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他们三个和她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3 字数:5591 阅读进度:418/634

单冰亚敛眸正色,“银狐进了暗岛,你知道吗?”

“嗯。”言泽寺点头,“看来乔翊升的人的确有几把刷子,不容小觑。”眼眸微转,他轻扬起手,一名冷酷的男子立时出现在他跟前。

“玄,通知下去,让暗卫明里严守,暗里放松,查明银狐来此的目的。”

“属下领命。”魅玄颔首,黑影一闪,瞬时消失在两人面前。

单冰亚单手撑在颊边,好整以暇的看着言泽寺,“你不怕他在百合身上动脑筋?”

“有我们在怕什么。”言泽寺嗤笑。

“呵,别忘了他前段时间刚刚偷袭过你,你腹部的伤就是拜他所赐。”单冰亚没好气的提醒。

“亚,你是不是欠揍?”言泽寺微眯着眼,危险的轻柔问出声。他现在才发现单冰亚如此喜欢揭他的伤疤,真是恶趣味。

“……”两人互相调侃起来。

清晨,阳光透过清透的落地窗洒照在床上。

伊百合咕哝了一声,转过身子下意识去寻找最安稳的地方,白皙的手臂缠绕在藤南川的腰腹上,脸颊也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

翘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明眸睁开了下,随即猛地再次睁开。

“藤哥哥?”纤手摸向他妖孽的俊脸,伊百合嗓子软软的喊着他,她都不知道昨晚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回到房间后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一直到今天早上。

“怎么了?”藤南川捏了两下她的脸颊,湛清的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处,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馨香沁入他的鼻息之间,顺着呼吸融入了他的心中。

“你什么时候也来了?”伊百合抬起脸颊,依旧能看得出从藤南川身上风尘仆仆的痕迹,显然他整个人很疲惫,顺着那曲线优美的下巴望上去,能看到他冷魅的脸部线条里参杂着一抹柔和。

“凌晨。”藤南川大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道。

“你看起来好疲惫,你不会一直没睡吧?”伊百合仰着脖子,用手轻轻的勾勒着他深邃的轮廓,看到那眼底的疲惫,心疼不已。

“嗯。”藤南川点了点头,将她的身躯搂的更紧了一些。

单冰亚跟言泽寺已经来到了暗岛,他说什么也要连夜赶来,陪在她身边,不能落后于那两人。

“什么?你一直没睡?那你都干什么了!”伊百合一怔,没想到还真让她说中了,随即低喊道,对他的心疼更胜过因为他没有休息的愠怒。

“看着你。”伊百合被藤南川桎梏在结实的胸膛里,他的语气温柔如水,侵过她的红唇,她的鼻息。

“我有什么好看的……”她的脸颊瞬间从绷紧变得涨红,有些不自然的躲避着他呼出来的热气,低声的嘟嚷着,心里却像是被柔滑的丝绸紧紧的缠绕着。

“百合……”藤南川粗粝的长指将她小巧的下颚轻轻的执起,柔声的喃念着她的名字,像是世界上最痴情的声音,下一秒薄唇跟着覆盖了过去。

“嗯?唔……”伊百合还没有会意过来,才发出一个嗯字,就被他灼烫的薄唇吸纳住,只能偶尔发出细微的申呤声。

“百合,百合……”藤南川越吻越深,大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她的娇躯上下移动,将她的睡裙一点一点的向上卷。

当那柔软的惷光呈现在他眼前的那一瞬,藤南川的喉咙处发出深深的赞叹,看着令自己情谷欠高涨的娇躯,充满情谷欠的眼眸益发深沉,情谷欠的味道也无法限制地泛滥着。

“藤哥哥……”伊百合纤细的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身体忍不住的轻颤着。

藤南川的大手油走之处,就像燃起了烈火一样,令她开始变得难耐。

两人之间已经彼此太过熟悉,只要一个眼神,或是一个触摸,都可以挑起对方心底最原始的情谷欠。

伊百合洁白的身体在清晨看起来就像是美丽的蝴蝶般,娇美得令男人疯狂。

藤南川的唇瓣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百合,该起床了!”

是言泽寺的声音。

伊百合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推开藤南川,却没有注意到藤南川眼里一闪而逝的一抹受伤。

“恩,我知道了,你在楼下等我!”

伊百合应了一声,尽量不让言泽寺进来,免得他看到这一幕心里不好受。

不过她只考虑了言泽寺的感受,却忽略了身边的藤南川。

“唔……”下一秒,藤南川的唇就狠狠的吻上她的,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藤哥哥……”好不容易藤南川才松开她,伊百合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神更是迷离。

“别动!乖……”藤南川苦笑了一声,这一吻又差点挑起了他的情谷欠,粗噶的嗓音在她的颈窝处沙哑的发出。

“你……你还好吧?”伊百合的脸上已经嫣红一片。

“你这个诱人的小妖精,要不是寺他们就在外面,我非要狠狠的要你。”他自她的颈窝间抬起俊脸,修长的手指带着熟悉的温度将她的下颚执起,用指腹爱怜地摸索着她红肿的唇瓣。

“讨厌……”伊百合娇嗔的睨了一眼藤南川。

“我现在想做更讨厌的事。”藤南川动了动身子,难耐的发出一声低喃。

“别,不要……”伊百合再也不敢动弹,怕自己撩拨起他还未熄灭的浴火。

“百合,你就那么在乎寺吗?怕他看见我在你的床上?”藤南川叹了一口气,有些犹豫的开口。

“藤哥哥……”伊百合怔住,抬眼看着藤南川,欲言又止。

“好了,我没那么容易生气,快出去吧,寺跟亚都在外面等你!”藤南川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脸上重新换了一副温柔的笑容。

伊百合盯着藤南川看了半响,看着他眼里毫不掩饰的宠溺,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她下了床,走进盥洗室梳洗了一番。

出来的时候藤南川已经不再房间里了。

揉了揉太阳穴,伊百合下了楼梯,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厅,这才意识到整栋别墅似乎特别安静,屋里的人好像一夜之间全不见了。

那三大恶魔呢?也走了吗?伊百合环扫四周,疑惑的皱眉。

偌大空旷的大厅里只有她一个人,然而在她看不见的玄关角落,无声息隐藏着一个俊魅男子,他双手环抱在胸前,闲适的倚靠在墙上,一双邪魅的眼眸定定的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炙热的视线似盯紧猎物一般闪着掠夺的光芒,他勾起唇角,自玄关处走了出来。

“百合,起来了?”言泽寺走到她跟前,俯低脸在她额前印下一吻。

伊百合下意识的松了口气,怔怔的看着他,“怎么不见管家他们?”

言泽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绝美的脸颊,没有漏过她所有的反应,“今早我们把所有人都遣散回去了,也就是说,这个岛上,除了暗卫,就剩我们三个和你。”

心失控的一跳,抬眼触到他灼热的目光,伊百合竟觉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内心被刚接收到的信息冲击着。

就他们四个人,这意味着什么……应该不言而喻了吧!?

“先到那边坐一下,亚在准备早餐,马上就好了。”言泽寺亲昵的搂着她,在餐桌前坐下,顺势将她娇媚的身子拉进怀中。

“我自己坐。”伊百合坐在他的大腿上,挣扎着要下来。

“别动,让我抱抱你,好吗?”言泽寺紧紧搂着她,埋首在她的柔软的胸前。

伊百合懊恼的咬着唇瓣,无奈的发现每次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她就无法拒绝。

“寺少爷,该用餐了。”冷沉的嗓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嘲讽。

伊百合抬起脸,先是看了眼餐桌上摆放的稀粥煎蛋,再把视线移到出声的男子身上。

一身家居休闲服的单冰亚,健壮修长的身躯围了一条淡绿色围裙,竟然没有格格不入的滑稽感觉,依旧显得倨傲不凡,尊贵如神祗,尤其是唇角那抹若有似无的讥笑,如帝王般的俯视他们两人。

“呵呵……”言泽寺笑出声,第一次见到单冰亚如此不加掩饰的酸气,也是,一出来就看见他和百合亲昵的搂在一起,还不气炸了他,言泽寺只觉得昨天憋在心中的闷气消散了不少。

只是一想到百合刚刚跟川在房间里那么久没出来,他们做了什么是不言而喻的,他的心里顿时又觉得酸酸的。

单冰亚冷哼,扯去身上的围裙随意一丢,在他们身侧坐下,长臂一伸,转眼将言泽寺怀中的娇媚身子揽进了自己怀中。

伊百合眨眨眼,只觉眼前一晃,座下的免费软垫就已经换了人。

“来,喝一口。”单冰亚舀起一小勺瘦肉粥递到她嘴边,伊百合伸手想要接过他手中的调羹,却是不动分毫,最后只好顺从的张口。

单冰亚却猝不及防的俯低头攫住她的红唇,贪婪的汲取她嘴里的粥液,伊百合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怔怔的任由他将她刚含在嘴里的稀粥给抢了过去。

“亚,你真奸诈。”言泽寺一脸不耻的看着单冰亚。

“亚就知道用这样的方法逗百合。”藤南川从浴室洗完澡,也穿着家居服下来了,金色的发丝上还沾着水珠。

单冰亚并未把他们两人的话语放在心上,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就再懒得搭理。

“来,张口。”他又舀了一勺,对着伊百合说道。

“不要了。”伊百合闭着嘴不想再重蹈覆辙,见单冰亚不再逼她反而是将勺子送进了自己嘴里,以为没事了,刚想松口气,红唇再度失陷,单冰亚将口中的粥液一点点的哺进了她的口中,被迫吞下稀粥,他还不满足的挑起她的粉舌轻吮逗弄。

再放开她时,伊百合的双唇略显红肿,白皙的脸颊已经变成诱人的嫩粉色,水漾的眼神迷离氤氲。

还没缓过神来,脸被一双大掌捧住,另一人的薄唇压下来,红唇再度被侵袭。

“唔……”伊百合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无力的推拒。

一番亲吻下来,不知不觉中,周围的空气慢慢的升温,弥漫着暧昧的粉色气息,单冰亚、藤南川和言泽寺三个人灼热的视线紧紧盯着伊百合,让她极不自在,一颗心越跳越快,失控的叫嚣着。

单冰亚将伊百合娇媚小的身子放上偌大的餐桌,三个高大健壮的身躯立即覆上前。

“不要……”伊百合摇摇头,羞涩的看着他们。这种地方……

“乖,宝贝,给我们好不好?”言泽寺似是抓住了她的心理,在她耳际低声呢喃,如酒般醇厚魅惑她的神经。

藤南川和单冰亚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勾起唇角,邪魅的笑容如出一辙。

三两下褪去伊百合身上的衣物,她凝白的肌肤跟底下的桃木餐桌形成鲜明的对比。

餐厅里春光一片。

伊百合盈满**的眼神似最好的催qing剂,让三个男人很快都动了情,欢爱不断。

然而,沉浸在**中的男人警觉性并没有因此下降,他们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同时扭头看向侧面五米之外的落地窗外,幽暗的眼眸中迸射凌厉肃杀之气。

倒挂在庭院大树上原本还看得津津有味、啧啧感叹的银狐被单冰亚、藤南川和言泽寺突来的瞪视惊骇了一跳,生平第一次落荒而逃。

“喝!差点被吓死。”银狐心神未定的拍拍胸口,半晌朝天翻了个白眼,“有人会像他们那样,欢爱之中还有余力吓人的吗?对了,还有老大,上次偷看也被他吓着了,呼……流年不利。”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丝毫不为刚才偷看别人的情事而感到羞愧。

更何况他是无意的,纯粹只是在这附近溜了一圈,哪知道会看到如此火热的场面,那三个恶魔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他回想他们不经意的动作,恰恰挡住了伊百合的身体,看来,早在他一到,他们便已经发现了。

想起那肃杀的眼神,他再一次忍不住颤了一下,搓搓手臂,他摸出口袋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你小子欠揍!说!什么事?”

对方饱含**的粗哑声音让银狐一愣,怎么现在的狼都选择在早上发情?那他是不是打扰到某人的情事了?瑟缩的摸了摸脖颈,他怕怕的开口,“冷狮……那个……你现在有没有空?”

“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就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那边的男子火爆的低吼。

“我在暗岛……”

“什么!?”那边一声大吼。

银狐将手机拿离耳边,龇牙咧嘴的揉揉受创伤的耳朵,“大哥,拜托你不要那么大声,好么?”

“你什么时候溜进去的?你不要命了!?如果没记错,三大家族的那三个人也在暗岛不是吗?”

“你没记错,所以我现在打电话请求你的救援啊!”银狐苦笑。

天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倒霉,前脚刚踏进暗岛,那三人后脚就来了。

“那是你活该。”那边的人不以为然的冷哼,“你自求多福吧!”

“你不是吧!?”银狐怪叫,“亏我平时跟着你出生入死,你现在竟然说这种话?”

“我管你去死!”

银狐无语望天,不就是无意中打扰了他的好事嘛!用得着这样对兄弟么?有异性没人性!

“你真小气!”他没好气的撇撇嘴。

“报告!我听到那边有声响。”

“你们几个跟我来。”

**!银狐低咒一声,收起手机,身姿矫健的几个跳跃,翻身躲进了玻璃温室。

伊百合醒来时,脸色泛红,耳根发烫,她神思恍惚的四下看看,发现自己已经躺回卧室的床上,房间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那三个恶魔不知到哪里去了。

她动了动有些酸软的身子,有种欢爱后特有的舒适,心跳的厉害,刚才……她跟他们?

想到这里,她突然笑了,有点甜蜜,有点羞涩,还有几分狡黠,如果每天都能跟他们这样,感觉倒也还不错呢……

不过,以这几个男人的体力,自己真的能吃得消吗?

偶尔一次两次还好说,若是以后天天这样……

“你干嘛笑的这么色?”

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伊百合的遐想,不知什么时候,言泽寺已经站在她面前用一种探究且暧昧的目光看着她,似乎认定了她的确在想很色的事情。

伊百合觉得自己的脸颊已经烫的可以煎鸡蛋了,她吭吭哧哧了半天,终于对着言泽寺憋出来一句:“不管你的事,不要瞎打听!”

“不关我的事吗?”言泽寺一张俊脸涨的通红,水汪汪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弹出来,“百合,我都是你的男人了,还不管我的事啊!”

“哼!难道你还想控制我的思想吗?”伊百合眨了眨美眸,轻哼了一声。

“我以后会尊重你的,只要我确定了你心里有我!”言泽寺伸手将她搂在怀里,脸上的表情喜滋滋的。

伊百合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莞尔回到道:“你不要太得意了,没准我更喜欢川跟亚呢!”

“百合,你不是这样对我吧?”言泽寺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伊百合扬起脸来:“那就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你要是还想上次那样,处处限制着我,监视着我,以后我都不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