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的惩罚她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55 字数:5477 阅读进度:590/634

凯撒死死的抓住伊百合的双肩,将自己的唇压了下去。

他咬住伊百合的唇瓣,将她抵在墙上,捉住两只用力挣扎的手,用腿压住她反抗的两条腿,将她娇媚的身子完全死死的压在自己一米**的强大身躯下。

用舌头不断在贝齿外强攻,伊百合却始终紧咬着牙齿,凯撒有些急躁,放弃了嘴唇,狠狠的咬住她小巧的耳垂。

“啊——”无法抵抗住身体的反应,伊百合低声呼唤了一句,凯撒瞬间就占据了她微启的香唇,舌头长驱直入,没有任何温柔,全部都是惩罚。

凯撒拼命的在伊百合的双唇上啃咬,吸允,想要把她全部吃进自己的肚子中,他的怒火太盛,以至于忘了眼前的伊百合已经不堪承受他的羞辱,忘了她其实是自己放在心上的人,他不顾一切的惩罚着身子下的这个女人,因为她的话。

或许,凯撒真的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在他的世界中,爱就是占有,不顾一切的占有,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哪怕自己爱的那个人根本不爱他,他也要强迫。

或许,凯撒真的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女人,所以无法原谅她并不爱他,在他的心中,只要是他看中的,就只能是他的,别人连想都不要想!

然而,他却不知道,爱,不是占有。

窗外阳光明媚,室内却飘荡着一股yin糜的味道。汗水浸湿了**中的凯撒,可他没有理会,只随着身体的yu望,释放最原始的兽性。

目光巡视着身下雪白的身躯,那布满大大小小的欢爱痕迹,这些都是他给她留下的,他知道她痛苦,也知道她的身体需要休息,但体内无止境的yu望,以及那得不到回应的感情,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掠夺她的甜美……

只有深深地占有她,他才可以肯定,她在自己的身边。

扳过伊百合布满汗水的美颜,那冰冷的眸子,仍然如刀锋一样寒冷:“为什么不求我,不求我让你休息?”

“凯撒,你的身体,比起我的那几个男人来,还真是让我觉得乏味。”伊百合淡淡地看着他,身体被玷污了不要紧,她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向他屈服。

“伊百合,我还满足不了你吗?让你还有心思去想别的男人。记住,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要是你再不听话,下次,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凯撒,除了会强迫女人,威胁女人,你还会做些什么?”伊百合疲软的身体,只能无力地躺在他的身下,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总喜欢索求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她不喜欢被强迫的感觉,同时,她也不可能爱上强迫她的男人。

嘴边勾起冷笑,为什么这些自大的男人总喜欢缠上她,god是如此,布朗是如此,眼前的凯撒,更是狂妄得让她躲避不了。难道她的一生,都避不开他们吗?

“百合儿,敢对我这样说话的人,无论男女,我都不会让他们活在这个世上。”凯撒状似温柔地抚着她的脸:“如果不是我宠着你,爱着你,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在我面前放肆吗?”

“我说过,我不需要你的爱!”伊百合极为的厌恶。

这样的爱,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而且,在她的生命中,已经有了最爱的男人,而她,绝对不可能辜负他们对她的深情。

凯撒碧眸紧紧眯了起来,看着累极的小脸:“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女人,那么,就做我的宠物好了。”

“宠物?凯撒,我只怕,到最后,你会被你的宠物反咬一口。”放着一个不驯的女人在自己身边,眼前的男人,真是天真得可以。

“是吗?”沉默地看着伊百合,凯撒的黑眸更是盯着她不放,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既然如此,我是不是应该在你反咬之前,再多要你几次。”

碧眸已经被yu望憋的通红,凯撒再也顾不得许多,按住伊百合微挣扎的身体,再一次的闯入她的世界。

毫不温柔的索要,伊百合稍微弓起身,以减少自己的痛苦,在这场情爱中,她的身体,根本体会不到任何的感觉。

“百合儿,跟着我,你会喜欢这种感觉的。”把她的双腿环住他的腰,凯撒的手缓缓滑向美丽的花瓣上,轻轻地抚摸。

“凯撒,你这算是在求我吗?”伊百合的嘴边泛开绝艳的冷笑:“想不到所向无敌的你,也会开口求一个女人!”

“哼,有力气骂我,看来,你的精力还好得很。”脑中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被她的话瓦解,凯撒吼了一声,犹如脱缰野马驰骋起来,怒意如暴风般席卷着他的理智。

“凯撒,你的yu望,还真是所向无敌。”随着他不断加快,伊百合无情的眼眸只是直直地盯着凯撒迷醉的神情,嘴边突而展现一抹绝丽的笑餍:“不过,很可惜,对我,一点用也没有。”

看着那冷绝的笑,凯撒的身体猛地一僵,看着她闪动着娇睫的眸子,勾起一个邪肆的笑容,将她的身子翻过,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紧紧地抿着唇,伊百合不让自己发出一句声音,她不能屈服,她要记住今天受的每一个耻辱,将来会加倍还他!

在她身上的凯撒已经什么都不能思考了,愉悦感早已将理智淹没。

他现在唯一的意志就是要她,一遍一遍地要她,让她身上的每一处都烙上他的痕迹。她是他的!

看着伊百合紧抿的嘴唇,凯撒的欲火更盛,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是不叫出声来,他好想听她在他身下申吟的美妙声音。

“百合儿,还是不肯屈服吗?你还真是倔强啊!”凯撒在她耳边轻喘着,低沉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无奈。

“没用的,凯撒,我的身体,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没有爱情的占有,对她来说,是她一生的耻辱与痛苦。

“伊百合,你是在逼我,对吗?”凯撒猛地把她抱起来,然后大步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让自己和她的赤果的身子暴露在阳光之下。

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凯撒结实的宽阔胸膛紧贴着她,鬼魅的碧眸,狠狠地锁住她冰冷的眸光,“百合儿,骄傲如你,应该不想被人看见这样的你吧。如果不想让我在这里占有你,那么,就求我,就服从我。”

“凯撒,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样变态的爱好。”伊百合酸软的脚刚着地,身体便无力地靠向男人张开的臂弯,想避开,却被他紧紧地搂进炽热的胸口上。

“怎么样,还是不肯求我?”凯撒温柔地抱着她坐到他的腿上,表情阴郁不明,手在她光滑的腰间徘徊,然后移到她的脸颊,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板向外面。

“看到了吗?我的手下,就在下面。”邪恶得让人心寒的语调,让伊百合的心猛地一突,身子越发僵直。

“我不会求你的,如果你愿意被人看见我的身体,我又怎么会介意。”伊百合冷哼一声:“想我求你,绝对不可能。”

“百合儿,你真是学不乖,你以为,我真的不会吗?”凯撒掐着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力,“既然你不介意,那么我就在这里要你,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伊百合,是专属于我的女人。”

凯撒低下头,深深吻住伊百合粉嫩的唇,辗转反复,手也开始摸索上她的身体,挑拨着她的yu望……

他抱住她的身体,抬起,一转,让她的脸正对着他,不让她有一丝的回避。

凯撒俯下身,贴着伊百合的耳边,用极温柔的语气开口:“百合儿,你最好记住我的话,这辈子,你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你……只能是我的。”

说着,大手抚上美丽的芳草地,妄想引出她的诱人申吟。

“凯撒,你真的是疯了。”被过度索求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制止男人的邪恶碰触。

“知道害怕了吗?如果让别人看到高傲的伊百合在我怀中申吟,你说,他们会怎样想?”凯撒灼热的眼眸,映着她发白的美颜。

屈辱的感觉,袭上心头,窗下偶尔经过的守卫,虽然看不到楼上的情况,但是凯撒这样做,分明是想侮辱她。

伊百合的眸中闪过冷然,这个残忍成性的男人,不但掠去了她的身子,现在,就连她的尊严,也不让她保留吗?

伊百合坚定的声音,响在凯撒的耳边:“你死心吧,我不会求你的!”

“很好。”凯撒黑眸紧眯,猛烈的惩罚她。

伊百合无力地枕在凯撒的肩膀上,随着他的起伏,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身体也已经没了知觉,虽然楼下的人看不到两人亲密,但她仍觉得屈辱。

突然,一道寒光向凯撒射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从什么地方射过来的,但那深恶痛绝的眸光,却让人不得不正视它的存在。

伊百合感觉到了,凯撒也感觉到了,因为伊百合发现,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伊百合开始挣扎起来,她不能在别人的注视下,还做的下去。

可凯撒却不放开她,反而加快了速度,死死按住了她的身体。她不驯的挣扎,换来他更加的疯狂。

“百合儿,怎么样,被人看着,是不是更让你兴奋。”凯撒在她耳边急促的喘气,眼睛却紧紧盯住她身后的一点,带着惩罚,带着炫耀,快速地……

伊百合不知道他折磨了她多久,痛苦的时间从未如此漫长过,等他停止时,她已全身无力。

“想不到,你真的能坚持着不发出一声申吟。”擦着她被汗水浸湿的额头,凯撒细心的像在呵护一个宝贝,让伊百合侧坐在他腿上,搂着她问:“疼吗?”

伊百合自始至终闭着眼睛,凯撒的行为让她觉得恶心,在狠狠伤害她以后又表现出温柔,他真的以为她会感动,会原谅他吗?

微微睁开眼,不想回答他,她只是冷冷开口:“要够了吗?如果不够,你可以再多来几次。”

眼眸若有所思地飘向某处,她知道那双眼睛还在看她,但她可以很肯定,那个人,不是他们……

晚上的月光很好,凯撒本想独自静一会儿,可是眼前总是浮现伊百合那张倔强的脸,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烦躁的捶了一拳桌子,揉了揉紧皱的眉心,靠在藤椅上假寐。

五分钟后,凯撒的身影出现在了楼下的后花园里。

他很少来这里,一向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这里的风景,虽然是自己的别墅群,但是因为太大了,自己竟然对里面都不是很熟悉。

皎洁的月光将整片别墅群照耀的如同仙境一般,一池碧水成了乳液,夜里腾起淡淡的雾气轻轻的漂浮在空气中,让周围仿佛蒙了一层纱,朦胧,静谧!

深秋的寒露让凯撒的烦躁的心,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他一个人徜徉在林间小道,身边传来不知名的虫鸣声。

很久没有听到过大自然的声音了。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豁然开朗,一大片湖泊呈现在面前,幽静的如同一面镜子。

凯撒记得这里本是一湖的莲花,盛开的时候整个别墅都会散发着莲花的淡淡幽香。而现在的这个时节,莲花也已经凋落,所以,湖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凯撒正要离开,却发现湖边的巨石上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瞧,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扰乱自己心神的那个女人:伊百合!

这么晚了,她在这里干什么?

凯撒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停住。他在迟疑什么?又在在乎什么?

就这样驻足,远远的看着巨石上的那人,只见伊百合抱腿团坐在巨石之上,目光注视着空中悬着的玉盘,脸上一派安详,但是有隐隐的忧伤!月光柔和的散在她的身上、脸上、双眸上,让她整个人几乎和大自然融合为一体,又像是从月宫中下凡的仙子,绝美、冰冷!

凯撒突然有种感觉,好像伊百合终有一天会飞天而去,迎着那月光,逃离他的手掌心!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的悲伤,就连月光也不能掩饰你身上散发的伤感气息?难道是因为我吗?

为什么在我面前时,你表现的是那么的充满斗志,那么的坚强勇敢,为什么在身后,看起来却如此的脆弱,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凯撒久久的驻足,告诉自己离开吧,至少现在她还在自己的地盘上,没有他的允许,她根本离不开这里,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的向她靠近。

伊百合很简单,其实她只是单纯的在释放自己的情感,在放松自己的心情!

被凯撒羞辱跟折磨,又被囚禁在这里,她若是自己不懂得开解自己,都要得抑郁症了。

但当她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时,瞬间就进入了警备状态。

“腾”的站起身来,转过来一看,原来是他!

只能是他!

这么晚不睡觉的,又能在后花园闲逛的没有别人,只有他了!

伊百合警惕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凯撒,不可否认,她现在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恐惧,她真的害怕这个男人还会在她身上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凯撒注视着伊百合的双眸,一步步走向她,眼神中竟有了一丝怜惜!

凯撒终于停在了距离伊百合不到2米的地方,他仰起头看着站在巨石上的女人,额头皱了皱,沉沉的道:“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伊百合面对着凯撒,背后是月白的光,配上她绝美的容貌,显得更加的出尘!

她冰冷的盯着凯撒的眼睛,刚刚身体上散发的脆弱与忧伤全部消失,只剩下寒霜与锋利。

伊百合紧闭着嘴不说话,两个人在月下对视。

仿佛穿越时间、穿越空间,几世几生时,也有过这样一幅场景。

漫天雪花下,一对昔日的恋人在刀光剑影中凝望,只为记住对方的脸!

这样的场景,相似的一对人,心情却是千差万别!

“啊——”伊百合脑海中一阵剧痛,这股痛毫无预兆的袭击了她!

凯撒看着突然抱着头蹲在地上申吟的伊百合,心不怎么痛了一下,踏出一步走上前去想要看看,手刚扬起却凝固在空中!

他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关心她?

但看着这女人痛苦的模样,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担心,仍旧冲上前去把她抱在怀中,心一下子很踏实。

“怎么了?”

伊百合的头像要炸开一般疼痛,一些负面的情绪,它们在啃食着自己的脑髓,撕咬着她的灵魂!

她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发现自己被凯撒紧紧的抱在怀中,立刻一把推开了凯撒。凯撒冷不防的一下子摔坐在了地上。

“不要碰我!”伊百合吼道!

凯撒瞪了一眼伊百合,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淡淡的说:“你以为我愿意?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奴隶!”

用厌恶的眼光看了一眼还在疼痛中的伊百合,凯撒转身就走!

他发誓,再也不要为她担心!

可是这个誓言刚刚在心中默念完,就听到了身后伊百合的惨叫声!回头一看,伊百合已经倒在地上抱着头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