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孩子,根本不是你的!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42 字数:6552 阅读进度:400/634

“你以为你想休息就能休息吗?”凌波丽有些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手指甲掐进手掌心里。

“乔东方,凭心而论,我跟着你这些年,拿到了什么好处?”

反正她现在跟乔东方已经离婚了,也不再指望他了,自然是把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好处?难道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我,只是为了拿好处?”乔东方眉头皱起,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凌波丽不屑的冷笑:“爱?爱值几个钱?若不是看在你是伊家的女婿,还有几个钱的份上,你以为当初我会愿意没名没分的跟你?”

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在乔东方面前掩饰什么了,本性已经暴露无遗。

凌波丽用刀子一样的目光逼视着乔东方,冷冷道:“你最好听我的!现在你在的这家医院是在我控制之下,只要你有哪里做的不满我的意,我立刻就可以叫他们让你死的无声无息!任何人都只会觉得你是死于心肌梗塞!”

“你越来越狠毒了,丽丽。”乔东方的声音很平静,这一瞬间起,他突然已经看破了这个女人。

自己真是一个最愚蠢的笑话。

曾经他是爱过她的,一个正经历中年危机的男人,遇见一个满口甜言蜜语,娇媚又性感的小女人,并且还怀了他的孩子,愿意为了他不计较名分的默默付出,甘愿当他背后的女人,他的确是真的动了心,想要给她和孩子一个家!

只是,他被骗了,骗得很惨,很惨!

现如今他已经完全醒悟,自己当初怎么会为了这种虚无缥缈的所谓中年的ji情而抛弃了自己原本踏实的幸福呢?

他真是这世上最大的傻瓜!

失去了,才知道那个温暖,平凡的家庭是这世上最值得珍惜的!

他对不起死去的玥月,也对不起他们的女儿百合!

想到这里,他对凌波丽突然充满了恨意!

虽然当初也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对男女关系太不检点,容易被迷惑,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故意蒙骗他,欺瞒着他,只为了他的钱,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冷笑一声:“你不用跟我谈了,凌小姐,你现在走吧!”

“那么,你真的不想活了吗,乔先生?”

凌波丽懒懒的坐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她点烟的手势无比的熟练,而当年,她在乔东方的面前装成一个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小女人,烟酒都不沾,很需要人的保护,就是那样,才骗取了他的怜爱。

而现在的她,似乎才是那个真正的她。

恶毒,阴沉,不惜一切代价。

乔东方叹了口气,懊丧自己当年实在是太过愚蠢:“现在是生是死我都已经无所谓了,我是个罪人,本该下地狱赎罪的!”

“赎罪?”凌波丽的眼眸阴鸷的眯起:“跟谁赎罪?伊玥月还是伊百合?在你心中果然在乎的还是她们,难道你就没有觉得有一点对不起我?”

凌波丽吐了口烟圈,烟雾模糊了她的容颜,却有一种女巫般下蛊的味道。

乔东方转头道:“我自问这些年对你不薄,是你自己索要的太多,至于你的那些道理,我不想听,请你走吧!”

“你先听完嘛!怎么说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现在怎么对我这么厌倦了呢?”

看着乔东方冷酷的表情,是凌波丽此前没有预料到的。

她已经习惯了操纵这个男人的情绪,将他骗得团团转,自己在一边得意的冷笑。

她太狂妄了,觉得即使离了婚,乔东方也不会忘记她。

何况她现在变得丰腴迷人,浑身女人味十足!

可是,他竟然毫无和她叙旧的意图!

凌波丽咬了咬唇,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话太冷酷,咳嗽了一声,她微微倾斜肩膀,肩带不经意地滑落下来,露出深邃白嫩的沟壑,长发也波浪一般倾泻在乔东方的肩头,香水味笼罩在他鼻端,腻声道:“难道,你现在嫌弃我了?东方?这么急着要赶我走?”

“你还好意思提这个吗?”乔东方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扭转过身体,拒绝接受凌波丽的献媚。

“你怎么了?这么讨厌我?”凌波丽暗咬银牙,却贴得更紧了,手指,已经摸向乔东方的胸口。

“凌波丽,你不要逼我把你的事情全都说出去!”乔东方忍无可忍地拂开她。

“你说呀!看有没有人会相信你,我老公现在是传媒大王,任何消息——电视台,网站,都会被我封锁掉!”凌波丽脸色一白——这个男人真的不愿意再做她的狗!

她盯着乔东方,那眼神很凶狠,十分具有威慑力。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说吧。”乔东方的身体很衰弱,已经没有体力和她耗着,只能勉强开口。

良久,凌波丽才缓缓道:“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何况你跟我离婚后,妍玉一直是跟着我的,你是不是该支付我一笔赡养费?”

乔东方也不是傻子,会意的冷笑:“说到底,你来找我还是为了钱!”

“不然你以为呢?我特意来看你,想跟你这个病入膏肓的老头重修旧好?”凌波丽冷冷的嘲讽道。

“你倒是直接,不过你凭什么以为,我现在还会给你钱?”乔东方挑了挑眉,眼里是对她的蔑然。

这个女人开口闭口就是钱,当初自己怎么会那么爱她?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窍!

凌波丽漫不经心的一笑,凑近他,一字一句的威胁道:“如果你不想我将伊百合的秘密公之于众,就最好乖乖给我钱!”

乔东方有些激动,脸色都变了:“你敢用百合来要挟我?”

“我为什么不能?”凌波丽不以为意:“我不仅能用她来要挟你,还能用你来要挟她!总之,你们父女要是不给我这笔钱,我立即就让她的父亲死在她的面前。”

她现在是真的急缺这笔钱,就算不折手段也要得到。

本来嘛,她再嫁的不错,可以说是不愁吃穿了。没想到有一次阔太太聚会,认识了一个小白脸,把她的钱骗光了不说,还欠下了大笔赌债,若是她不能帮他把这笔钱填上,那个小白脸就扬言要曝光他们的地下关系。

她凌波丽怎么可能让唾手可得的一切就这样失去,所以也只有过来逼乔东方了!

“你错了,凌小姐!”乔东方冷冷地看着她,动也不动一下。

“百合已经恨我至深,就算我死在她的面前,她也动都不会动一下眉头,你竟然想通过要挟我来拿到这笔钱,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你退步了!丽丽,你已经老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如果你是记恨我当初离婚没有分你赡养费,你跟我在一起的这些年,我给你的珠宝首饰也足以维持你下半生的生计了,我奉劝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贪心了,人老了就该知足!”

“你住口!”凌波丽的脸庞像一条扭曲的毒蛇,怨毒地瞪着乔东方,“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我老了?当年,不知道是谁,贪恋我的美色,被我的一点小计谋耍的团团转!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你错了!我当时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知道你有多恶心!你都是个老头了,身体上的肌肉都松弛,我跟你在一起从来没有过快乐,也没有过快感,根本没有达到过高chao!一切不过是为了钱,所有都是骗你的!如果不是为了钱,有哪个女人愿意去做小三,你以为世界上真的有女人愚蠢的不计较名分,只是因为爱那个男人,就心甘情愿的默默付出做他背后的女人一辈子吗?”

她的眼中满是得意和鄙视:

“你这个蠢猪!竟然乖乖的被我骗了!现在想起那时候的事,我都觉得好好笑!你在现在又装什么高贵,装什么淡定,乔东方,你这辈子就是注定要栽在我手里!老实告诉你,当时那个孩子我根本就没有怀上!”

乔东方听到这句话,眼神突然变得黯哑而低沉,他豁然坐直了身子,恶狠狠地盯着凌波丽,“你说什么?”

“我说啊,当时我告诉你说我怀了你的儿子,其实是骗你的,我根本就没有怀孕!你也不想想,你当时那么老了,jing子都没有活性了,怎么可能让我有孩子?我就是知道像你这样的中年男人,膝下无子,又想要有一个儿子继承香火,才故意那么说骗你的,要不然你怎么会舍得抛弃原配来娶我?”凌波丽好笑道,眼里溢满了嘲弄。

要知道当小三介入别人的家庭,还让一个男人抛妻弃子的娶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首先要抓住这个男人的心理,了解他最想要什么?否则光凭一个年轻女人的身体,未必能让一个中年事业有成的男人,狠下决心来娶她。

乔东方已经深深明白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现在说的这些话语还是给他的心上来了重重的一刀!

“这么说我们的儿子不是被人绑架了,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一切不过是你设计好了来骗我的?”

“当然,你根本就没有儿子,我当初说儿子被人绑架了,就是让你知道,我凌波丽曾经为你生过一个儿子,让你觉得一辈子都欠我的,这样你才会对我好,心甘情愿的被我利用,给我大把的钱花!”凌波丽毫不掩饰自己当初的目的。

乔东方闻言,深深的一震。

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心计竟然这么深?知道自己想要一个儿子,便用儿子来栓住他。

这些年,自从他跟凌波丽结婚以后,凌波丽已经表现出贪婪、奢侈、爱钱的本性。

只是他安慰自己说,这个女人曾经为他生了个儿子,所以仍由她挥霍,放任她不管。

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她欺骗自己的一个局。

自己还傻乎乎的为了她跟她肚子里的儿子,亲手拆散了自己原本美满的家庭。

凌波丽看着乔东方扭曲的表情,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你个傻瓜!蠢猪!被我骗了这么多年,怎么?你还以为我会跟你生孩子吗?你也不知道配不配!老实告诉你吧,其实妍玉也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当初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同时跟别人交往。哦,当然了,那个男人比你年轻帅气,在床上也能干的多!”

“你,你说什么?”乔东方声音在颤抖,心里狠狠的又是一刀。

“怎么?很惊奇吗?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太贪心了,既然已经跟结婚了,还想着养着我和我维持那样的关系。你既要应付伊家那边,还要和我搞在一起,怎么顾得过来?每一次你在床上让我失望了,我都转过头去找他,每一次都能让我高chao,不知道有多爽!老男人,这个你根本就做不到吧?乔妍玉也是他的女儿,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只不过我当时看你有钱,又想把你栓住,才骗你说乔妍玉其实是你的女儿。”

凌波丽和盘托出,越说越得意,嘴边露出一抹毒辣的笑意:“我不过是略施小计骗你,你竟然就傻乎乎的以为妍玉真的是你的孩子,还迎娶我过门,把钱都留给了她,你真是太蠢了,蠢到现在每次我想起来都差点要笑破肚皮!”

突然,啪的一声响起!

苍老衰败,奄奄一息的乔东方突然坐了起来,身上还连着输液管,还是用尽全力,狠狠的给凌波丽妩媚的脸庞上甩了一个耳光!

五个血红的手指印印在她的脸庞上,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凌波丽尖叫一声,弹开,指着乔东方,破口大骂道:“你个贱货,你干什么?”

“贱货?你说的是你自己吗?凌小姐!”

乔东方看着这个女人像毒蛇一样的扭曲摸样,又想到当年她是怎样的腻着自己,笑得满脸开花,一口一个:“东方,你说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会是儿子还是女儿呢?我们要怎样教养他呢?我们已经有妍玉这个女儿了,他一定是个儿子,像你的话,一定很帅呢!而且很有才华,以后我们膝下就儿女齐全了,是不是?”

那个时候,她就是用这种**汤讨尽了自己所有的欢心。

亏得自己对那个儿子还充满期待,又觉得她未婚先孕,为自己生下妍玉,默默守护着他这么多年很不容易,玥月死后,他才不顾百合的反对力排众议的娶了她,不然的话,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

想到这里,乔东方觉得心中的怒火不可收拾,简直想要将这个女人化成灰!

他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凌波丽:“你这样怨毒的女人,会遭报应的……咳咳!”

他气愤太过,不住地咳着嗽。

胸口也是一阵钝痛,嘴角已经有血丝。

“遭报应?你看看谁能报应得了我!你现在都快死了,还说这样的话!告诉你,你现在就乖乖去找你女儿,让她尽快把钱打到我的卡上!不然的话,我就曝光她的秘密,让她身败名裂!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伊氏集团接班人伊百合,曾经在夜总会做过舞女,看她还怎么做人!”凌波丽已经完全疯了,恶毒的咆哮着。

乔东方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表情,也突然平静了下来。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幕一幕,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愚蠢的事情。

那一幕幕,令他后悔之极的一幕幕……

那个时候,他不顾一切娶了凌波丽,百合看他的眼神是有多么的冷淡。

曾经,那种单纯的父女感觉,没有了。

变得那么锐利,就好似一把刀子!

这些年每每他回忆起来,心中都是自责跟懊悔。

百合,我的女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配做你的爸爸!

更加配不上伊玥月,做她的丈夫!

乔东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般可笑。

是啊!他为什么要招惹凌波丽,为什么要被这个恶毒的女人骗了,失去妻子,失去女儿,最后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丧失了一切,只为了那个女人的虚假甜言蜜语,替别人养了个孩子!

哈哈哈哈哈!

凌波丽这样的毒妇,根本不配活在这世上!

乔东方的唇边突然流露出一丝怨毒而绝决的表情,令得凌波丽,心不由得一寒!

继而,乔东方突然抬起手,抓起床边的一个玻璃花瓶,狠狠地摔在地上!

四分五裂!

发出巨大的一声响!

凌波丽赶紧逃开被碎片袭击,恶毒地瞪着乔东方:“你干嘛!你想死吗?”

乔东方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下床,抓起一块较大的碎片,他的身体虽然极度衰弱,身上还连着管子,但是,男人的力气毕竟还是比女人稍大,他狠狠地抓住凌波丽的手腕,将那碎片朝着她的脖子大动脉上扎下来,眼珠血红,大喊:

“你这个女人,我要你死!”

凌波丽的脸色都变了,她算到了一切,却没算到乔东方在得知事情的真相后,竟然会对她动了杀机!

她一直都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乔东方曾经是爱她的,就算现在有些恨她,这些年的夫妻情意应该也一时无法忘记,应该下不了狠手。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把这头老狗逼急了,对着自己现出杀意!

她本能地往后一退,虽然动作很敏捷,但是,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另外一块碎片,脚一滑,乔东方正好稳住她的身子,手上的玻璃碎片就要扎向她的动脉。

凌波丽怕得瑟瑟发抖,牙齿都打战了。

乔东方看着这个女人恐惧扭曲的模样,心头突然一阵快意,如果他今天杀死了这个女人,百合就可以安全了!

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一定不会放过百合的,为了保护他心爱的,也是亏欠的女儿,他愿意杀死这个女人,然后再跟她一起死!

因为,他活在这世上也已经是个累赘,是个拖累,所以,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百合未来的一世安康!

想到这里,乔东方眼中的光芒更绝决了,那玻璃片,一寸一寸逼近了凌波丽的脖子……

凌波丽的表情突然又变得楚楚可怜,娇怯动人,梨花带雨的挤出几滴泪水:“东方,你不要这样,你别杀我……我也是被逼的,我只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为了在这世上活下去,我只有用这种办法,你不要恨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你别杀我……你只要现在放过我,什么都好商量!你难道没有爱过我吗?你不是曾经说我是你的灵魂,你唯一的情人和知己吗?”

看到她在自己的面前又使出这种演技,想要再次迷惑自己的心神,乔东方冷冷的一笑,一只手抚上她的后脖颈,哑声道:“你就不要再想骗我了!你这种演技也只能骗骗当初那个愚蠢的乔东方,其他人你是骗不到的!你乖乖的去另一个世界吧,不要留在这里害人了!”

凌波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她不相信,自己的死期会来的那么快。

她不相信!

她还有大把的好前途,她不相信自己会这样被一个曾经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蠢男人杀死!

突然,就在这时候,门被猛地打开了!

进来的是那个被凌波丽收买了的小护士!

此前,小护士看见凌波丽进来病房,就知趣的溜走了。

然而,她心思缜密精明,总觉得可能会出什么岔子,所以便一直守在旁边的房间内。

此时,她听见了凌波丽的尖叫,豁然蹿了进来。

凌波丽赶紧转头向她道:“快,制服他!”

乔东方虽然现在已制住了凌波丽,但,毕竟刚手术完的身子十分虚弱,要兼顾着小护士,就没来得及直接用玻璃片划破凌波丽的脖子……

小护士得了凌波丽的指令,不敢不干,下意识的朝着乔东方的身子重重一推!

乔东方保持不了平衡,瞬间摔了下去,而那片尖锐的镜片也只是贴着凌波丽的脖子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继而,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而乔东方,就这样软软地,像个口袋一般,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