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此事我就当不知

小说: 都市沉浮 作者: 易克1 更新时间:2019-04-03 16:50:19 字数:2391 阅读进度:518/1435

小÷说◎网】,♂小÷说◎网】,

秦川道:“我白天接待了一位客人,是苏城江州商会会长,他得知我们来苏城考察,想以商会的名义请我们吃顿饭,同时叫上一些在苏城经商的江州老乡……”

安哲一听来了兴趣:“好啊,见见这些在苏城做生意的江州老板,大家加深加深感情,欢迎他们有机会回乡投资兴业。”

“安书记看什么时间合适?”秦川道。

安哲想了下:“明晚如何?”

“行。”

安哲又想了下:“不过不能让他们请客,他们是身在异乡为异客,我们是老家来人,该我们请他们才是,这样更能温暖他们的心。”

“好,安书记这话有道理,那就这样办。”秦川笑着点头,又道,“安书记觉得在哪里请比较合适?”

“这个你定,找家档次高的酒店。”

秦川点点头:“我们这边谁参加?”

“我、你,还有洪刚市长。”

“好,我明天一早就让邓俊安排这事。”

安哲看着乔梁:“小乔,我们在这里人手紧张,你也去帮忙。”

乔梁忙答应着。

然后秦川就走了,安哲继续散步,边走边自语:“嗯,秦秘书长这临时穿插的项目不错,很有意义。”

虽然秦川是市委秘书长,但乔梁还是第一次从安哲口中听到对他的夸奖。

想到自己得到的夸奖次数比秦川多,乔梁不由想笑。

此时,乔梁做梦都不会想到,会在明晚的酒宴上见到一个让自己念叨多时、却从未谋面的人。

一会安哲道:“小乔,我听说上周江州日报出了点事?”

乔梁心一跳,似乎意识到安哲指的是什么事,但又不能确定,就道:“安书记,你指的是……”

“是牵扯到台资企业的一篇稿子,里面出现了不该出现的称呼。”

乔梁明白了,不由奇怪安哲是怎么知道的。

不及多想,乔梁道:“这事我也听说了。”

安哲背着手边走边道:“作为市级党报,竟然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实在是愚蠢,实在是不讲政治,我看报社的作风整顿还是不到位,起码在思想认识上不到位。”

“是的,确实不到位,不过,这事责任也不全在报社。”乔梁道。

“哦,具体情况你了解?”安哲转头看着乔梁。

听安哲这么说,乔梁意识到,安哲只知道稿子出了事,却不了解事情的全部过程,就点点头:“十分具体的我不了解,但知道个大概。”

“那说来听听。”安哲站住。

虽然叶心仪那天不同意乔梁把这事告诉安哲,但现在安哲既然如此问,那自己还是要说的。

于是乔梁就把叶心仪说的事情的大概经过和处理结果告诉了安哲。

安哲听完点点头:“原来如此,这么说,这事报社有责任,负责把关的柳一萍也有责任,而且柳一萍这责任还不轻。”

乔梁没说话。

安哲继续道:“既然这事惊动了上面,自然是要一级一级问责的,这种严肃的政治问题,来不得丝毫马虎,对报社人员的处理倒也恰当,只是这柳一萍……”

安哲没有说下去,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思索什么。

乔梁看着安哲,明显意识到安哲对这事的处理结果不满意,对柳一萍的问责太轻。

既然安哲不满意,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乔梁想起叶心仪那天的分析,心情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如果安哲给楚恒打电话,对此事的处理结果表示不满,那么,叶心仪和自己将陷入被动,同时,安哲这举动也会引起楚恒,特别是骆飞的不满,会认为他很不尊重自己这个主持。

片刻,安哲长呼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既然处理结果市里已经同意,既然已经报给了上面,那就如此吧。”

乔梁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叶心仪那天的分析很有道理,安哲在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考虑到了某些因素。看来自己那天即使告诉了安哲这事,也不会出现叶心仪担心的情况。

安哲看着乔梁:“小乔,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乔梁脑子飞速一转,“我和报社以前的同事打电话闲聊的时候,听他们说起来的。”

“这事叶心仪知道不?”

“知道。”

“她怎么知道的?”

“我告诉她的。”乔梁继续撒谎。

“叶心仪对这事是怎么看的?”安哲道。

“对此事的发生和后果,叶部长很痛惜,说只要稍微提高责任心,只要稍微绷紧政治这根弦,就不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实在太可惜。”

安哲点点头:“对,这不但是责任心的问题,更重要是看一个人有没有讲政治的意识,作为党报,作为党的宣传部门,任何时候都要绷紧讲政治这根弦,任何时候都必须要守住阵地。在这点上,叶心仪一直做的很好,柳一萍和她比,差距不小啊。”

听安哲夸赞叶心仪,乔梁心里很高兴,虽然叶心仪在部里受到楚恒和柳一萍的联手打压,但在安哲心里,他对叶心仪的印象却强过柳一萍。

但乔梁也知道,作为安哲来说,他可以不加遮拦地评价副处级干部,但自己却不能在他面前妄加评论,毕竟自己只是个科级干部,没有资格非议比自己级别高的干部。

于是乔梁笑笑没说话。

安哲接着道:“此事你能告诉叶心仪,为何却不告诉我?”

“这个……”乔梁斟酌了一下,“其实我和叶部长谈起这事的时候,流露出想把这事告诉你的打算,但叶部长不赞同。”

“哦,叶心仪是什么理由?”安哲来了兴趣。

乔梁接着就把叶心仪那天的话说了。

听乔梁说完,安哲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叶心仪,看来考虑问题蛮会动脑子嘛。”

听安哲这么说,乔梁知道,虽然自己现在告诉了安哲这事,但叶心仪那天的分析显然是很正确的。

安哲接着道:“小乔,在这点上,你要向叶心仪学习。”

乔梁笑了下:“如果向她学习的话,那我现在也不该告诉你这事。”

安哲摇摇头:“此一时彼一时,既然我听说这事了,而且主动问的你,你当然是要说的。而且,我说让你向叶心仪学习,并不是指的这事,而是要你学习叶心仪考虑问题的高度和缜密。”

乔梁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然后安哲哼笑一声:“此事我就当不知。”

说完,他背起手继续往前走。

乔梁眨眨眼,随即明白了什么,无声笑了下,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