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最残忍的惩罚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51 字数:5517 阅读进度:574/634

乔翊升双眼空洞的好似深邃的黑洞,能够将一切都吞噬进去一般,他猛然一把将伊百合拉入怀里,用力的抱住,也不知道是想用自己的怀抱给她温暖,还是想用伊百合的怀抱来安慰自己。

伊百合机械的被他拉入怀里,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抱着抱着,乔翊升忽然就害怕了,他捧起伊百合的脸,小心翼翼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伊百合的睫毛轻轻眨动,乔翊升想让她的反应更浓烈一点,嘴唇往下移,将伊百合的唇给含住了,入口清香,但是是冰冷的感觉。似乎吻着的不是伊百合的嘴唇,而是一块冰块。

这种感觉,对乔翊升来说实在是糟糕透了,他惶惶然的将伊百合放开,抱头,哀鸣一声,然后将副驾驶那边的车门给打开了:“对不起,你走吧。”

伊百合这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放过自己,安静了几秒钟,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下了车去。

伊百合一下车,乔翊升就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全部被抽空了一般,说不出的可笑和痛苦,这种感觉深深的憋在心底深处,无法发泄,甚至都没办法用言语表达出来。

看着伊百合很快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深深的沮丧彻底将他打败,乔翊升整个人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蜷缩着靠在座位上,眼睛闭上,过了不知道多久,原本深邃的瞳孔中似乎布满了一层红色的血丝。

单冰亚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白纤雪,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魅罗上前,扳开白纤雪的嘴,喂下几颗药。

白纤雪挣扎着想要吐出来,却被魅罗扣紧了牙关,强迫她咽下了嘴里的药。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从初见单冰亚的惊艳和爱慕,到现在的恐慌和畏惧,白纤雪全身不停的颤抖着。

“魅罗,将她送到隔壁房间。”

单冰亚眼神冷冽的看着她,起身,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敢动他的女人,那就接受最残忍的惩罚吧。

“救命,救……”后面的声音,全被堵在了她的口中。

魅罗扛起白纤雪,将她丢到隔壁房间,顿时,一群奇丑无比的男人双眼发红的朝白纤雪扑了上去,房间内,安置着的摄像头发着微弱的光芒。

不一会儿,一阵阵夹带着兴奋的粗喘声和痛苦的申吟混合在了一起。

“大哥,已经将她丢进去了。”

“恩,完事后,将视频发给各大报社,网上也给传上去,至于那个女人,卖到拉斯维加斯去吧。”

他要让她从此沦为男人的玩物,他要让她成为最卑贱的女人!

“是,大哥!”

解决了这个女人,他终于可以回去了。

一想到伊百合,单冰亚的眼底划过一抹温柔。

他回了酒店,准备第二天就坐飞机回去。

机场,单冰亚下了车正要走进去的时候,忽然,从车身一侧冲过来一个人,拿起了一把枪,对准他就要准备开枪。

他身后的魅罗眼疾手快,急忙挡住了单冰亚,没有任何声响,魅罗来不及闪躲,左臂中了一枪,单冰亚咒了一声,拿出怀中揣着的手枪,对准目标,准确的打入对方的胸腔,紧接着,又出现了好一群人,单冰亚身边的人赶紧掏出了抢。

周围的人见状,全都纷纷的大叫起来,四处逃窜着,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保护单少主!”

十多个人站在了单冰亚的周围,神色紧张的四下看着。

单冰亚冷笑一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单少,你?”

“想伤我单冰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说罢,他眼里泛起了嗜血的光芒,身子一转,五颗子弹齐齐的发了出去——

顿时,隐藏在一侧的五个人全都倒在了地上,眼里还有着不可置信,那么快的速度内,能如此狠,快,准的坚决掉他们,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虽然,听过传闻,毕竟觉得是不可能的,单冰亚,能有那么厉害吗?

如今,死在他的枪下,才知道传闻,原来并非夸大其词,单冰亚杀人于无形之间,枪法精确度,无人可比,只是,现在才知道,毕竟,已经迟了。

剩下的七八人,单冰亚手下的人都一一解决了。

“单少主,好像,是凯撒的手下。”

“哦?看来,他等不及要来送死了。”

单冰亚一身冰冷的气息犹如撒旦附身,幽黑的眸子里,嗜血的光芒渐渐加浓。

“送魅罗去医院。”

说完,他转身又回到了车上。

夜,包容万物,清冷的月华侵染大地,沁凉的晚风袅袅拂进虚掩的窗,吹起一帘的纱缦。

“啊……”尖锐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晚,睡梦中的女人猛然坐起,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起伏的胸口难以抚平。

皎洁的月光柔亮了一室的黑暗,她睁大眼睛喘着气。

一个人影以惊人的速度破门而入,冲到近前看到床上的女人安然无恙,才左右四处查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魅玄这才回到床前焦急的询问:“伊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伊百合闭了闭双眸,脑中盘旋不散的刚才梦境中的画面。

梦中的单冰亚躺在血泊之中,腥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他的胸口流淌出来。她慌恐的用手堵压住他的伤口,却怎么也阻止不了那滚热的液体涌出流溢,怵目惊心的腥红顺着她的手指四处漫流。

伊百合哭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单冰亚只是呆滞地望着她,薄唇微抖,往日的寒眸早已失去焦距,空洞无神,仿若已没了呼吸般只留下一具尚未冰冻的躯壳。

在她所有的认知里单冰亚是不会被人杀掉,他是恶魔,他才是双手沾满血腥的刽子手。

伊百合迟疑的贴近他的脸,一股黑色的血红从他的眸中溢了出来,七窍顿时流满黑血,吓得她尖叫的从睡梦中惊醒。

伊百合脸色惨白,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单冰亚,我刚刚梦到他被人杀死了,血,到处都是血……”

魅玄揪扯的心松懈下来,他随手旋开床灯,尽量放缓语气,“不要怕,伊小姐,这只是梦而已,单少主好好的没有出任何事,你早些休息吧,我就守在门外,不会有事的。”

伊百合望着他意欲离开的身影,眸中快速划过一抹什么,颤然出声,“不要走,留在这里,我害怕。”

魅玄收住脚步,转过身来望着伊百合脸上的惊惧,他木然的心骤然收紧,很是为难的站在那里。

伊百合吸了吸鼻子,佯装楚楚可怜的哀求着:“你不要离开这个房间,你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睡……”

魅玄望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终是留了下来,他缓步来到对面的沙发把自己陷进去,一双清冷的眸子安抚地望着女人,“伊小姐,魅玄就坐在这里保护你,你安心的睡吧。”

伊百合缓缓躺下,目光穿透昏黄的灯光凝视着沙发上的男人,眼底深处划过一抹诡谲。

沉重的眼皮渐渐阖上,伊百合呼吸平稳进入梦乡,刚刚只是一个噩梦,单冰亚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一定会的。

魅玄兀自坐在沙发上,彻底陷入沉思。

自己在做什么?冷漠沉稳的他自从遇到这女人后就屡屡失常,甚至会象现在这样深更半夜的静坐在她的房间里,只为她不再害怕能够安然入睡。

第二天,魅玄就被言泽寺单独叫去了书房。

“言少主!”魅玄来到办公桌前,恭敬道。

言泽寺示意他坐下,“亚在机场遭遇袭击,你弟弟魅罗受了伤,我要你立即过去支援!”

魅玄心中一紧,立即问:“那单少主有没有事?”

言泽寺邪魅的眸子一暗:“亚幸好没事,不过这次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预谋好的,利用白纤雪做引子,等着我们往下跳!”

魅玄的眸光瞬息变幻,本就紧绷的心极速沉了沉:“如果是凯撒的人干的,会不会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你的意思是?”言泽寺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魅玄面色冷峻:“凯撒的真正目标是不是伊小姐?”

言泽寺的双拳紧握:“以白色别墅周密的保安系统,我又加派了兄弟守在外面,这里应该不会有事的。”

“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凯撒一向诡计多端,又残忍阴狠,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魅玄目露担忧。

言泽寺眯了眯眼睛,道:“亚一向不打没把握的仗,这次也不会例外。白色别墅的防护一向固若金汤,谁要挑战这里的门禁系统,定要他有来无回。你只管遵照我的命令,前去支援亚,这里有我跟川在,百合不会有事的。”

魅玄犹豫了一下,抬头直视言泽寺,眉眼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决:“对不起言少主,魅玄要让你失望了,我不能去支援单少主。”

言泽寺的眸中透出玩味,他慵懒地向后靠在班椅上,“哦,你还真让我意外,誓死效忠三大家族的暗卫之首,居然无视主子的安危跟命令,拒绝去营救自己效忠的人。”

魅玄淡漠的表情丝毫没有松动,他侧侧了头随意瞥了眼窗外,“魅玄答应过单少爷,会誓死保护伊小姐周全,如今单少主那边出了这样的事情,魅玄更应该留在伊小姐身边,难道言少主认为魅玄应该置伊小姐于不顾而失信于单少主吗?”

言泽寺邪魅的眼中笑意渐浓,眸光却愈现犀利,这个男人是单冰亚的左膀右臂,以往亚去哪里都是携此人随行,如今亚遭遇伏击,他身边的暗卫魅罗又受了伤,派魅玄过去支援是最佳人选。

言泽寺的双眸渐氤愠色,语气绝对是陈述句,不容反驳,“百合我会亲自保护,你立刻动身去支援亚。”

“我会去支援单少主,不过在这之前请允许我跟伊小姐请辞!”魅玄说完,微一低头以表敬意,淡漠地转身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言泽寺的胸膛震动,溢出低低的笑声,这小子和暗九一样的倔强,性子真是又臭又硬,真不知道亚为什么安排他去保护百合,就因为他身手好吗?不过他敢打赌,百合是不会喜欢这种木讷冰冷的男人给她做暗卫的,所以早点调离他比较好。

卧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伊百合赫然对上一张不太熟悉的面孔,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端着餐盘走了进来,看到伊百合已经苏醒,赶紧堆了笑容走了过来,放下餐盘,扶着伊百合坐了起来。

“伊小姐,我是木棉,暗狱门罗刹堂的学员,是魅玄先生让我来照顾你的,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木棉去做。”

伊百合表情漠然的望着这张陌生的脸,心里阵阵冷笑,什么意思?魅玄竟然随便找一个学员来敷衍她,他这个暗狱门的首席暗卫就是这样保护人的?

木棉看着伊百合一脸的淡漠,小心翼翼的措词,“伊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先服侍你吃早餐,一会儿医生会来为你检查身体。”

伊百合没有回答,连眉眼都懒得动一下,她偏着头望向窗外。昨夜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风光无限,今天就已经是秋风瑟瑟,阴雨绵绵,凛冽凄怆的让人心生绝望。

连天气都如此的善变,更何况是人呢?

她的眼中忽然升出一名迷惘,好似之前的一些开心欢乐的感觉只是错觉,这场绵绵细雨,又揪起了她心中一些不好的回忆。

木棉有些尴尬,她站在那里局促不安,“伊小姐……”

伊百合蓦然转过脸来,目光冰冷地直视着这个女人。

木棉望着这样的伊百合,她的心不可遏制的越跳越快,她忽然感到自己望的不是一双女人的眼睛,而是一泓千年的寒潭,冻得她直想掉头逃走。

木棉站立的双腿竟然有些发颤,她匆忙低下头逃开伊百合的注视。

伊百合望着怯弱的女人,唇边掀起不屑,就这种性子的女人也能培养成暗狱门的暗卫吗?

眼中掠过精光,“木棉,你出去吧,如果你是来当佣人的,我这里已经有小妮伺候了,不需要你,我不希望别人来打扰我清静,你继续回去罗刹堂训练吧,什么时候把胆子练大一点,像个真正的暗卫了,才有资格留在我身边。”

木棉讶然的抬起头望向这个可怕的女人,眼中尽是骇然之色,对面的明明是个娇媚的女子,怎么骨子里却渗透出一股慑人的森冷,慎得人不寒而栗。特别是那双清冷的眼眸,仿若尖锐的厉刺径直戳穿她的心脏,让她的呼吸阻塞,无法通畅。

木棉不住的向后退着步,手指颤抖的摸到门扶手,打开门,低着头退了出去。

伊百合胸口强烈地起伏,妖媚的面孔因愤怒而浸染了戾色,她猛然抬起左手用力扫向桌子,餐盘上的所有餐食都被尽数扫落到地上,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伊百合的心里默数着数字,果然不出五个数,魅玄就出现在她面前,他蹙着眉峰,淡漠的视线扫过地上狼藉一片的早餐,他迟疑地抬起头对视上这个正怒视他的女人。

伊百合的眸光牢牢地锁住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魅玄跟她对视一会,又低垂着眼帘,屏气敛神地清扫地上的一片狼藉,却始终不敢抬眼再看她一眼。

然而那束锐利得能穿透他心脏的目光却毫不避忌的直视着他,他努力维持的平静和淡漠终于瓦解在女人的眸光下。

伊百合慢慢靠近魅玄的脸,气息轻扰他的面颊,“魅玄,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厌恶陪伴我这样的女人?”

魅玄的手一滞,脸色晕红,他力图声音的平稳,“怎么会,少主把伊小姐交给魅玄,魅玄一定会照顾好伊小姐。”

伊百合听了他的话,红润的嘴唇柔和地勾起,她笑了,极其妩媚地笑了,“呵呵……魅玄你非要时时刻刻的把少主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嘛?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魅玄闭了闭双眸,他稳了稳心跳直起身子,眸光澄澈的望着她,“伊小姐是单少主托付给魅玄的人,魅玄的职责是保护好伊小姐。除此之外,不该看的人,不该想的事,魅玄决不会逾越半步。”

“哈哈,好一个不会逾越!魅玄你果然是单冰亚养的一条忠心不二的走狗!”伊百合清脆嘲弄的笑声不可遏制地倾泻出来,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果然不愧是暗狱门的头号暗卫,连她想要对他使‘美人计’,魅玄都已经察觉了。

只是他明明对她也有感觉,却不为所动。

听到伊百合如此的讥讽他,魅玄双拳紧握,痛,止不住的从他的心底最深处蔓延出来,到他所有缠绕血肉的神经,直至四肢百骸。

伊百合幽深的目光冰冷地注视着他,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好,魅玄,如果你真能做得到就再好不过了。只是我还不习惯被陌生人照顾,所以你大可不必找一个佣人来敷衍我,这几日就劳烦你费心了,等单冰亚一回来,我一定会让他知晓你这些日子的辛苦,了解你的忠心,他不在的日子,你魅玄誓死效忠他的女人,并悉心照顾的她无微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