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朦朦胧胧的背影

小说: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作者: 冰婶 更新时间:2019-02-10 12:31:15 字数:2421 阅读进度:1045/1355

然后,她转身就进了正院。

而她挑眉浅笑的样子,于吴氏而言,就是一种火引子。

看着完颜氏的背影,吴氏直接上前拉着完颜氏的衣袖。

“福晋别走啊,说说你刚刚为什么朝我挑眉笑?”

完颜氏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并抬头看了看夜空。

淡淡道:“莫不是夜里光线暗,妹妹没看清吧,我适才只是随意的笑了笑,哪里有挑眉呀。”

“少来这套,你刚刚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什么意思?”吴氏急急地质问道。

似乎不问个清楚,她就不罢休。

完颜氏也不与她推搡,只身子往后仰,一下就跌倒在地。

反正吴氏主动出手,倒是省得她想法子假摔了。

一时间,完颜氏身边的奴才,便大声喧哗,朝吴氏声讨。

“吴格格,我家福晋都避让成这样了,你还想咄咄逼人到什么时候。”

吴氏看着倒在地上的完颜氏,惊讶的同时,面上还是不善。

她牵了牵唇,正准备说些什么。

然而,一道浑厚的男声,出现在院子里。

“一个个的,在这吵吵嚷嚷什么。”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十四爷从堂间出来,正往这边走。

吴氏没想到十四爷在这里,心里有些发虚。

但又因为多年得宠,还是有些底气的。

她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朝十四爷牵出一抹柔弱可怜的神情。

并柔柔地道:“爷,福晋她仗着生了大阿哥,竟把奴才叫到正院来,还言语挑衅,肆意羞辱,您一定要给奴才做主啊。”

“哪里,我们家福晋素来温婉宽厚,哪里会做这种事情。倒是吴格格你,一直从前厅跟着我们家福晋到正院,一路上更是没少挑衅,在福晋面前不知礼数就罢了,竟然还说十四爷要将你抬为侧福晋。还说福晋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即便生了大阿哥,爷还是不会正眼瞧她。亏得福晋不跟你一般计较,你还恼羞成怒,将福晋推倒在地。”

完颜氏身边的贴身奴才,在这神助攻,将吴氏的真面目,一点一滴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别说了。”完颜氏在奴才的搀扶下起身。

那吴氏不是吃素的,自然是不会承认。

她挽着十四爷的胳膊,娇滴滴地道:“爷,奴才真的没有这样,一切都是福晋的阴谋,她不但自个假装摔倒,还唆使奴才污蔑我。”

完颜氏这个贱人,居然来假摔这一套,是她疏忽大意了!

四爷将手从吴氏臂弯里抽出,随即看像完颜氏的腿,淡淡问道:“可有摔到哪里。”

要说吴氏从前为了争宠,在他面前装,他便全当不知道。

那是一种出于宠爱,无条件的信任。

可今儿这一幕,是亲眼所见。

从饭桌上离开的时候,他便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正院。

等着那个在饭桌上,唯一一个把他当做空气的女人。

结果等来等去的,就听见正院门口喧哗。

坐在堂间的他,便走到窗户,随意看了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刚好瞧见吴氏拉着完颜氏的衣袖。

紧跟着,完颜氏便倒在了地上。

“谢谢爷关怀,不过是推搡而已,我早就习惯了。若没什么事情的话,还请爷带着吴妹妹离开这儿,我今儿累了一天,也要歇息了。”说完,她一瘸一瘸地扶着奴才,就往堂间走。

其实她摔的很有技巧,根本就不痛。

只是为了效果,佯装摔得脚不利索的样子。

偏偏这个时候,吴氏还刁蛮地道:“福晋,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再说。刚刚我根本就没推你,你自个就这么摔倒了。如今又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才是最无辜的好吗!”

“够了!爷亲眼所见,你还想在这闹到何时?”大概处于少年变声期,他的声音低沉得令人害怕。

视线落在正往堂间走的完颜氏身上。

刚才她看到他,并没有跟他告状。

只是言语当中,像是被伤得失去信念的小女人。

脚都走不顺路了,嘴上还说着“早就习惯了”。

这般可怜的模样,跟吴氏再一次形成了鲜明对比。

“爷,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假象啊,可奴才真的没有推福晋。”吴氏再次拉着十四爷的衣袖,想要求得他的信任。

可少年这一次,不是抽出手臂。

而是直接甩开她的手臂,冷冷地道:“回你自个屋里反省去!”

说完,他抬脚就进了正院的堂间。

留下吴氏和身边的奴才,站在院里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只能带着奴才,离开了正院。

正院的里间,完颜氏才在奴才的搀扶下坐下。

当她抬头看见跟着进来的十四爷时,全当没看见他。

只是吩咐奴才,伺候她歇息。

“睡什么睡,脚都不能走路了,还不叫府医来瞧。”少年道。

“我的脚是瘸了也好,是骨折了也罢,又跟爷有什么关系。”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从完颜氏口中说了出来。

听得十四爷浓眉紧蹙,朝声音的太监怒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叫府医来。”

见状,完颜氏也不搭理他。

只是在奴才的伺候下,换了睡袍就往床上躺。

她不仅将被子拉在身上盖着,还背对着男人睡,把床幔也给放下了。

只留给十四爷一个朦朦胧胧的背影,和薄纱似得床幔。

片刻后,府医便来了,还带了两个女药童来。

那两个药童给完颜氏看了看腿脚后,愣是没瞧出一丝毛病来。

并把情况,汇报给了府医听。

府医挑了挑眉,得出一个结论。

“十四爷,福晋的腿脚并无大碍,想来只要多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你确定?”少年想起女人瘸着走路的样子,不确定地问。

“奴才身边的药童,都是有经验的,这点小情况,还是不会看错的。”

十四爷转头,扫了眼还背对着他的女人。

随即冲着府医摆摆手,让他们退下了。

不仅如此,他看着一点都不醒目,还杵在那的奴才。

俊朗的面上一沉,“都给爷滚出去。”

一群没眼色的东西。

两万字更新完毕,还有月票的快到碗里来哦。你们这些有寒假有年假的,大过年的,居然对我一个没有假期的催更,请你们伸出右手,摸摸左边胸口,你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我也是要过年,要给七大姑八大姨二大舅拜年,家里也是要来客人哒,一年到头的,我也想多陪陪父母的好伐。所以,老铁们还不快投月票,安慰一下还在加更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