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你和他是不是有一腿了?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8 字数:6750 阅读进度:338/634

“我都是在为你好!为了你的将来着想!”许馥云咬牙切齿,“我知道你爸爸在外面拈花惹草,说不定就会生下其他的儿子,为了保住你的地位,我不遗余力的培养你,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是我不后悔!如果你不是我这样的精心培养,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优秀!寺,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以为什么事都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了?!”

她喘了口气,诱哄的说:“寺,你听妈妈的话,伊百合她不适合你,你跟她分手吧,她其实根本就不爱你,她爱的人是乔翊升!她说要嫁给你,其实都是骗你的,她不过是想利用你,帮她重振伊氏而已,难道你要心甘情愿的被她利用?我们三大家族,好不容易才联手整垮了伊氏,你不可以再把伊家的女儿娶进门来,万一横生枝节,以后就后悔莫及了!寺,这次你一定要听妈的话!”

“够了,不要再说了!”言泽寺听不下去了:“妈,我真的对你很失望!你知道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当初跟你们一起,联手欺骗百合,对付伊家,现在伊家已经被我们整垮了,早就不是三大家族的对手了,你还容不下百合,你就是诚心跟百合过不去!”

“是,我承认,我就是不喜欢伊百合!”许馥云眼里是极度的不满:“除了她,你想娶任何女人,我都没意见,但是她绝对不行!”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除了伊百合,谁也不喜欢。那么只要是除伊百合以外的人来做这个言家少奶奶,就都威胁不到她。

何况伊百合还是伊家的女儿,万一她得知了当年的真相,岂不是要对她的儿子不利,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不要再管我了!”言泽寺狠下心来,表情沉在深深的暗影中让人捉摸不透,“妈,明天我就买机票,送你回国外吧!你的所有一切我都不会少你的,绝对会给你最好!但是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心情平静下来!”

许馥云勃然大怒,扭曲了脸:“你说什么!你要把我赶走?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就算现在言氏的绝大部分是你的,我手上也是有股份的!我不走,我要留在a城!我要看着你跟我满意的儿媳妇人选结婚,我不许那些狐狸精**再来勾引你!”

“我说让你回去就回去!”言泽寺不再看她,抓起手机来打了个电话给手下,“订一张明天飞洛杉矶的机票!”

许馥云劈手夺过手机,大声斥骂道:“言泽寺,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为了个狐狸精……要赶走你亲妈!比畜生还不如!”

言泽寺冷冷地看着她道:“一个真正爱自己儿子的母亲,不会干涉他的人生!更不会想方设法的阻止他跟心爱的女人结婚!”

“我就干涉你又怎么样?你是我生下来的,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许馥云眼中倏显杀意,伸出那双保养的白皙细腻的双手,狠狠地掐住言泽寺的脖子,声音仿佛从喉咙里阴森森地挤出来,“我……我现在就掐死你这个孽种!”

言泽寺连连呛咳着,他觉得快要无法呼吸了,母亲的脸在眼前扭曲了,就好似一幅抽象画。

他突然觉得很厌烦,为什么会这样!

他拥有着世上最好的一切,一生出来就是天之骄子,拥有常人一世都无法企及的财富,高贵的地位,尊贵的血统,英俊的外表……

但是,上帝是公平的,又赐予了他一个这样的母亲。

没有母爱,从来这都不过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幻想……

从小的时候起,他还想小心翼翼的讨她喜欢,而后,当他意识到母亲永远不会满足,永远只会越来越怨恨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

这十年来,他给母亲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但是只有一个条件,他不想再见到她,不想再看到她那张总是扭曲的脸,不想听到她那些怨毒不满的话语。

他在美国购置了豪宅,将母亲安置在里面,自己一年左右去看她一次,然而每次去看她的时候,迎接他的,总是满地破碎的花瓶杯盘,慢慢的,他都不愿意再去看她了。

他终于能理解,为何父亲会选择周游世界去游荡,也不愿意回到言家来面对他的母亲。

这个作为他法律上妻子的女人,对他而言不过都是个疯狂狠毒的巫婆而已。

她从来不会说一句好话,也不像其它女人那样善解人意,她最擅长的就是将男人逼到角落里,再歇斯底里的数落他们。

他们父子越是不待见她,她便越是歇斯底里!

他的父亲不爱她,还有许多的女人,这便是许馥云心中永远的痛。

她永远都不能扳回这一局!所以她永远都会一直这样下去!

言泽寺突然觉得很疲倦,那一刹那,他甚至觉得,若是自己这样死了也好……

反正他已经拥有了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权利、财富、地位,也达到了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他已经很满足了,如果活在这世上,只是要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无休止的对峙,互相怨恨伤害,那么,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真的,再多的财富,也换不回亲情的珍贵。

他并不是一个多么反叛的人,他也愿意像其他幸福家庭那样母慈子孝,家人和乐融融。

但是,为什么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无法做到?

眼前,曾经的画面不断地浮现出来。

小小的少年,泪流满面,被关在门外,呼唤着母亲,却没有人回答……

啊……

如果他那个时候就死了,该多好啊。

再也不需要受这些年的苦!

许馥云似乎疯了一般,手指还狠狠地掐着言泽寺的脖子:“我掐死你这个孽种,我掐死你这个不听话的孽种……”

言泽寺心若死灰!

就让他这样死在自己母亲的手上吧。

也许,只有这样,才是一切的结束……

也许,只有这样,这场家庭悲剧才能了结……

浮生若梦,生亦何欢?

但,就在这时,另一个身影钻入了他的脑海!

那是个看似无情却又执着的身影,仿若阳光下盛开的玫瑰花,完全不顾别人的眼光,那样执着,那样热烈的开放,她的笑容如电影镜头般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这世上任何人想要做成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就算你拥有再高的地位,再多的钱财,也不代表着你能够随心所欲得到你想要得到的所有东西!而且,这世上只有人的心是不能靠强权,暴力,金钱买到的!”

是她,是她。

她漆黑的发丝,明亮的眼神,她的红唇,她身体的柔软,发香的味道,都让他深深迷恋。

她是他的希望,他所追求的梦。

就好似森林里自由奔跑的小鹿,就好似沙漠里怒放的娇艳玫瑰。

她总是那么自我,不顾任何人的眼光,不理会任何的嘲讽和辱骂。

她其实,比他坚强多了。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她都从来没有放弃过!

是啊,他一直就在追寻这样一个女子。

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的坚强的女子。

内心强大的女子!

百合……

我不能死,我要陪着你。

我要让你得到幸福。

这个念头,突然变得无比坚决,将言泽寺从一时游离的边缘深深的扯了回来!

——我不能死!

——我还有你!

百合!

理智再次涌入脑海,言泽寺狠狠地伸出手推开掐住自己脖子的母亲,冷哼道:“妈,你疯了吗?你真想要杀死我?”

他的力气比许馥云大很多,许馥云猛的被他推回到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颤抖着。

刚才那一刹那,她也是出于激愤,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卡住儿子的脖子。

冷汗冒了一身,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言泽寺深深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伊百合还在等他,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跟她瞎耗。

许馥云没有再阻拦他,她已经被自己刚刚的那个行为,吓的说不出话来。

言泽寺坐上跑车,将油门踩到最底,车子立即像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他一心只想尽快赶到机场,去澳洲跟伊百合举行婚礼。

可是脑子里总是浮现出许馥云刚才差点失手杀了他的情景。

想到这些年他们母子的不合,就连结个婚不但得不到自己母亲的祝福,还要被她从中破坏,他便是一阵忧从心来。

言泽寺浑浑噩噩的开着车,车子以最快的速度疾驰,就这么一路狂奔下去。

当对面狂按喇叭,同时闪烁着变换的灯光提醒他要躲避的时候,言泽寺这才回过神来,刺目的灯光照的他眼前一片模糊。

电光火石般一阵巨响,他的车瞬间撞上了对面的汽车,又弹了回来,再次冲过护栏,像个断了线的风筝,坠落到几十米的山涧之中。

“寺!”

伊百合突然从噩梦中惊喜,吓得全身都大汗淋漓的。

她紧揪住胸前的衣襟,心间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振颤,仿佛整个人都被电击过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她下意识觉得,心头有种无力的空虚感,像是一件很不祥的事情在她所看不到的地方发生。

这种感觉,在她的人生中只有过一次。

那个时候,她刚刚放学回家,手里捧着一束母亲最爱的白色鸢尾花,准备给母亲一个惊喜。

然而,当她推开浴室的门,看到那一地的鲜血时——

整个人都像是被钉在了原地。

她当场就震住了!

手上抱着的那一束白色的鸢尾花散落了一地!

那种感觉,至今都铭刻在心,之后,怎样给母亲准备后事,流到眼泪都流不出来,那一幕幕都已经忘记了,是最伤痛的记忆,再也不愿意去想起。

就好像一道被封印的咒语般在脑海中,是她最大的恐惧!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又会有这种预感?

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再也没有任何特别在意的人或者东西,不可能出现这种可怕的预感……

伊百合勉强地掐住自己的手心,试图让自己稳定下来。

可是心里却总有一种感觉在不断下沉,她变得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乔翊升推门进来了,他手上拿着一张请柬。

“今天晚上有个酒会,你跟我一起去参加。”

“为什么要我去?”伊百合自然是没心情陪他的。

乔翊升并没有在意她的拒绝,反而继续道:“你梳洗打扮一下,晚上六点,我来接你。”

说完就出去了,并没有给她商量的余地。

伊百合愤愤然的将一个枕头朝他扔过去,没想到乔翊升已经关上了房门,并没有扔着。

伊百合气愤的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想到刚才那个不真实的梦,和自己现如今被乔翊升困在这里的处境,越想越烦躁,连续喝了几杯还是觉得口干舌燥。

晚上六点?她突然想到,如果乔翊升要带她参加酒会,岂不是要带她出去?

只要她能离开这里,就有机会跟外界联系。

暗九是她的护卫,通常会贴身保护自己,可恶的是乔翊升早就知道,想了个法子,将暗九引开了。

要不然伊百合也不会有这个耐心待在这里这么久,她就是等暗九来救她。

没想到到现在都没有暗九的消息,看来是不能指望他了,她必须要靠自己。

走进浴室,伊百合洗了个热水澡,喷洒上她喜欢的香水味,然后便回到房间,开始挑选衣服打扮自己。

由于是酒会,伊百合穿的就正式一点。黑色的低胸吊带晚装头发挽在脑后,凌乱中井然有序,小巧的皮包跨在手臂上。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这件衣服再适合不过,素白的脖子,纤细的手臂,足上有一双九厘米的高跟鞋,更显得她双腿修长。

整装完毕,刚好五点三十分。

伊百合下楼,坐在客厅里等他。

之前她因为跟乔翊升对峙,都没有好好的打量这栋房子,如今仔细一瞧,发现这里跟以前真的没有多大的变化。所有的家具摆设,全都跟以前一样,就连窗帘地板,都是伊百合最喜欢的颜色。

明明可以翻新,他却让这里保持原样,乔翊升这算是念旧吗?

她正想着,就见乔翊升从房间里走出来,简约大方的西装款式,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味,这个男人是很好看的,典型的那种帅气霸道的美男子,鼻梁高挺嘴唇饱满。他身上的西装应该是价值不菲,手工订做的,袖口的扣子闪闪发亮,合身剪裁衬托出他的好身材。

不过不管怎么看他,伊百合对他都没啥好印象,因为不管他怎么打扮,在伊百合心目中他都是衣冠禽兽!

乔翊升的目光在伊百合身上停留了一瞬,眼里明显闪过一丝惊艳。

接着,他走到玄关处换鞋,“我们走吧!”

伊百合跟着他走出去,心里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可不是吗?她跟乔翊升已经很多年没有一起出席公开场合了。

现如今再陪他出席酒会,伊百合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这已经不是伊百合第一次坐乔翊升的车了,双m的标志的黑色汽车,让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他几个来回,人渣居然也能开迈巴赫,简直是天雷。

最可恨的是,据说就连着车座上的皮,都很稀有珍贵,资本家果然是资本家。乔路人这要是在旧社会,准保是批斗的对象。

伊百合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怎么上天就这么没眼,让曾经伤害她最深的渣男突然间变得这么有钱了呢?

脖颈间忽然凉凉的,伊百合吓了一跳,她方才就想着乔翊升回到旧社会的场景呢,丝毫没发觉他的举动。

“别动。”乔翊升有些不悦,钳制住伊百合的肩膀,继续给她戴项链。

璀璨的钻石,周围蓝宝石众星拱月一般拥簇着,星星点点的钻石镶嵌在项链上,简约的设计,又不失华贵。

伊百合的脖子纤细,本来空荡荡的,这会儿搭配的这条项链,无论是和她的肤色,还是这件晚装,都协调极了。

乔翊升盯着瞧了一会儿,然后满意的一笑,开始发动车子:“送给你的!”

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少花心思送礼物给她,从这条项链开始,他现在要加倍补偿她。

伊百合没有推辞,淡淡的一笑,“谢谢。”

其实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谁送她的礼物了,这样的项链,她收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事实上,她家里还有一大堆自己买的、那三个恶魔送的项链戴不完,只要乔翊升送的这条跟她的礼服还算搭配,她也不会不给他面子拿下来就是了。

酒会举行的地方坐落在这座城市最豪华的酒店,无论是排场还是要请的嘉宾,都能看出,这场酒会的主办者,是有一定身份的人物。

伊百合挽着乔翊升的手臂,高跟鞋有节奏的敲响着大理石。

“乔总,欢迎啊,百忙之中还能来参加,真是让我们倍感荣幸。”门口的接待人员,客气的说着。

乔翊升微笑道:“司令好不容易回国,我怎么也得来见见不是。”

“乔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熟悉的声音,让伊百合不由的一怔,这个人她认得,是寒澈!

乔翊升也对他笑,两个人握了一下手,乔翊升道:“想必是司令的公子吧。”

寒澈颔首微笑,“我叫寒澈,乔先生的名讳,我仰慕已久,今日难得一见,里面请。”

乔翊升点头微笑着,这两个人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可实际上,到底如何,这人心的秘密,谁能去猜测呢。

寒澈对伊百合别有深意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走开。

伊百合隐约觉得,今天很不寻常,心里惴惴不安的。

她早知道寒澈是高干背景,具体是什么她也没那个兴趣了解的那么清楚,只知道他父母都是京城高官背景,寒家的势力在政界跟炎家不差上下,但是寒澈的大律师名声就比炎琨那个纨绔子弟要好得多了。

只是没有想到寒澈的父亲竟然是司令员,官这么大?看来今天到场的,很多都是高官了。政商界的要员都来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类似这种酒会,伊百合也参加过不少。这种上流社会的宴会,通常就只有两个目的,第一是生意往来,第二就是相亲了。

乔翊升拉着她周旋在宾客之间,相互的交谈几句,敬酒之类的是难免的。她只要保持微笑,并不用做什么实质的东西。

“在发什么呆?”乔翊升突然跟也咬耳,近距离的接触,他身上淡淡的柠檬香味,扑散而来。

伊百合一愣,旋即摇头道:“没什么。”

乔翊升此刻的神情就是笑里藏刀,“百合,你心里是不是正在盘算着,今天晚上勾搭上谁呢?寒澈就不错,你和他是不是已经有一腿了?想着今晚怎么加把劲,将他搞到手啊。”

他没有忽略刚才寒澈对伊百合那别有深意的眨眼,乔翊升心中的妒火涌上来,说话也就含沙射影的带着讥讽。

伊百合对他妖娆一笑,“多谢你的美意。”

乔翊升瞪着她,突然就变了脸色,“伊百合,你真打算要去勾搭寒澈?”

伊百合还是淡淡的微笑,拢了拢发丝,“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么。”

乔翊升的眼神飘转了一下,旋即勾唇一笑。

伊百合正在诧异乔翊升是不是在哪里学了变脸,突然她腰上一紧,被乔翊升死死的搂在怀里,然后夹杂着烟草气息的柠檬香,扑面而来,唇被人狠狠的吻住。

温柔又带了一点点霸道的吻,这一吻里不同于以往的,他竟然也有一丝的温柔,细细的深邃的,唇齿相依着,乔翊升火热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时而轻轻的撕咬,时而舌尖的挑逗着。

他的一双大手,在她的纤腰上游走着,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

伊百合起先还在挣扎,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虽然他们的位置比较偏僻,可是毕竟这会儿灯光明亮,被人发现总归是不好的。

可她越是挣扎,乔翊升就越是抱得紧,后来伊百合索性也就不动,任他亲吻,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就当是被狗咬了。

只是他们纠缠的这一幕,全都落入了另一个男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