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堕落风尘(一)(必看高潮)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4 字数:6709 阅读进度:430/634

伊百合好像是回忆到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一样,猛地瞪大双眼,指着那一脸笑意盎然的god,冷声喝道:“是你!”

居然是他!

六年前!

伊百合被乔翊升出卖,沦为那三大恶魔的禁囚,在那个他们困住她的小岛上,她被连续折磨了三天三夜。

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本想回伊氏,却发现伊氏已经被乔东方跟凌波丽占去,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她不利的新闻。

伊氏她回不去了,家她也已经回不去了。

伊百合被迫流落异乡。

直到现在,伊百合都不知道当年的那段岁月,到底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授意。

因为她刚从三大恶魔那里逃出来,并没有带多少钱和物资。

身上仅剩的一点钱和衣服在出火车站的时候,就被当地的地痞摸得一干二净了。

人生地不熟,无望追回那唯一的生活需要后,伊百合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大街的石椅上,身子疲倦,整个人再也无力动弹。

全身乏力饥饿,心中带着被陷害被抛弃的痛,身体也是还有那旧伤未愈的伤痕,伊百合一个人看着陌生的街道,心中绝望死灰一片。

她曾经想过就这么死去,像一个乞丐一样,克死在异乡的肮脏街道上,但是她不敢。

以前无数次被病痛跟身体折磨,无数次又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她都挺过来了。

有的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过程。

当她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看着那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们把一根又一根的针管插进她的体内。

痛么?难受么?想死么?

她都有过,所以在她做出医院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不管是为了什么,不管是遇到了什么,她都要活下去。

比死亡更可怕的折磨她都受过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她没有受过的呢。

所以在走投无路,饥饿难耐的时候,她毅然的选择走进了街头最有名的红灯区。

不能说,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的身下申吟是一种很新颖的体验,那一刻,她浑身疲软的躺在一个浑身散发着恶心气息的男人身下,眼里看到的却是旁边桌台上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面包。

谁说女人越到险境就一定要越洁身自好呢,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没钱没权没爱情没亲情,仅仅只剩下这一条卑微的命而已。

在一个男人身下是喘息,在两个男人身下还是喘息,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除了那张表皮么?呵呵,伊百合自嘲一笑,表皮算什么,她的前半生接触的都是好看的男人,比如那负心汉乔翊升,比如那三个恶魔,但是那么漂亮的表皮能给她带来什么,不,什么都没有,只有深深的痛。

相对于乔翊升那种表面的温柔和宠爱,背后一刀的对待方式,伊百合更喜欢这种钱货两清的交易方式。

她卖出她的身体,得到她想要的食物,很公平的交易,下了床,付了钱,两人就是陌生人,什么都不是了!

两清了。

虽然不应该,但是在那男人的身下,伊百合还是走神了。

她的心里想起了以前在家看的一部电影,那里面的美丽女子叫红衣,也是为了吃饱肚子,在一个根本不喜欢也不认识的男人身下喘息,虽然身体被狠狠地侵犯着,但是红衣却是尽力的伸长手抓起旁边床边的食物。

大口吞咽,挡不住的唾液流了满地都是。

她眼中看不见男人,只看见那香喷喷冒着热气的食物。

男人眼中也看不到她,只看到那白花花的娇躯,那赤果果的谷欠望。

相比于红衣,伊百合还是幸运的。

她的第一个恩客好像是一个不是很擅长办这事的男人,很快的,伊百合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不行了。

从她的身体下退了出来,然后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最后男人离开,伊百合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片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干面包。

说了幸运,还真的是很幸运。

一般在这种街头红灯区工作的女人,接的都是最下层的客人,且这些受到生活压榨的人往往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她仅仅只是遇到一个那方面功能有些障碍的男人而已,已经相当不错了。

说不幸,那也是相当不幸。

她堂堂一个伊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第一次出卖身体的交易,换来的竟然是一块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干面包。

在那个脏污的红灯区里,伊百合都没想过自己能活多久。

能有一餐吃着就不错了,哪一天是因为受不住男人的虐待而死,还是染上性病而死,她自己还真是不确定。

但是她很幸运,就在接了第一个办事迅速的男人之后,她就遇见了生命中的救星——肥姐。

肥姐是一个很有名夜总会的老鸨,特意来红灯区这片地方,挑选有潜质的高级j女,带回去训练的。

而伊百合就幸运的被选中了。

她只是觉得莫名的幸福。因为,她知道,从今以后终于可以饱饱的吃一顿饭了,如果奢侈的话,还可以泡一个美美的热水澡!

她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什么是泡澡的乐趣了。

于是乖乖的爬上了那个老鸨的车,静静的缩在那个车厢里,不发一词。

命运是什么,未来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在这一刻需要活下去,需要为了自己活下去。

她其实是害怕一个人死在那个肮脏的房间里,也害怕那些恶心的男人会传上她一身的病,更害怕隔壁那撕心裂肺的惨叫会有朝一日发生在她的身上。所以,在即将沉溺的时候,岸上伸出了一根树枝。

不管这根树枝是不是脆弱得根本承受不起她,还是这根树枝上其实是荆棘遍布,但是伊百合都义无反顾的伸出手去。

有些事情,去了才有机会,不去,就是一丝就会没有。

堕落也是,堕落了才能活下去,不堕落,她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勿怪堕落,勿怪妓女,她们只是想生活。伊百合想起很久以前在一篇国外杂志上看到的文章。

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用到自己身上。

肥姐带着伊百合来到了一处应该是炫舞的秘密训练基地,当然路途中,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伊百合一直沉默的跟在肥姐的身后。

她不好奇,她也不关心,更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对她来说只要有一顿饱饭就够了。

肥姐首先带着伊百合来到一间房,二话不说,就指着那房间里的浴室对伊百合吩咐道:“给你一个小时,把自己弄干净,再出来见我!”

伊百合当然是求之不得,身上黏着的男人的味道让她恶心欲呕,那脏污的裙子让她恨不得马上脱下就裸奔,所以在肥姐命令之后,伊百合就快乐的扒着腿往浴室冲去。

对着浴室里宽大的镜子,她发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脏很恶心。

布满肮脏气息的房间沾染了她的身子,身上穿着一件老板娘施舍的暗红色的裙子,显得整个人苍白如鬼,那长发如墨散在背后,也是一头的灰尘和污垢的烟酒味,最重要的是,她身上还带着那个男人身上充满淤泥的恶心味道,也难怪肥姐带她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她去洗澡。

无关洁癖,只是因为真的很脏,很恶心。

脱下那老板娘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暗红色裙子,伊百合在身上涂满芳香的沐浴露,接着沐浴球,开始轻轻地揉捏起来。

清澈的水液洗去了那肮污的表皮。

还是白嫩的肌肤,还是细致的腰肢,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好像刚刚那些污垢是不存在的幻觉一般。

伊百合躺在浴室里,吹着泡泡,乐滋滋的想到。

人生,或许还是要学会知足得好。

没有亲情算什么,没有爱情算什么,这个世界上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唯有自己。

因为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要活着,要美丽的生活着。

从那一刻起,伊百合就暗下决心,从今往后她只为自己活着。

让那些伤害过她的男人都死去吧。

女人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

从这天起,伊百合便开始接受肥姐的训练,在炫舞做一名普通的舞女。

一开始,她只卖艺不卖身,心里还牵挂着乔翊升。

她寄希望于乔翊升有一天会出现,将她带离现在的窘境。

可是她就这样一天天的等下去,从满怀希望到心如死灰。

乔翊升都毫无踪影。

直到她终于狠下心来,决定做一名让男人伤心的女人,彻底的忘情绝爱,斩断过去。

在肥姐的调教下,她成为一名出色的炫舞花魁。

在炫舞,每一个花魁的诞生,都会举行隆重的拍卖之夜。

伊百合第一次成为花魁的那一夜,炫舞也举行了盛大的拍卖会。

那一夜买走她的金主,就是god。

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戴面具,而是以他真实面目出现的,所以后来伊百合才没有认出他来。

当时god是以g先生的名义,买下了伊百合。

他出价一千万,要伊百合陪他一个星期。

以后他来中国,也指定伊百合陪他,到时候价钱再另算。

或许,对于以前的伊家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有司机,吃饭有佣人,随手就是金卡在身的伊百合还真不明白一千万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

不过,大概,或许,是不值得一提的数字吧!

但是,对于现在这个被迫离开安乐伊家,还要躲避那三大恶魔追捕的伊百合来说,一千万,那简直是天神一样的数字。

所以在god以最高的价钱拍下她,并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对她说道:“陪我一周,我给你一千万!”的时候,伊百合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她需要钱,她需要活下去。

现在的她没有学历,没有生活的技能,除了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她想不到其他能活下去的办法。

但是有了这个一千万就什么都不同了。

她可以先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慢慢的学习工作,学习生活,慢慢的长大。

何况乔路人那样对她,三大恶魔如此折磨她,凌波丽母女夺走了她的伊氏,这样的仇,她怎么能不报?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用作将来对付他们,夺回伊氏之用。

所以,她不得不答应。

只是一个星期而已,却给她一千万,在炫舞里已经算是很好的价钱了。

god带着她来到了一栋神秘的山顶别墅。

伊百合进去后,便有专业的菲佣将她带去了浴室。

“主人不喜欢用不干净的东西,你要彻底的清洗干净。”那个菲佣面无表情的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伊百合微微皱眉,她现在这个样子比起肥姐刚刚带她回来的时候,已经干净许多了。

没想到这个g先生居然还嫌弃她?

不过后来她想一想,也许这个g先生并不是真的嫌弃她脏,而是介意她是j女的身份。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

既然出那么高的价钱,买了个j女回来玩,还要介意这个j女身子干不干净?

如果他真的那么有洁癖,不如去买个刚开了苞的小处女,更能让他满意,又何必找上她呢。

不管怎么样,本着顾客至上的服务宗旨,伊百合还是认真的将自己清洗干净。

当她洗完澡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出来,发现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西方男人出现在房门口。

天已经入夜,而室内却没有点灯,只是宽敞的落地窗前有点点星光照射进来。

黑暗中,男子那双眼眸亮得像是夜里伏出的野狼,凛冽得似寒霜,像是伏击猎物一般,紧紧的盯着窗边那道身影。

他一步步的朝她靠近,幽暗高大的身影似乎要将她笼罩。

伊百合看着男子的靠近,静静的站在原地。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在看清男子的面貌时,愣愣说不出话来。

一身白得如雪的休闲套装,没有任何花饰,却毫无不影响男子的气质;暗金色短发稍微有点长,遮掩住男子的左眉;在他的左耳处,还戴有一颗碧红色的耳钉,除此之外,他身上再没有任何装饰。

只见他一双修长诡异的眸子,正半笑半冷的望着自己,性感的嘴唇微微扬起,带着一种放荡不羁的气质。

望着伊百合看着自己失神的模样,一双光泽红润的唇在灯光照耀下有一种朦胧诱人的魔力,引得god失态的俯身一口吻了下去,“好看吗?”

全身蓦然像是被电击了一样,让伊百合呆滞的任由男子将她搂在怀里,忘记挣扎。

直到那略带香烟味的唇离开她,她才反应过来。

她显然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用力将男子推开,向后连连退了数步,直到身后有物体将她的退路挡住,她才停止后退的趋势,呼吸急促的望着白衣男子,“你……你是谁?”

god轻轻挑了挑他那如剑的浓眉,上下打量着伊百合,最后嘴角边咧开一抹笑容:“你的金主,这七天里你要尽心尽力伺候的男人!”

说完,轻微一笑,手上却是一点也不含糊,大力的抓起伊百合白嫩的手臂,不等她反应,往墙上狠狠的一摔。

伊百合吃痛,但是那时的她却是不敢发怒,只是伏在冰冷的墙壁上,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还嘴。

god仿佛没有看到她的疼痛表情一般,只是把伊百合的身子转了过来,冷冷一笑,十足的命令道:“给我把衣服全都脱了,跪下!”

伊百合被这冰冷的声音刺得浑身一个哆嗦,那个时候,那个瞬间,她唯一的念头就是遇到变态了。

如若不是变态,他一个欧洲人怎么会看中一个黑头发黑眼镜的东方花魁?还在他们的第一夜就命令她做这么丧失尊严的事。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尊严的问题显然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此时的情况容不得伊百合的更多的想法和猜测,god已经是很不耐烦的扯去她的浴巾,将她按在冰冷的地面上。

伊百合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

“嘶……”她倒抽一口气,吃痛出声。

可是男人却没有一丝的怜惜,就这样强迫她全身一丝不挂的,以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

冰冷的触感让伊百合大惊,回过头来,看着男人笑得一脸冷厉。

不知为何,伊百合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见男人不知从哪里取来了一根又长又粗的鞭子,高高的举起。

“不要!”伊百合还来不及开口,那皮鞭已经打在了她细嫩的肌肤上。

皮开肉绽,鲜红的血止不住的流出……

被火焚烧的痛,瞬间从伤口蔓延开……

伊百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额角的汗珠止不住的流出,顺着她雪腻丝滑的肌肤狠狠滚落。

她不知道原来身体被人抽了一鞭竟然是这么痛!

这到底是怎么一种酷刑,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伊百合咬紧牙,尽管痛入骨髓,但她却不敢出声。

这便是这一千万的价值!

天底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一千万,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是奋斗一辈子也无法触及的天文数字。

她想在七天之内,赚到这笔钱,就必须付出常人千倍万倍的惨痛代价。

伊百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即便是痛,她也咬紧牙关忍着。

就这样她忍了一整夜,god就虐待了她一整夜。

她整个人就像是折翼的天使,全身上下的力气被抽干,四肢自然的垂落,身后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鞭横将雪白的肌肤划得皮开肉绽,血肉难辨,甚至还淋着血水,头发更是乱成一团,根本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痛,很痛很痛……

痛到极致的时候,身体却出现了怪异的感觉。

很热很热!

大脑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冲击,有渴望,有需求,有爱,有恨……

意识,被一双长满老茧的粗糙的手,一层层活生生的剥离,伊百合感觉到身体突然开始滚烫……

身体的感觉不仅仅是热切的渴望,更像是被人灌了什么迷汤,完全看不清眼前是什么。

低低的浅吟……

脑海里是那绚丽的花海,怒放着花朵,仿佛花香四溢,清风撩人。

伊百合感到身上一阵嗜骨的刺痛!

她痛得沁出泪水,猛然清醒地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个男人的皮鞭上一定涂上了什么药,让人产生无限的幻觉。

她雪白柔腻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红,青涩地颤抖着,尤其当那双邪佞的眸子对上那诱人的柔软,仿若半桃般弧度优美。

贪婪地低下头,想要……

伊百合咬紧牙关,承受着药力对她大脑的冲击,猛然推开他!

god低估了她,以为中了他特制的迷药后的女人,都会乖乖听话,没想到这女人意志力惊人得很呐!

他猛然抓住伊百合的头发,不顾她痛苦的嘶叫,从地上狠狠拖走,伊百合一边惨叫一边被冰冷的地板磨破脸皮,火辣辣的痛让她的身体,大脑几乎爆裂。

“你……做什么……”

眼前出现了幻觉,成了一团迷雾,白烟缭绕,只有那抹黑影正在眼前摇晃……

她听到刑具被扔在地上冰冷的声音,god好像正在精心地挑选刑具,准备好好地款待她!

“不……不要……我……”

朦胧中,伊百合看到一条粗粗的铁链,闪着狰狞的冷光,逼近她!

邪恶的笑声在耳边来回游荡……

虚无的恐惧,像是强行将她的瞳仁迅速撑大,身体里流窜的异流仿佛戛然停滞!

那一刻,她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每一声心跳声,清晰地分解着那个男人每一个动作!

伊百合此刻才真正理解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强爆?什么才是真正的屈辱?

比起那三大恶魔,这个男人的凌辱简直让人不寒而栗,是一个毁灭性的摧残。

毫无爱意,甚至灭绝人性!

正因为有过这种不堪的经历,后来她看见炎琨那样欺辱小慧。她才会忍不住站出来替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