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睁眼说瞎话尽显满清风采

小说: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作者: 某半宅 更新时间:2018-04-12 20:34:49 字数:2930 阅读进度:5/537

天才壹秒記住『』,。

“按你这么说,我们不更应该占领这个位面呢,哪怕我们现在的投影不足以彻底镇压局势,但只要我等真身降临必然可以轻松将这个位面紧紧攒在自己手里,不是吗?”纳齐露出嗜血的笑容。【WwW.AiQuXs.cc】

卡洛斯毫不畏惧,用更加冰冷的眼神看向他,然后毫无感情地说道:“你确定,据我所知,这个位面的明朝跟东方龙族和仙族息息相关,明朝的神话传说中许多存在跟我们所了解的东方高手一模一样,他们的语言文化也没有任何差别,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的话,我不介意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危宰了你。”

卡洛斯的样子让纳齐毛骨悚然起来,之前还觉得面前之人城府不深很好对付,现在他才发现这家伙是一个敢随意杀人的疯子,他能感觉得到如果自己真的下一刻敢反驳他,那么那恐怖的双臂将会砍向他。

“有趣,我记得现在我们地狱和两者属于同盟关系吧,虽然这个同盟要感谢天堂的大肆前往东方抓人洗脑改造成天使的缘故。”同盟可不是一个可以随意确立下来的事情,两方同盟之事才刚确认下来没多久,自己这边的几个小家伙便宰了人家一个位面的人,恐怕他们不止要面临东方的怒火连地狱官方也会对自己恨之入骨,最次也会把他们投入深渊囚禁到世界破灭为止。

奎斯眼中多出一丝对卡洛斯的赞赏,但很快就隐藏起来。

“嗯,我觉得卡洛斯说的对,现在我们根基都尚未稳固,更别说谋图一个位面了,哪怕这个位面与东方的家伙们没有关联,但只要有一点可能,我们都不能赌。”摩黛丝提并不蠢,善于察言观色的她早就看出奎斯对他们的态度诡异,这时候更是发现了奎斯对卡洛斯的欣赏,当即决定站在多数魔的一方。

“嗯,那个,纳齐很抱歉,是纳齐考虑不周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纳齐也知道独享这个位面是不可能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去哪呢?卡洛斯。”奎斯看起来就像说家常话一般,依旧文质彬彬的样子,温和的话语令人觉得他肯定没有任何不满。

老狐狸。心里念叨了一句,但卡洛斯也知道这是奎斯的示好,现在的指挥权归他了,但他不理解,奎斯看上去既不争权也不显示自己的力量,那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啊。

“先审问这些俘虏吧,最起码也要知道这是哪里。”卡洛斯沉吟了一会,最后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很好,那么,亲爱的人类,我问你答,回答对了你活,答错了就死,很公平不是吗?”奎斯的笑容在俘虏眼中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恶意。

对于恶魔来说语言从不是交流的问题,仅仅是短暂的接触他便学会了满语,清兵俘虏之间相视一望,虽然觉得奇怪,但说不定是对面专门学习了他们的满语呢。

“嗯嗯!”被选为的清兵充满绝望地不断点头,但在死亡的威胁还是选择了屈服,他没有听懂之前恶魔间的交流,但也知道这些怪物来者不善。

“你们是什么人?或者说你们隶属于哪里?”这个问题简单到令人发指,被选中的俘虏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深怕回答慢了,直接一股脑的倒出来:“我们是大清的子民,我们都是好人,阁下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满足。”

都开始自称大清了?那就是说是现在至少已经是天聪十年(1636年)了,而鞑子们的领袖也从努尔哈赤变成了满清皇帝中最有能力的皇太极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哦,是吗?明明只是一个小兵,口气却如此不小,我怎么就不信呢?现在是哪位皇帝在位,又是什么年号啊。”奎斯似乎对华夏文化有所了解,对年号和皇帝的询问张口即来,这可不是好消息。

“当今陛下名曰皇太极,现在是崇德二年。”俘虏对答如流,毕竟这都是常识性的问题,一般的鞑子都知道,当然如果问他们大明的现在是什么年号,皇帝叫什么名字他们就未必知道了。

“你可知明这一国家?”奎斯的双眼化作利刃,直刺人心,在他那充满压迫感的眼神下,俘虏直接吓的尿了出来。

俘虏脸色惨白起来,然后赶忙喊道:“知道、我知道,明朝是邪恶腐朽的王朝,他们杀了我们的先帝努尔哈赤,我们大清替天行道诛杀暴明,乃天意所归也。”

真是臭不要脸,根本就是你们所谓的先帝努尔哈赤,那个土匪头子准备造反,裂土称王才遭致祸害,还写个什么七大恨,哪怕你们之后再这么改,说得多么好听又有何用,仅仅从其内容本身来看,七大恨大部分内容倒是十足暴露奴尔哈赤一伙人的抢劫杀人集团的实质,以及妄图割裂国土的狰狞猖狂嘴脸。

更别说七大恨经过满清多次修改中都有四条内容实质是完全重复,完全是意思拆来分去,变换字眼,由此可见满清主奴在篡改历史中所表现的出愚昧疯狂心理,令人鄙夷不已。

榜文中七大恨涉及的一些历史内容,也在满清实录中被完全删除,比如明朝制止奴尔哈赤对其他部族的侵略,勒令其退回土地的内容被删除了,以免泄露其本身就是明朝臣民的历史真相。

努尔哈赤早年丧母,继母对其和其兄弟十分刻薄,之后他被辽东总兵李成梁收养,本来在一次作死后,他该死的,却被李成梁的妻子放走,之后更是反噬大明。

顺带一提,所谓七大恨中的第二条主要讲责怪明朝不帮他去侵略残杀其他部族,反而制止其侵略屠杀抢劫行为。从内容来看真是典型的自打耳光,先说其他部族来打他,问题是其他部族为什么联合起来打他,如果不是其先行四处大搞侵略屠杀,怎么会其他部族联合起来攻打他一个?

第三条更是无耻之尤,他和辽阳副将吴希汉所谓的“立碑界铭誓曰‘汉人私出境外者杀;夷人私入境内者杀’”,什么时候得到过大明的中央政府的承认?大明的国土什么时候成了他率领的强盗集团私人的领地?什么时候普通汉人挖参采取,就成了公然屠杀这些汉人的正当借口了?他不顾国法,任意屠杀采参的汉人,中央政府不直接让他抵命,就已经是宽大为怀。而其居然还无耻之极的认为“勒要十夷偿命”是“欺压如此,情何以堪”。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按照他的强盗逻辑看来,任意屠杀采参的汉人,不受任何惩罚,凶手逍遥法外,才是所谓不欺压,他们满清就是可以肆意屠杀其他人,看来他已经视除满夷以外人的命如草芥了,想杀就杀,这也就难怪他和他的后代在后来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时候表现的如此胆大妄为、肆无忌惮!

因为他们这个民族就是强盗的民族,他们体内流淌的血液就是肮脏无耻的强盗血统,对于他们来说,其他人强则跪添,其他人弱则肆意屠杀,更不可思议的是有大量明朝官员或者商贾在享受明朝给予的待遇后却在明朝与满清争斗过程中落井下石,只为那一点蝇头小利,虽然他们之后也付出了代价,满清从来没有把汉人当人看,但他们的错误不能因此忽略不计。

“无耻之徒,如此谎话连篇还想哄骗我,我看得出来你们在撒谎,死吧。”就在卡洛斯回想满清种种野蛮落后的行径时,奎斯直接用狂暴的风刃将俘虏们统统杀光。

纳齐本想阻止,但看着那轻易撕碎钢铁和骨头的风刃,最后还是站在了原地,然后不满地说道:“你们看起来都知道了很多情报,难道不该跟我们说一下吗?”

“那你想知道什么呢,纳齐先生?”奎斯依旧笑眯眯的样子,但那冰冷的眼神与之前的卡洛斯如出一辙。

“嗯,我觉得我们知道的够多了。”纳齐觉得如果自己敢不按他们的话说,下一刻就会人头落地,这一个两个的难道都疯了不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