,注意到天色逐渐灰暗,雪也越下越大,沉口气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可到处都是接近相同的景象,已使她态度彻底冰冻,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早晨明明是从这里离开的,为什么到处都是这个模样,为什么……”

洛语寒脸上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其实早该猜到,姑姑既然让我们走,她又怎么会让我们找到她的住处呢!她该是知道这里没有出路才对,却还是让我们离开,只能说明,她的确是想我们离开她的视线!”

洛语寒话语刚落,楚歌连忙抬头看天空望去,眼里晃过一道深邃难懂的光芒,心顿时猛然剧烈一跳,恐慌还有不安迅速从心底蔓延开。

转头看着四周的地势,跟本没看出哪里是可以让人拥有一丝藏身之地的模样,到处都是被雪掩盖着,白茫茫的一片,楚歌慢慢侧过脸,伸手拉起洛语寒:“我们必须在天黑前找到容身之地,雪越下越大,我怕我们还没出去,就会在这里给活活冻死!”

洛语寒深墨色的瞳眸波光闪烁,同时也透出淡淡的忧伤,垂下眼帘,单手抚上了隐隐作痛的胸口,语气苦涩而悲凉:“嗯!我们一定不会死在这里的,一定不会!我们已经逃过一结,我相信他们会保佑我们的,一定会!”

洛语寒虽是这么说,可楚歌的神色却逐渐黯淡下来,将她的手放开,一把将她抱入怀中,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出一抹浅淡的笑:“嗯,不会死的,你站在这里等我,我去找找,很快就回来!”

洛语寒没有回答,楚歌自然也不曾从她的面容上看到那一抹悲伤与痛意。

转身靠近里面的草林走去,会手去挡开面前的树枝草众,被手碰到的雪落了一地,手也因此冰冷入骨,一咬牙忍着寒意,更加卖力的挥舞着,手也渐渐出现细小的伤口。

洛语寒站在原地看着楚歌,见她只顾着四处找寻,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处,用手将披肩拉开,胸口已被鲜血染红一片,看来刚刚的那一摔,果然是把伤口给震裂了,抬头看了一眼楚歌,洛语寒再次用披肩拉好,挡住胸口的血印盖住,便朝着楚歌的方向走去。

“拿着这个!”洛语寒把一跟木枝递到楚歌面前,含笑微微一笑。

楚歌眉头微皱,伸手将树枝接过,不免开口问道:“不是让你在那里等着我吗?你怎么过来了!”

洛语寒看着楚歌,挥了挥手中的木枝,一挑眉:“当然是来跟你一同寻找啊!这么冷的天,天也快黑了,多个人总是要快些的!”

楚歌想想也是,朝着洛语寒点了点头:“自己注意点积雪,别把自己给伤到了,知道吗?”

洛语寒微微点头一笑,手伸在空中把树枝晃了晃,便转身向着身后的树众走去,楚歌站在原地见洛语寒已经开始找寻开来,便也开始行动,洛语寒侧目见楚歌未在看她,右手轻轻摸上胸口,脸上闪过一丝苦色,接而又挥动起手中的树枝,只是手却在不停的颤抖着。

曾有人说过,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在却在这样的时刻有人陪伴在自己身边,转念想想其实也挺不错的。

当洛语寒把面前的树众拨开时,向前不停的走着,突见一串串冰块掉在半空中,石墙山洞出现在眼前时,来不及欣赏,向前猛窜几步,脚步沉重而急速,使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楚歌,这里!”楚歌听见洛语寒叫着自己,连忙朝她跑出,当看见面前的山洞,眼里闪过一丝惊愕,随即慢慢褪去,转变成了喜悦。

“山洞,竟然有山洞,我们晚上有地方落脚了!”楚歌声音带着幸喜。

“嗯!”洛语寒应了一声,手便直接撑在石壁上,一股寒气直至体气,使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了!”楚歌连忙上前把洛语寒抱入怀中,着急的问道。

洛语寒抬起头来,面朝着上方,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开口艰涩的道:“我没事,刚刚晃来晃去,手酸了而已!”

见楚歌还是狐疑的看着自己,洛语寒含笑微微一笑,伸手拉起楚歌的手:“走吧!去里面看看!”

俩人紧牵着向洞内去,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潮湿气息与那莫名的腐烂味,俩人同起皱起眉头,紧牵着手缓步的往里走去。

很快便停住了脚步,洞内的一切一眼便可看清,与一间房间一般的大小,地面非常潮湿,洞顶不时有水珠滴落,楚歌将洛语寒拉到一块石头面前:“你站在这里等我,我出去找点可以烧的树枝,很快就回来!”

洛语寒紧紧拉着楚歌,不愿松手,楚歌转头对着洛语寒安抚的一笑,拍了拍洛语寒的手想让她安心。

洛语寒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旁,绝色冰冷的脸庞上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慢慢将手松开,看着楚歌走出洞外,片刻楚歌便抱着一小抱树枝向洞内走来,只是脸上些许有些失落:“基本都湿了,还不知道点不点的燃的!”

说完从怀中打出一块打火石,来回不停的摩擦着,可是面前的树枝却怎么也点不燃,洛语寒站在大石旁,被一阵寒意冻的打了一个寒颤,牙齿也发出撞击的声音。

楚歌一咬牙,站起身来,将打火石放入怀中,走到洛语寒身旁,拉了拉她的披肩:“不行,根本就点不燃,今天我抱着你休息,你身体还有着伤,我不可以在让你受了寒气,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洛语寒立即震惊的望向楚歌,身体也已被楚歌紧紧揽在怀里,温暖的体温透过衣裙传递过来,四处望了望,灰蒙蒙一片,无奈的向后靠了靠,坐在湿透的大石上,寒意刺激着楚歌,更是用力将怀中的人紧紧抱住,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响在洛语寒耳边:“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一下,天亮了就好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洛语寒就这样坐在楚歌的腿上,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她上下起伏的胸口,扇动着长长的睫毛,嘴角一扬竟是笑得格外好看,反手覆上楚歌的手,声色温柔:“楚歌这样真好!”

楚歌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双眼也感到一丝疲惫,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动了动身子,想让让洛语寒靠得舒服些,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洛语寒的肩膀:“不冷了吧!不冷就快些睡睡,听话!”

洛语寒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安的咬着下唇:“楚歌冷吗?”

能感觉到坐下的地方,基本把身上的衣物都给弄湿,可又不想洛语寒再胡乱的去想,只想快些天明,楚歌只好无力的点了点头:“我不冷,睡吧!我也有点困了!”伸手将洛语寒肩上的披肩拉了拉,楚歌将头靠在洛语寒身上,便不在出声。

洛语寒脸微微的泛红,不自觉的朝楚歌怀中又靠了靠,片刻,随着楚歌匀净的呼吸渐渐传出,洛语寒的泪水无声的涌了上来,忍不住埋在楚歌胸前颤抖的哭泣着,悲痛的声音从喉间溢。

回想着曾经发生的一幕幕,原来所有一切的痛苦,都是……自己带来的。

——楚歌不知道为什么公主会认为我是那薄情寡意之人,是因为之前楚歌的轻薄吗我可以发誓我楚歌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你洛语寒!”

——洛语寒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寒儿叫我老公好不好?

——你是来看着我死在你的面前吗?

——骗子,你们全是骗子,你们一群全是大骗子,你们还想骗我多久?

楚歌,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受这么多的苦,如果不是我,你该是多快乐的人,怎会到最后爱得如此沉重,如果……到底还有多少如果……如果没有这些如果,我岂会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将一个人爱的如此刻骨锥心,如此伤痛!

夜幕悄然离去,雪还在不停的下着,一望无际的白,洞内的俩人都平静而安详的闭着双眸,有着各自的梦,殊不知迎来的只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一个影子在地面快速闪过消失不见,洛语寒只觉心脏一阵剧烈的收缩,接着便是如刀绞般的疼痛,一双手突然用力搂住楚歌的腰际,想从睡梦中清醒,却怎样也不能将双眼睁开,想要开口,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色已是一片毫无血色的苍白。

楚歌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吵醒,白色的光芒从洞口晃来,半眯着眼想要挣脱腰间不停用力的手,却听见耳边传来的低吟声,不明所以的看着怀中的洛语寒,当那了无生气的脸进入眼里时,楚歌惊喘了一声,猛的将洛语寒抱紧,声音止不住的颤抖:“洛语寒,洛语寒你这是怎么了,醒醒,你怎么了!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吓我!醒醒啊!”

楚歌伸手胡乱的摸着洛语寒的额头,滚烫的温度非一般的异常,听着她喘息越来越重,楚歌脸色苍白,汗一滴滴的滚落着,连忙将她肩上的披肩拉开,却不想披肩下早已是血红一片,楚歌心底一阵阵的波涛汹涌着,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感受一阵阵的眩晕,胳膊与神经变得恍惚起来,木楞的将衣角拉开,瞬时瞳孔逐渐放大:“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楚歌突然趴在洛语寒身上,没了声息,声音顿时变了调,异常的尖锐刺耳。

不敢多想,迅速将洛语寒的衣服拉开,心底说不出是酸涩还是苦痛,摇晃着头,吃力将人抱起,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慌乱:“坚持住,我们去找姑姑,坚持住,我求求你一定要坚持住,求求你,求求你……”

抱着人快速向外奔去,不敢去想刚刚看到的伤口,是自己大意了,大意的竟然忘记这里是与外隔绝的地方,谁都不会知道这里会出现什么野兽,或是那些自己都不曾知道的凶猛毒物,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姑姑,姑姑你在哪里,姑姑你出来啊!你出来好不好,出来救救她,快点出来啊!”楚歌此时眸中布满血丝,发髻无比凌乱,紧张万分的察看着怀中之人,见她传出□声,楚歌瞳孔微缩,对着四处慌忙的呼喊。

“楚歌!楚歌!”听着这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楚歌连忙栖身坐在雪地上,感官察觉不到一丝寒意,脸凑近到洛语寒脖颈间,附在她的耳边哽声低语着:“洛语寒你很难受对不对,我不知道是什么该死的东西咬了你,我说过我要照顾你,让你休息,我却保护不了你,对不起,我没用,你一定要坚持住,坚持住。”

洛语寒伸手用力攥紧楚歌,虚弱的盯着,声音苍凉而忧伤:“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说自己没用,其实这是最好的结局,真的不想在痛苦了,你知道什么是能看到却不能去得到的感受吗?我的心不想在去承受了,真的好痛,真的好痛,但全是我自找的,自找的,不能去怨,不能去恨,能解…脱…如果能解脱…真的……真的是最好的…结局!”

楚歌抬起眼眸,将眼角的泪擦去,小心的伸出手,将洛语寒紧紧抱住,低声辩解道:“为什么要解脱,谁和你说一定要解脱才是好的结局,谁说我不知道能看到却不能去得到的感受,我们说好要活着出去的,你要相信你自己,你自己都放弃自己的话,你还想别人怎么来救你,不要放弃好不好!”

“楚歌……我……嗯……”

洛语寒突然在楚歌怀中蜷缩成一团,想要躲避身体里那彻骨的冰冷,寒意缠绵入骨,丝丝连连的浸入全身,一点点侵蚀着洛语寒的身体与感官,逐渐的僵化着她的肢体和血脉,冰冷的气息一波接着一波,让她的承受达到了极限。

楚歌猛的睁大双眼,眸中满是焦急与惊慌,突然失声痛哭,紧紧的将洛语寒抱住,自己有多久没这样哭过了,心为什么这样舍不得,这样的怕,好怕面前的人突然没了,永远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每每想装坚持,可自己也只不过只一名普通的女子,自己也不能控制情感的悄悄蔓延,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来面对这样的残忍的画片,真的不想要,真的不想要……

耳边的哭声是那样的撕心裂肺,洛语寒瞬刻间红了眼,强制赶走脑中的混浊与心中的冰冷,她轻拍着楚歌,附在她耳边低声哄道:“楚歌你不哭了可好?我现在没事的,只是好累想要睡会,你让我先睡会,你姑姑来了,在叫醒我好不好!”

楚歌身子微微一僵硬,侧脸看向洛语寒,只见她的脸已呈现青黑状,声音也异常的虚弱,手微微颤抖着伸了出去:“洛语寒你不能睡,不睡好不好,等回去了,想睡多久睡多久,现在不可以睡,真的不可以!”

“楚歌,楚歌我好喜欢你,你能亲我一下吗?”洛语寒的双眸抵挡不住浓烈的睡意,渐渐闭上,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心中所想,当感觉到嘴唇上穿来冰冷的触感,唇边渐渐扬起满足的一丝笑意:“楚歌,本宫就睡一会,就一会……”话毕后,洛语寒安逸的靠在楚歌肩头,瞬间失去了生色。

唇一闪过,楚歌身体明显一震,紧接着便是凝固僵硬住,用力抱紧洛语寒,眼中的波光晃动了数下,最后汇聚成一点,无声的落下。

“不是说了不可以睡吗?不是说好了吗?为什么这么不听话,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睡了就不会醒过来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心酸一齐涌上心头,楚歌任凭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

抬起头来,眼眶通红,眸中满是痛楚,接着眸光一片迷离,伸手将洛语寒平放在雪地上,痛苦的闭上双眼,多时在次睁开时,楚歌眼中异样坚定,将洛语寒胸口中的衣领慢慢拉开,入眼的是一块刀疤,迷茫的扶上自己的胸口,自己也与她同样有着一块刀疤,可……当眼神触及到刀疤旁的两个深深的牙印,楚歌的心剧烈的抽疼着,牙印的周围已经开始泛黑,还有着黑红混浊的血液,楚歌心中剧痛不已,伏□张口紧紧吸上了洛语寒胸口的牙印。

入口的血腥味使楚歌不觉的皱起眉头,抬起头来,深深的望了一眼洛语寒,有些痴痴的,痴痴的说道:“我不会让你死,因为……因为我也喜欢你!”说完便再次低头吸上了伤口。

作者有话要说:

天气转冷呢,步入冬天啦,听说很多地方都下雪了,某静也好看看雪哦,一定很美吧!可惜没那个福气哦, 亲们都要注意保暖哦,不要感冒了,觉的冷就多穿点衣服,另要了风度不要温度哦!!

哎呀小猫迷好像都因为某静没有按时更文生气了呢!某静要勤奋要努力才行呢!可坐在电脑旁好冷啊!!!怎么办呀!!!冷啊!!! 今天某静在申榜了,不过好像不知道为什么后 宫进不去了,难道也是因为某静太懒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