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体正在需要我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9 字数:6608 阅读进度:379/634

“你!”伊百合羞怒的瞪着他,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带着一点淡淡粉色,葱白的手指指着他,娇媚的出声:“藤哥哥,你欺负人!”

“欺负了吗?我倒是觉得我昨晚君子的很。”藤南川径自掀开被褥下床,赤身果体地站在伊百合面前,半点也没有羞耻感,似乎很享受一样。

他结实精壮的身躯,沐浴在晨光中,染上一圈金光,完美性感的如同神祗。

伊百合的心跳一下子加速跳动,身子像是被定格住了一样,眸光凝聚在藤南川的身上,他竟然……他竟然什么都没穿!

靠,要不要这么考验她的意志啊?

伊百合盯着藤南川看了一会,发现自己的血液几乎要逆流了,不行,再这么看下去她非要喷鼻血不可。

她随即用两只手遮住双眼,非礼勿视啊!

藤南川见状,没有任何的愠怒,反而唇边的弧度更加扩大,随即低沉的笑声自他的胸膛传出,“百合,就这么不满意你老公的身材吗?这么不堪入目?昨晚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把我抱得死死的。”

“我才没有!”伊百合恼羞的反驳着,伸出一只手指着藤南川,嘴里嘟嚷着:“你……赶紧穿上衣服……”

“我在我自己的妻子面前,为什么还要遮遮掩掩?”藤南川猛地倾身向伊百合,一把扯着住的手臂,不让她捂住眼睛,口中继续戏谑道,“再说,你哪里没看过?”

伊百合的手臂被藤南川抓住,眼前的景象霎时闯入她的眼帘,肌理分明的健硕胸膛赫然入目,稳健修长的双腿更是一览无遗,还有那那……

不行了,一大清早就让她看这么限制级的画面,她真要流鼻血的!

伊百合连忙甩开藤南川的大手,翻滚到了大床的另一边,侧过身子,说什么都不肯再回头。

藤南川似乎像是找到了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一样,笑声爽朗的响彻整间卧室。

“可恶!”伊百合一把拽过被子,将整个人蒙在里面,哼声道。

藤南川双手环在胸前,一双墨蓝色的眼眸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声音促狭,“百合,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夫妻之间哪来的这么多羞涩?”

伊百合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只是低低的哼声,也不接话。

夫妻,这个词从藤南川的嘴里说出来,用来形容她跟他,她总感觉怪怪的。

哪有做妻子的一个人要伺候三个丈夫,这么辛苦的?

这样想着,伊百合心里憋闷的慌。

藤南川没有出声,依旧站在原地,目光依旧紧紧的锁住蒙着被子的伊百合,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其实他早就已经醒来,只是留恋怀中柔软的那份触感,贪恋着她身上的气息,迟迟不愿起身而已。

这次希腊之旅,只有他们两个人,是独属于他们俩人的蜜月。

他要好好把握这段难得的独处时光。

“干嘛?”感觉到身体被人轻拍,伊百合闷在被子里闷闷的问。

“百合,起来为我换衣服。”藤南川一把扯开伊百合身上的被子,声音里带着一抹期待。

“为什么,我才不……”伊百合乍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还来不及惊叹,就急忙的反驳,随即忽然想到了什么,止住了声音,好像做妻子是应该给丈夫换衣服的。

以前她跟三个恶魔没有举行过婚礼,只能算是同居,现在她已经是他们的妻子了,是不是要适当尽一下做妻子的义务?

这么想着伊百合抬起头来,瞬时落入了一双深幽温柔的瞳眸中,心中不由的一颤接着一颤。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难道你要我一直这样光着下去,很冷。”藤南川见伊百合依旧发怔的躺在床上,目光逐渐空茫的看着自己,身体顿时一阵紧绷,刻意压制住内心中的渴望,故意挑起话题。

“大夏天的,冷什么冷,你要是冷的话,干嘛还裸露那么久,还不是自己心甘情愿……”伊百合一边从床上起来,一边闷着头小声嘀咕着,率先的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在说我什么?”藤南川剑眉单挑的跟在伊百合的身后,口气略显揶揄。

“哪有!”伊百合大声的反驳,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藤南川倒也不再仔细追问,只是静默的跟着伊百合的身后,眼底的笑意却在不断的加深。

伊百合也不出声,双手静静的交握在一起,忽然觉得今天早晨这样看似谐趣宁馨的气氛,倒也不失几分的情趣。

她打开了酒店的衣橱,当她打开的瞬间,看了一眼衣橱内的衣服不禁轻叹,果然是奢侈的生活,他们不过是来度蜜月的,光是藤南川的衣服就堆积了满满一整个衣橱,简直比服装店都多,而且每一套都是量体裁衣,精心剪裁,无一不透露着主人的尊贵和显赫。

纤细的手指在衣服间穿梭,感觉到身后藤南川的进入,伊百合先是急忙的拿过一条裤子,没有回头的扔给了他,小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你先把裤子穿上,浑身赤果的走来走去,你还真当自己是暴露狂啊!”

“暴露狂?”藤南川接过裤子,眉间微微靠拢。

“咳……你先穿上,我再给你找上衣。”伊百合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开始认真的选起上衣来,她倒是第一次清晨为男人挑选衣服,觉得很是有趣。

伸手拿出一件银色的暗纹衬衫,伊百合吐了吐舌头,价签都没有拆掉,一看就是新的没有穿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怨气,粗鲁的扯掉了价签,然后转身看着藤南川。

伊百合感觉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小丫鬟一样,伺候着高高在上的君王更衣!

眸光里的媚波流转,坚廷的小鼻子微微皱了一下,如果藤南川是古代的君王,那她就是个侍寝的小丫鬟!

伊百合亲手将藤南川衬衫上最后的一颗扣子系好,然后再次转身回到衣橱内,开始面对着满目琳琅的领带,思索着该选哪一条。

藤南川好整以暇的盯着伊百合的倩影,喉咙处一阵阵紧窒。

她只身穿着白色的丝质睡衣,剪裁得体的衣料随着她来回的走动更加突显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而且那凝白修长的双腿毫不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的垫脚,睡裙恰好的只遮挡在qiao臀上,风情若隐若现。

艰难的动了动喉咙,藤南川发现他的喉咙愈加的紧了,墨蓝色的眼眸深沉的像是化不开的漩涡,他竟是如此渴望得到她的身体!

“就这条好了。”伊百合闭着眼睛随意的扯下来一条,然后转身走向藤南川,也不能怪她随便敷衍,怪就怪这衣橱里的领带实在是太多了,千挑万选都选不出来。

被眼前的景象迷惑的藤南川忍俊不禁,没等伊百合走近自己就已经伸出大手一下子把她的娇躯拽入怀中,精壮健硕的身子完全零距离地描绘她曼妙的身子。

“啊——”伊百合身子一颤,男性刚毅的气息完全将她覆盖,密密麻麻令她无处可逃。

“你干什么啊!”伊百合纤手交叠的放在藤南川的胸前,拼尽全力的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做昨晚未做的事情。”藤南川的手臂渐渐收紧,一个旋转,将她的整个身体抵在衣橱内,让橱柜里琳琅的衣服作为她的倚靠,微微一侧头,薄唇埋入她的颈部,低哑的声音因为唇齿之间的啃咬变得含糊不清。

“别这样……”伊百合试图推开他,心中竟不期然的躺过一丝暖流,感受着背后柔软的低靠,难道他一早起来就要那样?

“别哪样?”藤南川明知故问的扬着剑眉,蓝眸紧紧地盯着她,眼神危险得让她不由心惊。

“你的领带还没……而且……这是白天……”伊百合快被藤南川欺近的男性气息给逼疯了,她最怕的就是他这样,故意挑逗和折磨她,又迟迟不给她,等着她自己主动开口要。

“白天又怎样?”藤南川俯下身,继续在她白嫩的颈子上肆虐着,口中继续含糊不清道,“谁叫你在我面前you惑我来着。”

“我哪有!”伊百合喏喏的反驳,脸上绯红一片,不自控地感觉羞赧。

“你有,你有!”藤南川宣告一般地低吼,不给她任何回应的余地,倏然俯首封住她的红唇。

“我……唔……”伊百合纤手死死的攥紧藤南川胸前的衬衣,面颊泛红,眼神逐渐变得迷离,随即缓缓的闭上,任由着藤南川在她的小嘴中掠夺着。

“百合,你总是这样轻易的让我疯狂!”藤南川的魔掌放肆地隔着衣物抚上她的柔美,需索的吻一路向下蜿蜒。

“藤哥哥……别……回床上……”伊百合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沙哑,她的意志正在被他一点一点的摧毁着。

藤南川丝毫不理会她的抗议,继续狂热的吻着她,迅速的将她的睡裙向上掀起,瞬间所有的美好全部呈现。

“你看,你的身体正在需要我。”唇边噙着魅惑人心的笑意,他低下头,汲取着她身上独特的女性幽香。

“我没有……啊……”伊百合立即失口否认,却得到藤南川指间故意的折磨而破出申呤。

“没有吗?”藤南川性感的嘴更加放肆地流连,引起她的一颤。

“停……停下……”伊百合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狂热的身体了,藤南川的调戏就像是带着ji情的毒素一样,刺激着她心中的ji情逐渐的扩大,慢性的侵蚀着她的理智和意识。

“你确定?”藤南川猛地停止住手中的动作,只直勾勾地瞅着她,如海般深蓝的眼瞳里跳跃着炽热的火焰。

“我……你……”伊百合的心中如同被卡住的窒息般,禁不住的轻呤出声,她的身体竟如此饥渴和难耐。

“嗯?什么?”藤南川故意放慢着速度寻找着她的敏感点。

“不要!”伊百合抽泣着低求着,胸膛起伏不定,禁不住的艰难的咽着口水,脑中一片空白。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折磨她!

“百合……”藤南川的大掌如同具有魔法一般肆意地在她的身上流连,再一次点燃她柔软的身躯,浑身更是浴血沸腾。

“够了……”伊百合发出破碎的呼喊,双颊滚烫的她,在藤南川编织的情yu下无助地喘着气。

“我想要你,百合。”藤南川蛊惑的语言引诱着早已经丧失意识的伊百合,手背上的青筋也因强忍的yu望而变得格外明显。

“……”伊百合闭着双眼,卷长的睫毛也随着心中的那份悸动和身体的那份渴望而微微颤抖着。

“可不可以?”腹中炽烈的火焰让藤南川的嗓音已经近乎沙哑。

“你……”伊百合有些难耐地扭动着身子,声腔有些凄楚可怜,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要如此问她!

“可不可以?”藤南川薄唇来到她的耳畔,镌刻的俊脸上漾着邪佞,眼里的炽热更加剽悍地冲撞她的情yu。

“你明明……知道……”伊百合忍不住发出急促的喘气声,身体已经发软的不行,她只能沉溺于藤南川带来的yu海漩涡当中。

“我要你说出来。”藤南川沙嘎地低声命令。

“可……可以……”伊百合断续的低声回答着,难忍的情yu快将她整个人变得不是自己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强求。”藤南川薄唇立即延伸出一抹邪气的笑容,再也无法忍受眼前女人的娇媚带给自己的强烈视觉冲击,有力的大手强制性地将她修长的美腿分别放在他的腰身……

就这样得到了她!

伊百合忍不住攀住藤南川的肩膀,伴随着他的动作,她的长发垂了下来,更加的妩媚动人。

藤南川强健的身躯,结实的肌肉,还有那有力的心跳,都将她拖入了一场烈爱狂炽的纠缠中,进而沉沦……

ji情的欢爱过后——

伊百合被藤南川抱着放在大床上,半垂着一双美眸看着已经穿戴好衣物悠闲走向自己的藤南川,任由着她在自己的额头印下一记轻吻。

“看来你需要多休息一下,宝贝。”藤南川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吐着炙热的气息,随即一张妖孽的脸庞上带着促狭的笑意。

“我去给你买早餐,你再睡会!”

伊百合轻咬着红唇看着迈着稳健步伐走出卧室的藤南川,心里最后的一个念头只有一个——

这个可恶的男人!

最后,终于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藤南川的私人游艇在爱琴海的海面上漂浮着,原本就豪华无比的游艇,在爱琴海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尊贵和豪华。

爱琴海,这片拥有着极其浪漫名字的海洋,它分隔开了土耳其和希腊,吸引了无数的情侣前来这里。

已经临近傍晚,只是偶尔会有微微的海风,其余的时候海面都是一片平和,没有半点的风浪,映入眼帘的都是一片浓的化不开的蓝色,犹豫是傍晚,即将太阳西沉,略微参杂了些微紫色,加上蔚蓝的天空,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景象。

伊百合站在游艇的甲板上,眺望着远方的天际之处。她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正躺在这个游艇上了,此时晚霞连天,她唇边禁不住露出甜美的笑意,似乎很享受着眼前的美景。

“在看什么?”藤南川脚步极轻的走到伊百合的身边,两只手臂从背后穿插到她的身前,桎梏在她的腰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低声的问着。

“在等落日。”伊百合感觉到身后温热安稳的胸膛,没有像往常一样闪躲,而是放软了身体,舒适地将全身的重量依靠在了藤南川的胸膛上,美眸一直盯着远方。

“没想到你也这么着迷于落日。”藤南川有些痴迷的看着伊百合异常绝美的侧脸,手指轻轻的穿插在她的发丝之间,十分享受于发丝缠绕指尖的触感。

伊百合笑了笑,没有出声,她没有忽略掉他话中的那个也字。

不用问,她也知道,还有谁着迷于落日。

环绕在她腰间的手臂渐渐收了收力道,火热的薄唇渐渐寻找着她白皙的肌肤,落下一连串烫人的痕迹。

“唔,别这样。”伊百合全身止不住的一阵战栗,身体不停的紧缩着,闪躲着藤南川火热的薄唇。

他们今早才刚刚欢爱过,他该不会是这会又想要了吧?

“怪了,从没有哪个女人会让我徒升起这么强烈的yu望。”藤南川低哑的嗓音因为身体徒升起来的欲念而变得渐渐粗噶,眼眸也变得愈加深沉。

“藤哥哥,别这样!”伊百合慌乱的向另一边偏着脑袋,想要躲开他的侵袭,谁知自己这一躲,却让自己的耳朵落入了虎口。

“呀!”伊百合惊喘一声,心猛然一窒。

“明明今天早上已经将你要的彻底,可是只要一抱你,我就会还想要。”灼热的舌尖折磨似的轻添着她的耳垂,藤南川的声音有种沙哑的性感。

伊百合脸上像是熟透的苹果,贝齿紧紧的咬着唇瓣,这个男人,每次说话,可不可以不这么露骨?

“快看,快看!世界上最美丽的落日!”伊百合抬眸之际忽然看到天际处唯美的景象,立即拉起藤南川放在自己胸前的大手摇晃着,生怕他错过那美丽的景象。

藤南川叹息,无奈的将自己的薄唇从她的耳垂处移开,知道此时眼前的落日景象已经吸引了怀中小女人的注意,他想继续下去是不可能的了,只好将她搂紧在怀中,和她同望着远方的景象。

湛绿碧蓝的爱情海已经因为西沉的落日,变成了像是葡萄酒色的绛紫色,与远处小岛的各类古建筑交相辉映着,不是画却更胜似一幅画。

伊百合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快被眼前的画面所夺走!

简直太美丽了!

虽然之前她跟藤南川已经在崖边上看过一次,但是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一次两人是在漂浮在爱琴海上的游艇上观看,感觉就像是夕阳就在自己的眼前一样,触手可及!

“aegean,sea。”伊百合看着此时的爱琴海,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它的美丽,不禁轻轻的呢喃着它的名字,觉得真是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浪漫无比。

想到上一次他们看到这幅景象之前,看见过的那些画作,伊百合眼底的光亮忽然闪过一丝黯然。

“野……”伊百合的红唇不自觉的吐出一个名字,那是藤南川带她去看的那些画的作者,也是他的父亲——藤诺野。

想起那些画,特别是最后一幅,她母亲的画像,伊百合不禁想到,藤诺野当年是否也带她的母亲来过爱琴海,看过这么美的日落海景,所以才有那些画作?

“你说什么?”藤南川的眼睛眯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蓝眸却突然间深锐如炬。

“我突然想起了那些画,有好几幅就是这样的美景……”伊百合动了动红唇,继续欣赏眼前的美景。

“你不是很喜欢这些景色?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些?”藤南川将自己湛清的下巴离开她柔软的头顶,狭长的双眸看不清情绪的斜觑着伊百合,似乎在捕捉她脸上神情的变化。

“不知道。”伊百合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动作极其缓慢的转过身子看着藤南川,眼睛依旧如同淡静的海水一半,却蕴含着低郁的情感,“你似乎也很在意。”

藤南川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他双手握在伊百合的肩膀上,凝睇着她,薄唇轻启:“百合,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还想跟我证实什么?”

伊百合直直的注视着他的脸,声音里略带几分探究:“难道……”

“没错,爱琴海就是我父亲跟你母亲当年定情的地方。”藤南川低声的回答着,深邃的眸光似乎在瞬间起了波澜。

“他们曾经在这里相爱,许下了要携手一生的誓言。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我跟你可能都不存在了……”他深邃的眸子看向伊百合,墨蓝色的瞳眸深沉得如同化不开的墨汁般,令人难以自拔。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因为……?”伊百合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惊怔的看着藤南川,眼底像是被白雾缭绕着,有种令人心悸的惊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