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不相亲14

小说: 给我做天后 作者: .五口是吾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5:51 字数:2587 阅读进度:232/238

寒墨看过她的状况便扯着嗓子喊。

孟芃本就是一直守在她身边儿,如今有了状况,又忙叫了申竺巴庄他们过来,人手倒是还算够用。

一行人慌忙施法稳住小公主的身子,床上的人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游静。”

孟芃撑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若是游静就这么死了,她上哪儿找这么个志同道合的人去。

申竺瞧着身边儿的人激动,也是拼尽了全力来施法,生怕留不住小公主她会伤心。

“寒墨,怎么样了?”

棻十是个急脾气,瞧着游静毫无生气的躺在那儿简直就是完全忍不了。

“还是不行。”

一向在医术上不服别人的寒墨各种惋惜和无奈,“小公主她……还是没有反应。”

“诸位还是先撤掉法术吧。”

“不行。”

棻十第一个反对,“公主本就状况不好,万一没了外力的支持撑不住怎么办?”

寒墨又何尝想轻易放弃,只是这状况,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方子可用了。

“你们看。”

正争执着,便看见游静周身闪起金光来,很是扎眼。

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反应,大约人们都会把它当成魂飞魄散的前兆。

“公主。”

床边儿的寒墨竟是不可控的掉出几滴泪来,“公主,你不能……”

“金木天珠?”

孟芃看着已经飘到半空的那一小颗,惊讶何止一点儿。

“金木天珠?”

巴庄他们虽不似孟芃那般见多识广,可到底也是对这一直活在传说里的物件儿有所了解的。

天珠其实并非旷世奇珍,三界之中数量不少,可像玛瑙和玉石的比例完美搭配到这种程度的,应该只有两颗。

一颗在人界度佑苦难中的凡人,另一颗便由当初的女娲殿下交由天帝手中,以护四域安宁。

即便是这两颗也有所不同,天帝接此天珠之时,臜发浊气还未散尽,所以受到了攻击,以至于一个不注意便掺和了哆义厅顶梁柱上的木屑。

本是意外,却莫名加大了这天珠的效用法术,也是自那之后,天界众人便称之为金木天珠,以做区分。

“没错,金木天珠。”

申竺应和着。

以小公主和陛下这个拧拧巴巴的关系,这玩意儿会出现在她身上着实是不怎么稀奇。

上头那金光显然是掺杂了枵昴早就安置在里边儿的法术,还真是用心良苦。

游静皱起眉头,体内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要将她撑破一般,之前的痛感却是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股子火热的气流,甚至盖过了她自己的气息。

“这天珠可以护住游静气息不散吗?”

这大约是这么些年来,孟芃第一次主动和申竺说话。

后者受宠若惊,却还是故作淡定的老实回答,“这金木天珠虽是护体的奇物,但也很难有起死回生之效。”

“小公主伤成这样,恐怕……”

“小心。”

他话还没说完,便有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床上蔓延开,巨大的气流缓冲让躲闪不及的人们直接被震得飞了出去。

孟芃从地上爬起来,刚才若不是申竺替他挡了一下,估计能飞出去百八十米远。

“你们这是干嘛呢?”

枵昴住在游静的房间,游静便特意找了个离得远些的屋子,倒不是想躲着不见,只是对自己的情况太过了解,若是真的有什么万一,还是不要污了他的眼比较好。

只是,闹这么大动静他不想听见也难。

孟芃回身看他,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游静这会儿必定在心里憋着瞒人呢。

“陛下,您先回房间休息……”

“是不是小静她……”

枵昴往里边儿探看着,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游静周身都闪着各色的光,看上去各种梦幻。

“那是什么?”

孟芃跟着进去,生怕这人有什么过火儿的举动,却是一眼便看见了游静身边儿的变化。

围着她各种纷飞跳跃的已经不只是刚刚那一颗天珠了,还有一个不太认识的什么东西。

枵昴越过人进门,难得的没有太过急切。

侑帝丸护体,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只是瞧着她痛苦的表情,仍旧会心疼。

“侑帝丸。”

申竺惊得目瞪口呆,他在天界的时间久,这种标志性的东西都有所了解。

正是因为知道是什么来头,才越发的惊讶。

枵昴眼神儿扫过去,多多少少的带了点儿威胁的意思,“别让她知道。”

申竺看了一眼身边儿表情复杂的陌缇,悻悻的点了点头,“是。”

枵昴将眼神儿停留在游静身上,却是迟迟不过去,只远远的看着,惦记着。

看申竺和这位天帝的反应便知道,游静该是能安稳逃过这一劫了。

“陛下,要不然……你在这儿陪着游静?”

孟芃在这方面向来愿意成人之美,这么些个高度超亮电灯泡在边儿上,实在是影响气氛的发展。

若是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没准儿游静一兴奋还能快点儿醒过来,百利而无一害呀。

枵昴看了看她,明显是在思考。

陌缇干脆拿出自己业余媒婆的操守来,“陛下,您就好好照顾她。”

“有什么事儿随时喊我们啊。”

说完就拉着申竺往外走,还给旁人递了自觉避让的眼神儿。

经过这么一场虚惊,一群人都松了口气,也有心情磕CP琢磨八卦了,一瞧这场面,撤退的那叫一个积极。

“陛下我们先走了,公主就劳您照顾。”

各种怪异的表情在眼前飘荡,枵昴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大有辜负了别人一番好心的意思。

寒墨犹犹豫豫的堵在门口,欲言又止的样子持续了许久,到底是没开口,沉默着出去,还贴心的将门带好了。

枵昴轻叹了口气,坐到床边儿。

他身子还没有恢复,虽然借着虞璇花的药效能够勉强维持体力,但站久了还是觉得累。

修长的手指抚着紧皱的眉间,一点一点的将那距离熨平,又微笑着在她脸颊上轻轻抚过,“怎么总是受伤呢?”

“明明法术那样高,却永远保护不好自己。”

游静对周围的事物并没有什么意识,感知能力也是极其不敏感,只觉得自己像在万丈深渊之中,没有光亮没有温暖,只是冰冰冷的黑暗。

这让她恐惧,让她忍不住逃避……

正在绝望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双温暖的手,轻揉着她的头发,抱怨她蠢笨,语气却温柔似水。

那种感觉,像是跌入谷底的人突然见了绳索,除了牢牢把握,再无其他想法。

“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