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月流城

小说: 伐仙路 作者: 独孤雪夜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8:21 字数:4534 阅读进度:229/233

山道上,陆远看着远处,那里真是车队的方向,似乎刚才有一个老头走过去了,那老头看起来非常的普通。

但这种普通让陆远的心里不得的想到了另外,所以这老头如果不是真的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这老头的实力,最起码已经达到了第四品灵台的境界。

甚至这老头有可能是那月阑宗之中出来的长老什么的,但管他呢,这些事情和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吧。

去到月阑宗的时候,陆远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全新的名字,一个全新的背景。

背景到底是什么呢,陆远忽然有些为难,他真的是不会说谎,但他知道,这背景什么的,他必须要提前说出来。

要不然,他就直接不要说北境了,他直接实话实说,自己就是一个从北方穿过来的人算了?

这可以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的解释就变得更加的容易了一点了,要制造一个新的北境真的是有些困难啊。

好吧,就这样说了,只是以后因为这件事情,可能会引来很多人的注意。

脸上挂着面具,随时都可以变换面孔,他估计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陆子豪,这个名字这么样?

陆远忽然想到了这个人,他曾经的兄弟,在那场幻境之中,他甚至是放弃了对陆子豪的执念。

陆子豪从来都是为了他啊,或许有过对他的那个师傅有杀心,甚至有可能是杀死自己师傅的凶手。

两年时间啊,在现实的时间之中虽然只有两个月,但在那幻境之中,他已经呆了两年多了,虽然大多的时间都是在那黑暗之中,但那也是经历了很久的时间了。

或许一切就应该被看淡然吧,修道一途,或许就是应该放下一些事情,他才能继续向前走的吧。

要不然一直是扛着一个包袱,他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前行。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感觉的道,身体之中有一股力量一直在觉醒,他感觉的道,四品灵台的境界已经不远了。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进入到第四品灵台了。

“矮个子,快的走!”陆远叹口气,唯独这矮个子妖兽不好藏啊。

矮个子已经被太多人知道了,这反而是成为了他身份的一个标志,或许也应该改变了啊。

“到底该怎么办呢?”陆远心中带着一个疑惑。

“矮个子,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吼!”矮个子一阵的疑惑。

陆远忽然想到了这矮个子似乎是可以听得懂人话的,那么有些话,似乎是可以直接告诉矮个子的,对吧?

“矮个子,你可以变换一个模样么,你现在的模样已经被认出来了。”

“吼!”矮个子对着陆远吼了一声,眼睛瞪的老大,好像是在看陆远,等着陆家继续说什么。

“哎!”陆远将手拍在头上,一阵的无语,这咋说,他竟然是相信了妖兽可以听懂他的话,算了吧。

陆远放弃了,但他还是没有放弃进入月阑宗的机会,或者应该将矮个子放到外面的什么山上。

陆远又有些担心,矮个子变成了其他的人族的猎杀对象,这非常的有可能啊,人族对妖族可是见者想杀的。

“我到底该怎么做呢?”陆远手中的浮尘轻轻的飞舞,他一路走下去。

……

三里地之外,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里面衣服,小心的在路上走着。

“竟然还有这样的人,买我的衣服,不就是一个件道士袍子么,竟然给了我三颗灵石。”中年人捏着手中的灵石,然后高兴的笑着,时不时的将那灵石放到嘴上去咬一口。

三颗灵石啊,有了这些灵石,他还做什么穷道士,他早就打算还俗了,到时候,去山下去置办一处房子,然后娶妻。

想到了未来的生活,中年人似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真的是很快乐的事情啊。

“人生就是应该享受来着,也不知道我以前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是做了一个道士。”

“算了,要不是道士,我也不能得到这三颗灵石了。”

“天大的好事,竟然是落在了我的头上。”

……

“你这是!”陆远看到了矮个子妖兽身上发生的一种变化,变了,真的是好奇怪啊!

矮个子妖兽似乎是变成了一只小狗一般,憨憨的,他爬在地上。

“这都能变,厉害啊,果然是带着你没有错啊。”陆远兴奋的将这小狗抱起来。

灰色的皮毛,就是一只简单的小狗,很简单,没有什么奇怪的变化,这只小狗就是普通的狗。

“吼!”

陆远听到了矮个子的咆哮顿时无语了,这都变成了狗了,这要是以后一只咆哮,总不是很好吧。

“你会不会学狗叫?”

“就是,汪汪……”陆远学着先叫了几声。

“忘忘……”

“咳咳咳,就这样吧!”

“矮个子,记好了,以后就这样叫。”陆远是真的没有想到,忽然看到矮个子这样的叫,真的是感觉有不一样了。

“忘忘……”

“嗯,非常的好。”陆远将矮个子抱起来,这矮个子现在的体型是真的不太大的样子。

只是重量有点……

咳咳咳,陆远将矮个子放了下来,放到了地上。

这小狗啊,这么会这么重,这么小的体型,这么重的身体,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真的是好重啊,差点就真的将你当做普通的小狗了。”陆远无奈。

“忘忘……”

道士陆远,走在山道上,去往这那个月阑宗的方向,而矮个子跟在后面。

一人一狗两者的距离一直就是那样,每一什么变化,在这荒山上,反而是多出来了另外的一番光景。

“道长,不知何家村如何走?”一个中年人走上前来和陆远搭话。

陆远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道长,这是个什么称呼呢,真的感觉有些奇怪的样子。但马上还是反应过来了,这道长不是在叫自己,是在叫谁,他现在可是一位道士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我也是初次来到这里。”陆远简单的回答。

“道长不知道么,打扰道长了,那好吧,我继续去寻了。”中年人继续走去。

陆远向着那人看了一眼,这人不普通啊,竟然是一个二品灵台的修行者,虽然是影藏了自己的修为,但还是被陆远一样就看穿了。

陆远如今同样是又将自己的实力给控制在了二品灵台这个位置,但他同样是用了自己的手段,将自己给影藏。

可以说是双重的影藏,面具控制境界,他自身也再次影藏。

对面的那中年人一定是不会知道陆远是一个修行者的,他不可能看破陆远的身份。

还是那山道,只不过这一路变得有些难走。

比起那些大道来说,这里或许可以更加的近,可以更加的早一步去到月阑宗。

“矮个子,你跟着我你会后悔么?”陆远问道。

“忘忘……”矮个子是没有忘记陆远的嘱托,他还在那样的吼。

非常的好,非常的好!

又是两日,经过了很多的山岗,他没有动用太多的速度,就是很平常的走在山道上。

一座城池坐落在那里,月流城。

看到了月字的一个瞬间,陆远都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地方了,可惜的是,后面的两个字不是。

大门敞开,没有什么盘查什么的,就是随便的进入。

陆远跟着人群走进了城中,什么事情都没有,这里比起那万兽山脉边缘地带的城池修行者少了不少。

没有那么大面积的都是修行者,但也绝对不是北方地区可以比较的,哪里的修行者真的是太少了。

走进了一个客栈,陆远随意的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

小二的一壶茶沏上,然后小心的询问,陆远要吃些什么。

也开始介绍,这店里的特色菜品。

陆远很随意的点了两样,当小二问他是不是要酒水的时候,陆远顿了顿。

他这一辈子似乎是还没有沾染过酒水来着,要不趁着现在试试么?

“好,来一壶。”陆远很随意,就好像他曾经无数次喝酒一般,但要知道这是他的第一次啊。

一个蓝色的身影在一旁的桌子上做下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而小二也全然不管他的存在。

就好像,这个人不存在一般。

过了一会儿,小二拿着两壶酒上来,一壶放到陆远这里,一壶酒放到了那蓝色的身影那里。

然后接着是给他上菜,非常的快,就好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一般。

而陆远这里,他点的两个菜还在等待,陆远没有什么,他不想惹是生非,虽然他知道,自己点的菜被上到了那个桌子上。

“仙长好些日子没有来我们店里了,最近是有什么事情缠身了么?”不是小二,而是店里的掌柜,掌柜直接是出来接待那蓝色衣服的青年。

陆远的神识扫描之下,才知道,这年轻人竟然是一个二品灵台的修行者。

这对于这南方地区或许不算是什么,但这个年龄段已经是二品灵台,在北方地区,可以说的上一句天才了。

“是啊,宗门之中,最近总是有些麻烦事情。”

“哦,是事情让仙长都麻烦呢?”掌柜上前小心的问道。

“这事情,如今估计城里早已经传遍了,就是那上面搞分裂的事情。”

“仙长,月阑宗这情况,会不会……”

“谁有知道呢,算了,我不过是宗门之中的一个小修士,啥都做不了,甚至连上面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青年叹口气,好像为他的差劲叹气。

陆远听到了耳朵里,这青年竟然是月阑宗之中的弟子。

“那仙长,近期宗门那里该不会出什么其他……”掌柜疑惑的看向青年,他想要知道,这间客栈可是他们家祖传的产业啊,他可不想放弃这产业,如果月阑宗爆发了什么战争的话,他们这些普通人非常的受罪啊。

“这,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那暗潮汹涌却是真的。”

掌柜忽然有些担心了,这月阑宗可以说是这里最大的宗门了,也是这片区域稳定的一个关键因素,如果月阑宗倒下了,那这片区域之中的所有的领地都会出现问题的吧。

陆远将这些话听到了耳中,这月阑宗原来是要爆发什么大战了啊,这里似乎已经是变得不安全了。

可是街道上的行人什么的,似乎全然没有这种感觉的样子,这真的是大战要爆发的样子么?

陆远有些怀疑,如果真的是有大战要爆发的话,这里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平静的。

陆远陷入了怀疑,难道说,这南方地区,和北方地区的差异真的有那么的大么,这差距,简直就是完全不一样啊。

“客官,您的菜到了。”在陆远的疑惑之中,小二已经到了,轻轻的将盘子放下来。

一小盘牛肉,一小盘饺子。

饺子上面热气腾腾,陆远闻到了这里,和北方地区不一样的香味。

筷子动了,吃到了嘴里。

轻轻的咀嚼,这味道确实是不一样啊,但这不一样的味道,却也不错,可以说是一顿美味。

把酒倒进了杯子里,然后用舌头小心的尝试了一下,有些奇怪,好像是辣,好像是臭?

酒不适美味么,这么会臭的呢?继续尝试,很奇怪的味道,真的就是不能尝试。

试了几次,陆远都没有将酒水入口。

真的是有些难喝啊,看来他以后是不可能接受到这样的味道了吧。

在一旁的椅子上趴着的矮个子,忽然是舌头伸出来,看向陆远。

“矮个子,你这是?”陆远忽然想到了还有矮个子啊,这一路上连他都几次吃干粮,而却没有给矮个子准备任何的粮食的样子。

“忘了,忘了,竟然是忘了你也要吃东西了。”

陆远赶快将一盘子牛肉递过去,让矮个子吃。

“小二,把店里的肉食多上来一些,我全包了。”陆远对着小二喊到。

那蓝色衣服青年正在吃这牛肉,而陆远却刚好将自己的牛肉给矮个子递过去。

青年刚好看到了,他可是月阑宗的弟子,这气,他这么可能受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羞辱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