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 227 章

小说: [综英美]官逼同死哪家强 作者: 虽矣 更新时间:2018-06-13 17:00:23 字数:3583 阅读进度:227/227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他们都不应当相爱。

特别备注, 因为他才十八岁, 还不到合法饮酒的年龄,他的杯子里装的是汽水。

就是在这个时候, 年轻的花花公子,同样是刚刚十八岁但是远比卡尔出名, 时常靠着疯狂的派对和各种专利在报纸上露面的托尼·斯塔克, 终于揽着美艳的女伴姗姗来迟。

一到场他就大大咧咧地往卡尔这个方向走, 神色恍惚,脚步虚浮,完全就是嗨过了头以后的形象。

路上所有遇见托尼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会马上从他前进的方向避开,这种摩西分海般的效果更显得托尼才是这个宴会的主角。

卡尔背对着托尼, 在托尼几乎都要走到他身后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转过身,说:“你好, 斯塔克先生……”

“哇哦, 你穿的这是什么?领结?天呐, 你活在上个世纪吗?我爷爷都不戴领结了!虽然我没见过我爷爷不过我肯定他肯定不会戴领结。”托尼打断了卡尔的话, “随便吧, 不管怎么说, 我家死老头逼着我来参加这个什么宴会,我也只好过来了。”

“……谢谢, 斯塔克先生?”卡尔用轻微的上扬调表示自己的惊讶和不知所措, “你的出场方式, 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不用谢, 卡尔,你是叫卡尔是吧?”托尼没等卡尔回答就继续说道,“实话说我根本搞不懂为什么死老头要我来参加这个什么悼念宴会。得了吧,来参加的人谁关心艾尔夫妇啊?虽然他们是亿万富翁还是世界知名的慈善家,可人死后就一了百了了,大家只是过来看看马上就要继承艾尔集团的人,也就是你,是谁罢了。”

“呃……”卡尔卡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的剧本里可没有这么一出。

“不管怎么说,我很遗憾发生在你们一家身上的事情。”托尼还在喋喋不休,他又把话绕回了原处。

“尽管我认为你父母的死亡疑点很大。说出车祸就出车祸,出车祸的地方恰好没有监控,车祸前后恰好足足好几个小时都没有车辆经过,老天,这么多巧合放在一起,我有理由认为他们是被人谋杀的——又或者你们公司出产的车辆有什么质量问题,才让这两个可怜的人死在车里。你们不是一直在车辆的智能安全性上做宣传吗?这就是你们宣传的高安全性?”

知道托尼嘴贱,但没有想到托尼会这么嘴贱的卡尔,表情一片空白。

一半是伪装,一半是真的感觉到叹为观止。

毕竟听见托尼怼人和亲自被托尼怼是两种感受。

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堆的托尼最后一句话终于出了口:“……这么说吧,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你父母的死,完全是因为他们的短视和无能。”

偌大的厅堂中静得足以上演什么恐怖电影。

头顶巨大的水晶灯投射着光点,大厅一侧的演奏者们依然演奏着动人的音乐,悠扬的曲声环绕着众人,整个大厅以卡尔和托尼为中心,其余所有人的身体、视线无一例外地向他们两人存在的方向前倾,人人都僵立在原地,人人脸上都表情定格。

惊骇、错愕、猝不及防是统一的感**彩。

像是一个巨大的宴会主题的蜡像馆,现场里充满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生动。

而这一幕也被人拍摄了下来,成为全世界媒体都使用的头条配图,照片里的景象呈现出一种荒诞剧才会有的滑稽感,唯美的灯光和两位主角的颜值,尤其是他们的表情和打扮,也让这一幕显得格外……怎么形容来着?

“绝妙的张力。”露易丝在事后评价道,她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这张出自自己之手的照片,最后不得不承认,“一切都是巧合,我所处的位置,他们的对话,整个大厅里的气氛,灯光,音乐,甚至落地窗外漆黑的夜空,所有的巧合造就了这张精妙的照片。这张照片不是我的功劳。下一张才是。”

另一张照片同样是在现场的露易丝拍摄的。

照片里,年轻的卡尔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同样年轻的托尼,他绷紧了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愤怒,而他的手则高高扬起,杯中的饮料劈头盖脸地倾洒在托尼身上。

水流在半空中呈现出惊人曼妙的弧度和光泽,而托尼的表情兼具有得意洋洋和茫然失措,能够看出他的情绪正在从前者过渡到后者。

这张照片是静止的,却充满了流动感,一个小小的瞬间将所有冲突都演绎得淋漓尽致,更彰显了拍摄者对于细节的精妙捕捉。

可是把这两张照片相对比,任何有眼光的人都要承认,上一张照片才是真正精妙的那个。

就像露易丝说的那样,上张图太巧合了,两位主角的对峙,庞大的观众群体,他们丰富多彩的情绪,甚至灯光,甚至服饰,甚至卡尔脸上残存的笑容和托尼迎着光闪闪发光的大眼睛,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时间和状态,然后这张图片诞生了,就像神灵的手在推动一切。

“这不是一个愉快的初见,但不知为什么,我有预感,这两位年轻人会成为很好的朋友。”露易丝在她的报道中这么写,“当然,是那种极其有话题性、总是在争吵的朋友。”

而卡尔在托尼口出狂言后想了什么?

主要是在想他要怎么应对这种无理的话。

托尼来了以后不会有什么好看的反应是卡尔早有预料的事情,毕竟托尼已经和他的父亲闹矛盾很久了,一个沉迷事业对家庭不管不顾的父亲,一个高智商且正值叛逆期的儿子,忽略他们对话中那些原理和公式,这两个人吵起架来不比幼儿园小朋友的争吵高明多少。

反正卡尔早就听腻了。

不过他始终保持着对这些人的关注。

现在他要怎么做呢?和托尼怼上?没必要,而且托尼是你越和他说他就越来劲的类型,和他吵架只会被他拉进幼儿园等级的争吵中,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

可是不做反击也不行。

卡尔·艾尔的人设就是被宠得有些不谙世事的少爷,虽然脾气挺好,可父母刚刚过世后不久,听到托尼这种“他们死了是因为他们傻”的发言后要是不反击,就不是不谙世事了,是懦弱,是对父母毫无感情。

亚历山大已经在接近,身后也响起了窃窃私语,多半都是震惊于托尼的嘴贱,少部分是幸灾乐祸和看好戏。

卡尔在心里思考了一下如果死去的人是他真正的父母此刻他会有什么反应,他拧起眉,轻轻绷紧了嘴唇,然后扬起手,把杯子里的汽水全都倒在了托尼的脸上。

“我想你需要清醒一下,斯塔克先生。”

他说,随即把空杯子往身边一个可怜侍者的托盘里一放,在亚历山大赶到现场前毫不留情地离开了。

“嘿,你居然在宴会上喝柠檬味的汽水!”托尼**地站在原地,干笑了一下,半天才挤出这句话来,“被一个男人泼了一脸汽水,老天,真是神奇的经历。”

看来这场宴会不会像亚历山大计划的那样完美无缺了,卡尔想,不过邀请了托尼就要有他会把一切都搞砸的心理准备。

他只是稍有些遗憾,没能在这场宴会上和莱克斯说话。

难得平时衣着很随便的莱克斯穿上了整套正装。

他的文学老师是一个历史学家,同时也教导他历史,偶尔会在他的音乐老师犯懒的时候教导他钢琴演奏。

有时候这位老师冷淡的态度会让卡尔觉得自己并不讨对方喜欢,但这一次,文学老师罕见地夸奖了他,并给了他一个较为清晰的解释。

“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困难是无法得到帮助的。人们可以鼓励你,可以陪伴你,人们可以为你祈祷,为你做任何事,但他们都无法帮助你,在这一点上即使最亲密和最值得信任的父母也不例外。”文学老师说,手指之间一支老式钢笔转个不停,“因为真正难以克服的困境是心灵上的困境。”

“为什么心灵上的困境无法得到帮助?”卡尔执拗地问。

他和他的老师坐在藏书室中谈话,桌椅都是严整硬朗的样子,绝不会让人在阅读和学习的过程中生起懈怠之心。

高大的棕红色木架高达天花板,就在他们身后,线装书外包裹着硬面外壳陈列在书架上。

所有有资格陈列在这的书籍的外观,都正如同书籍中的思想,它们在陈旧的年代中诞生,逾越百年后,依然散发着新鲜的香气。

“因为人与人之间是注定无法相互理解的。”文学老师在这样的香气里说,低下头看着卡尔澄澈的蓝眼睛,看着那双蓝眼睛里生性所具有的热忱、天真,还有这个孩子所有慷慨的美意。

“我不相信心理医生,卡尔,我建议你也不要相信。一切非自生理病症造成的心理疾病,最终都只能依靠自我痊愈,心理医生所做的事情,只是通过心理发育的共性去指引愚人找到自我痊愈的方法。而你和我,我们都可以依靠自己找到这种方法。”

卡尔看着老师的眼神充满渴求:“我没有听懂。”

“人的心灵是迷宫,每一个人的迷宫不同且都只有自己可见,人们有时候会因为打了个盹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迷路,这时候心理医生的工作就是不停地说‘请往右看,是正确的路吗?不是,好的,请往左看,这是正确的路吗?不是,那么请继续往下看……’。”

老师手指一停,把钢笔插.进胸袋,“生理疾病让整座迷宫改变了结构的时候,心理医生努力让迷宫恢复原状或者保持不变,这时候他们的帮助才是有效的帮助。”他站起来,摸了摸卡尔的头,制止了卡尔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