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翊升是乔东方的私生子?!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8 字数:6676 阅读进度:498/634

乔翊升打横抱起她,走过了几分钟,终于停在巷子口一处旧楼前,开门走了进去。

伊百合的神经紧绷,整个人仍处在一种惶恐不安中。

意识离散,似有直觉,却依然昏昏沉沉的无法动弹。

她就像在一个狭小的密闭空间,外界的声音可以模糊的传进来,却依然不真切。

她也想睁眼抬手讲话,却冲不破那层混沌的隔膜,使尽力气也无可奈何。

伊百合被搁置在一个长沙发上,额头被一只手背贴上,似乎在测量她的温度。

“怎么样了?”是那个之前被称作卫哥的人小声问话。也许声音本身不小,只是通过层层阻碍传进她的意识里变得稀薄了。

“刚刚被吓到了,有点低烧。”低沉的声音响起,极其耳熟。

“翊升,”说话的人有些调侃的味道,“惹的风流债?人都跑我这调查你了。”

乔翊升避而不答,“谁让你的名声响。”

那个所谓的卫哥正是卫远志,他笑道,“这回你英雄救美,佳人恐怕得以身相许吧。”

“救美的是你吧,”乔翊升面无表情的说道,“要不是你那声暴吼,那帮小子也不会停手。”

卫远志冷哼一声道:“当年巷子里谁不知道你乔翊升的大名,宁可得罪赵传,也不能惹乔翊升。现在这些小辈越来越没规矩了,找个时间我好好修理修理他们。”说着,又肩膀碰了碰他的兄弟,“说实在的,这女人是不是你招惹的,长得不赖。”

乔翊升不悦,“滚。”也不理他,直接找了件薄毯搭在了伊百合的身上。

瞧着他眼神缠缠绵绵的落在女人的身上,卫远志说,“真是风水轮流转了,当年是你千方百计查别人,现在也轮到有人来查你了。”

“她是我前妻。”乔翊升轻声道。

“什么?”卫远志难以掩饰的意外,“她就是伊百合?难怪!”

“难怪什么?”乔翊升挑眉。

卫远志一语道破:“难怪你看她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

乔翊升眸色深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要查我?”

“你对人家始乱终弃,人家不查你查谁?”卫远志疑惑的眼神。

回答他的,是乔翊升的嗤笑。

“翊升,几年前我就想劝你了,你就是执念太深,该放弃的时候就得放弃。”

乔翊升的双眼凝视着她,不知思绪飘向哪,一言不发的。

“赵传是怎么死的?到底是谁泄的密?不要说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在跟我算账?”乔翊升轻声道。

卫远志摇头,“怎么样也轮不到我跟你算,你过得去自己那关就好。”

“你也不用跟我搁重话,”乔翊升脸色阴沉:“我知道该怎么做!”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见到他脸色不对,卫远志忙岔开话题,“这么久没见,今天要不是我约你,你还不会现身呢。要不,喝两杯?”

房子老了,冰箱里的东西还挺全,东拼西凑的找出些肉类卤味撕开包装能直接下菜,卫远志又拎了几瓶酒一并取出来,在茶几上摆了一大片。

“兄弟,你发达了,别嫌哥们这东西糙。”

乔翊升摇摇头,自发自动的拿起玻璃杯将白酒满上。与卫远志的一碰杯,仰头一饮而尽,劝都不用劝。

看他这样,卫远志自然也不劝,只能舍命陪君子。

二人推杯换盏,两瓶半白酒,度数都不低,就这么着下了肚。

乔翊升还要拿,被卫远志拼死拼活拦住了。同样的面红耳赤,同样的大舌头说话不利落,满嘴酒气,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

卫远志起身,又往旁边倒了几步,“兄弟,我这一居室,不好住,我去侦探社那边,几分钟就走到了。”

乔翊升也醉得顾不得他,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几个踉跄的脚步声后,门哐的一声关上了,只剩下坐在小凳子上的乔翊升对着一桌子残羹冷炙。

菜无所谓,酒好像还有小半瓶,他呆滞的将瓶子举起来,对着头顶上的白炽灯照了照,然后对着嘴咕咚咚的灌进去,如喝白水一般,然后砰的一声又砸回木质茶几。

本来就是二十多年的老房子,阴暗潮湿的一楼,又是单身汉住的,气味本来就不怎么好闻,屋子里还乱糟糟的,没有多少下脚的地方。再加上茶几上这一摊,更乱了。

乔翊升的头脑里一片混乱,只想着要睡觉了,便起来关了客厅灯,待一回身,就见室内透着光亮。

深夜里,没有月光,只有外面昏黄老旧的街灯透过窗格子映了进来,蜷缩在沙发上的伊百合,脸正露在光里,朦朦胧胧的,衬着五官格外的朦胧美好,就像老书里夹着的旧照片,带着牵动人心的柔软。

乔翊升神差鬼使的越靠越近,直到觉察到皮肤上细小的绒毛的触感,就在嘴唇马上要碰到她脸颊的肌肤的时候停住了。

沙发是老旧的款,尽管伊百合的身材纤瘦,她躺在上面还是显得很挤,连身子也翻不了,只能窝在沙发靠背处贴着。

乔翊升凝神看了一会,伸出手臂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向里间卧室。

里面没什么家具,除了柜子就是张双人床,连电视都没有,只有台电脑放在桌上。

乔翊升将伊百合稳稳放在床上,自己也侧身爬了上去。

他撑着头,侧着身子看着她许久,手指轻轻摩挲着淡淡光晕下的俏脸。

到底忍不住了,直接将她的脸摆向他的方向,额头对着额头,鼻梁对着鼻梁,唇也若有似无的贴着,交换着彼此呼出的气息。

他一阵恍惚,几缕清香吸进了他的鼻翼胸腔,那是熟悉的鸢尾花的味道。

这花,对别人或可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在他身上却成了催情的良方。

人,清醒时是可以克制自己,理智驾驭情感:而醉酒之际莫不是由着本能任着性子凭着直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了约束。

乔翊升的嘴覆上了她的,带着浓重的酒气,气势汹汹的入侵。

沉浸在不知名空间的伊百合感觉得到,却无法突破那层阻隔她的障碍去挣扎,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乔翊升滚烫的唇印在她的唇上,脸颊上,颈窝处,仿佛沙漠中迷途的旅人终于找到清水了一般饥渴冲动。

本来伊百合就衣不蔽体,毯子一扯,几乎赤果的呈现在他眼前。

瞬时,乔翊升只觉得一股热气自他身下涌起,直冲到他的头部。

他脱了上衣,上半身果露在空气中,饶是冬季室内的冷气也不能将他体内直线飙升的火热降下来,那冷意反倒是让他觉得相当刺激。

她吻遍了伊百合的全身,她滑腻的肌肤似乎很得他的心,不止双手,连脸都贴在上面来回的蹭着。

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候,伊百合才会毫无反抗的让他接近。

乔翊升舒服的叹了口气,其实这一切也许是他的一厢情愿的想象,感受也仅仅是单方面的,因为伊百合此时沉静沉谧的仿佛昏过去一般,宛若休憩已久的睡美人。

可睡美人需要的是王子的吻,也许他不是王子,所以吻遍了全身,也换不来她的片刻清醒。

这分明是趁人之危无耻小人的举动,想他乔翊升也不是这样不地道的人,可偏生此时此刻生了这样荒唐怪诞又卑鄙的心。

有些事有些行为,未必解释的清。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伊百合”。

两人就这样赤果的相拥着,整整一夜。

乔翊升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一抬头便惊觉宿醉后的头痛欲裂袭来。

他重又闭了闭眼,再睁眼,就看到身侧的人,阳光下伊百合白皙到透明的水润肌肤,浓密的睫毛微微卷曲着,粉唇轻抿着。

再扫一眼身上,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莹白的身子上遍布着吻痕,似乎在控诉着他昨晚的行为。

他一慌,直接将床上的薄被往伊百合身上一盖,搭得严严实实的。

几乎就在同时,门锁被拧开,“翊升,起来没有?”

乔翊升拽过搭在矮柜上的浴巾,往腰上一绕,就抬腿走了出去,出了里屋就顺手将门带上。

卫远志看到他这样就走出来,也不觉得什么不妥,只是将手中的塑料袋往茶几的空处一放,“早餐,饿了吧。”

乔翊升也不答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餐盒的盖一开,喝起粥来。

呼呼几口,就只见了底,抹抹嘴正要说话,手机忽然响了。

翻开搭在沙发上的外套,自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了通话键,说了没几句,忽然脸色一变,沉下脸来,“我已经说过以后不要再找我了,你们的事自己解决。”

又说了几句,咔的一声挂了电话,脸色越发的不善,要走似乎又在犹豫。

“青帮的事?”卫远志看出端倪,开口询问。

乔翊升不说话,既不表示否定,也没有点头。

“你还是跟他们保持距离,毕竟他们的大哥是赵传而不是你。”

乔翊升沉思良久,终于下定决心,起身进了里屋,又将门反锁,把卫远志关在门外。

他穿好了衣服,就打开橱子,胡乱翻了起来,找出件长衬衫仔细给伊百合套上,又找了款长袍给她包裹严实,收拾妥当才又开门出来。

“我先走了,”乔翊升交代道,“她还在里面歇着,你帮忙照顾一下。”

说着,急匆匆就奔了出去。

卫远志在后面喊道,“喂,你不怕照顾来照顾去照顾成我的?”

乔翊升的身影在门外顿住,回头说了句,“你敢!”

“嘿嘿,开个玩笑。”卫远志不正经的笑完,又恢复了认真的表情:“待会她醒来,问我你的事,我要怎么回答?”

乔翊升眯起眸子,眼底划过一抹幽深:“你做私家侦探这么多年,不会连这点小事还要我教你吧?”

“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先走吧。”卫远志摆摆手,转身就回去了。

他径直朝伊百合躺着的里屋走去,一推开门,床上的人正躺的舒舒服服的,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很无奈,明明是自己的屋,现在搞得进都进不去。

卫远志又带上门,坐在沙发上。

无事可做,他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上,廉价的烟,味道很冲。

对他来说,一天一两包烟很正常,是提神醒脑居家必备良品。

他抽的很快,吸得又深,没几下一根就燃尽了,再点上一根继续。不一会,屋里就烟雾缭绕了。

“咳咳咳”的声音似乎从里屋传来,卫远志竖起耳朵一听,起身推开里屋的门:“醒了?”

伊百合还真是被呛醒的,这烟味太刺鼻了,她也不客气:“你能不能先把烟灭了?”

卫远志掐掉烟,扔在地下,又用脚捻了几下。

本来里屋味道还不重,因为开门的缘故,客厅里的蓝雾飘了进来。

伊百合憋着一口气,急急冲过去把窗户打开,一股清新空气涌入,她才放心的大口呼吸起来。

“好了?”卫远志打量良久开口道。

伊百合只是回头看他。

“有空聊聊?”

她挑眉疑惑。

“昨晚没事吧?”卫远志开口询问。

想起前一日自己的遭遇,伊百合开口淡淡的道谢。

“不用谢我,是乔翊升帮的你。”

卫远志又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查他?”他那双犀利的眼神牢牢盯着她,不放过每一个细小的面部表情。

“呵,”伊百合扯出一个笑,“为什么?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你不仅收了我的钱没调查,还将我调查的事告诉了当事人。卫大侦探也不怕把自己的招牌砸了?”

卫远志也不恼:“翊升是我的朋友,有侵犯到他的事我自然会跟他招呼。不过要说调查他,还真不用。”

伊百合抬眼看他,卫远志撞上她的目光:“我对他还真是一清二楚,你大可以直接问我。”

“哦?”她摆出不信的眼神,“你肯说?”

“你是我的委托人,我为什么不说?”卫远志笑,“怎么也不能砸了我卫某人的招牌不是嘛。”

“那好,”伊百合踱了几步,忽然开口,“我想知道乔翊升的过去。”

“你是他的前妻,他的过去你不是应该比谁都了解,怎么还反过来问我?”卫远志反问她。

伊百合也巧妙的回:“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来花钱请你调查的,难道卫侦探的水平仅限于此?”

“你不用激我,该说的我都会告诉你。”卫远志无奈的撇撇唇。

“那不该说的呢?”伊百合眯眼问他。

“没有什么是不该说的。”

“乔翊升的大哥赵传到底是怎么死的?跟他被我父亲领养有关吗?你别想蒙我,昨天晚上我虽然昏迷了,可是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伊百合直直的盯着他的眼。

“赵传的死,别说是你想知道,整个青帮到现在都在调查。”卫远志坦然的回。

伊百合将信将疑,接着又问:“我昨晚还听到,你说乔翊升当年千方百计的查别人,这个人是谁?”

“还有谁?这个人不就是你了!”卫远志耸肩笑道。

“我?!”伊百合一惊,显然有些不敢置信。

乔翊升曾经查过她,为什么?

卫远志漾出一个苦笑:“当年,也是我帮他查的你的行踪,他其实偷偷关注你很久了,从你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了。虽然一开始是我查到的,但后来盯梢什么的工作,都是他自己完成的,我也没花什么功夫。”

“为什么?你别告诉我我上中学的时候,他就开始仰慕我了?说不过去吧!”

“他是先找的乔东方,才查到你的。”

“卫大侦探,您真不干脆啊。既然我提到了,您还不把缘由讲清楚,非得像这样,我问一句,你才答一句吗?”

“这,毕竟涉及到他人的**。”

“哈,”伊百合冷笑,“你们不就是做的挖人**的事吗?”

卫远志听了这略显刻薄的话也不恼,反而哈哈笑了几声:“伊小姐果然痛快,翊升这个人看似随和,其实很沉闷,什么都压在心里,希望将来伊小姐多多体谅他。”

“哦?”

“伊小姐应该察觉到了吧?翊升心里有你。对他来说不容易啊,这么多年了,他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个人,我还真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过。”

“是吗?如果他真的一直喜欢我,当年又如何忍心将我送给别的男人?”伊百合哼了一声,明显不信。

卫远志深叹一口气:“有些事只能说是造化弄人,谁都无能无力。”

“还是请卫侦探继续吧,别把话题扯远了。”伊百合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唇。

“继续什么?”

“你刚刚说乔翊升在查乔东方,为什么?他们明明是两个不相干的人!”

卫远志眼神悠远:“这一带很乱,这还是整顿之后的。十几年前,根本没什么外人过来,因为太乱了,连警察也不愿意管,你前一晚遇到的也只是小意思。”

他没头没脑的说着,伊百合想打断,却被他伸手制止。

“乔翊升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是个不开眼的赌徒。赌输了,喝高了,又或者遇到什么他不称心的事,在外面不敢闹,只回了家作威作福拿老婆孩子出气,主要是翊升,被打得常常几天都下不了地。后来他稍大些,上了小学就搬去学校不肯回家,连他父亲重病也不愿意回来。其实他也活该,借了债又还不了才被抓起来暴打,遍体鳞伤,弄到家里都奄奄一息了。是乔翊升的母亲自己到学校把他拉回来,见他父亲最后一面,可他不肯。”

“最后一面?”伊百合有些惊讶。

卫远志冷笑:“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翊升那时候只是一个孩子,一直生活的战战兢兢,无论做得多好,都会被看不顺眼挑到错处,上来就是几巴掌,根本没道理可讲,别人也无法插手管。所以他才一直住在学校,连放假也是寻到各种各样的借口留在学校不肯回去。”

他接着讲道,“他母亲说,他应该原谅他父亲,毕竟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父亲帮了他,给了他们母子一口饭吃,有个家待,让他不至于做个人人唾弃的私生子。”

“什么意思?”伊百合一眯眼,带着不可置信问道。

“他只是他养父。”

“这个故事很没创意。”伊百合冷冷道,“难道你接下来要说,他之所以调查乔东方,是因为乔东方实际上是他的亲生父亲?”

卫远志不置可否:“乔翊升追问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他母亲却一直不肯告诉他,直到他那嗜赌的父亲去世了,他母亲酗烟酗酒多年肺部感染,没多久也去了,临死前才告诉他的,之后乔翊升就辍了学,在平民窟里当了好几年的孤儿,直到他遇见了乔东方。”

“乔东方为什么会领他回家?”伊百合心里有着疑惑。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很明显吗?”卫远志笑意幽深。

“什么意思?”伊百合心里七上八下的。

卫远志眼神直直的盯着她:“伊小姐没必要再自欺欺人,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你猜的没错,乔翊升就是乔东方在外面的私生子。”

“你胡说,这不可能!”伊百合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你父亲乔东方姓乔,乔翊升也姓乔,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卫远志问了一个跟白纤雪同样的问题。

“……”伊百合沉默了,没有回答他。

“当年你被扫地出门,伊家一落千丈,为什么乔翊升能那么顺利的分走伊氏的一半财产,重新创立乔氏?你想过没有,如果只是你父亲乔东方听信凌波丽的谗言,重用凌家的亲戚,最多只会让伊氏内部管理混乱,乔翊升凭什么能把乔氏从伊氏分离出去?如果没有你父亲的暗中支持,他可能做到吗?”

“别说了,我不相信,这一定不是事实,是你故意编造出来骗我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伊百合摇头,她拼命地摇头。

这故事过于荒谬,她得来的过于容易、随意,根本就不可信,怎么让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