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死人再死

小说: 都市极品医王 作者: 画雨 更新时间:2017-09-19 16:47:07 字数:2188 阅读进度:628/3282

第847章死人再死

虽然陆子乐不是什么医生,但判断一个人死活的能力还是有的。

陆子乐站在了门口,呆呆地看着凌冽。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陆子乐直接问道。

现在陆子由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凌冽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陆子乐都不可能相信自己。

所以面对他得诘问,凌冽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子乐从小就受哥哥的影响,思考问题也有自己的一套,看到凌冽是这个表情,他身上强烈的杀气稍微减轻了一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刚参与大战的小庄突然跑了进来。

“来犯的人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大少爷怎么样”

陆子由想要吧小庄挡在外面,但他越是阻挡,小庄就越是觉得情况不对劲,她奋力冲了进来,当感受到陆子由已经没有呼吸的时候,她的身体疯狂地颤抖着。

“啊!”一声哀伤的嚎叫冲破了天地,小庄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出自己的**,狠狠地朝着凌冽刺去。

这时候小庄的气势比之前可要厉害多了,而且这境界似乎突然攀升了好大一截。

难道悲伤过度也能让人突破到武王境界?

凌冽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就已经刺到了他的胸前。

他赶紧向着旁边移动了一段距离,但这**还是刺进了他的手臂里。

**突然向着右侧横扫过去,看小庄这用力的劲道,她竟是想要把凌冽给从中间切开。

凌冽大喝一声,这个时候自己的生命真的已经受到威胁了。

他顾不上那么多,一掌直接打在了小庄的胸前,小庄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

这是凌冽直接把龙凤血的力量调到了最高境界,虽然没有使用任何功法,但这个时候的一掌就算是武王也势必会重伤。

小庄并没有倒下,就说明她现在的境界确实在武王之上。

还没等凌冽说话,他就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好像凝滞住了一般,凌冽抬起自己的手,却发现动作无形中慢了许多。

凌冽感受了一下周围,这才发现是一种凝重的透明物质占据了周围空间,虽然空间的范围很但已经足够把凌冽囊括其中了。

“武王空间!”凌冽大声喊道。

小庄的眼睛里还在流着眼泪,但现在脸上却多了几分自信,虽然在这片武王空间里凌冽的动作会变慢,但是作为武王空间主人的小庄来说,她的速度却能得到加快。

感受着这逆天的能力,凌冽也终于确定小庄并不是在刚才突破到武王境界的,他应该很早就是武王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刚才在没有放出来武王空间的时候,小庄就已经能够伤凌冽这么重了,站在空间内的凌冽面对的是更大的危险。

就在小庄稳定了身体的伤势,想要进攻的时候,凌冽直接大骂道。

“你个蠢货,你这是想要把陆子由害死!”

小庄的身体猛烈颤抖了两下,她之所以这么疯狂的进攻凌冽就是因为他把大少爷给治死了。

死人怎么可能还会死?

一直在犹豫的路子由终于开了口:“小庄助手,先听他怎么说!”

他不相信死人能够复活,但是他相信凌冽的医术,让凌冽来治疗陆子由的病也是他提出来的。

小庄的武王空间完全消散,凌冽顾不得自己左肩膀上的伤口,而是把右手放在了陆子由的额头上,感受了一番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本来陆子由的骨头就已经全部碎掉了,全靠外面一层外骨骼在维持着生命状态,不至于让五脏六腑没有工作的空间。

凌冽特地要这么沉重的石床为的就是不让自己的治疗出现半点差错,但是小庄竟然疯狂到在这里打开了武王空间。

武王空间里能量的密度大的恐怖,空气的压力也会得到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加强,如果路子由脆弱的心脏不能在这种压力下苏醒,这个人就是真真切切的死掉了。

看到凌冽在摸陆子由的额头,陆子乐凝重的表情终于浮现了笑脸,他向前两步激动地说道:“难道我哥哥”

凌冽根本就没闲工夫搭理他,所以只是挥了挥手不让他靠近。

这个时候小庄倒是先向后退了好几步,她的脸色苍白。

虽然不知道刚才到底会对大少爷的病情产生什么影响,但从凌冽的语气中,小庄知道自己差点害死了大少爷。

小庄的内心愧疚到了极点,如果大少爷真的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去世了,这个姑娘估计再也没有脸面活下去了。

这时候小庄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赶紧抬头看了一眼凌冽的胳膊。

那条胳膊上的袖子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但凌冽放佛什么都没有觉察到一样,眼神依旧放在陆子由的身上。

其实是小庄没有了解到情况,所以不知道在那鲜红的伤口下,凌冽的伤口已经愈合多半了。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是床上突然有了动静。

“咔擦!”

一丝细小的声响听在三个人的耳朵里竟然比惊雷还要大声。

路子由的嘴张的大大的,眼睛里却全部都是笑意。

小庄站在门口的方向,两只手狠狠地捂着自己的嘴,明明哭的声嘶力竭,却硬是没发出半点声音,看来她不打算再给凌冽添一丁点的麻烦了。

凌冽细细看着传出声响的地方,原来是陆子由心脏的方向。

那里已经开始有了动静,先是很微弱的起起伏伏,后来起伏变得非常有力,草药凝固成的外骨骼竟然都被撑出了裂缝。

“咳咳咳!”陆子由猛烈咳嗽了两声。

凌冽看准了时机,竟然把一一根注射管插入了他的喉咙里。

他的速度很快,两秒的时间就已经从陆子由的喉咙里抽出了满满一针管的黑色血液。

陆子由的呼吸变得顺畅,他就像逆水的人一样猛烈呼吸着空气。

凌冽把丝丝缕缕的真气注入到他的身体,开始辅助他的内脏恢复正常的作用。

当陆子由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的时候,凌冽的嘴角也终于露出了微笑。

陆子由睁开了眼睛,但他的目光却很涣散。

“我什么都看不到。”即使失明了,他的声音依然很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