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怎么个蹊跷法

小说: 都市沉浮 作者: 易克1 更新时间:2019-03-11 13:51:47 字数:2353 阅读进度:377/1193

小÷说◎网】,♂小÷说◎网】,

想到吕倩的身份,还有至今没搞清楚的家庭履历,唐树森眉头皱地更厉害了,又回到办公室,摸起座机话筒开始拨号,片刻道:“鲁局长,吕倩今天给安书记汇报你们局里什么工作的?”

鲁明有些莫名:“唐书记,今天局里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要给安书记汇报啊。”

“那我刚才遇到吕倩,她说有工作要给安书记汇报。”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然我待会打电话问问她。”

“别问了,我就是随口问问。”唐树森暗骂鲁明笨蛋,尼玛,你这一问,吕倩不就知道自己打听这事了。

鲁明停顿片刻道:“唐书记,吕局长刚才说工作,说不定是托词,说不定她是有什么私事找安书记的呢,毕竟她是上面下来挂职的……”

鲁明这话提醒了唐树森,他哦哦着挂了电话,然后背着手在室内来回走了几步,暗暗琢磨,吕倩会有什么私事找安哲呢?是吕倩有事呢,还是安哲安排吕倩办了什么事,她去回复的?

一时没想明白。

此时,安哲办公室,吕倩正坐在沙发上,乔梁坐在一边。

本来乔梁想出去的,但安哲让他一起听听,因为方正泰的案子,乔梁也不是外人。

“安书记,按照你的吩咐,我这几天把方正泰的案子认真梳理复核了一遍。”吕倩煞有介事道,心里暗笑,这案卷自己早就看过多遍了,里面的蹊跷之处早已了解透彻,这会儿在给安哲演戏呢。

乔梁心里也暗笑。

“你复核的结果如何?”安哲边喝水边心不在焉道。

吕倩眉头一皱:“安书记,这一复核不要紧,我发现有蹊跷呢。”

“哦,怎么个蹊跷法?”安哲抬头看着吕倩。

吕倩就把几个蹊跷的地方说了,安哲听完皱起眉头:“这么说,这案子办的不严谨,有漏洞?”

“安大人英明。”吕倩随即接过话。

“为什么会有漏洞?”

“不知道。”吕倩干脆道。

“你作为分管局长,竟然说不知道,你这是失职!”安哲一瞪眼。

吕倩忙道:“安大人息怒,小女子来江州挂职的时候,这案子已经办完了,宁海龙亲自侦办的,所以,安大人不能责怪小女子。”

乔梁听吕倩又是“安大人”又是“小女子”,实在忍不住笑起来。

安哲也想笑,却又一绷脸:“严肃点,不许调侃。”

“是,安大人。”吕倩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也不许叫我安大人。”

“额,你是江州老大,我觉得叫你安大人没错啊。”吕倩一副发懵的样子。

安哲皱眉看着吕倩,这丫头在自己面前竟然一点都不拘束,难道她是在部里大领导见多了,所以才会这样?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安哲一时捉摸不透,定定神道:“吕倩,既然这案子你发现有蹊跷,那你把这案子重新给我查,彻底查清楚。”

“是——”吕倩答应着。

安哲又沉思了一下:“既然这案子要重新查,你回去给鲁明汇报一下吧,就说是我安排的。”

吕倩摇摇头,正色道:“安书记,我认为现在还不适合给鲁局长汇报。”

“为什么?”安哲奇怪道。

吕倩认真道:“根据这案子的蹊跷之处,我现在怀疑这案子或许会牵扯到一些人,甚至这些人里会有党政官员,所以我觉得,现在还是先秘密调查的好。”

安哲眼皮一跳,不由想起了丰大年和正泰集团的牵扯,皱皱眉头:“怎么?你认为这个还需要对你们局长保密?你信不过鲁局长?”

吕倩忙道:“不是不是,我当然是信任我们局长的,我只是觉得,既然要秘密调查,目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到了一定的程度,再给我们局长汇报也不迟。”

“你的意思是,这事你只和我保持单线联系?”安哲道。

“是的。”吕倩点点头。

“作为副局长,你越过局长直接和市委书记联系,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越级吗?”安哲道。

“是越级,但没办法,如果安书记想让我把这案子查个水落石出,那目前就必须要把知晓的范围尽可能控制在最小程度,我这是出于工作需要。”吕倩严肃道。

“工作需要……”安哲沉吟着,想到吕倩刚才说这案子可能会和党政官员有牵扯,又想到当初办这案子的是宁海龙,不由觉得吕倩是担心鲁明会无意中在宁海龙面前流露出什么风声,如果宁海龙知道吕倩在重新调查这案子,说不定会给吕倩设置什么障碍。

作为市中公安分局局长,宁海龙和鲁明的联系自然会很密切,如此,吕倩的考虑倒也有几分道理。

想到这里,安哲点点头:“那好吧,暂时你可以不给你们局长汇报,但案子查到一定程度,必须告诉鲁明。”

“安大人再次英明。”吕倩乐滋滋道。

“好了,你去吧。”安哲摆摆手。

“安大人再见。”

吕倩走后,安哲沉思片刻,看着乔梁:“你知道吕倩的家庭背景吗?”

“不知道。”乔梁实话实说。

“你现在给组织部打个电话查一下。”

乔梁顿时奇怪,安哲怎么会对下来挂职的一个副局长这么感兴趣?查人家家庭背景干嘛?难道是安哲有个儿子,他看吕倩漂亮可爱,想让她做自己儿媳?

想想觉得挺好玩。

乔梁接着就摸出手机打给了市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说因为工作需要,市委这边要了解下吕倩的家庭情况。

干部科长为难道:“乔科长,吕局长是中直部门下来挂职的,她的档案不在我们市里,我们这边是查不到的。”

“哦,好的。”乔梁挂了电话,接着告诉了安哲。

安哲点点头:“那就算了。”

乔梁出去后,安哲手指轻轻敲着办公桌,眉头微微皱着,陷入了沉思……

下午,安哲没出去,乔梁坐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只有他和孙永。

自从丰大年的事尘埃落定,孙永大大松了口气,自己终于可以安然脱身了。

但孙永此时又有些焦虑,自从丰大年出事后,他一直处于闲置状态,偶尔被安排去其他办公室打杂帮忙。他明白自己之所以被如此安排,是因为丰大年的事还没搞清楚,上面顾虑到他可能会被牵连。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水落石出,那自己也该有个明确的位置了,老这样闲置也不是个办法,处境太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