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的孩子要怎么办?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8 字数:6625 阅读进度:491/634

白色别墅。

星辰诱人的光芒倾泻在主卧室的地毯上,和柔和的水晶灯光互映着晶莹的光辉。

伊百合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边,背脊死死的抵着后面的床板,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停留在哪一个点上,只是那样直直的,像是再也没有任何事情,比这更重要。

静躺在地毯上的手机屏幕不停的闪烁着,在干净的长毛地毯上来回的震动着。

那屏幕上面显示的姓名一直都只有一个,言泽寺。

伊百合像是没看到一样,依旧用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静静的望着某个点出神。

言泽寺一进别墅就大步的朝着卧室走去,手中的电话还处于拨号中。

下午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就一直没人接听,想要问问她去公司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她也只是敷衍说事情多,但是他终归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有些异样,想要追问的时候,她匆匆挂断了电话。

而正巧他接下来有一个会议,也就没继续打电话过去,可是当会议结束以后,他再打的话,就一直显示的不接,他也就急忙的赶了回来。

“百合,你怎么不接电话?”言泽寺走到伊百合的身边,弯下腰身凝着她的脸颊,伸手将被遗弃在地毯上的手机关掉。

伊百合没有出声,保持着那个姿势,目光也依旧是一瞬不瞬的,只有翘长的睫毛偶尔的颤动,证明着她还存活着。

“百合?你怎么了?”言泽寺有些心慌,大手握住她的肩膀,温热的力量从他的掌心一点一点的传递到她的身体内,他这才发现,她的身体竟然这么冰凉。

“寺……”

伊百合似乎被他传递过来的热量灼伤,目光颤颤的转移到了他邪魅的俊脸上,呼喊着他名字的嗓音是那样轻软。

言泽寺的心头莫名的一紧,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像是在抽泣,他可以听见那嘶嘶的清晰呼吸声。

可当他凝神看过去的时候,两人这么近的距离下,在伊百合的瞳眸里看不到任何关于泪珠的痕迹。

“我在这。”言泽寺越来越紧张,连和她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小心翼翼,她用那么神伤的目光看着他,大而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

他看着伊百合的唇角微微的扬起,却没有以往甜美的笑靥,竟是清晰的勾出了一弯最明亮的伤痕,他的心口霎时被撕裂开了一道伤。

伊百合在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之后就不出声了,就那样直直的盯着他,没过多久,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百合,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了?”言泽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仿佛突然被她的反应浸透了神志,只能手脚无措的安慰着她。

“好了百合,你别伤心了,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好吗,我替你摆平。”言泽寺单膝跪在地上,将她整个人心疼的抱在了怀中,不停的在她的发顶温柔的吻着。

“呜……”将言泽寺的担忧和紧张全部尽收眼底,伊百合的鼻尖有着莫名的酸楚,心弦狠狠的一扯,胸臆间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占领,哽咽得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小声的抽噎声。

倏地,毫无预警的伊百合猛地从言泽寺的怀中抬起头来,眼睛因为难受而红肿的看着他。

言泽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硬生生的撞到了下巴,虽然很痛,但是可以忽略不计,只是当他望进她的那双红肿的眼睛时,身体不禁的颤动了一下。

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寒心?!

“我今天去公司,遇到乔翊升了!”伊百合往另一边挪动了些身体,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平静的说。

“乔翊升?”言泽寺本能的皱了皱眉,有股不祥的预感:“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什么?”

伊百合点点头,抬起头来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唇角逸出极其美艳的笑容,却如同刀子一般形成了极为凌厉的弧度。

“他告诉我白纤雪怀孕了!”

言泽寺没有出声,英挺的眉毛开始慢慢的靠拢,脸上的神情渐渐的沉了下来。

该死的乔翊升,怎么又是他在百合面前多嘴?!

“寺,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伊百合直视着言泽寺,一字一句的说,她的声音如针一般冰凉闪着寒光。

言泽寺俊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虽然有些意料到这个消息但却仍是心神剧震。

伊百合就那么直直的凝视着言泽寺,她以为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有所表示,或者有所解释,但是她最希望的是他像以前那样质疑她的消息来源。

可是他没有,他的脸色变化,眉心也在靠拢,邪魅的瞳眸中逐渐浮起了一抹纠结,似乎含着深刻的无奈。

“呵呵……”伊百合轻轻的笑出了声响,她清脆的笑声,把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这是不是就是那种感觉,想哭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笑了,然后可以走进这忧伤,贪恋那滋味,贪婪的吸吮着近乎绝望的气息。

“怎么不说话了?呵呵,那好,我换一种更直接的方式问你好了……白纤雪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单冰亚或者藤南川的?”伊百合异常明亮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言泽寺,两人的鼻尖只差几毫米的距离,近到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言泽寺是第一次看到伊百合这样,她跟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样悲愤,就连她几次跟他们吵架翻脸,闹着要离开的时候,也没这样悲愤过。

可是,面对这么悲愤的她,他已经不能用心痛来形容自己地感受,仿佛心底潜上来最原始的惧悚,他要如何解释?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他解释了她会听吗?会信吗?

毕竟现在各大媒体篇幅的报道,都是白纤雪怀了三大家族继承人的消息。

藤南川跟单冰亚又经常跟白纤雪一起出入,恐怕就是他想要开口帮他们解释,她也不可能相信。

他了解伊百合,既然她已经开口问自己了,想必是之前已经做过了调查,她主动问自己,而不是找单冰亚或者藤南川对峙,只是想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她会好过一点。

伊百合的眼神逐渐空洞了起来,空洞的像一潭死水,但她还是紧盯着他,看着他紧闭不启的嘴唇。

为什么他不否认?为什么他不解释?

难道他们三大恶魔,真的跟白氏姐妹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百合,你应该相信他们的。”言泽寺终于开口,坐过去搂住她,试图用最温柔的语气来唤醒她的愤怒。

“相信,我当然相信……呵呵……”

“白纤雪已经对外召开发布会,说孩子是三大家族的继承人。”伊百合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努力使声音平静下来。

“不是单冰亚,就是藤南川的,还能有谁?要不然你告诉我孩子究竟是谁的?我就相信!”伊百合挣开他的怀抱,讽刺的问道。

卧室内死一样的安静,甚至连两人的心跳声都仿佛能听得见。

“言泽寺,可恶!你为什么不说,呜……你还想包庇他们到什么时候!我知道了,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还要骗我,你们到现在还要骗我!呜……”伊百合气愤不已,仿佛要将这些天所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她双手握拳,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胸膛。

“百合,对不起……”言泽寺阖了阖眼睛,看着伊百合激动的模样,只能轻声道歉,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你默认了,白纤雪怀了他们的孩子,对不对……”伊百合瞪大了明亮的双眸,最后一道防线都被捅破了,她的心猛地跌落到了谷底。

白纤雪有了三大恶魔的孩子,那么她该怎么办?

她和她的孩子,该怎么办?

“百合,你别吓我,我知道你不好受,我不是有意瞒着你,不是存心骗你的,川跟亚有他们的苦衷……”言泽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表达此时内心的复杂,平日里对她的喃声爱语在这样的情境下全都成了无用的点缀。

“苦衷?他们的苦衷就是背着我跟别的女人上床,再让她怀上他们的孩子吗?”伊百合不住的冷笑,眼里划过一道恨意。

“没有,他们没有跟白纤雪上床,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言泽寺不知道该怎样跟她解释了,似乎他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伊百合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跌坐在地毯上:“我不要听,不要听……白纤雪都怀了他们的孩子了,你还敢骗我说他们没有碰她?”

“该死的,谁告诉你孩子是亚跟川的?”言泽寺忍不住的吼道,心里对乔翊升的怨恨又多了一层。

要不是他多嘴,百合怎么会知道白纤雪怀了孩子的事,又怎么会怀疑他们?

“百合,你相信我们好不好?”言泽寺很轻柔的声音,轻柔的就像是春天迎面扑来的一阵轻风。

他看着跌坐在地毯上的伊百合,像是怕吓到她,用几乎可以堪比呼吸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唤着。

可是她没有任何动静,眼睛干涩的吓人,目光也空洞不已。

“百合,我抱你起来好不好?”言泽寺虽然知道现在他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但依旧继续用着苍白的语言来试图温暖着她。

“滚开!”伊百合猛地推了一把言泽寺,仿佛是用了最大的力气,目光中有着敌意。

“你离我远一点,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百合……”言泽寺直视着伊百合,面上有几分沉凝怅然,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伸出大手想要触碰她苍白的脸颊。

“不要碰我!”伊百合的眼中早已清冷一片,冷冷的看着伸向自己的那只大手。

言泽寺的指尖在即将碰触到她脸颊的那一刹那停了下来,凝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向前半寸,他邪魅的轮廓此时布满了痛楚。

“百合,我真的不是故意瞒你的……”言泽寺蹲在半空中的大手朝着伊百合探了过去,想要将她揽在怀中,却换来了她不停的挣扎。

“不要碰我,你给我出去,出去!”伊百合用力的推开他,冰冷的吼道。

“百合……”言泽寺眉色纠结,心里如同划入一把刀子。

“你不走吗?好,你不走,我走!”伊百合慢慢的站起身来,看向言泽寺,双腿因为长时间的顿坐有些酥麻,但是她硬是撑着站了起来,在他的目光下朝门口走去。

言泽寺连忙去拦住她,将她抱回到床上,执起她的下颚,灼灼的盯着她,俊脸上出现了惊慌的神色:“百合,相信我,我求你相信我们,好吗?”

“我不相信你了,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伊百合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摇摇欲坠的。

“好,我走,让你好好冷静一下。不过百合,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爱的人只有你。”言泽寺盯着她的眸子,薄唇凑到她的红唇上压了下去,他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了,只有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明白他的心。

只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伊百合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丝毫不回应他深情的热吻。

最后言泽寺也只能无奈的放开她。

伊百合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拿掉,然后顺势躺进了大床上,伸手拉过了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言泽寺不敢出声,也不想离开,只能半蹲在她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疲惫惨白的小脸。

翘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刚刚的那一阵撕心裂肺的质问几乎要让她承受不住了,伊百合在被子下的小手悄悄的覆在了腹部的位置上,心中的绞痛顿然又明显了一些。

宝宝,我们该怎么办?

不知道在她的床边待了多久,直到确定伊百合已经睡过去了,言泽寺才迈步离开。

轻轻带上房门,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寺少主!”电话另一头传来魅玄恭敬的声音。

“给我查一件事。”言泽寺脸色微沉,对着电话交代道。

当天空被晚霞侵染的时候,靠在白色别墅阳台栏杆上的言泽寺,接通了手机。

“怎么样?”言泽寺接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着结果。

“刚刚已经确认了,白纤雪确实是怀孕了。”魅玄一板一眼的回答着。

“是真的?”言泽寺的眉毛死死的皱在一起,语气骤然一紧,带着怒气的锋芒透过话筒扫过电话另一端的魅玄。

“是,那医生没有说谎,也没有作假,她确实是怀孕了。”魅玄有些紧张,急忙的回答着。

“好,我知道了。”言泽寺冷冷的挂断了电话,邪魅的脸上如同染满霜降般,全身散发着寒气。

她真的怀孕了?

那孩子会是谁的?

夜色笼罩下,整个别墅都布满了阴鸷的气息。

“唔——”白纤雪才一转身,整个人就已经被脖子上的大手给掐的抵在了墙壁上。

“我们的caesar每次的出场都这么吓人吗?”白纤雪趁着他手中力道减轻的空歇,急促的喘息说。

“白纤雪,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凯撒的双手在加大着力道,要不是眼前的女人还有利用价值,他现在就直接解决了她。

“我……哪……哪有……”白纤雪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再这样下去她会被男人掐死。

“还敢说?”凯撒力道又在加大,眼里的嗜血越来越浓重。

“你简直就是一疯子!”白纤雪快要坚持不住,伸出双手猛的朝男人推了过去,然后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息着。

凯撒也根本没想真的掐死她,所以当她推过来的时候,也就顺势松开了她。

“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动她!”凯撒双手插在口袋里,倨傲临下的看着白纤雪,声音虽轻,却扬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凉。

“我哪有再动她了,拜托你,不要每次都跑来一副审犯人的模样来审讯我。”白纤雪揉着自己的脖子,瘫软在地上没好气的说。

“你还敢说?你把你怀孕的事情大肆宣扬,难道不是为了让她知道?”凯撒狠狠的说道,目光岑冷一片。

“是又怎么样,本来就是要那三大恶魔相信的。”白纤雪站起身来,背靠着墙壁,极其冷傲的说着。

“计划里是让你想办法让那三个男人相信你怀孕的事实,而不是让你通过伊百合的口告诉他们,让他们相信!”凯撒的眼睛慢慢的眯起,俊朗的轮廓上爬满了愠怒。

“反正现在那三大恶魔已经相信了不就行了?而且你不觉得透过伊百合的口,更能让他们确信吗?”白纤雪避开男人凶狠的眸光,不冷不热的回嘴道。

“你早就知道她也怀孕了,是不是?”凯撒的怒意,再也控制不住地尽数迸射出来,燃亮了他深幽如同古井的碧眸。

“是吧。”白纤雪不自然的回答着,她确实是早就知道伊百合已经怀了那三大恶魔的孩子。

她在那三大恶魔身边,安插了自己的眼线,便于她每天掌握他们的行踪。

近段时间她收到线报,那三个男人经常陪伊百合去医院,已经让她怀疑了,后来她买通了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更加让她确定伊百合是怀了他们的孩子。

所以她才故意约单冰亚跟藤南川吃饭,找机会把他们灌醉了,再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布了她已经怀了他们孩子的事情。

她这么说一方面是想逼那三大恶魔,早日对外公开她跟他们的关系,着手准备跟她的婚事。

另一方面嘛,也是为了故意刺激伊百合。

一想到她怀有那三大恶魔的孩子,她就恨不得上前撕了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了什么注意,你是故意想刺激她的,是不是?”凯撒毫不留情的捏紧了她的下颚,捏到骨骼咯咯作响都不放手,眼底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

“反正她早晚也是要知道的。”白纤雪吃痛的皱紧眉心,双手不停的拍打在男人的手臂上。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她现在怀有身孕,身体肯定是受不了你的刺激,你给我滚离她远一点。”凯撒似乎不顾她挣扎的双手,径自的加重力道,给予她警告。

“难道你很希望她生下那三大恶魔的孩子?你不应该也想让她流产么?”白纤雪的下颚被捏的生疼,依旧不忘自己的冷嘲热讽。

“闭嘴,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凯撒果然动怒了,一把甩开她的下颚,英俊的面容绷得死死的。

“呵呵,我的好哥哥,你的事情谁敢多说呀,我只不过是作为妹妹,好心的提醒你而已。”白纤雪揉着下颚,故意媚声的说着。

“留着你的好心,你最好还是注意一下自己,你找的那个医生可靠不可靠?你别忘了,那三大恶魔的人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凯撒的唇边漾出一丝无害的笑容,但话语却透着一股子森冷。

“这件事情就不用你再惦记了,我会处理的很好。”白纤雪慢条斯理的说着,对于这件事,她倒是有十分的把握。

“希望如此。”凯撒淡淡的勾起了唇角,阴鸷的笑容在唇边泛起,面容上泛起一丝邪恶。

“啊——你干什么?!”白纤雪被他忽然拽进了怀中,大手攥紧了她的衣服内,在她的身上开始上下其手的捏了起来。

“怎么?今天装清高了?”凯撒深有如同古井的眸子扬着邪肆的笑意,低沉的声音中有着令女人不能抗拒的魅力。

“你就不能轻些吗?每次都这么粗鲁!”白纤雪被他拎起,整个人紧贴在他的身体上,妙曼的身姿如扭动的蛇一般,她伸出一根纤细如葱段的手指轻轻抵在男人的胸前,娇媚的语气有着一丝不满。

“你也想要温柔的?你配吗?”凯撒的脸上扬起恶狠狠的暴戾,随着他说话语气的加重,手下的力道也在加重。

“滚,你现在给我滚开,我要休息了。”白纤雪听后脸色立即一变,推开男人的身体,转身朝着床边走去。

“既然来了,你舍得我这么快走?”凯撒大步上前,一把将白纤雪推在了大床上,随即高大的身体覆了上去,双唇在她的耳畔和脖颈之间来回的流连,惹得她娇喘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