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较真

小说: 覆手 作者: 虾写 更新时间:2019-10-08 16:11:45 字数:4519 阅读进度:382/393

天宝,著名的东唐大学中的一位普通学生。但他又不普通,因为他属于少数人。在东唐大学这所著名的学府中,他是学渣中的学渣。不知道他是否存在智商问题,但是绝对存在后天原因。他最喜欢做的事是打游戏,打游戏和打游戏。大三的天宝几乎门门挂科,根据其同寝人说,天宝正在申请加入东唐的一家游戏战队,恰巧是在去战队面试的那天发生了皮斯死亡事件。

天宝接到室友电话,回到了寝室,九尾说明自己身份和自己想了解的事。

天宝一边玩手机,一边听完,顺口回答:“我什么都没看到?”

曹云他们还没说话,同寝的人的开口:“傻X,能不能动用你仅剩余的1%智商回忆一下?毕竟是一条人命。”

天宝抬头看了同寝一眼,低头继续:“我不知道,没看见。”

早先同寝男生告诉曹云他们,天宝完全不关心游戏外的世界。曾经他们恶作剧,让一位漂亮的校花级别的女生走到天宝面前,突然拉开衣服,天宝下意识看了一眼,竟然选择继续玩游戏。

天宝现在在东大几乎没有朋友。原本有几位喜欢玩游戏的朋友,但是天宝玩的太疯,他们觉得天宝搞错了主次。天宝也无所谓,他立志成为一名游戏竞赛选手,不仅可以玩游戏,还可以赚大钱,乃至为国争光。他认为他的爱国理想远远高于狭隘自私自利的同学们。

天宝这么想并非没有道理,玩游戏确实是可以为国争光,可以赚大钱,成为无数人热爱的偶像。

但和曹云没关系。不说天宝,你就算国宝曹云也不会放在眼里。不说天宝还未成功,就算拿了一万块金牌,是民族英雄,曹云也不会对他手软。

曹云和谐道:“天宝同学,我最后警告一次,如果不认真回答我们的问题,我就请这位检察官姐姐抓你。”

天宝:“切!”

“打电话。”曹云示意。

九尾看曹云:认真的?开玩笑吧?

天宝不耐烦:“没事就滚,不要浪费我时间。”

曹云拿自己手机:“指挥中心,我是九尾检察官的助手,麻烦你派遣两名警员,地点是XXXX。我们要抓人,好的,谢谢,再见。”

九尾着急,一拽曹云,在曹云耳边:“你干嘛?”

曹云:“抓他。”

九尾:“你别开玩笑好不好?”凭什么抓人家?看同寝男,似乎也莫名其妙。天宝更是理都不理他们,自己躺在床上充电玩手机。

曹云道:“放心了姐姐,作为律师,我知道怎么毁掉一个人。”

……

七分钟后两名巡警到达,他们检查过九尾证件后,问:“需要拘留谁?”

“他。”

天宝见到制服警察,终于是放下手机:“抓我?因为我玩游戏,你凭什么抓我?”

制服警察看曹云,曹云道:“根据XX国高等教育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高等学校的学生应当刻苦学习。现在我认为你的成绩,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这条法律,所以现在要将你拘捕。动手啊……”

九尾让瞪大眼睛的制服警察稍等,拿手机查询,很快放下手机:“带走。”

有正牌检察官下令,制服警察很不客气的上前摁倒了天宝,戴上手铐。曹云道:“送到三课给桑尼警官。”要法律有法律,要人脉有人脉。脑子有坑,给脸不要脸。

曹云看同寝:“刻苦学习,加油哦。”

“是。”同寝立刻点头。

出了寝室,九尾道:“这条根本就不是法律,因为没有标注违反后的后果。”

曹云道:“基本法理:违反法律都称之为违法。具体是不是违法,也不是你检察官说的算。首先我们要证明天宝违反了这条规定,涉嫌违法,所以暂时拘捕他是正确的。至于这条法律是不是法律,由最高法说的算。在拘捕期间,我们要针对此问题向最高法要求解释。如果最高法认为这条法律不是法律,那批准这条法律的最高法法官涉嫌渎职。他将不是法律的法律放到法律中去,他就要接受法律的审判。假设这条法律是法律,在没有明确说明违反后果的情况,由治安处罚条例给予一定的惩戒。”

有人说这条法律属于宣誓性质。

当然不是,写入法律中的正式条文没有宣誓一说。如果他是法律,那必须要有惩处。如果他不是法律,那制定这条法律的人就涉嫌渎职。如前文婚姻法所说的,实行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看起来也很类似宣誓和说明,实际上这是一条法律,区别在于,违反了这条法律相应的惩罚写在法律书中。

当然,这种事大家通常一笑而过。但是做为律师,这东西叫小辫子。曹云没打算去抓最高法的小辫子,他抓的是天宝的小辫子。天宝最痛苦的莫过于没有手机,那就让他没有手机。

……

桑尼心中一边咒骂,一边暗笑,一边审问天宝:“对于没有刻苦学习,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交代什么?”天宝完全懵圈。

“有没有同伙?有同伙就是团伙犯罪。有没有人指使你?有指使就是教唆犯罪。”

“没有。”不刻苦学习团伙?

桑尼:“你是否在玩游戏中获取了金钱利益?”

天宝许久问:“一年前我卖过帮会,五百块。”

“有盈利,数目不是很大。你是否承认自己没有刻苦学习?”

天宝实在忍不住:“你神经病吧?你们这群人都是神经病吧?”

桑尼淡定道:“你刚才所说的话,违反了治安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二款。简单说,在警察办公期间辱骂警察。你先坐,我去开正式的拘留通知书。”

桑尼走出笔录室,走到隔壁小暗间,这边可以看审讯室内的情况。九尾牙疼:“我发现你们律师有做黑警的潜力。”这也太黑了。

但有错吗?肯定没错。凡事怕较真。

首先是天宝违反了教育法中的条款,带回警局讯问是正常的。至于这条款不是法律,那是最高法的事,不是警察的事。假设警察看见某人打人,一时间背不出打人后有什么惩罚的条例,或者是忘记了打人违反了拿一条法规,只知道打人违法,难道就可以不管吗?

天宝在警察正规讯问期间,辱骂警察,这条肯定是违反了法律。

曹云:“作为一位律师,我有一百万个毁掉普通人的办法。”天宝即使离开拘留所,因为受到治安处罚,学校也会对他追加处罚。

没关系,我可以玩游戏,我可以不上学。

如果曹云有心情是还可以继续毁。

桑尼:“快去吧。”

曹云和九尾进入审讯室,坐下。

见到曹云和九尾,天宝立刻道:“姐姐,好哥哥好,我想起了很多事。”游戏能玩的好的,一般心眼都多。

为什么?

对方在打野,我约人包抄……这一点都不正直。对方在打野,你应该等对方打完后,然后才能出现。在别人还没发育之前就欺负人家,这是策略。所以游戏玩的好的人都很鸡贼。

……

案发当时,天宝当时感觉到了异常。他没有看见有人把皮斯推下去,但是看手机的他感觉到一股力量从自己左边出现。天宝不好形容是什么力量,但肯定不是气波。身后一人低头后退了两步。过了一秒左右,天宝听见了惊呼。

不对啊,曹云和九尾互相看了一眼,推动一名成年人的力量不会很小,既然是直接跨越人去推,动作应该会比较大,为什么视频没有发现这一点?再看天宝表情应该不是说谎。

“他是一名……”天宝想了很久:“很矮的正常人。”

“什么?”

“直接说侏儒涉嫌歧视,是吗?”

曹云道:“歧视又不犯法,做出歧视的行为才犯法。”

天宝:“歧视不道德。”

曹云问:“谁说歧视不道德?”

天宝:“很多人。”

曹云道:“假设我歧视她是位女生,我的行为不道德,受到了指责。那指责我的人,是不是在歧视我呢?他们在歧视一位歧视女生的人,他们和我是一路货色。所以你尽管去歧视任何人,只要不做出动作和行为,都没关系。另外,歧视是一种心态,比如你不喜欢香菜,有人会因为你不喜欢香菜而歧视你吗?你不喜欢黑人,这是你的心态,只要不做出伤害他人的举动,你为什么要改?你改了就等同为了让喜欢香菜的人满意,所以你逼迫自己去喜欢香菜。”

曹云道:“你不是政客,不是公众人员,你歧视谁都行。歧视我也可以。”

我歧视你,斜眼看你,这不叫挑衅。你斜眼看人,导致对方辱骂和殴打你,是他违法。眼神在法律中并没有定义,眼神属于主观,无法定义。口水,辱骂和殴打,属于客观条件,可以定义。

再比如一名黑人坐在你身边,你问他要吃香蕉吗?黑人很可能告你恶意歧视。这种官司,在美国有可能赢。美国佬是非常尊重黑人的自卑和敏感心态。美国佬歧视女性呢?不。诸如美国女生几乎不过妇女节,据说她们认为专门为妇女创造的节日,本身就涉嫌歧视女性,并且不平等。要知道,妇女节的起源可是纽约。

这情况还很多,诸如一档在管油播出的美食节目,试吃的老外对豆浆很不喜欢,称这是某国早餐中最难吃的食物,不理解为什么民众会喜欢。弹幕有理解的声音,有善意提醒吃法的。但也有讥笑者,甚至谩骂者。虽然节目不是个国人看的,但这也算是老外没有充分考虑一小部分观众的脆弱民族自尊心。学术上叫被害者心态,和黑人情况没有差别,就当心别人看不起自己,极其敏感。

九尾不耐烦:“行,就侏儒,我批准了。”烦死人。

……

在警方记录中,当时站台附近有将近两百人。根据监控拍摄在皮斯附近的有三十人左右。三十人都做了笔录。警方尽可能的记录了其余一百多人的信息情况,工作量太大,并没有采集他们的笔录。

几乎所有人都配合警方的工作,原因是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是赶地铁去上班。现在地铁肯定会晚点,半小时,一小时,甚至几个小时。配合了警察之后,就可以拿到带薪迟到的资格。如果老板因此扣发薪水,那就涉嫌妨碍司法公正。

九尾查询手机信息,笔录中没有找到侏儒的信息。因为笔录不是口供,不采集指纹,不会记录身高体重等信息。在(高岩)派出所有一些……做法,举例来说,你朋友打架,你劝阻,你尽到自己的义务,那么你就没有法律责任。但是在录口供之前,多数情况下会采集指纹。如果是核对身份就算了,很多情况下是采集入档。也就是说没有违反过法律的人,也可能留有个人档案信息。

为什么呢?按照规定派出所只能采集犯罪嫌疑人的指纹,但为什么那什么什么鬼呢?不知道,也许只是偶然。

怎么理解采集指纹呢?假设你因为善意进入派出所,被采集了指纹。你某天心血来潮盗窃,并且留下指纹时,你就会被直接确定身份。看起来似乎对治安是有好处,如果你不做坏事,为什么害怕你的指纹被采集呢?如果你不做坏事,为什么害怕你的信息被采集?

多年前一女子因违章导致众怒,个人信息,乃至半年KF80多次的信息被披露。仔细认真想,一定是骇客干的。骇客也是敬业,那么多家酒店一家家的入侵……

东唐司法较为落后,被拘留或者刑拘以上对象才会被采集指纹等信息。笔录正跟自然就没有身高,体重等各种信息。另外东唐人没有身份证,他们使用多是驾驶证或者是全民都有的健康保险证。

这就需要一个个排查。九尾也算机灵,利用三课的资源,对三十人和另外一百多人进行查证,寻找其中的侏儒。

曹云把风雪拉到一边,说了几句,几分钟后,风雪走到九尾身边轻声道:“检察官,侏儒叫太郎。”

“你确定?”

风雪:“我打电话给当时负责现场秩序的派出所,他们对唯一的一位侏儒记忆深刻。”

懒人改变世界。九尾是很勤劳的人,她遇见可以用老牛式方法解决事情的时候,就不会去动脑子。曹云是一个很懒的人,遇见需要勤奋才能解决的问题,他会选择投机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