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用身体跟他交易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8 字数:6645 阅读进度:346/634

单冰亚的眉眼温暖,带着明晰可辨的笑意。

伊百合低头看着他的眼睛,眼角突然变得酸疼。

他又靠得近了一些,两人额头相贴,近得伊百合抵挡不住他的目光,想要偏过头,却被他捏住下巴端了回来。

单冰亚嘴角含笑,嘴唇贴住她的鼻尖,一点一点碰触。

伊百合可以闻到他身上刚刚沐浴后的清香气,他的手指穿过她的腋下,稍稍用力,便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单冰亚的嘴唇熨帖着她耳后最细嫩的肌肤,话语变得含糊不清:“百合,你来找我,我很高兴。”

他的手指仿佛带了电,流连之处让她簌簌颤抖。

从她的脚踝开始,一点点向上,在她敏感的小腿肚轻轻刮了两下,伊百合没有防备,差点弹跳起来。

单冰亚按住她的手臂,笑意蔓延上眼角眉梢,嘴唇也随之覆上她的脖颈。

伊百合被迫仰起头,紧紧抓住他的衣襟不松手。

单冰亚用牙齿挑开她已然不经意间半露的睡袍,温热掌心向上直达她大腿的肌肤,指腹轻拢慢捻。

伊百合忍不住闷哼一声,指甲立刻隔着衣服掐进他的肉里。

单冰亚低低地“咝”了一声,指尖的挑逗更加肆意,话却依旧带着笑:“我会轻一点,你也要轻一点。”

话虽这样说,伊百合却越来越招架不住他越来越急的力道,单冰亚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她溢出声音,脸上的笑意和手上的动作简直判若两人。

伊百合恨恨地看着他的侧脸,猛地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一口则咬上他的肩膀。

单冰亚偏过头来看她,伊百合用视线里携带的情感和方向无声地控诉他。

单冰亚一副了悟的模样,低低地笑,歪头又亲了亲她,随后伊百合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他抱上楼,用膝盖抵开卧室的门,两个人一起倒躺在了床上。

他抽开她的衣带,伊百合白皙的皮肤映在深紫色的床单上,是极漂亮的诱惑。

单冰亚微微弯了眼,随即俯下身,用嘴唇和手指一寸寸在她的肌肤上滑过,从她的耳垂到她的脚背,全都不放过。

他的技巧一向高明。伊百合可以明显感受到今晚单冰亚刻意的温柔和怜惜,但她要的不仅仅是如此。

就在单冰亚准备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伊百合突然拉开他的手臂,从他身下挣脱开了。

“怎么了?”单冰亚的声音粗哑,在这种时候吃不着,是很能折磨人的,也只有伊百合能这么磨他。

伊百合别开眼,不想看他眼里情人般的柔情宠溺,只是用平静的语调:“藤氏被那对双胞胎算计了,你能不能帮帮忙?”

单冰亚脸色微沉,眸中掠过一抹黯淡,转瞬而逝:“你突然来找我,就是为了藤南川?”

“我只是觉得你跟川本来就是好兄弟,不该因为我而反目!”伊百合说出她的想法:“如果可以,希望你能放下之前的成见,跟藤南川和平相处,联手对外!”

单冰亚抚着她柔顺的长发,敛着双眸,低头看她妩媚的脸蛋。

“可以!只要是你希望的,我都会去做。”

没想到这么简单他就会答应,伊百合微愣着反应不过来,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单冰亚打断。

“只不过……百合,你应该知道,利益交换是商人最大的本色,帮了藤氏,我能有什么好处?”

“三大家族本来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你帮了藤氏,也是帮你自己。那对双胞胎的目标是你们三个人,如果藤氏垮了,下一个就轮到单氏了。”伊百合冷静的跟他分析。

单冰亚挑起她尖削的下颚,端视她:“可是当初南川帮你对付我的时候,可是没有看在三大家族的面子上,对我手下留情啊。若不是我早有准备,单氏恐怕也没这么容易重新夺回来,现在让他藤氏出点危机,不过是给他一点应有教训罢了。”

“藤氏竞标失败,藤南川已经被警方提请调查,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吗?”伊百合着急道。

“不够!百合,你刚才说的一直都是三大家族跟单氏的利益,那我的呢?我帮的是你,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报酬?”单冰亚抬起她的脸,凝视着她的美眸,声音异常的低沉蛊惑。

他狭长凤眸闪过的邪肆让伊百合不自然的敛下双眸,单冰亚话中的意味,只要是人,都应该听得出来。

“来吧!你想要就拿去。”伊百合不再挣扎,重新躺回到单冰亚的身下。

“呵呵。”她脸上豁出去的神情让他失笑,“我会要的,但是现在还不急,我比较想的是……你一直都属于我。”单冰亚凑到她耳际添咬着她白净的耳垂低低的呢喃。

“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了。”伊百合跟他承诺道。事实上,来这里找单冰亚之前,她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以后还是恢复她跟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状态,不再改变了,她也不想再把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分离出去了。

“有什么保证吗?”单冰亚似乎并不怎么相信她。

“保证?”伊百合一愣,什么保证?

“你都已经答应跟寺举行一场婚礼了,是不是也该跟我举行一场?”单冰亚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

伊百合长而卷翘的睫毛扑扇了两下,如两只飞舞的黑蝶。

搞了半天,他是想要这个?!

“只要你准备好钻石戒指跟玫瑰花,跟我下跪求婚的话,我就考虑答应你看看!”伊百合思量了一会对他说。

“钻石戒指跟玫瑰花?”单冰亚略微一怔,不解道:“我不是都送过很多给你了吗?”

“那不一样啦,这一次是正式求婚!我跟藤哥哥也是这么说的,寺当初也是因为这样我才答应他的!”伊百合坚持道。

单冰亚想了想说:“好,我会尽快准备好一切正式向你求婚的,不过今晚我是不是可以先拿点实质性的报酬?”

伊百合媚眼眯了眯,身子倾斜过来,干脆利落的吻上了他的嘴唇。

单冰亚身子一颤,很快化被动为主动,将伊百合压在身下一顿猛亲。

单冰亚的吻很决绝,吻得凶狠,百合,你是我的,以后别想再逃开我。

伊百合感受的到,但并不在意。反正她的男人多他一个不多,做女人啊,其实没必要太较真了。

两人在床上一阵激烈的纠缠,伊百合恍惚觉得今晚已经把自己的所有都掏空,近乎折寿。

她被单冰亚翻过身又抱回去,他细致地抚摸她的后背,让伊百合忍不住的颤了一下。

单冰亚抱着她,薄唇贴在她的耳际,轻声问她:“百合,你真觉得我跟川反目了吗?”

伊百合被他没来由的一个问题,问的一阵心颤,瘫软的身子渐渐恢复了一些精力,回过神来问:“什么意思?”

“换句话说,你真的认为藤氏是那么好对付的么?”单冰亚眉目幽深,话语间带着高深莫测的神情。

伊百合立即觉出不对劲:“这里面还有内情?”

单冰亚不着痕迹的一笑,回答的慢条斯理:“那不过是我跟川,联手引诱那对双胞胎上钩的一个手段而已!”

“什么?”伊百合忍不住惊呼:“这是你跟川的计划?”

单冰亚不置可否的一笑,那笑意看在伊百合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

也就是说,她被骗了,想要对付藤氏的那对双胞胎被骗了,所有人都被骗了。

其实藤南川跟单冰亚根本就没有反目,他们不过是在演一出戏,叫诱敌深入。故意给那对双胞胎制造出他们好像已经成功打击到藤氏的假象,而单冰亚又因为跟藤南川之前的嫌隙不肯出面帮忙,只有这样那对双胞胎才会被他们误导,露出他们的真正实力跟背后的底牌。

“你们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伊百合生气的质问。

真是的,害她白担心,白自责这么久。

原来根本是他跟藤南川联手布的一个局,不过是为了给那对双胞胎下套的。

“百合,我们也是为了帮你报仇,你忘了那对双胞胎当初怎么对你了?”单冰亚出声,意图将伊百合拉到他们的战线上来。

伊百合当然没有忘记,那对双胞胎当初是怎么对她的了,何况他们后来还找了黑客侵入藤南川的电脑,偷看她的欢爱,实在是有够可恶的。

就算单冰亚跟藤南川不出手,她都是要找他们算账的。

只是想到单冰亚跟藤南川的计划,连她都瞒,伊百合心里又有些不爽。

“我当然没忘,不过你们这么重要的计划,居然没告诉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伊百合撅着嘴,脸上写满了不满。

单冰亚立即为自己辩解:“如果不事先瞒着你们,怎么能骗得了那对双胞胎呢?何况藤南川不是也没跟你说?”

“那怎么一样!藤哥哥没告诉我实情,是因为他不想我担心,而你呢?却是诱惑我主动送上门,哼!”伊百合气愤的别过脸去,单冰亚这哪是给那对双胞胎下套,分明是连她一起也被他套进去了。

单冰亚只得哄她:“百合,不是我们有心瞒着你,是这次的情况特殊,那对双胞胎并不好对付,何况他们跟黑帝斯的人有关联,我跟川也一直在小心应付。再说了,我也没有想到,你会为了川,主动来找我!”

“黑帝斯?!”伊百合很快捕捉到单冰亚话里的一个关键字眼,也就没有跟他再计较下去了。

“怎么了?百合,你知道?”单冰亚察觉出她神情的不对劲,立即问。

伊百合脸色僵了一下,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说过……”

她并没有告诉他,乔翊升就是黑帝斯的首领。

反正听单冰亚刚才话里的意思,他跟藤南川也有要联手对付黑帝斯的准备,既然他们已经打算出手,也省得她亲自出马了,告不告诉他结果都是一样的。

“由我跟川联手布的局,这次那对双胞胎一定会中计,你等着听我们的好消息,这次对黑帝斯也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单冰亚胸有成竹,面上浮现出凛然的霸气。

伊百合漠然不语。

经过这一次,她算是也总结出一个道理。

果然,男人与男人之间友情破裂的原因不可能是因为女人,只有可能是因为利益。

就拿单冰亚跟藤南川来说吧,之前他俩为了她闹得几乎要反目,可是这次为了对付那对双胞胎,还不是站在了同一阵营?

看来,三大家族目前还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任何一家想要打击另外两家一人独大,在短期之内看来是不太可能的,否则单冰亚跟藤南川这次就不会亲密合作了。

“好了,百合,你现在已经知道我跟川的计划了,你不用担心川了吧?是不是该继续我们刚才的事?”单冰亚突然又将话题扯了回来,看着伊百合眼里充满了欲火。

“什么事?我记得刚刚已经给过你了!”伊百合故意跟他装不知。

单冰亚已经将她再一次的扑倒;“小妖精,一次,怎么够呢?”

“那你还想要几次?”伊百合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前,防备的问。

“我要你一夜都跟我做,补偿你之前对我的忽略。”话落,单冰亚已经狠狠的得到了她。

这一夜,如他所愿,他将伊百合要了个彻底。

伊百合觉得自己已经透支成绵软一团,任由单冰亚捏搓成他想要的形状。她就是汪洋海上疲倦至极又无地可歇的一只海鸟,而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第二天清晨,伊百合在昏昏沉沉中被手机铃声吵醒,皱着眉想要翻身,却又被一边的单冰亚拽了回去。

她被他绑在臂弯里动弹不得,单冰亚摸了摸她的头发,随后铃声便戛然而止。

只是过了五分钟又响了起来,伊百合还没发作单冰亚已经叹了口气,接着床上一轻,他已经掀开被子下了床。

伊百合似睡非睡,意识也模糊不清,只隐约中听到那边轻描淡写的诸如“今天先不去了,改天”的寥寥几句话,然后手机便被挂断。

单冰亚又躺回到床上,安安静静呼吸,平平稳稳睡觉。

伊百合却再也睡不着,刷开眼睫看到他阖目养神的模样,是难得的完全恬淡沉静的模样。

她看了有五秒钟,单冰亚突然睁开眼,微微一笑,揽过她的腰肢偏头细细啃吻。

他的动作很不规矩,手指探进她的衣襟,牵引住她的一团柔软,嘴唇也随之覆了上去。

室内明明很温暖,可是伊百合裸露在被子外的肌肤却在此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她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揪了揪他的耳朵,叫他的名字:“单冰亚。”

单冰亚抬起头,眸子黝黯,伊百合垂眼给了他一个笑容,慢慢地说:“我好像发烧了。”

“……”

她用脚趾轻踢了他一下:“去拿体温计。”

“……”

伊百合只是觉得自己醒来后有些头重脚轻,没想到测出的体温已经烧到了三十九度多。

单冰亚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叹了一口气:“我们去医院。”

他把闭着眼昏昏欲睡的伊百合从被子里挖出来,亲力亲为地给她套上内衣毛衣外套,又蹲下去给她穿上靴子。

中途伊百合想要挣扎,但很快再次体会到了单冰亚眼神的威力,于是嘴巴张了张,话没有说出口就又闭上。

单冰亚去而复返,没有找到帽子和围巾,看到她眯着眼一副睡不醒的模样,忍不住重重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见她因头疼欲裂而不耐烦地想要挥开他,不禁又再次叹了一口气。

伊百合终于睁开半只眼瞅了瞅他:“你今天是不是有比较重要的事?”

“没那么重要。”单冰亚低下头给她整理衣领,“现在你比较重要。”

“刚刚打电话的是不是藤南川?”

单冰亚笑:“为什么这么问?”

伊百合闭着眼面无表情:“如果让藤哥哥知道今天是我绊住了你,他岂不是要一个人孤军作战?”

单冰亚轻轻笑出声来:“放心吧,藤南川一个人应付的来的!”

说着抱她下床,将伊百合带去了医院。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伊百合一边吊点滴一边用手机上网。财经版和娱乐版的新闻均缺少新意,除了某女艺人大婚,便是乔妍玉近来惨淡的境况。

要说这媒体见风使舵的能力,真是比谁都快。乔妍玉刚跟单冰亚在一起的那会,媒体对她的报道能尽是些正面、光大,赞扬,甚至带有溜须拍马之词。

现在乔妍玉跟单冰亚分了手,媒体们最擅长挖掘新闻人物的伤心处,再将它扩大曝光在大众面前,所以就不断报道出乔妍玉分手后事业的失意以及不理想的境况。

伊百合想起在前不久某公司的庆功典礼上,乔妍玉一改往常张扬耀眼的风格,以一袭暗色保守的装扮出场,连脖子上的项链都是由黑珍珠串成,在争奇斗艳熠熠生辉的大厅内并不怎么打眼,甚至还有些刻意过分的低调。

这还真不是她那个凡事都喜欢张扬高调的姐姐的风格。

伊百合觉得有些诡异,似乎乔妍玉自从和单冰亚分手后,就一直诸事不顺。不知道是不是她失意的感情生活影响到运势,还是有人在背后暗箱操纵的。

伊百合记起,在单冰亚跟藤子婷离婚传闻被炒的很热的时候,有娱记拍到她跟单冰亚在一起的画面,于是便有传闻说她是那个所谓的第三者。

她那个时候顿时从默默无闻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了破坏单藤两家联姻的始作俑者。

对此藤子婷没有否认,伊百合的发言人代她对外解释是谣传,单冰亚则更是保持沉默。

但一天之后,这件事突然从炒的沸沸扬扬的媒体上彻底消音。

伊百合那个时候便怀疑是单冰亚在暗中操作。如今她也很想问问乔妍玉的不顺利是否也和他有关系,但随即想到如此又会牵扯出一堆让人不舒服的前尘往事,只好作罢。

单冰亚拿着药推门进来的时候,伊百合刚刚把手机合上,问他:“你今天真的没有什么事要做?”

“没有。”

伊百合很认真地盯着他。

“好吧,下午是有一个。”单冰亚顶不住她凝视的眼神,想了想终于承认,“三点半有一个新产品发布会,我要主题发言。”

他顿了顿,又表情无辜地继续补充:“可新产品不是我主持研发的,所以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点儿什么。”

“所以你又不打算去了?”

单冰亚单手支着下巴笑出来:“唔,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他站在床前,穿一件深色大衣,如今前襟敞开,里面的浅色衬衫干净整洁,淡金袖扣在柔和灯光下依旧明亮精彩;面容清俊,身材比例完美,脸上挂着深不可测的笑意,是冷酷俊逸的模样。

伊百合还没怎么这样详细而近距离地研究过他的外表。细细浏览完毕,她眨了眨眼,突然身体前倾,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腰。

单冰亚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很快笑出来,低下头环住她的肩膀,闷闷的笑声通过胸腔传达给她:“怎么,这是被我感动了么?”

伊百合的额头埋在他的衣服里,闭着眼揪住他后背的衬衫不松手。

她的脸颊紧贴,甚至还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以及他固有的清香气。

伊百合维持着姿势一动不动,长久也不说话。

单冰亚轻轻地笑,手指抚过她的头发,流连于她的脸颊,在上面辗转摩挲,就像是在欣赏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下午和我一起去公司吧。”单冰亚良久出声,说的一本正经:“我开会你睡觉,晚上一起回家。”

“好啊!”伊百合没有怎么想太多就答应了。

哪里知道下午去了单冰亚的公司后,他硬是拉着她在办公室里跟他做了一下午,根本就没有去开会。

“亚,不要了,嗯……不……停下……”伊百合发出似哭似笑的申呤,趴在他的办公桌上叫道。

“百合,我都多久都没碰你了,我停不下来……”单冰亚用力的吻住她的唇,伊百合的哀求更加刺激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