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府里的那只狐狸精

小说: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作者: 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4:10 字数:2295 阅读进度:1156/1169

这一下子便是除了大周的百年水患,他的心中怎能不快?

这大周的天下,定可以在他的治理之下,走向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

此时,一辆马车也都是无声无息的到了朔王府之内。

烙衡虑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站在此般萧条的王府之内,总是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感。

谢思正在同白梅一起做着香料,现在夫人身边可真的用不上她了,所以她也只能过来同白梅一起与香料做伴了。

当是她拿起了个香料瓶之时,猛然的,却是睁大了双眼,而后也是将拿在手中的东西,再是放了回去。

“怎么了?”

白梅见谢思停下,也是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方的汗水,“好好的,怎么不动了?”

“公子回来了。”

谢思回过了头,再是将架子上方的瓶子一一的放好。

“公子,回来了?”

白梅猛然的一个激动,也是差一些没手中拿着的东西给丢了,要不是谢思眼明手快接好,这保住就会摔上一个稀烂。

谢思的额头上也是渗出了几滴汗出来。

而白梅也是。

这瓶子?

夫人的……千两香。

一瓶香千两银子。

若真是摔了,她们两人,可都是赔不起。

“我们先是进去,”等到谢思将手中东西放好了之后,白梅就要去找烙衡虑,也要将府中的事情好生的说道一下,免的公子这一下不注意,要是被狐狸精给缠上怎么办,现在的朔王府可不比以前的朔王府了。

狐狸精当道,哪个男人不自危。

比年年还像是狐狸精。

而此时,烙衡虑正坐在厅内,听着白梅所说的府里近些日子发生之事。而他的怀中还趴着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这一见主人,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就是有些恹恹的,一直将自己的小脑袋缩在肚皮里面,死活也不出来。

这只狐狸向来都是一个爱闹爱玩的性子,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这般安静了?

“这就是近些日子府里发生的事情?”

白梅口干舌糙的说完了之后,却是发现好像没人注意到她,而她不由咽了一下吐沫,莫不是她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话,都是白说了不成?

“夫人现在如何了?”

烙衡虑将手放在小狐狸的脑袋之上,轻轻抚着。

“奴婢不知,奴婢已是被夫人调到香室那边了,”白梅扁着嘴,“就连谢思也是相同,我们都是有好几日未见到夫人,而现在的夫人的情况,可能就只有如意那只狐狸精才是知道了。”

“是吗?”烙发低下头,也是拍子拍小狐狸的小脑袋,小狐狸甩了甩自己蓬松的大尾巴,而后灵巧的爬到他的肩膀上面,今日他偏生穿了一身白衣,小狐狸不过才是巴掌般大不,这蹲在他的肩膀之上,真如一个小小的饰物一般,端的也是精巧的紧。

“你们先是下去吧。”

烙衡虑低下头,再是端起了桌上的茶杯,放在自己的在唇边。

白梅本来还想要说什么,长青却是对她摇头,示意她现在什么也不要说,公子自然有公子的定夺,这也不是他们所能参合的。

白梅只好闭上嘴,也是跟着众人退了出去。

烙衡虑仍是轻捧着茶杯,这而一盏茶,他喝了近半个时辰左右,而后才是放了下来,他站了起来,也是向沈清辞所住的小院走去。

当是帘子打开,里面的如意见状,一下子便是阴下了脸。

谁如此大胆的,这要不要命是不是?

她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还以为是白梅那个老女人,白梅向来可都是胆子大的紧啊,仗着自己是这府里十几年的老人,就不将夫人放在眼里,这屋子说进便进,说骂人便是骂人,还真的就当自己的是那么一回事。

怎么的,现在还是不长记性吗,非要让夫人将她赶出府才满意?

可是当她一见来人之时,一双眼珠子差一些没有瞪出来。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一双美眸也是含羞带怯的,便是连那颗小心脏似乎都是跟着要跳出来的一般。

“您是……”

如意还有些弄不明白此人的身分,刚才还在说谁大胆的,可是现在大胆的进来了,还是她从未见过的生人,她却不提将人赶出去一说,更甚至都是忘记了,现在这是什么地方,若此人真是坏人的话,那么,她是要自己死,还是主子死。

烙衡虑径直的上前,视线也是一直落在那道细纱帘之上,屋内有着淡淡的熏香,这样的味道,竟然是陌生如斯,若非这里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一切,可能他真的会以为,这不是他的王府,也不是他的卧房,这里的一切虽是未变,却什么都是变了,就里面的气息也都是变了,变的陌生的……

可怕。

“你等下。”

如意见烙衡虑不理自己,反而上前一步,怎可受得了他如此的忽视,她现在已是夫人身边的红人,谁不巴解,谁不小心。

日后定也都是在这王府里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而她的心自然也不会小,她可不会永远只是当一个端菜倒水的小丫环,她的心野着,她的心也是大的,她看中的可是侧妃的位置。

正妃她是不想了,毕竟她再是比,也都是比不了沈清辞的身份,人家可是卫国公府的嫡女,父亲是当朝国公爷,大姐是小俊王妃,大哥则是武器司的大人,在朝中,可是所有大臣也都是敬着的,而她呢,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女而已。

若不是她有这幅好相貌,现在她就同别人一样,受着其它人的欺负,这一辈子也就只能当个下人,这一辈子也都是为奴为婢之命。

而她定也都是要过着那些人上人的生活,也是要一生的富贵,一世享乐。

她的心里一直也都有着这样的想法,其实就在不久之前,她仍是以此为自己的目标,她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日后的荣华

可是当是她见到这个男人第一面起,她就知道,那些富贵什么的,她都是不想在意了,她在意的,换成了眼前的男子。

她痴迷着一双眼睛,当然也是摆出了自己最为美丽的姿势,她知道自己哪一个角度最美,也是知道自己要用何种的表情,才能将男人迷到神魂颠倒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