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海上之王

小说: 妃凰纪:锦绣嫡女 作者: 花凛 更新时间:2018-10-28 21:36:51 字数:2543 阅读进度:398/536

一个穿着深碧色长袍,头戴青铜色三角帽的中年男子上前来:“伟大的陛下,我们的信仰,海洋的守护着,海拉祭司,就居住在海岛之上。”

高长雪身边的智将蒙汗打量着这位年近四十的海邦城主,他看起来,更像一位狡诈的海盗船长。

“杜鲁克,欧因斯海邦,百万城民,亿万交易,都是海拉祭司帮你完成的?”

这个看起来就很不靠谱的城主,他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可以。

他向来不信奉鬼神,更不相信他的话。杜城主一脸尴尬:“这位英明神武的将军,这您就有所不知了。”他看着海面,一脸敬畏:“大海这个世界,广垠而凶险,海中世界,魔物横行,怒海凶涛,可以毁灭一切,我们海邦的一切,包括我们的生

命,都是大海赐予和孕育的,所以,我们信奉海神,供奉海洋的祭司。”

他的身上,散发着异教徒般的气质。

无论如何,他对大海的崇拜和敬畏,是真的。

这个人,是骨血里都烙印着大海的人。

高长雪抬眸,再次看向海岛,眸子转动间,眼中华光转动:“就依城主所言,朕上岛去看看。”

杜鲁克抬起头,向他看来,眼中浮过一道异光,被海风吹得泛黄的脸上,立刻堆出一脸唯命是从、狗腿子的笑容:“我这就为陛下准备船。”

乌云飘散,天空放睛,万丈阳光倾泄在万顷碧波之上,海上各式的船只穿梭在海岸和岛屿之间,在海空里,如海鸟一般。

两个时辰之后,海邦之城最奢华最气派的船队驶进海湾。

杜鲁克介绍道:“陛下,这是我们城中最大的船队,主船能容纳三百人,另外几只船,也能容纳不少人。”

“杜城主辛苦了。”

“不敢不敢……”他抬起眼皮子,似有深意地打量了他一眼。

太阳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底映着光芒,他的神态温和而悠远,像一位容纳天地的大帝。

如果不是深知他的事迹,知道他是怎么一步一步成为今日的西秦大帝,知道死于他手中的千百万生灵,他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位双手不染鲜血的仁爱帝王。

他往后退了一步,恭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陛下,请!”

“不急,再等一会儿。”

他转过身,看向沿海城岸。

杜鲁克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一首黑色的海盗船,船不大,流线型的船身,白色的帆迎风张扬,像几片白云,船看起来陈旧,但却透着一股破浪御海的力量。

他的脸色大变,眼目突出。

在整个欧因斯,没有人不认识这首船,最著名的海盗船,海鲸。

海船,才是海上真正的霸者。

海鲸,是千百年来,最负盛名的海船。

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它是何时出现在这片海域的,大家只知道,它千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于这片海域。

谁能成为这首船的船长,就能够拥有这片海域,成为海上的王者。

这首船现任的船长,才是这片领域的王。

不过近几年来,没有人见过这首船的船长,而这首船,近一年来,也是第一次出海在这片海域。

蒙汗锐利地看着杜鲁克:“杜城主,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看啊!”

“呵呵呵……”他摆摆手,尬笑:“海风吹的。”

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不信。

他遥遥地向海鲸行了个礼:“是海鲸啊!”他的声音颤抖,“我……我好久没看到这首船了,我们欧因斯,好久都没见到这首船了……”他的语气里有无法按捺的激动。

蒙汗:“昨天夜里,这首船驶进潮汐港,刚好我们要用船,就借来用用。”智将锐利的眸光盯着他:“杜城主可知道,这首船,昨日从何处归来?船上载着的,又是什么?”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呢?”

他当然知道,这首船上运载的是什么,来自海洋彼端大陆的奇珍异宝。

这首船,是海洋最优秀的冒险家所拥有的,而它最大的意义,就是用来探索无限的海洋世界,海洋彼端的大陆,永远是它的目标。

蒙汗:“说起来也奇怪,我们上船借用船只的时候,上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杜鲁克擦了额头上的冷汗,谄媚地笑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的我都听着。

但他知道,船上的水手们肯定是在他们夺船之前逃走了。

欧因斯的人都称这些水手为鬼影,他们总能保护好自己。

蒙汗没有多说,心中又警惕了几分。

智将天生的直觉,这个地方,到处充满了凶险,他的责任是,保护好高长雪陛下。

海鲸行进海港,高长雪迈开长步,往船上去。

他登上了杜城主准备的奢华船只,他跟了上去:“陛下不乘用海鲸号?”

蒙汗:“怎么能枉费城主一番心意呢。”

帝**一进入这座海城,杜城主就友好相迎,表现出臣服的样子,帝国自然也会表达相对应的友好。

杜鲁克跟着上船,掌船的工作人员已经换成了随行的皇家军,他们熟练地扬帆起航。

海鲸跟在他们后面。

他拉了拉帽檐,遮住阳光,看着海鲸号:“英明神武的将军,那里面是?”

蒙汗看着他,眼神锋利如刀:“杜城主只管做好你的向导就行。”

他点头哈腰:“是是是……”

突然,海鲸船身一震,传来一阵低沉的“嗡”鸣,除了高长雪陛下和蒙汗几位高层将领,其他的人均露出难受的神情。

海面跟着震荡起来,他身体一斜,呼吸一紧,猛地扶着船杆。

“将军,这是……”

蒙汗伸出手,扶住了他的肩,海面突然安静下来,一阵白色的海浪拂过海面。

“没什么,杜城主站稳了。”

“是是是。”

蒙汗转身,向船头的高长雪去。

杜鲁克扶了扶帽子,再次看向跟在后面的海鲸,眼底深邃,波光涌动。

他生于大海,长于大海,他熟知这海上的一切,刚刚那一下震动,威力无穷,是来自海鲸上的。

早就听闻帝国有绝密武器,高长雪此行,雷厉风行,在他毫不觉察的情况下,已经控制了整个海邦,以及海鲸号,他带来的兵力,不可估量。

想及此,他又是一阵冷汗。

海岛之上,龙骨湾。

险峻的海峡和高耸的悬崖间笼罩着轻薄的雾气。

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飞翘的崖石上,她赤着脚,光着小腿,剪着齐耳的短发,穿着一件碧绿的短衫,系着腰带,静静地俯瞰海面。

杜城主的奢华龙头船向海岛驶来,后面还跟着海上霸者海鱼,她小脸上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像铜铃似的,散发着不自然的光芒。

短暂的凝视,她转过身来,沿着陡峭的山石栈道,飞快地奔向海岛上的神庙,一路上,惊起各类海鸟,嘶鸣着飞向海面。她飞奔进神庙,冲进祭司的房间,声音急促:“海拉海拉,高长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