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也敢染指!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5 字数:6657 阅读进度:451/634

“我的腿还在不在?”寒澈紧张地问,表面极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内心早就慌了,慌不择路。

“在,在。”伊百合连声回答。

“你骗我!它不在,不在了……”伊百合的话他根本不信,为什么他的腿一点感觉没有?

“你别动!”伊百合按住他,“等着,我证明给你看。”

寒澈渐渐冷静下来,呼吸由急促慢慢变得平和。

伊百合掀开被子,摸着他的腿,扭头看向他,“我现在摸得到你的腿,它们完完好好地都在呢!相信我。”

“你出了车祸,腿受伤了。”伊百合耐心的跟他解释,“需要慢慢恢复,知道吗?”

见他还是一脸疑惑的表情,她掏出手机,对着他的腿,拍了张照片,然后将被子重新盖好,把手机递给他。

照片上他的两条腿都在。

寒澈慌乱的心稍稍平静了些,深黑的眸子慢慢恢复了常智,他抬起头,迎向伊百合的目光,问:“司机呢?”

他的车上还有司机?之前没有人跟她提到过,大家都只关心寒澈,只有他会关心司机有没有出事?

“他……”伊百合为难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只知道,你出了事,进了医院。”

寒澈没有说话,扭头看着伊百合悠悠地说了三个字,“我饿了。”

“我出去帮你买点吃的,你等一会。”伊百合说完出了病房。

寒澈见她出去了,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伊百合虽然对这家医院不熟悉,却也知道在这个时间段,医院的食堂早就关门了,只能在外面的大街上随便买一点。

她拎着热气腾腾的粥回来,刚来到病房门口,还没有推门进去,就被里面两个男人的对话声止住了脚步。

“寒少,您受伤的消息已经对外封锁了。”之前那个在医院外面负责回应记者的男子,站在寒澈的病床前,恭敬的汇报情况。

寒澈斜躺在床上,眉头紧蹙:“司机呢?”

“司机撞伤的很严重,目前正在高危病房里救治。”

寒澈唇角溢出一抹冷笑:“看来他们真的想要我的命啊!”

男子瞳孔一缩:“寒少您的意思?”

寒澈厉眸看向他,命令道:“去查一下撞我的那辆货车,这场车祸并不是普通的交通意外,是有人冲着我来的。”

闻言,不仅是男子一惊,就连门外的伊百合也吓了一跳。

怎么,难道寒澈出车祸,是有人精心预谋布局的,为的是要他的命?

会是谁呢?谁跟他有如此深仇大恨?

男子跟寒澈在病房里又商议了一会,才退出病房。

“进来吧。”伊百合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病房内已经传来了寒澈的声音。

原来他早就知道她站在外面了。

“等了很久吧,饿坏了吧?”伊百合把粥放在桌子上,掀开上面的盖,诱人的香气冒着热气弥散开来。

附近的小摊她担心不干净,所以特意跑的远一点的粥店去买的。

“你也知道等了很久。”寒澈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那家粥铺离这里有点远,所以等了一会。”伊百合以为他是等的不耐烦了,连忙道,“不是肚子饿了吗?快点喝吧!”

她小心翼翼地举着盛满粥的碗,递到寒澈的面前。

“我现在不饿了。”寒澈冷声说。

“怎么会?”伊百合疑惑地皱着眉头,“刚刚手术完,身体一定很弱,需要吃东西补充营养的。”

“哦?”寒澈轻笑出来,带了讥讽的味道,斜了一眼她手里捧着的粥,“你也知道手术完需要补充营养,你觉得这个有营养?”

“当然。”伊百合理直气壮地点头,“对于你这个病患来说,一碗清淡的粥是最适合的。”

寒澈唇角向上扬起十五度角,不管怎么说伊百合愿意留在他病床前照顾他,让他一醒来看到的人就是她,他的心里还是感到美滋滋的。

“我想看电视!”

伊百合走过去打开电视机。

正在调频道的时候,寒澈突然叫了起来:“哎哟哟,手好痛……”

他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一定是撞到了,是内伤。”

堂堂一个大律师,耍起赖来比街上的流氓还厉害百倍,“百合,你喂我。”目光灼灼地盯在伊百合的脸上。

伊百合微微皱了皱眉,忍着一口怒气,接过他的粥碗,用勺子舀了一勺,递过他的唇边,寒澈喝了一口,摇了摇头。

“这么喂好难受。”

“那……”伊百合立刻放下杯子,“你等下,我去叫看护进来。”

“不用了。”寒澈叫住她,狡黠的目光盯着她的薄唇,笑了一笑,“你过来,我教你怎么喂。”

伊百合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拿着粥碗过去了。

“再过来一点。”

寒澈的左手压住她的手,右胳膊圈住她的腰,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彼此的呼吸起伏听得一清二楚,他笑得几分邪意十足,低头咬住勺子,含糊两个字,“过来。”

伊百合身子往前凑了凑,唇突然被寒澈狠狠吻住,一股粥的香味随着强劲的电流漫了过来,伊百合只觉得脑子一懵,两秒钟后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寒澈强吻了。

好在她不算糊涂,伊百合很快用力地推开寒澈,连忙呸呸,到一旁漱起口来。

偷香的味道还真不错,那红唇柔软地,真想再来一次。

伊百合冲过来,冲着他气呼呼地大喊:“喂!寒澈,你太过分了?”

“我怎么了?”

“我好心喂粥给你,你还,偷吻我!”

“没有啊。”寒澈狡辩道,“我可是经过你同意的。”

“什么!我什么时候同意了!”伊百合越想越来气,就知道这个男人没安好心,没想到他躺在病床上还敢对她有邪念。

“我是在教你怎么喂我喝粥,”寒澈笑得比狐狸还要狡猾,“亲爱的百合,学会了吗?”

可恶!

他还真是有本事,把人气得无语,伊百合拿他根本就没办法,咬牙切切地站在原地,粉拳攥得紧紧的,要不是看他是个病人的份上,早就上去一顿锤了。

寒澈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出声来,要不是有她在这里陪他,此时他双腿毫无知觉,一定不好过。

伊百合也知道他现在身体残疾,不打算跟他计较,一直被他使唤到很晚,才准备离开。

“你不是打算就这样走了吧?”身后传来寒澈不满的嗓音。

伊百合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还有事吗?”

寒澈似乎欲言又止,抿了抿嘴唇,眼里的光芒毫不迟疑地投了过来。

伊百合疑惑地迎上他凤眼里少有柔和温情的光芒。

“怎么了?”

“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他张了张口,少有认真的恳求,虽然感觉得到他极力在掩饰着什么,她还是隐约地感觉到他是在害怕什么。

可是他堂堂一个大律师,会害怕什么呢?

伊百合实在觉得疑惑不解。

突然一个念头想到,刚刚在病房门外她偷听到,寒澈遇到车祸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的,也就是说有人要杀他?!

他让她留下来陪他,是害怕有人会对他不利吗?

“留下来陪我,好吗?”寒澈再一次深情地恳求打乱了伊百合的种种思绪。

迎上他真切的目光,伊百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他,她冲他点点头,答应下来。

“不过,你不可以对我有非分之想。”她不忘谨慎地声明。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有别的想法吗?”寒澈苦笑着看了眼自己不能动的腿,摇摇头无奈地说。

“这倒是。”伊百合放心下来,“那好,你先睡吧,我一会问值班护士要一个房间。”

寒澈目送着她出门,眼眸不自觉的变得幽深起来。

伊百合出去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跟单冰亚说下今晚她不回来了,没想到单冰亚的手机竟然关机,她只能作罢。

回到病房的时候,寒澈已经躺下了,伊百合没有打扰,帮她带上门,去了隔壁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醒的很早,六点多钟,医院里是一片安静。

不过就在昨夜,寒澈的病房前已经多了好几个保镖,医院里他这一层也被严密的监控起来。

看来寒家已经发现有人要对寒澈不利,做好了防护措施。

不知道寒澈跟什么人交恶了,竟然会惹来杀身之祸?

伊百合没有再去寒澈的病房,而是直接离开了。

现在寒澈有寒老爷子专门派的人保护,他的情绪经过昨天也稳定了一些,她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医院里多少有些消毒水的味道,伊百合是一个睡眠要求很高的人,自然昨夜没怎么睡好。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补眠。

没有想到同样跟她一夜未眠的人,还有单冰亚。

最近有一个政府竞标案,忙的他焦头烂额的,整整在公司奋战了一夜。

一大早回到白色别墅,他第一件事就是去伊百合的房间,看她睡得怎么样?

昨晚轮到他陪她,可是他却因为工作忽略她了,单冰亚心里有些愧疚。

当他推开伊百合的房门,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住了,时间在这一刻被停滞不前。

在这样一个豪华公主房间里,穿着白色吊带衫,露出美人特有的纤细的白皙脖颈,正躺在一张地板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细细的阅读着。

清爽洒脱的打扮,小女人该有的朝气蓬勃,甜美而妩媚的表情,动作,还有那爱玩爱撒娇的大小姐脾气……

窗外明亮温煦的阳光照进房间里,周围暖洋洋的,好舒服。

伊百合穿着简单性感的白色吊带衫,光着小脚丫,半躺在地板上,在柔和的阳光照射下,白皙的肤色仿佛都被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她像只慵懒而优雅的小猫,舒服的倚靠在垫子上,被书中的情节逗得哈哈大笑,从侧面看,她的笑容爽朗灿烂,一点都没有女孩子应有的含蓄矜持,可是却让人心里很舒服,这种暖暖的感觉从上到下,全身都觉得顺畅起来。

单冰亚像一个误闯进童话世界的骑士,远远的站在那里,不靠近,只是这样默默的守护着公主,静静地看着眼前仿佛是画中人物美好到不真实的伊百合,仿佛自己一走近,眼前的一切就都会像泡影般消失不见。

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也许只有短短几分钟,也许是几十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当单冰亚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走的时候,他的双腿已经有些麻木。

伊百合维持着一种姿势躺着太久,也有些累了,她刚想起身站起来,谁知道起的太猛了,头晕目眩,无力支撑身体晕眩的她,差点倒地。

一个温暖的怀抱把她有力的托起,男人的味道立刻也袭了上来,他的男香一直都是很淡的味道闻着就很想着迷的诱人。

“怎么最近身体这么弱?”单冰亚的手环上她的腰身,十指相扣时,感觉到了她的瘦弱。

“哪有?我还感觉最近沉了呢。”伊百合擎着笑脸在他眼前,精致的轮廓一如从前,只是多了一些他爱的女人味。

“听魅玄说你昨晚去了医院?”单冰亚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将伊百合抱在怀里,淡淡的问。

伊百合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语气有些娇气:“那个魅玄真是尽职啊,我不过是去医院看个朋友,他就那么及时的汇报给你了。”

“他也是担心你出事,你那个是什么朋友?”单冰亚宠溺的捏了下她的脸,明知故问。

伊百合也不言明,只是淡淡的答:“算不上什么朋友,只是好像有人要杀他,我就留下来多陪了他一会。”

“噢?”单冰亚挑了挑眉,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道:“既然有人要追杀他,想必那里也不安全,以后你尽量远离。”

伊百合没有回答,只是媚笑着嘟起唇,转移话题道:“单哥哥,我饿了!”

“饿了?”单冰亚不由分说的将她抱到床上,故意曲解她话里的意思:“那我来喂饱你。”

“单哥哥,唔……”伊百合刚想开口拒绝,唇已经被单冰亚堵住,紧接着而来的是他疯狂的索吻。

长长的一个热吻,很久才分开,却已经点燃了两人心中的火焰。

“嗯,我要……”伊百合浅浅的呼唤,白色清纯的吊带衫,跟黑色的大床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同于少女的青涩和娇羞,成熟性感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怎么表现会让男人为之发狂。

望着床上如水蛇一般扭动的小女人,单冰亚的眼睛刹那间赤红,呼吸不知不觉变得急喘起来。

“百合,你是我的,记住……你是我的……”

单冰亚扑了上去,两个人很快纠缠在一起。

卧室内,春色盎然。

god慵懒地靠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完美的五官无懈可击,墨绿色的妖邪眼眸,似盅惑人心般让人沉沦,黑色的高档西装衬得身材更加挺拔修长,双腿优雅的交叠着,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文件,浑身散发着如黑暗恶魔般的妖异气息。

“主人!”在门外敲门后没有得到god的答复,身材高大的男人只得提高噪门叫唤:“我是摩尼,有要事上报,可以进来吗?”

“进来!”合上文件,开口让影子保镖进来,god冷魅的眸子轻轻地落在他身上:“摩尼,怎么样,最近我的宝贝又做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伊小姐,她……”摩尼不安地看一眼主子,这几天发生的事,不知道应不应该如实告诉自己的主人。

“摩尼,你知道隐瞒的下场是怎样的吗?”god不耐烦地挑眉瞅他一眼,把手中的金笔用力一捏,破裂的声音清脆而诡异。

“主人,昨晚,伊小姐和寒澈在一起。”看着主人骤然变得残酷的俊脸,摩尼颤抖着开口。

“什么?你竟敢让她跟寒澈在一起?”以野兽扑向猎物的速度,god一拳打得摩尼退后数步,血从嘴角流出。

伊百合身边那三个恶魔,已经够让他很头疼了,现在她怎么会又跟寒澈那小子扯到了一起?

“主人,您不许我们上下对伊小姐不敬,所以,我们不敢动手阻拦。”擦着嘴角的血,摩尼面无表情地回答。

god一时语塞,是啊!都是他太宠她了,怕她发觉他对她的监控,所以,一切的行动,都只是在暗地里进行。

“还有呢?”深吸一口气,god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伊小姐跟寒澈在一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不久她好像还去了寒家,似乎那一晚他们睡在同一个房间!”摩尼已经做好了准备,告诉主人这件事后,主人的反应。

“你再说一遍?什么叫似乎睡在同一个房间?”god犀利的眼神紧盯着摩尼,平静的话虽然轻柔,却带着火山爆发前的危险。

“属下疏忽,请主人责罚!”此时的摩尼责无旁贷,等候god的发落。

“疏忽?哼,摩尼,你要记住,只要是她的事,一丝一毫的疏忽都不允许。否则,只有

一个结局,那就是死!”god怒气迸射而出,眼中闪动着嗜血的阴狠:“你给我说清楚,她,是不是和寒澈已经上床了?”

“应该没有!”摩尼小心翼翼地开口:“那天藤南川后来把她接回去了,而昨天寒澈突然发生车祸,下半身已经瘫痪了,伊小姐才留在医院里陪了他一夜,想必他们也不能发生什么。”

“是吗?”god的心用力的抽紧,在她的心里,最重要的男人,还是那三大恶魔。

“主人?”摩尼小心地叫唤,自己的主子越沉默,就越让人害怕。

“还有什么事?”摩尼焦虑的呼喊唤醒了god,迷茫的眼神瞬间恢复晶亮,仿佛刚才那近

一分钟的走神压根没有发生过。

“伊小姐身边的暗卫似乎已经发现我们跟踪伊小姐的事了。而且,三大家族的人,似乎不是很好对付。”摩尼恭敬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候主人的命令。

“哼,三大家族我自有办法对付。”短暂的沉默后,god脸色仍然没有缓解,阴沉地吩咐:“摩尼,动用一切力量,把她给我带回来!记住,不能伤她一根头发。”

“知道了,主人。”不敢直视那让他心寒的邪冷眼眸,摩尼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god把手中的金笔残骸扔到地上,整个办公室只剩下他粗重的呼吸和心跳声,烦躁地站起身,高大的身体站在落地窗前,由他六十层的总裁室向外望去,但是,再优美的景色也无法平息他心中妒忌。

心中蔓延着一股恨意。

“寒澈,你真是太不自量力了,我的女人,也敢染指!”

“该死的女人!一再地挑战我的忍耐,你就真的不怕我会锁你在身边吗?”

每每想起伊百合,god的心就不自觉的觉得痛,觉得恨,觉得绝望。

让他无所适从,唯有折磨。

勾唇自嘲一笑,看来,他引以为傲的冷静和自制力,在涉及到那朵冰冷的百合花时,都

会宣告罢工。

一声高过一声的咒骂声,从god紧抿的薄唇中溢出。

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出:“伊百合,为什么你可以接受他们每一个人,却独独要排斥我!为什么?”

他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他要把她抓回来,让她在他面前……低下她尊贵骄傲的头颅……

伊百合一个上午都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不到中午她的肚子就开始抗议了,暗叹一声,拿起手边的电话打电话叫外卖,电话还没接通,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得到伊百合的允许后,洛天痕推门而入。

“有事吗?天痕?”伊百合放下手边的工作,抬起头来问。

洛天痕慎重的点头,来到伊百合的办公桌前:“伊总,我发现最近有些人正在恶意监控我们公司的股价。”

“哦?有这种事?”伊百合的眸子微微眯起:“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目前还没有查出,不过我会继续追查他们的目的。”洛天痕摇摇头,眸子里划过一抹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