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九条尾巴

小说: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作者: 衣落成火 更新时间:2018-06-13 17:20:33 字数:2208 阅读进度:202/245

此为防盗, 订阅超过50%的就能直接看到啦, 没超过的等两天吧~雅安下车, 到另一边打开车门。

时淮走出来, 顺着面前拉开的电网仰头往上看。

这真是……够高的。

幸好不归男爵府来支付这笔费用,不然他恐怕就不仅仅是穷了, 还得有一屁股债吧。

下车后, 雅安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里面沉甸甸的大袋子,熟练地跟城卫队的人打招呼后, 就用手腕上的光脑在旁边一台机器上敲了一下, 机器发出一声低鸣, 雅安才走进了荒芜区。时淮照着雅安的动作依葫芦画瓢, 发现自己的光脑在敲过机器后, 明显出现了一个“出城”的红色印章, 才有点惊叹地也走出去。

时淮往四周看了看。

电网外面是笔直的公路, 公路两边是斜着向上的山坡,山坡连着树林和更远处的小山, 而如果顺着公路往前走一段距离, 就会看到更加庞大的电网,在那个里面也就是狩猎区了。

狩猎区最深处的是A区,如果还继续往里面走, 就会被划分为危险区了。不过就算有着卫星的监视,狩猎区最深处与危险区之间的分隔也并不是很明显, 而且界限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改变, 一般雄性兽人的活动范围, 最远也就是狩猎区的A区——在危险区里,听说是有着普通兽人对付不了的可怕异兽,只有最优秀的雄性,才能在种种方式的辅助下,到那里去猎杀更珍贵凶狠的异兽。同时,每年自以为强大而深入狩猎区甚至进入危险区而死去的雄性也不在少数。

雅安带着时淮,轻车熟路地顺着左边的山坡往上走。

时淮跟着他朝上爬,慢慢地就看到了很多颜色各异的植物,这些植物有些很奇怪,有些则还是有那么一点眼熟的,然而他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记忆还没对上号,也不敢乱认的。

爬上了山坡,后面就是一片凹地,上面长着很多好像蚯蚓的枝杈,乱七八糟地朝着四面八方刺出去,像是草也像是矮树。

雅安对时淮说道:“先生,这里就是我经常采摘药材的地方,您要过去看一看吗?”

时淮点点头:“带我过去吧。”他本来就是过来帮忙的。

雅安从拎着的口袋里拿出一把小铲子和一些其他看着奇怪但显然比较精细的工具,整个人蹲在凹地的边缘,开始挖土。

时淮跟着蹲过去:“你这是?”

雅安一边挖,一边跟时淮解释:“我是在挖枯叶树的树根。这种树根不容易挖出来,但是如果挖出来处理好了,价格比其他的一级异植要更高一点。最重要的是,枯叶树树根是一级治疗药剂的辅料之一,葛兰医师那里一直都缺,不愁销路。”

时淮认真听着,也在仔细观察雅安的动作。

他发现雅安做得很慢,尤其是在挖土的时候,显得特别费劲儿。

想了想后,时淮查了下光脑。

这种常见的异植果然很容易查到,光脑上的内容也让时淮很快搞清楚了一些基础的东西。比如说,枯叶树树根供不应求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它很难采摘,挖掘的时候不能伤到一点根须不说,凡是有这种树存在的地方,土壤都特别硬,千辛万苦挖出来了以后,价格也没高到值得这么辛苦。所以很多亚兽宁可去找其他稍微卖得便宜些的要药材,也不想跟枯叶树树根较劲儿。

时淮心情复杂无比。

雅安肯定也知道的,但他还是挖这个,多半是因为枯叶树树根没什么竞争力,而且这里正好长了这么大一片,他就不怕辛苦了。要是跟其他亚兽争,那些亚兽身边说不定还会带着雄性兽人保护,雅安只有一个老迈的爷爷,可争不过。

想到这里,时淮也没办法心安理得地看着雅安一个人忙活,想想看,雅安在他们前世那应该属于比较偏向于中性的妹子,就算时淮现在名义上也被迫“妹子”了,可他有一颗大老爷们儿的心啊!爷们儿外表不能生且爷们儿心,那就还是个爷们儿!

爷们儿怎么能看着妹子辛苦?

于是时淮就说道:“雅安,还有多的工具没?”

雅安小心地把自己手里的工具放下,然后从一旁的袋子里又拿出一把小铲子,递给时淮:“先生用这个吧。”

他知道时淮今天要跟他一起来,当然会提前做好准备。

时淮接过来,就凑过去,蹲在雅安的附近,跟着雅安的动作,一点儿不敢错地把铲子往下戳……然后他就知道自己是瞎操心了。

这一戳,压根就没戳进去——土硬不是瞎说的啊!压根不需要他这么警惕!

时淮木然。

接下来,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力量,开始发奋铲土了。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没想着头一天就能做得特别熟练,所以为了给雅安减轻负担,他主要是松土,而松到差不多了就告诉雅安,让雅安把枯叶树树根挖出来。

雅安和老管家自打有了真正的主人,私底下是好好研究了唯一能跟他们沟通的正君大人的性格的,觉得这是个好主人,还是个体谅他们的主人,所以雅安不会拒绝时淮的好心,带着他一起过来。但与此同时,雅安也做好了时淮不仅不能帮忙还要帮倒忙的准备的,可没想到,这位正君大人居然很明白他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还真是给雅安帮上了忙!

不由自主地,雅安一边忙碌着,一边给时淮讲解更多关于他所知道的各类见闻,心情则是越发好了起来,甚至是,前所未有的轻快感。

时淮听着雅安轻柔的声音,感受着手掌被硬土震到的疼痛,感慨着自己如今的弱鸡,心情也还是可以的。

他想着吧,之后是不是把这个枯叶树树根留下一点儿,去问问这玩意能不能被魔法世界的那个傲娇看上眼。要是能看上的话,他也不图换什么贵重物品,就想着能不能换点儿能饱肚子的东西,要不然就是在魔法世界里烂大街、在这边没有的倒卖换点儿信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