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乙大儒

小说: 佛系青年穿越日常 作者: 巫青衣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2541 阅读进度:18/20

第二天杨毅一早便起床了,陪着王妃用完早膳,福昌要去对乙大儒府上听课,杨毅倒是不用去,但是因为在王府待着太无聊了,所以特意求了王妃,也要跟着一起去。

这对乙先生,学问极好,品行也好,颇受人尊敬。说起对乙大儒,他一生的经历也是颇具有传奇色彩。据说大儒年轻时是前朝一个落魄贵族家的子弟,十七岁时,被前代衍圣公收为关门弟子,之后不久与自幼订了娃娃亲的安氏结为夫妻。这安氏据说相貌并不出众,而且性情乖张,众人原以为俩人过不长久,但是对乙大儒依旧几十年如一日的与之相处。跟随老衍圣公学习儒家经典,及至而立之年,又带着妻子安氏外出游学十多年。先衍圣公逝世后,回到京都吊唁并为其守孝三年,,,之后便一直在京都授课,讲学。经过四十多年的努力,对乙终于以一己之力,将原本摇摇欲坠的家族重新带上了正轨。

且说杨毅跟着福昌蹦蹦跳跳的上了马车,一路上又开始打量外面的景象,说来,这对乙大儒倒是没有住在城东,而是在城南安家,城南说起来,还算不错,但是比起城东来,自是多了几分喧闹。曾有人给对乙大儒送了一套四进的院子,只求对乙将他儿子收为弟子,被对乙大儒一纸诉状告到了官府,声称对方败坏他的清誉。人们这时才认为,这老东西活该守着那悍妇过一辈子,夫妻俩都像茅厕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之后倒是没人敢为了拜师之事为其送礼。其实说起来,别说对乙是老衍圣公的关门弟子,就单凭对乙如今七十多岁的高龄,那是见了皇帝都不需要行礼的。而且皇帝还得对老人家客客气气的,毕竟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这种老人家对于国家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瑞。

这些关于对乙先生的传言,还是杨毅听天元说的,至于福昌,全程都拿着书在看,,既然他不说话,杨毅也不好去打搅他。

城南有好几家书院。这京都的书院,除了太学院在城东,其他的书院倒是都在城南。有人说过,女人和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这句话并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是也能从侧面反映出学生的消费能力是很高的。所以城南的各种商铺随处可见,当然,皇帝陛下有令,优伶娼妓之所,当远离学府,所以在城南是见不到青楼的。但是这并不影响城南的繁华,越靠近书院的地方,售卖的物品越是与学习相关,比如笔墨纸砚,还要书肆,等等。

对乙先生府上倒是距离各处书院挺近,算是学区房。

“到了先生家,需处处注意,不可有丝毫行差步错,亦不可胡言乱语。先生对此极为看重。莫要惹得先生不悦。”眼看着就要到对乙先生府上了,福昌终于放下课本,一本正经的对杨毅说,

“大兄,汤圆明白了。”

待马车停稳之后,福昌率先下了马车,然后在旁边等着杨毅,杨毅一出了车门,边对他说道,“莫直接下来,小心崴到脚。”杨毅诧异的看他一眼,然后便让天元把他抱了下来。虽说跳下来也没什么,但是不能辜负别人的一番好意不是!然后恭敬地道谢,心里却想着,小屁孩,装的一本正经。

进了对府,又被人引着去了课室,等他们进去后,杨毅便随着福昌一同坐下了,之后打量了一下上课的地方,发现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七八个大一点的学生。最大的估计有十七八岁,至于小的,他俩似乎就是最小的。每人身前都有一个小桌子,桌上有笔墨纸砚,还有书本。学生们要跪坐在席子上。福昌坐下后,他的书童为他摆好书本便下去了。福昌拿起书就继续看了,杨毅自己也无聊,拿起福昌的其他书就看起来了......

不多时,有一个一袭长衫的老翁走了进来,脸上有些老年斑,但仍然努力挺直身子。他身后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虚扶着他,两人慢悠悠的走进来,此时众人已经站起身来,目视二人走向讲台,待老者坐定后,众人齐声道,“见过夫子。”

老者看了众人一眼后说道,“都坐下吧!”又对着福昌说道,“这个娃娃是谁家的?”

“回夫子,这是学生的幼弟。昨日回家,因仰慕先生风采,所以才跟着学生来了。”杨毅(ˉ▽ ̄~)切~~,还幼弟,好想你比我大多少似的。

“哦,你叫什么名字啊?”

“回先生的话,我叫汤圆。牛肉汤的汤,肉嘟嘟的圆。”杨毅一说完,众人都笑起来了,而那对乙先生还在怀疑自己听错了,问道,

“哪个yuan?”先生一说话,众人皆不敢再笑,

此时杨毅还未坐下,便说道,“肉嘟嘟的圆。”

众人又开始笑,没办法,福昌只能站起来说道,“夫子,是天圆地方的圆。”

“汤圆啊,”对乙先生恍然大悟道,

“唉,”杨毅眨巴着眼睛看向先生,

对乙先生o(╯□╰)o,,“你几岁了?”

“我比兄长小半日。”

,,,,,,

其实说起来,杨毅上辈子,一直属于那种乖乖的学生,打架闹事没有他,学习特别好的里面也不包括他。所以他今天才发现,偶尔捣蛋似乎也挺好玩的!

对乙先生再是大儒,毕竟也七十多岁了,被杨毅几次捣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幸好老人家还记得转移话题。

开始了正式讲课,杨毅也就不再耍宝,乖乖的听了一会。

对乙先生今日所讲是《礼记》礼运篇中开头,大道之行也那段,杨毅上辈子也学过的,但还是觉得无聊,其实倒也不是听不懂,就是没心情听,所以便趴在桌子上,闭眼去跟他的元神聊天去了。等他被福昌叫醒,抬头发现大家都看着他。对乙先生坐在上首乐呵呵的说道,“肉丸子啊,尔因何故在课堂上鼾声四起啊?”

“鼾声四起?先生,我没睡觉。”

“哦,那你说说我今日讲的是什么?”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额,,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幼有所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嗯,就差不多是这些。还有先生,我叫汤圆,不叫肉丸子。”

“今日的课业便算你过关了,不过,肉丸子跟汤圆不是差不多嘛?何必如此执着于一个称谓呢?哈哈”

“不一样,不一样的。汤圆是白白胖胖的,里面可以包肉馅,也可以裹豆沙。肉丸子不白,全是肉。而且汤圆不光好看,还好吃,,,,”杨毅巴拉巴拉输了一大通汤圆的优点,甚至连补虚、调血、健脾、开胃等词都蹦出来了,,,

对乙看他一开口就不想停下来了,忙开口打断他,说道,“罢罢罢,老夫不与你这黄口小儿争辩。管他汤圆再好,老夫今日午间也要吃肉丸子。”

杨毅还想再说话,,对乙已经让那个中年人搀着他走了,,,

杨毅想,,这老头一定是说不过我,,,,所以饭遁了。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