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上的爱恨缠绵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9 字数:6626 阅读进度:377/634

碎金般的阳光将希腊笼罩着一层柔柔的光芒,透过蔚蓝色的海风一直吹到希腊的每个角落,带着轻轻的海水味道,将整个国家变得异常美轮美奂。

豪华的商务车在希腊的繁华地区穿梭着。

“藤哥哥,你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一直看向车外景物的伊百合,忽然出声问着身旁的男人。

“愿望?没有。”藤南川眉头轻佻,仿若饶有兴致,随意闲谈。

“骗人,人怎么可能没有愿望。”伊百合扭过脑袋,黛眉微微蹙起,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

“我不需要愿望,如果我想要的,我就一定会去实现,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要愿望有何用?”此时此刻的藤南川就像是一个张狂的王者一般,全身散发着狂妄和魅惑的神色。

伊百合静静的瞅了他一眼,不禁暗叹,这男人的语气竟是如此嚣张,可是他也确实有那样的资本。

没再出声,伊百合重新将目光转向路旁的喷泉,应该是一个许愿池,屹立在中间的是一个石像人物,雕刻的栩栩如生,眉目慈善的如同一位面目可亲的天使。

藤南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当看到那个许愿池的时候目光微怔了一下,随即大手轻握住她的肩膀,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停车。”

“做什么?”伊百合看着突然被藤南川下令停下来的车子,媚脸一片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此举是为何。

“你不是想许愿吗?”藤南川凝眸直直望着她,仿佛要深入她眼底和心底,语声缓慢而低柔。

“不想。”伊百合避开藤南川的目光,淡淡地笑了笑,无奈而自嘲。

“你一直盯着那个许愿池在看。”藤南川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捻起她的下颚,忽然不喜欢她的逃避。

“以前很想来许愿池许愿,但是现在不想了。”伊百合不留痕迹的撤回自己的下颚,淡淡的看了一眼车窗外的许愿池,那四周围满了闭着眼睛许愿和说说笑笑的年轻人。

“为什么?”藤南川的眉心逐渐的靠拢,妖孽的脸部线条开始有些紧绷。

“因为……”伊百合望着车窗外的许愿池,眼神悠远:“因为现在没有愿望可以许了。”

藤南川胸口一震,像被人重重擂了一拳。

他怎么会猜不到,她曾经的愿望是什么?可是现在他们却倾其所有,都无法为她完成。

伊百合转头看着藤南川,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他那双蓝眸中一闪而过的心疼之色,立即敛下眸子,声音淡淡的,不喜欢现在这样压抑的情境:“开车吧,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我好累,藤哥哥,我们先去酒店休息好吗?”

“嗯,开车。”藤南川伸手将她整个人揽在怀中,对着前面的司机淡淡的吩咐着。

伊百合怔怔的看着揽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感受着自藤南川身上传递而来的安稳力量,忽然感觉有些东西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但是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千万缕柔软的藤蔓,丝丝的缠绕着她的心房,有一点点的痛,又有一点点的涩。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延续着古希腊式的装潢,带个人不容忽视的低调奢华,让人身处于一种梦幻的境界当中。

伊百合一进房便直奔向卧室的按摩大床,她要躺在上面好好的放松休息一下。

“百合,你一进套房就着急的往大床上跑,我会多想的。”藤南川跟在身后,妖孽的俊脸上虽然是一副促狭的神色,蓝眸却是紧盯着眼前的倩影,生怕她的一个不小心会跌倒。

“我……我去沙发!”伊百合被他一句话噎的羞怒的瞪大着眼睛,随即目光扫了一圈,对准一旁的沙发,转身掉转着方向走去。

拜托,她哪有想那么多!

只不过一进门直接对着的就是床好不好?

他以为谁都像他那样,脑袋里成天的就想着那种事?

“你以为沙发就安全了?”藤南川双手支撑在沙发的两旁,将伊百合牢牢的锁在自己的范围之内,用湛清的下巴轻磨着她的发顶,话语蛊惑似又温柔。

“别这样……”伊百合忍不住轻喘,藤南川的声音就像是魔音一样在她的耳边荡漾着,男性的气息充塞着她的鼻端。

“嗯?”藤南川从鼻尖发出轻轻的低嗯,两只大手捧着她的脸颊,看着她如同海水一样美丽的眸子,情不自禁的俯下俊脸。

然而,令伊百合意外的是,没有以往的红唇亲吻,只是那两片灼热的双唇轻轻的落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

伊百合心中一紧,像是被人用双手冷不防的挤压了一下心脏,芙颊上微微的染上了红晕。

两人一时间都没了声响,伊百合没有抬头看藤南川的眼睛,只是怔怔的盯着他的胸口,却亦能感觉到头顶有着灼热的目光牢牢的锁住她。

“啊,做什么?”整个人忽然被藤南川打横的抱起,伊百合不禁惊呼。

“抱你到床上躺着。”藤南川半眯着狭长的眼睛,散漫的一边往床边走,一边说。

伊百合被藤南川轻放在床边,又将一个靠枕放到了她的背后,体贴呵护。

伊百合刚要松一口气,随即就发现了他不怀好意。

她才刚找到舒适的角度,藤南川的手臂就已经顺势地缠绕上了她的纤腰,然后把头枕在了她的腿上。

“你干嘛?”伊百合皱着眉头低垂着眼睛看着他,凝脂般的脸颊却在微微发烫,这一系列的动作来的太过亲昵,太过突然,也太过异常。

“嘘,安静一下,我也有些累了。”藤南川半阒着眼睛,低声的说,声音带着些抱怨,又有着一丝让人不确定的孩子气。

“那你先睡一会,我去客厅看看。”伊百合有些不自然的挪动了一下腰身,想要站起身离开,却被藤南川的手抱得更加紧。

“我喜欢这样睡。”藤南川抬起眼角斜睨着伊百合,薄唇微微翘起,显得异常慵懒。

“可我不喜欢。”伊百合挣脱了半响也挣脱不开,索性就靠坐在床头不动,一双凝水的眸子没好气的瞪视着藤南川,抱怨着说,“这样下去我的腿会酸,而且你的脖子也会酸。”

而更更重要的是,更加方便被藤南川吃掉!

他们才刚下飞机,她有些累了,实在不想一到酒店就跟他做那种事。

藤南川动了动伟岸的身子,墨蓝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伊百合,随即低低的探出了一口气,“百合,我真不知道拿你怎么办,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情趣吗?”

“情趣?”伊百合微微挑眉,媚眼里划过一抹什么。

“我想与你拉近一些距离,百合,虽然我们已经举行了婚礼,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可是我总觉得你离我好远,飘忽不定,让我抓不住你在想什么。今天我特意抽空带你来这里度假,就是想要和我的妻子单独多多亲近一下,可是你却不领情,而且万般的推脱,我就这么让你感到不适?”藤南川的蓝眸依旧凝睇着她,妖孽的俊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神情,像是拿眼前的女人没辙一般的无奈。

伊百合忽然无言以对,望着他那幽深似海的蓝瞳,忽然觉得他的眸底就像是一个漩涡,具有无形的强大力量,像是要拉她纵身坠入。

有那么一瞬间,这一霎那似乎被魔法定格住了,两人就这样彼此凝视着,时间停住了,世界静止了,周遭的一切仿佛都淡化成了遥远的背景,两人的眼中都是彼此的身影。

一阵手机的震动从伊百合的包包里传来,她呼出一口气,忽然觉得将她从这样的情景里解救了出来。

伊百合拿出手机,唇边露出了一丝稍纵即逝的笑容,随即看着手机屏幕怔了怔,上面显示着一条新信息,发件人,宇沫深。

“是你的那个医生朋友?”藤南川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薄唇蠕动了几下,声音听不出来情绪。

“嗯。”伊百合轻轻的点头,手指轻轻的触碰着手机的屏幕,似是若有所思。

“你跟他倒是联系的很紧密啊。”话音落下的同时,藤南川敛下了俊脸上原本慵懒的神色,睁开眼睛看着伊百合,但目光在她脸上流连许久,深邃莫测。

“我最近在帮他物色女朋友,不过很可惜,这个又吹了。”伊百合有些遗憾的耸耸肩,将信息内容的大概说了出来。

藤南川的目光仿佛是有温度的,灼热地落在她的脸上,令她不自禁地偏开了头,犹豫了几秒后,最终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解释起来,不想让他有所怀疑。

刚才那条信息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阿深发过来告诉她,她跟那个大学老师已经分了手。

其实伊百合挺希望宇沫深能够找到一个好归宿的,那个大学老师她觉得不错,可惜阿深并未接受人家。

“哦?是吗?”藤南川似乎是来了兴趣,眼神恢复了以往的温度。

百合会给那个男人介绍对象,想必是对他没有意思,这样的话,他就放心了。

“嗯。”伊百合轻轻的点了点头,眼底的眸波流转,若有所思。

两个人相拥着躺了一会,伊百合给单冰亚和言泽寺陆续发了短信,告诉他们她跟藤南川已经抵达希腊了,现在正在酒店里休息。

然后便静静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藤南川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伊百合起身,来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美景,洁白的房屋,蓝色的屋顶,眼前的景象呈现出一片蔚蓝清新的感觉。

爱琴海!

这个代表着爱情的地方,确实是情侣们度蜜月的好去处。

“喜欢这里吗?”藤南川走到她的身后,从背后将她紧紧环在怀中,湛清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眉梢染上了些许柔和的神情。

“嗯……”伊百合下意识的轻轻点了点头,眼睛依然凝望着窗外。

“如果休息好了,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藤南川慵懒的问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享受着手掌心处丝滑柔顺的触感。

“什么地方?”伊百合转过脸来,好奇道。

“伊亚。”藤南川薄唇微抿,将俊容埋在她的脖颈间,不疾不徐地说。

“伊亚?”炙热的男性气息扫过伊百合的脖颈间,引得她肌肤轻轻一颤。

“嗯,那个小镇的落日被人称为世界上最美的夕阳。”藤南川薄唇缓缓的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俊容未抬,只是从嗓间逸出低沉的声音。

两人乘坐藤南川奢华的私人游轮来到了桑托里尼岛,在悬崖顶端,有着那个传说中的伊亚小镇。

小镇虽然不大,却也极其雅致,鹅卵石铺就的弯曲小路,似乎被爱情的脚步踏磨在阳光下泛着白光。

黑色的加长商务车悠闲的向前开着,伊百合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一旁的藤南川。

只见他慵懒的坐在真皮车座上,完美的侧脸,每一个线条都是那样性感和迷人,虽然是坐在那里,蓝眸魅惑,但自身的王者气息也让他优雅的如同王子一般。

本以为他带她来希腊是度假的,没想到他会这么有兴致带她来这样的小镇。

车子忽然停靠在路边。

伊百合将目光收回,重新望入车窗外,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极其具有希腊建筑风格的建筑。

“我们不是要去看夕阳吗?”伊百合秀眉微微紧蹙,眸子里透着一丝疑惑,不解的凝望着藤南川。

“嗯。”藤南川点了点头,目光透过她看向车窗外的希腊建筑,眼底似乎有着复杂的情绪。

伊百合也顺着他的目光,再次看向路边希腊的建筑物,从装潢和大体感觉上来看,应该是一个画廊。

“下车吧。”藤南川淡淡的说,幽深的眸子在看见路旁的建筑时,瞬间滑过一抹难以觉察的神情。

伊百合心中一紧,随即百转柔肠,有些怔怔的看向藤南川,刚刚那一瞬她分明在他深邃的眸子里捕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走进建筑里,才发现整整的第一层都是敞开式的大殿,墙面采用纯白色视觉冲击,殿内圆柱采用极其有韵律的交替着。

足足有三层楼高的水晶流苏吊灯肆意地散发着熠熠的光泽,大殿周围的墙面上都挂着成片的画框,如若不是殿内没有人,这里可以举办一个画展。

伊百合尾随在藤南川的身后,惊措之间她几乎以为自己走进了纯白的世界,中间的水晶流苏吊灯虽然将整个大殿流转的奢华无比,但周遭简单随意的设计又给整个大殿制造出了神秘暗伤的气氛。

藤南川双手插在口袋里沿着大殿边沿处慢慢的走着,每到一幅画前都会伫立几秒钟,黑色的皮鞋踩在大理石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伊百合静静的跟在后面,目光也依次停留在每一幅画上,眉心之处不知不觉间爬上了微微的蹙纹。

这里的每一幅画,在右下角处都有一个用画笔随意描绘的署名。

野!

每一幅画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美,是那种惊心动魄的美,色调大胆鲜艳,笔触鲜明扎实,在‘野’笔下的画作仿佛都赋予了令人无法不赞叹的光芒。

可是又不知为何,从他大胆又鲜明的画作中,又仿若流露出一种无形的哀凄,这就是伊百合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眉心有着蹙纹的原因。

大殿里,似乎安静的令人窒息,偶尔传来的只是沉稳的皮鞋声和细细的高跟鞋声响。

专注之间,藤南川忽然停住了脚步,整个人伫立在一副画的面前,目光深邃悠远的看着眼前的画,蓝眸在水流吊灯的流转光芒下显得是如此的高贵,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一样,令人不敢直视却又有着鬼魅的魔力,令人舍不得移开。

而此时藤南川的侧脸勾勒出的冷硬线条,又深邃得令人心悸不已。

伊百合走到了他的身边,有些艰难的将目光从他的侧脸上悄然移开,也看向挂在白色墙壁上的那副画,心中骤然一紧。

这幅画上的主角是个女人,是一位很美的女人,她慵懒的趴在沙发上腼腆的笑着。

每一笔每一画,都勾勒的极为精细,显然是画者观察入微。

伊百合之所以如此震惊,是因为这画中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母亲——伊玥月。

“很熟悉对吗?”藤南川微眯着幽深的眸子斜睨着伊百合,虽是问句,语气平静如一汪寒潭。

伊百合指尖微微颤抖,眼瞧着藤南川刚刚在车上还是一副慵懒至极的神情,而此时整个人却充满着狂野之势,那深谙的眸光如同黑潭一样让人无法参透和揣摩。

伊百合的手指微微收紧,喉咙处有些紧缩干哑,“画中人是我的母亲?”

她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惊措的看着眼前的画。

这个画家笔下的伊玥月整个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仿佛将它又赋予了新的生命,是那样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嗯。”藤南川薄唇轻扯,眼眸幽深。

“你认识这位叫野的画家?”伊百合有些惊讶,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画中的母亲,又看了看藤南川。

“嗯。”藤南川不动声色地将目光再次看向那幅画,漠然的俊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深邃的墨蓝色眼瞳中看不出心中所想,薄唇只是微微的轻扯道,“因为这位叫野的画家,就是我的父亲——藤诺野。”

伊百合心中一凛,眼睛微微睁大,凝睇着藤南川,许多念头飞快闪过。

她早该想到,能把她的母亲画的如此逼真,每一笔每一画都描绘到了极致,绝对是画者心中深深爱慕的。

而藤南川之所以带她来这,之前又表现出那样的挣扎,显然是犹豫了很久才做出的这个决定。

藤南川眼神沉暗而幽深的睨着伊百合,当看到她凝视自己的时候,又突然转开了视线,薄唇微抿的看着墙上的画,“没错,这幅画是我父亲画的你母亲的画像。”

伊百合仔细的看着这幅画,心中感慨,藤诺野应该很爱她的母亲吧?要不然也画不出这样一副画来。

伊百合的目光又望向藤南川,自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里,她仿佛若影若现的看见了一抹涩痛。

她明白他的这抹痛意从何而来!自己的父亲心中爱着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是另有其人,藤南川的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想必他小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受过自己父亲的冷待。

何况藤诺野跟叶列娜因为感情不和而常年分居,对他们的儿子藤南川而已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他的内心一定是非常孤独的。

而她却是伊玥月的女儿,想必当初他对她的感情也是又爱又恨吧。

否则就不会等到今天,他们正式举行了婚礼之后,才带她到这里来。

伊百合心中轻轻的叹息着,水晶灯流转下,幽长的睫毛在洁白的面容上映下两弯乌黑的阴影。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藤南川忽然转身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看了一眼微垂着眼睑的伊百合说。

“噢。”伊百合悻悻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藤南川的身后走了出去。

临要离开大殿时,她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伫立在大殿正门右方的大约一米多高的展架,而上面的展画清晰明了,暗调的背景,黑色的字体。

以此纪念,我的至爱——伊玥月。

伊百合微微一怔,随即眼里划过一抹了然。

这一行字,显然是藤诺野留下的,看来这里真是的藤诺野纪念她母亲的地方。

没有想到,藤南川的父亲对她的母亲感情如此的深厚。

难怪叶列娜一见到她就特别不喜欢她,还坚决反对她嫁给藤南川!

试问,这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会受得了自己丈夫的心另有所属?又有哪个女人会接受,自己丈夫一直深爱女人的女儿,又嫁给了自己的儿子。

叶列娜不喜欢她是显而易见的,可是藤南川却一排众议,跟她举行了婚礼。

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法律意义上的登记注册,但很显然,他现在承受的压力是相当大的。

伊百合目光又重新望向走在她前面的那抹高大的身影,心里微微流转,她下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