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气的死去活来

小说: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作者: 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4:10 字数:2352 阅读进度:1155/1872

“一会便回。”

烙衡虑抬了抬眼皮,淡声问道,“圣上,莫不是嫌臣烦了?”

“不敢不敢。”

文渊帝怎么敢啊,哪怕他再是天子,可是在烙衡虑的面前,还是被他以前背着长大的小四啊。

就是……

他要怎么解释来着。

“王爷,是这般的,”吉祥连忙的上前,恭声道。

“朔王妃不久前染了极重的风寒,以至现在也都是未曾大好,王爷要回去看看王妃吗?”

烙衡虑将怀中的妙妙放了下来,

“她病了,可是严重?”

“皇堂兄请放心,”文渊帝连忙抱住了妙妙,也是安慰他道。

“皇堂嫂已是大好了。”

烙衡虑站了起来,也是向了向文渊帝轻一礼。

“圣上,臣先是告退了。”

“皇堂兄,慢走。”

文渊帝见烙衡帝终是走出了正门,不由的也是松了一口气。

而后他对着吉祥竖了一下大拇指。

吉祥笑的眼睛也都是跟着眯了起来,这人啊,总有弱点的,朔王爷的性子本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可是奈何却有一个朔王妃。

只要有朔王妃,圣上想要让朔王爷走,还不就是再也简单不过之事。

文渊帝将怀中的妙妙交给了吉祥。

“你好生的看着一点,”而他想着,再是比了比妙妙的体型,“找太医过来给它瞧下,朕怎么看着妙妙又是胖了许多?”

这可不能再是胖了,不然的话,可真”要走不动了。

“圣上放心,小的知道。

吉祥小心的抱着猫祖宗,一会定要让太医瞧下才成,而他也是真的感觉这只猫成了精的。

所以才说这凡猫与仙猫自然是不能相比的。

圣上以前的两只,明显的也就是凡猫的,这说走便走,就连思考也是没有,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公猫母猫给勾走了。

还是这只好,通体雪白,又是高冷漂亮,也不愧是朔王府养出来的猫,这跟朔王爷的性子像极了,还十分的喜欢洗澡,每日都是要将自己的洗的雪白雪白的,还要将身上的毛梳的一丝不乱才成。

文远帝站了起来,他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准备去看看太皇,他的好皇兄去。

当是他走进了一处寝宫之时,正巧遇到了出来的胡公公。

“圣上,”胡公公忙是迎了过来,也是向文渊帝行着礼。

“免礼了。”

文渊帝对于一直都是留在先帝身边伺候的老人,一直是礼遇的,奈何了胡公公现在已是年岁渐高,也是没有精力在圣前伺候,所以便是过来伺候先皇,这也算是圆了先帝的一个念想吧,毕竟先帝可不想让太皇出事。

“他最近可是好?”

文渊帝走了过来,胡公公也是亦步的跟上。

“圣上请放心,太皇好着呢。”

对,太皇好着呢,怎么可能不好?这天天都是有被人伺候着吃喝拉撒,他若是不好,这世间便没有人好了。

文渊帝走了进去,而在床塌之上,那个胖成了球的,不是太皇又是谁?

年纪轻轻的太皇,不过也都是二十余岁,曾今也意气扬发,曾今也是野心勃勃,更是有着一颗宏图大志之心,可是如今呢,他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这里,被人扒光了衣服,又是高贵又是卑微的活着。

“皇兄可是安好?”

文渊帝撩了一下自己的衣摆,再是坐下,而后一眼不眨的盯着此时的太皇看,而他眼中的关于太皇的倒影,也是让太皇无法忍受的闭上眼睛,喉咙不时的滚动着,明明想要说话,奈何的却是一个字也是说不出来,唯有他额头上方的青筋正在不时的跳着。

“都是如此久了,皇兄怎么还是学不会心平气和呢。”

文渊帝接过了胡公公递过来的茶盏,再是似笑非笑的问着太皇。

而太皇瞪着一双眼睛,若是眼睛真的能吃人的话,那么现在r文渊帝,可能早就已经被他不知道吃成了何样,怕就连骨头也都是要被咬成了渣子。

“皇兄还是平气一些好,”文渊帝心情极好的品着茶,再是悠然道,“这样可以让皇兄多活上几年。”

文渊帝现在最是喜欢的,便是将自己所做的功绩一一的讲给太皇听。

比如,他生了一位小皇子,比如,原来黄家有着一个前朝宝藏,足以抵得了大半个国库。

而每说一次,太皇便要吐血一次,可是再吐也不可能让太皇将自己的命给吐没的。

一把人参喂进去,再是虚的病,再是吐的血,也都能补回来。

“皇兄可是又生气了?”

文渊帝笑的越发好看了一些。

“对了,皇兄可是知道朕要说些什么吗?”

太皇装死,不动。

不过只要耳朵在听就成。

“皇兄,你应该是知道此时正是大周境内洪患多发之时,父皇在世之前,每每到了此时也都日不能安,夜不能宁。”

“我们大周先祖一直也都是致力于水患之事,如今……”

文渊帝轻轻的叹了一声。

“朕也真是无颜面对先祖,在我大周第八代君王之后,朕才是得以将水患控制。”

“皇兄,日后大周不会再有水患发生了,”他的这一声皇兄,叫的如此真情真切,如此兄弟深情。

“皇兄,你可是高兴了?”

太皇额头上方的青筋跳了一下,而后喉咙又是一声咳嗽,直接就喷了自己一脸血。

“皇兄定是近日火气偏重了。”

文渊帝站了起来,也是按了按自己的袖子。

“胡公公,给太皇多吃一些雪菜,那菜到可降火,太皇都是要比妙妙胖了,也是要养养胃才成。”

“这般和年纪,只会吃睡,同猪有什么区别?”

“对了,皇兄可是知道雪菜?”

文渊帝好像都是忘记告负太皇此事了。

“这雪菜可是朔王爷与朔王妃同时种出的,可暮产千斤,一年可种两季,冬可生长,朕可是用了雪菜换了北齐的造纸术,百楚的精盐术,还有苍涛的精丝术呢。”

“皇兄,这可是好东西,你可以好吃的尝尝才成。”

而他说完,太皇又是喷出了好几口血。

不过现在的太皇白白胖胖的,这血气自然也都是充足的紧,不要说吐上这么几口,再是吐上十几口,他仍是血气充足的紧。

文渊帝将太皇气的死去活来后,现在可谓脚下生风,头上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