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喜欢征服他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4 字数:6517 阅读进度:437/634

god愣愣的看着手中的断发,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这么漂亮的头发,她居然舍得……

伊百合跃开之际,冰冷的话在空中回响:“对于任何能构成威胁的东西,就算是身体的一部分,我也不会留恋。”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两抹人影,god冷酷的薄唇勾起一丝笑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午夜的妖魅恶魔。

他的周身,弥漫着危险和死亡的气息。

“亲爱的小百合,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推开我的手。”

“我会在地狱里,迎接你……”

别墅中一群群的黑衣保镖在四处搜索,黑暗中的暗九紧紧地把伊百合搂在怀中,皱着

眉看向外面,思考着应该怎样安全地带着她离开。

“暗九,不能硬闯。”就在他想一个人跑出去引开他们的时候,伊百合拉住了他的手:“那些人,手上有武器。”

突然,一道人影从隐蔽处闪现,接着是一道熟悉的磁性声音响起:“亲爱的百合,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家?”

“藤哥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伊百合好看的眉毛轻拢,惊讶的看着走向自己的男人。

漂亮的墨蓝色眸子在夜色中闪着温柔的光芒:“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危险……”

看着包裹在床单中的美艳身子,藤南川嘴角性感地微勾:“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得来的吗?”他眼中闪过凶狠:“虽然很美,但实在是很碍眼。”

“藤少爷先出去再说吧。”暗九谨慎的望着四周的情况。

“放心吧,虽然我不是高手,但是对付外面的保镖,还是绰绰有余的。”随着藤南川的话音刚落,眼前亮光一闪,几柄飞刀从他手中飞出,每一刀都直指向附近几个黑衣大汉的要害。

“主人,我们走。”趁他们倒地不起之际,暗九倏地出手,一把拉过伊百合,快速往

门口走去。

“谁?谁在那边?”正待翻墙而出之际,却见另一群黑衣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跑过来,暗九微微一怔,这些黑衣人,一看便是经过专业训练,手段狠辣,他一个人还可以应付,但

是,怀中却有他比生命更重要的女人,他不能冒这个险。

“暗九,把百合交给我,我带她出去。”藤南川向伊百合伸出手:“来,我们先出去。”

“不行,我不能让暗九一个人留下来。”伊百合在暗九怀里轻轻挣扎,眼眸死死盯住他:“暗九,我不走。”

“大小姐,你先跟藤少爷离开,我不会有事的。”暗九握紧她的双手,是安慰,也是保证:“你穿成这样,留下来也帮不了我。”

“我不要!”伊百合冰冷的话语中有着坚持。

“百合,你听话好吗?”收起了刚才对付敌人时的狠决无情,藤南川换上了一副妖孽的笑容:“你和我先走,然后我再回来帮他,这样行了吧?”

“不行!”伊百合还是不放心。

“百合,你还要这样抱着暗九多久,再犹豫不决下去,想走也走不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跟暗卫似乎是生离死别的不舍场面,藤南川不禁一阵窝火,但他也只能忍着,怕自己的怒气吓到了她。

“暗九,你要向我保证,一定要平安无事回到我身边。”伊百合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藤哥哥说得没错,再纠缠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好!”暗九轻柔的回答。

伊百合点点头,看着他的眼里是不舍和愧疚:“暗九,对不起,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暗九轻抚着她的头发,让她宽心。

“暗九,我在外面等你,你一定会平安出来。”伊百合目光坚定的看着他。

“恩,我会尽快解决他们然后出去的。”暗九再次承诺道,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放开了手。

感受着温暖的手离开自己,伊百合的心中没来由一阵刺痛,忍不住轻轻叫唤:“暗九,你一定要保证不出事……”

“我保证!”暗九拥紧她再放开,然后把她交给旁边的藤南川:“藤少爷,百合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就算我死,也不会让她有事的。”藤南川将伊百合稳稳地搂在怀中,无视她担忧暗九安危的表情,度着优雅的步子向门口缓缓而行。

不过,就在这一刻,一群黑衣人已经把他们团团包围住,冰冷的枪对准了他们。

一阵拍掌的声音传来,让人心寒的冷笑过后,一身黑衣的邪美男人缓缓地靠近他们,眼

睛淡淡扫过两个男人,最后落在了藤南川怀中的伊百合身上,扯了下嘴角,露出一抹极淡的笑容,然后,嘴唇蠕动,低沉悦耳的声音流淌而出。

“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下去。”

“主人!”

“我说下去!”

“是!”

god缓缓走近伊百合,嘴边勾起邪恶的弧度。

“宝贝,看来你的魅力还真大啊……连藤少爷也亲自来救你了。”

他的声音很轻,柔的仿佛对情人的低语,却让伊百合的身体微微轻颤。

藤南川收紧手臂,无声地给予她支持和安慰。

god来到伊百合面前,无视其他两个男人的存在,信手捻起她的秀发,看着那被刀割短的头发,眼中泛过一丝心疼……

“小百合,穿成这样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是想让我妒忌吗?”god墨绿色的眸子冷邪地扫过环在她腰间的大手,狠狠地眯起眼:“藤南川,放开你的手。”

藤南川刚想有所动作,伊百合却朝他使了个眼色,拉开腰间的手,她慢慢地走近邪恶的男人,眸子骄傲地看着他:“god,想不到,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还能支持到现在。”

“你是在担心我吗?”god紧绷的俊脸慢慢凑近她:“放心,一天得不到你,我是不会死的。”

紧扣着她滑腻的下巴,god的双手微微发颤,即使到了现在,他都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伤害她,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然敢伤了他之后还跟着其他男人离开,真的不可以原谅。

狠狠地贴上她香甜的唇瓣,深深地吻着,直到心中的怒气缓缓收起,才不甘地离开她诱人的唇,拥着不断喘气的她,在她耳边呢喃:“宝贝,我真的舍不得放你走,你说怎么办才好呢?”

“放开她!”一道修长的身影迅速走上去,一手把她抢回来护在身后,冷魅妖孽的藤南川,冰冷的锐利眸子直直的盯着妄想染指自己最爱女人的邪美男人,外表同样出色的两个男人,眼中只有彼此,死死地盯着,似乎要将对方撕咬入腹。

“藤南川,真的想不到,你会为了她,亲自涉险擅闯我的地方?”

“有人想把我的至爱禁锢,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蓝眸轻轻地对上god,藤南川冷冷地开口:“而且,不顾百合的意愿硬要把她留下,这本身就是你的不对。”

仍然是妖孽无害的笑容,仍然是一贯的温和魅惑的贵气十足,但藤南川冰冷的眼中却有

着森然的狠光。

god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这么说来,你今天是一定要把她带走的是吗?”

“god,你应该知道,她不属于你。”藤南川有力的双臂圈住伊百合,刹时让她温暖

起来。

“放心,我会让你们走的。”伊百合白得透明的脸让他心疼:“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放弃要得到她的决心,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心甘情愿地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god,你的伤,还是快找医生看看吧。”伊百合淡淡的看他一眼,靠进藤南川的怀中,疲惫地闭上眼睛:“藤哥哥,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藤南川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大门走去。

god眼睁睁的看着伊百合离开,墨绿色的眸子眯成一条线,伊百合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

当伊百合从浴室出来,看到端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的藤南川时,先是一愣,然后故作轻

松地边擦头边轻声问道:“藤哥哥,还不睡吗?”

“我在等你!”藤南川回答着,将伊百合扶到化妆台前坐下,接过毛巾继续她未完的工

作。

看着镜中脸上隐隐带着不满的男人,伊百合轻轻垂下眼帘:“藤哥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藤南川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她:“百合,你为什么会招惹上god那样的男人?”

伊百合怔了怔,她没想到god这次将她带回别墅,会惊动藤南川。

应该是魅玄发现她被另一辆车带走了,回去报告的。

伊百合看着藤南川难看的脸色,识相的揽住他的双臂,靠近他。

良久,她那软软带着疲倦的声音才低低的响起在室内,“虽然我不知道god现在出现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容易打发和对付的男人!”

伊百合无法忘记当年这个男人对她的羞辱跟残暴,他是真的厌恶她,想要欺辱她,但是这样深深的讨厌着一个人,面上却是能无动于衷的和她缠绵了整整七天,而且还吃得舒爽到极致,试问,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是表面上说的那样爱她。

而且,六年不见,这男人的变态功力好像又是加深了一层,以至于这么印象深刻的男人,伊百合在第一时间见到他居然没有把他给认出来。

更可恶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在她身边潜伏了这么久,才露出真实身份,可见他的心机之深。

“咳咳!”藤南川重重的咳嗽两声,然后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打量了眼明显心虚中的伊百合,冷声说道:“百合,你知道我的意思,不要试图隐瞒我?”

“好吧好吧!”伊百合摆手,事到如今,看来是瞒不住了,当然也没什么好瞒的!现在她和三大恶魔在一起,意味着就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也不能单独跑掉。

清了清嗓子,伊百合从化妆台上一跃而起,托起旁边的大抱枕死死的抱紧在怀中,才低低的开口道:“其实,也说不上什么了解不了解的,当年我也说了,我在某国人生地不熟的,是他给了我一笔钱……”停顿了几秒,伊百合继续说道:“买了我一个星期!”

“啪……”伊百合的话音刚落,应声而落的是藤南川手中的毛巾,伊百合抬头,看见的就是藤南川苍白着脸,颤抖着嘴唇的一脸悲戚模样。

“怎么了?”藤南川的这个样子太反常,让伊百合忍不住猜想,是不是自己说的什么触及到了他的不可告人的伤心处呢?

伊百合还在微微好奇中,这边的藤南川已经是很快的恢复了正常,低头捡起落地的毛巾,才是淡淡的开口:“这么说,你们六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伊百合谈起,掰掰手指,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相处时间不长,后来我们钱货两清,就再也没见过面!说实话,这次我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还真没想起他是谁呢!”

“那后来你是怎么想起的?”藤南川好像是抓到了伊百合话语的漏洞一般,就是死缠着不放。

“哼……怎么想起的!”伊百合一想起那个该死的god是怎么逼自己想起的,就是一阵咬牙切齿。

隐藏了那么久,他终于才肯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居然还敢要求她做他的女人。

他以为她还是六年前那个身无分文的伊百合吗?

前几次god都对她纠缠不休,只是她没有跟三大恶魔挑明,毕竟她还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太多的过去。

伊百合是被god逼着想起之前的一些事的,当然她不能老老实实的对藤南川说,没办法,她只能打着哈哈,企图蒙混过关,“哎……其实这个也没什么,毕竟是以前认识,又是间接帮了我的人,只要稍微聊聊,我又不是老年痴呆症,肯定很快的想起了啊!”

“是么?”藤南川还是将信将疑,追问道:“真的只是这样么?”

“哎呀……”伊百合都快被藤南川锐利的眼神扫得弃械投降了,“好了好了,不要再去纠结那所谓的过去了,现在我们该想想的是到底该怎么办?那个god明显不可能善罢甘休,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对了,他还跟伊氏的赵老跟汪老关系不错,不知道那两大长老又会给我出什么难题?”

藤南川闻言,轻轻的勾了勾嘴角,“你以为那个god岂是那么容易合作的人,那两只老狐狸恐怕这次要栽跟头了……”

“呃……”伊百合被藤南川这些含糊的话弄得有些糊涂了,不由的追问道:“什么什么栽跟斗了?”

藤南川并不马上解决伊百合的疑问,只是淡淡的对她提醒道:“你不妨留意一下,这个god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伊百合喃喃道,对上藤南川一脸的高深莫测,不由的担忧道:“要是他想要伊氏集团呢?”

“呵呵……”闻言,藤南川大笑起来,“有野心的人不可怕,有野心的人贪恋重,这是他的弱点。这样的人比无欲无求的人可是更容易掌控的!相信我,有弱点的人比没弱点的人更容易对付!”

伊百合不解的皱眉,藤南川却从身后搂住她。

他担心的倒不是god想要伊氏,他担心的是god想要的人是她。

“百合,是我不好,如果我一直在你身边,你就不会被他欺负了。”藤南川将伊百合紧紧的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幸好,那个god没有得逞,不然,他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我没事。”伊百合轻舒一口气,四肢并用的缠住他,她闭上了眼睛,带着满足的笑,汲取他身上的体温。

看着她的可爱表情,藤南川温柔地宠溺一笑,大掌理顺她凌乱的头发:“头发干了,累了一晚,睡吧。”

“藤哥哥,我还不想睡,我去露台吹吹风!”伊百合轻轻推开他,往外面走去,今晚的事,她需要好好想想,因为,她知道,god,不是个轻言放弃的男人。

藤南川有些不满的把她娇媚的身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外面夜凉露冷,你想把自己吹感冒么?”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关心。

伊百合笑而不语,头温顺的依在他的怀里。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依赖他的感觉。

她乖顺的模样,让藤南川无奈的摇摇头,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她真是自己的克星。

“百合,你真的不困吗?”把她放在床上,手慢慢爬上她的胸口,藤南川性感俊美的薄唇忍不住含住她的耳垂,轻轻添弄。

空气中,流动着暧昧的味道。

“藤哥哥……”伊百合制止着他的动作,语气有些无可奈何。

她知道,今晚的他很生气,不但是因为自己瞒着他跟god的关系,更是因为,她对暗九的不舍与关怀,god曾经跟她的交易,还有他那猎人般的邪恶目光。

“百合……”藤南川诱惑地轻笑,墨蓝色的眼睛深不见底:“我想要你……”

伊百合的眸子看着他的眼睛,那隐隐泛着幽寒的光,像一张大网一样将她罩住,让她动弹不得。

看着藤南川渐渐变暗的眼睛,伊百合轻勾了下樱唇,原来,她的藤哥哥对她也会有这样强烈的占有欲,但是,因为是他,她不讨厌。

“藤哥哥……你真的想要……”伊百合把自己柔软的身体贴到他的身上,轻轻撩拨,手也在他身上摸索着,摸到浴袍的腰带。

“百合……你在勾引我吗?”藤南川的俊脸绷的很紧,两眼喷火般的看着她。

“如果我说是呢?”伊百合对上他深邃的眼睛,嘴角泛开一个妩媚的笑,轻轻一扯,浴袍完全打开。

“这样的笑容,今晚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吗?”他不喜欢与别人分享她的美,就算是一个笑容,他也不想让别人窥视。

“藤哥哥,你欺骗过我吗?”伊百合突然想起god对她说的话,顿下了手中的动作。

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不相信他,可是她心里就是感到不安,不知怎么的就无意识的问了出来。

“傻瓜,我怎么会骗你呢。”藤南川宠溺的搂住她,轻吻上她的额头。

伊百合嘟起红唇,纤手抬起他的下颚:“那你告诉我,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

“你觉得呢?百合,难道你感受不到我的心吗?”藤南川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让她感受他的心跳。

“藤哥哥,如果你敢背叛我,那么,我的一切,都不会再属于你。”伊百合柔媚的轻吻了下他的薄唇,然后狠狠一咬,在她的生命中,绝对不允许再有任何的背叛跟欺骗。

“我不会!”听着她的话,藤南川的眼神突然微微一暗。

除尽两人的全部衣物,伊百合俯下头,用唇舌描绘着他健美的身材。

“百合,我会忍不住的。”藤南川一把拉下她的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舌头紧紧缠住她的。

“藤哥哥……”伊百合的纤手若有似无地在他的胸膛前画圈圈,极尽能是的挑拨,她喜欢看他失控的样子,她喜欢征服他。

“百合,你真是只妖精!”藤南川喉咙发出类似野兽的吼声,就想要这样子马上得到她,却被伊百合避闪开了。

就算他有再强的定力,再冷静的理智,但在她面前,所有的坚定的信念都会瓦解

藤南川把伊百合柔软的身体狠狠地压在了身下,墨蓝色的眼睛紧盯着她,然后低头,吻了上去,手也开始游走着。

伊百合轻轻的闭上眼睛,享受着他的撩拨。

不一会儿,她就全身瘫软,气喘吁吁地倒在他怀里。

她扭动着,眼色迷离:“藤哥哥……”

“百合,还不可以……”藤南川却像玩上隐般,故意就是不给她,弄的她全身燥热不堪。

看着她不安躁动的样子,他笑的得意,轻添着她的耳朵说:“百合,说你爱我,说你爱我我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