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在她怀孕期间,碰了她?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8 字数:5656 阅读进度:502/634

“单冰亚……别这样……”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伊百合忍不住惊呼出声。

单冰亚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游走,红着眼看着她在他身下媚眼如丝的扭动着娇躯。

“喜欢吗?”他的嗓音已经沙哑到了极点。

“够了,快停下来……”伊百合像是个小猫咪一样不停的扭动着身子,脸颊在他的胸膛上蹭着。

“百合,我想要你!发了疯的想要!”单冰亚火热的气息滚滚地烫着她的耳沿,他发出及其难耐的粗噶,空出一只手在她的腹部上抚摸着,却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可是宝宝?”伊百合嫣红着脸颊,心中泛起一丝丝的甜蜜,感受着他抚摸自己腹部的动作,这才知道,原来他迟迟没有动作是因为顾忌到腹中的宝宝。

“没关系,我会很轻柔的,不会伤害到他的。”单冰亚在她耳边轻声低哄。

“真的没关系吗?”伊百合还是有些担心。

“百合,相信我……”单冰亚动了动腰腹,朝她又靠近了一些。

伊百合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丁香小舌在他的喉咙处微微的扫过了一下,以行动告诉他。

单冰亚不再压抑,两人就这样陷入了火热的缠绵中,整个房间里的温度迅速的攀升。

ji情的欢爱过后。

他扯开一旁的薄被,心疼的搂着伊百合疲惫的娇躯,爱怜的将她额前已经微湿的发丝撩开,宠溺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累吗?”单冰亚吻着她光洁的额头,低沉的问。

“讨厌!”伊百合的手无力的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顺势搂住了他,红唇微张着在他的怀中静静的喘着气,这样久违的温存,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

自从她怀有身孕,那三大恶魔就基本上不再碰她了,即使有那方面的需要,他们也压抑着自己。

“唔——”单冰亚闷哼一声,低头不解的看着刚刚一口咬住自己的伊百合。

看着他胸膛上面自己留下的牙印,伊百合还是觉得不爽,又用指尖死死的掐了掐,直掐到他眉心皱成了一个团,才勉为其难的放下。

“我怎么了,伊小姐要这么暴力?”单冰亚故作夸张的揉着自己胸前被她留下的牙印,一边痛呼,一边低喊着。

“你老实交代,我怀孕的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控制不住,去碰她?”伊百合妩媚的眼眸里翻起了汹涌,小火苗噌噌上涨,捏着他胸前的肌肉拧了个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才咬牙问道。

“碰谁?”单冰亚痛的冷汗都快出来了,却也识趣的在她怒火的眸光下,笑着问。

“还有谁?当然是白纤雪!”伊百合几乎是用吼的。

都说女人怀孕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时候,何况她的老公还是三个人,她无法满足他们,他们要怎样排解yu望?

“噢,你说她啊。”单冰亚恍然大悟,薄唇勾起性感的弧度。

“别给我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有没有和她上过床?”伊百合眼神犀利的瞅着他。

“你一直没问,我以为你不在意的。”单冰亚看着她说。

“谁说我不在意?哼,你们要是敢背着我跟她上了床,你们就死定了!”伊百合用自己的脑门撞着他,愤愤的质问:“你说,有没有跟她上过床?”

“没有。”单冰亚微微一笑,伸手拂开她颊上的发丝,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真的?”伊百合眨了眨眼睛,脸上写满了不信。

“我很诚恳。”单冰亚一本正经的点头,眼里有着促狭的笑意。

“我怎么听说,是她灌醉了你们,然后把你们给强了?”伊百合眯起眼睛。

单冰亚一怔:“你怎么知道?”

“若非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伊百合眉头一挑。

其实是她派暗九去查探的,就在她调查乔翊升的时候,同时也派了暗九去查那三大恶魔跟白纤雪的关系。

她身边的男人,她都要一一了解清楚,与其问他们,还不如自己去查。

暗九调查的结果是,白纤雪将藤南川跟单冰亚灌醉了,给他们下了药。

“我没和白纤雪上过床,即使那晚中了药,我跟川到最后也没碰她。”单冰亚低醇的嗓音仿佛催眠般,黑眸紧紧的凝视着她。

“不可能……你们怎么做到的……”伊百合自然不信。

“百合,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单冰亚的长指轻轻的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翼,宠溺的说。

“你们不是中了药,为什么……”伊百合还是不明白。

“因为我们发现了她不是你。”单冰亚大手捧住她的脸颊,额头抵着她的,两人的鼻尖也紧贴在一起,看着她的明眸,一字一句的说。

没错,那不是她。所以,就算在下多么重的药,只要不是她,他们就不可能要。

“可是如果你们没有碰她,她为什么怀孕?”伊百合凝眉不解。

“那是白纤雪的阴谋。”单冰亚眼眸深邃。

“阴谋?”伊百合一怔。

单冰亚点点头,声音微沉:“没错,她肚子里怀的,绝对不是我跟藤南川的种,但是她又对外公布了她怀了三大家族的继承人,以此来要挟我们来娶她,若是那个孩子平安出世,我们必然会让孩子验dna,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所以白纤雪才自编自导了一出戏,假借你的手流掉那个孩子。”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为什么还将她接回白色别墅?”伊百合听得愣然,低低的出声。

“我们将她接回来,就是让她以为她已经成功的迷惑了我们,让她放松警惕,好揪出她幕后的主谋!”单冰亚眼里划过一抹幽深。

“幕后主谋?”伊百合怔了下,没想到白纤雪的背景这么复杂。

“很棘手吗?”她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百合,你要相信我,我们能处理的好!”单冰亚抚摸着她的脑袋,眸光变得深远。

“我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吗?”伊百合扬起脸颊,朝他问道。

单冰亚盯着她的眼说:“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们,百合,你能做到吗?”

“恩,我相信你们。”伊百合点点头,将身体缩进他的怀中,贪婪的吸取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呵,这男人是属于她的,三大恶魔都是属于她的。

他们没有跟白纤雪发生关系,他们最爱的女人还是她!

这样想着,伊百合心里划过一股安慰。

就这样,她在单冰亚的怀里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醒。

身边的单冰亚已经不在了,伊百合看了下闹钟,才六点半。

她打了个哈欠,钻回被窝里打算继续睡。

可再怎么也睡不着了,因为外面的音乐声实在太大太吵闹了。

伊百合皱了皱眉,打开窗子往外一看,两个巨大的音响放在后院的空地上,白纤雪正穿着一套紧身的练舞服,在巨大的音乐声中跳舞呢。

靠,这一大清早的她不睡觉,跳什么舞啊?还吵着别人不能睡?

伊百合狠狠的关上窗户,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可是那声音实在太大了,震耳欲聋,整栋别墅似乎都在音乐声中抖动。

伊百合干脆不睡了,起来洗漱后,进餐厅,令佣人准备早点。

“伊小姐,不好意思,早点我们还没来得及准备。”佣人支支吾吾道。

“没准备?”伊百合惊讶,每天只要她起床了,立马就会有东西吃的,怎么今天还没准备。

“小姐,你的那份被白小姐抢去吃了。”小妮来到伊百合身边,低声跟她说。

“什么?”伊百合不禁气愤。

因为平时,白纤雪都会睡懒觉,早上要11点以后才起,再洗洗弄弄,基本是午饭时间。

所以佣人都习惯她不吃早餐,也并不会准备。

哪里知道今天白纤雪起的特别的早,一起来她就气势汹汹的要吃早餐,佣人们都不敢得罪她,只好把伊百合的那份先给她吃了。

白纤雪用完早餐,就在院子里跳舞锻炼身体。

没想到她的音乐声太大,把伊百合也吵醒了。

平日里伊百合都要快八点钟才起来,今天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佣人把她的那份早餐给了白纤雪后,还来不及准备。

若是以前,饿个一两顿也没有关系,可是她这会,肚子里还有宝宝,大人可以饿,肚子里的宝宝总要吃吧。

伊百合叹了口气,自己去厨房里觅食。

随便给自己做一碗蔬菜粥,先垫垫肚子吧。

伊百合刚从厨房里出来,就听见外面有几个佣人的议论声:“这个白小姐,现在是三位少爷的新宠吧?”

“那伊小姐怎么办呢?”小妮毕竟是伊百合从藤家带过来的,还是挺为她着想的。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新人替换旧人了!”其中一个佣人嚣张的喊。

“啊?我还以为三位少爷是真的喜欢伊小姐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将她玩腻了。”又一个佣人唏嘘。

“男人啊,都是喜新厌旧!”一个佣人边扫地边说:“现在白小姐住进来了,这么出尘脱俗的美人,我要是男人看着也心动啊!看来,伊小姐的好日子真要到头了!”

“我还是觉得伊小姐挺可怜的。”小妮不由的叹息。

“可怜什么呀,她能伺候三位少爷,是几世也修不来的福气。而且她一个人霸占着三个男人,受委屈什么的都是必然的!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点什么,不然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虽然话不中听,但却是大实话。

“这个白小姐不知道会被得宠多久。”旁边的佣人点点头,皱眉看向窗外。

音乐声还在响,金色的光芒中,白纤雪的舞姿飘逸性感,汗水顺着发尖和奶白色的肌肤滑落。

有人说,专心的女人是最美的。

无疑,专心沉醉在自己的舞蹈和音乐中的白纤雪,的确很美很夺目。

都说镜头是最挑剔的,有一点点瑕疵,都可以无限放大。

而白纤雪却是美到没有一处缺点,就是因为太过美,而显得这个人也不真实了。

她的美没有伊百合的灵气和自然,显得过假,难怪前不久有一篇报道,说她曾经整过容!

“我看,应该会宠幸蛮久吧,这个白小姐性感脱俗,看上去温柔其实很高傲,还蛮难搞定的!”佣人猜测着。

“三位少爷有对手了!?”

“算不上,这世界上哪有女人能做我们少爷的对手?”这些佣人都是三大恶魔自她怀孕后,从他们每人家里带过来的,每次在提到三大恶魔时,总带着一股害怕和崇洋的神情,仿佛他们是这世界上最高贵的神祗。

“三位少爷会不会抛弃伊小姐,娶这个白小姐啊……”小妮不禁担忧。

“不知道,谁知道呢?”

众人议论纷纷。

“咳咳!”这时从餐厅过去的一个佣人对她们使眼色,“别说了,你们真是,讲话讲这么大声,万一被伊小姐听到了怎么办?”

几个佣人吐吐舌头,不敢再多言,又各自散开去做其他事情了。

伊百合静静坐在那里喝着蔬菜粥,面色恬静,仿佛外面的话什么也听不到。

看来那三大恶魔一开始还是对的,别墅里的确不该有那么多的佣人。

人多是非多,一点小事也能被她们当成八卦话题,议论个半天。

还是以前只有她跟小妮两个人的日子好。

伊百合呼出一口气,尽管少睡一个小时,胃口不是很好,但她还是把粥全都吃下去了。

不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宝宝,不能饿着它。

吃过早饭后,音乐还在响,看来是没法补睡了。

伊百合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去医院。

昨天毕竟摔了一下,虽然没什么大碍,伤口处理好了,单冰亚还给她亲自打了针,但她现在怀有身孕,还是小心点好。

正巧她要出门,去查探乔翊升的事,就顺便去一趟医院瞧瞧。

刚走到门口,一个佣人就跟上来问:“伊小姐,您要出门么?”

“嗯。”

“您要去哪,我陪你一起。”

伊百合皱了皱眉。

平日里她出门,佣人们都不会多说什么的,今天刚走到门口,就有人跟着。

很明显,是那三大恶魔早上临走时吩咐的。

她就说昨晚受伤的事情,不能给他们知道吧?

他们知道了,立即就限制她的自由了,还派个什么佣人跟着她,这她还怎么查乔翊升?

“不用了,我有私事!”伊百合冷冷的说。

若是她只去个医院,其实有个佣人跟在身边,照顾着她,也是件好事。

但是她这趟出去,不仅要去医院,还要去调查乔翊升的事。

有个佣人,还是三大恶魔派来的人,自然是不方便。

见她要走,那佣人挡在她面前,为难地说:“伊小姐,这是三位少爷吩咐的……您就让我跟着吧。”

伊百合挑挑眉:“我要是不让你跟着呢?”

“您恐怕……就不能去办那件私事了。”

威胁?!

这佣人还真是大胆,以为白纤雪搬了进来,她就失了宠,所以对她也敢威胁了?

伊百合走到院子前的大门前,果然见铁门上了锁。

“伊小姐,我跟着您,还可以照顾您呢。”那佣人跟上来说,“少爷们也是为您考虑,您现在怀了身孕,一个人外出不安全,不放心您!”伊百合见那佣人是铁了心要跟着自己了,不由的转身往回走:“我不去了。”

不去也好,回房休息一会儿吧,一大清早就被白纤雪的音乐吵醒了,实在是困。

后院里,大音响还在唱歌,但是白纤雪却没有在跳了,坐在泳池前的凉椅上喝咖啡吃上午茶。

伊百合走到后院,拔了音响的插头。

刚走进别墅门口,后院就传来白纤雪不高兴的声音:“谁动我的音响了?”

很快,她又找人接起插头,继续放歌。

伊百合现在已经确定了她是故意的。

明知道她怀孕需要休息,白纤雪还故意把音响的音量调的这么高。

她都不跳舞了,还要继续开着,摆明了是要跟她挑衅吗?难道是因为昨晚单冰亚在她的房间里待了一夜,他们还发生关系,惹得白纤雪不高兴了?

伊百合怀疑着。

回到房间,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外面那声音实在吵得她耳膜胀痛。

把窗户都关了,虽然是隔音玻璃,但是因为音量太大,玻璃都在震动。

伊百合实在受不了了。

这个白纤雪到底懂不懂规矩?她真把自己当成白色别墅的女主人了?

充其量她只不过是个客人而已,还想着跟她叫板吗?

伊百合一气之下,在房间励翻找出放铁钳的工具箱。

这一次,她不但拔了插头,还把音响的线路给剪断了。

耳根子终于清静下来,伊百合满意地回房,可以安心睡觉。

她上床,躺了一会,迷迷糊糊正要睡着,听到笃笃的敲门声。

伊百合翻了个身,心情烦躁,很想骂人。

是谁啊?她刚要睡着,就来敲门,还让不让人睡了。

伊百合皱了皱眉,实在困了,不打算理会。

可是她不理,那敲门声就一直响、一直响,吵得她几乎没法睡。

伊百合睁开浮肿的眼,有气无力地问:“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