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93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7 字数:6717 阅读进度:295/634

伊百合缓缓地睁开眼,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头顶上是一片华丽的天花板,她沉重地侧过脸,偌大的钢化落地窗外,星辉月朗,城市繁华霓虹映亮了整片天空,美得犹如幻梦!

头疼欲裂,却依然能够寻回一丝丝理智和清醒——

她,此刻,正躺在白色别墅房间的大床上!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藤南川从里面走了出来,健硕的身体上只围了一条浴巾,金色的头发微湿,沾着水珠,顺着性感的胸膛滑落,砸落在纯色的羊毛地毯上。

伊百合的红唇微微张开,想要出声,嘴巴却干渴异常,嗓音显得有些沙哑:“藤哥哥,我……”

话音未落,藤南川已经端了一杯清水,朝大床走了过来。

他长臂托起她纤细的身体,另一只手端着水杯,给她喂水。

男人赤果的肌肤碰触着她,伊百合脸颊发烫,想要推开,却耐不住嘴中的干涩,依在他的臂弯中,如在沙漠狂渴已久的旅人,贪婪地汲取着水源。

喝完一整杯冰水,伊百合添了添唇瓣,还有些意犹未尽般。

藤南川将杯子往床头柜一放,手掌微微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媚脸抬起,看着她的眼睛,她眉目间的流光,清晰的倒映在他的瞳仁里,然后低低的一笑:“百合,看来你不适合喝黄酒!”

伊百合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确实是,没想到这酒的后劲这么足。

刚才藤南川在吻她的时候,她就不知不觉的晕醉了过去,瘫倒在了他的怀里。

藤南川抱住她躺下,双臂撑在她脑袋两侧,然后轻柔地为她揉搓着太阳穴位,目光却灼热如射线,能穿透她几个来回。

伊百合脸上尽是男人温热的气息,藤南川那具近乎光裸的身体贴合着自己,她身子微感不适,将脸别开,试图躲避这股暖昧,可是,伊百合似乎忘了,自己正被身体力壮的男人压在身下,想要一口吞腹,根本毫不费劲。

藤南川在她身侧躺下,一只长臂却依旧横在她的纤腰上,声音很低,带着惯有的温柔:“睡吧。”

他将壁灯关掉,卧室里一片黑暗,除了窗外夜空微闪的星辉,世界一切陡然静寂下来!

伊百合背过身子,承受着身后男人炙热的体温,胸口颤伏着,却毫无睡意。

夜,依然寂静无声,空气中似乎流动着某种欲念,随着男人浅促浑浊的气息,呼之欲出。

“那个……藤哥哥,我想明天去看寺比赛……”

伊百合犹记得言泽寺电话里那最后一句话,就这样鬼使神差地说了出来,却无端地招惹了男人忍耐已久的**!

当藤南川猛然将她重新压在身下时,所有的呼声,一下子被他火辣的吻尽数吞下!

他将她的手扣在头顶,用舌头霸道地撬开她柔软的唇瓣,檀口的清香混着淡淡地甘甜的酒香,强烈地刺激着舌尖的触觉。

男人的吻,疯狂而霸猛,像是蓄积已久的水库,闸门一开,狂洪滥泄,顷刻湮没一切!

伊百合无法呼吸,唇舌被他压覆着,紧紧缠绕着,搅得天翻地覆,头晕目眩,可是,藤南川依然没有放开自己的任何迹象……

他这哪里是接吻,根本是在啃她的唇!

伊百合无言了,一向温柔疼爱她的藤哥哥,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狂暴的一面?

是因为她刚刚在他面前提到寺吗?

他,吃醋了?!

直到伊百合快要窒息,藤南川才停了下来,大掌依旧紧紧的贴着她性感的后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勾勒着她凹凸有致的诱惑与妩媚。

放开她的时候,伊百合好看的眸子正散着光,妩媚的脸上,洒满了令人惊艳的红光,娇艳欲滴的樱唇,微微红肿的嘟着,散发着无尽的诱惑。

藤南川尴尬的皱起眉头,习惯性的绷紧薄唇,下意识的咽下口水,强制自己忍耐的**。

他苦笑一声,刚刚她只不过在他面前提到寺而已,自己怎么就跟着了魔似地马上想要她,拼命想要确认什么。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不理智了?

“藤哥哥!”伊百合瘫软一般,懒懒挂在他的身上,思绪里一场空乱。

闻着近在咫尺的淡淡男人味,熟悉却又陌生,她只是紧了紧挂在藤南川脖子上的手,茫然的抬起头,却不知那一双梨花带雨般的水眸散发出的诱惑有多么的魅人,勾引。

看着那张粉红色的小嘴无意识的翕合着,藤南川不由地俯首轻轻地亲了上去,在伊百合柔软的唇瓣上用舌尖细细地添着,这股清甜令他沉醉,也像一种极奏效的催情药,一触,便不可自拔……

伊百合感觉到他的薄唇紧紧的贴着她的,撬开她的唇,吸吮着,啃咬着,那细细密密的轻柔,仿若一棵棵小小的蒲公英拂过,好舒服,好有感觉。

身子有些无力,她感觉自己的腰被用力的搂紧,伊百合嘟囔着想要开口,却被藤南川更加炙热的缠吻吸走了所有的呼吸,她沉溺着,纤细的指不由扒上了他的衬衣,浑身似燃起了千百把火焰,她想要动!

手指深深的,在一瞬嵌进他炙热的胸膛,耳边却蓦地响起了一声闷哼,下一刻,她感觉男人的身子一僵,热度,一瞬间降到了极点。

伊百合水眸渐渐的张大,顿时清醒了过来,错愕的看着藤南川正低垂着头,大掌用力的捂着胸口。

她一低头,发觉自己的手心里竟是血。

他的伤口!

“藤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伊百合急忙道歉,妩媚的眸子里惊慌失措,却更显魅惑。

想到前几天她在处理藤南川的绷带时,看见了那些血迹,他伤得很重,而刚刚她竟然无意识的触碰到了他的伤口,伊百合很自责。

懊恼的低下头,却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头顶贴上了温暖,藤南川低沉磁性的嗓音劈头盖下:“没关系,我不疼。”

伊百合抬头,看着他愈发苍白的俊脸,紧咬着唇,拉起他炙烫的大掌,一齐走上楼梯,牵引着他,往他的房间走去。

急急的推开门,她跑到了橱柜前,取出药箱,幸好,在药箱里发现了干净的绷带和棉签,还有消毒水。

藤南川斜倚在墙边,勾起薄唇,静静的看着伊百合跑这跑那,被他吻得红肿的娇唇在墨蓝色的灯光下,多了一丝深邃的魅惑。

她的担心,莫名的让他的疼消除了一些,心情恍然间也大好。

藤南川看着她拎着药箱朝他跑过来,嘴里埋怨着:“怎么还站在这儿?”纤细的手拉起他的,带着他坐在床边。

伊百合双膝坐在床上,将准备好的药膏和绷带开始换起药来:“我开始换药了,藤哥哥,不要怕疼哦。”

藤南川绷着嘴角,忍住笑意,怕疼?这个问题着实有趣,这么多年,除了她,也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过。

“怕。”出口的,却是低沉的凝重。他突然很想看看她究竟会为了他,担忧到什么地步,心也莫名的开始有了期待。

揭开了伤口,伊百合忍不住抽气,那细腻的皮肤变得乌黑,沾染着丝丝血迹,她清楚的看见了缝合的痕迹,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抓了一把。

“藤哥哥,你忍着痛,我会很轻很轻的。”伊百合凝神,开始仔细的换药,换绷带,微微皱起的远黛眉,透露着她的紧张与心疼。

藤南川修长的手蓦地轻轻贴上她的眉头,好看的食指细细的抚平她的眉,他勾起薄唇,嘴角弯起一个迷人轻松的弧度,低垂着头,轻柔的对她说道:“不疼,一点都不疼。”

俊脸上冷硬的线条,却多了一抹从未见过的宠溺。

看见伊百合自责得难过,他的心莫名的有了一丝心疼。

她应该是快乐的,在他的庇护之下。

但。

那白皙冷魅的脸庞上,却因为隐忍愈加显得苍白,削薄的唇紧绷成了一条笔直的线,还有那额头上渗出的细细密密的冷汗,沾染着些许墨色的碎发。

呵,藤南川削薄的唇勾起一抹冷笑,颇有些自嘲的意味。

而正在低埋着脑袋,仔细包扎的伊百合却错过了这深深的带着几分纯粹的眼神。

疼?

她担忧着他疼不疼,却不知,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他死,想要他倾家荡产,一夜声败名裂。

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的罗斯藤家族掌权人,多少想置他于死地的,已经数不清楚。

商场如战场,要想出人头地,独占鳌头,妇人之仁是第一忌讳。

手段,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方式,仅此而已。

这次被黑帝斯的人暗算,他并不意外,在商场上的利益之争,一向都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藤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伊百合内疚的放下手中的绷带,精致的媚脸上,闪着落寞的神色。

“我知道,我不怪你,真的没事。”藤南川沉稳冷魅的嗓音,却意外的变得轻柔,在这暗黑的夜里,更显暧昧。

时钟蓦地滴答滴答,响了起来,报时的钟摆,拉长的摇曳着,也拉回了伊百合的思绪。

她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藤哥哥,那我先回房了!”

藤南川淡淡的看着她匆忙的跑出房间,侧头,瞥了一眼床上的药箱,随手撑起身体,利落下床,站在落地窗边,看向暗黑的夜。

她,终究还是没有留下来陪他!

伊百合这段时间一直很忙,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工作,主要忙着对付乔翊升。

不过结果倒是预期的胜利,她的计划令乔氏损失惨重。

不过伊百合也很清楚,这胜利的背后代价有多大,部门内的派系间纷争不断,她亲手裁掉自己的下属,设下陷阱,令公司损失过千万,然后理直气壮的把黑锅扣到对方的脑袋上。

一切好像回到了她刚夺回伊氏的日子,不敢相信任何人,凡事亲力亲为,力求用这次耗资上亿的“举世无双”计划打击对手。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乔翊升这次落入她事先设置的圈套,乔氏损失惨重。但她却也失去了包括赵秘书在内的5名得力助手。

有成功就会有牺牲,这点伊百合很清楚。

她只觉得连续几天的商战快把她掏空了,她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

没有言泽寺在身边,藤南川跟单冰亚几乎就是工作狂,她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又遇上这次对付乔氏的计划,伊百合自然是全力以赴,几乎一刻都没有休息。

在“举世无双”计划成功打击到对手之后,她只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下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休息了,这么想着伊百合扑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满目苍白,不是环境而是面孔,洛天痕的。

伊百合半睁着眼睛,想问,她是不是进医院了?没有声音,她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你睡了快一天了,医生说你太累了,耳水不平,你很早不舒服了吗?”洛天痕守在床前,担忧地说。

伊百合笑着摇摇头,侧目看着桌上的水杯。

洛天痕立即会意,麻利的倒了杯水,端到病床前递给她。

喝完水后,伊百合感觉舒服了很多,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她沙哑着嗓音问道:“我的电话呢?”

“你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响!”洛天痕想起来,把电话递给她。

“你回去吧,我再睡一觉就好了。”伊百合接过电话,对他说道。

“我留下陪你!”洛天痕不肯走。

“不用,回去吧,你在我不方便,帮我跟护士打一声招呼就好。”伊百合的态度十分的坚决。

若让那三个恶魔看见洛天痕跟她关系太过亲密,她担心他们会对他不利。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洛天痕帮她压压被子,欲言又止还是离开了。

待他走后,伊百合掏出手机,翻看未接来电。

她一夜未归,单冰亚跟藤南川果然是急疯了,看着手机上上百条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伊百合只是淡淡的输入几句安慰的话,说明她没事,让他们不要担心。

有几条是言泽寺发来的,虽然他人在国外,伊百合还是毫不犹豫的拨通了他的号码。

电话迅速被接起,却没有人说话,只有呼吸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

“寺!”

“恩?”

“你还在国外?”

“恩!”

伊百合躺在黑暗里,听者身边的仪器不时的滴答作响,空空的叫人害怕。

“我生病了,在医院!”她攥紧了被角强忍着眼泪抽抽鼻子说。

“什么?”言泽寺倒抽了口气:“你怎么样?怎么病了?严不严重?医生怎么说的?”问题连珠炮般袭来,疲惫,无助,委屈所有的情绪按奈不住的涌出来,伊百合哇的哭出来。

不知为何,听到言泽寺这么说,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撒娇:“我快死了,真的,头疼,晕眩,寺,你在哪呢?我想去找你。”

“我还在比赛,马上回来,你给我老实的在医院里待着!”言泽寺在电话那边忍不住着急,赛车刚比到一半,还没有进入决赛,他就匆匆往回赶:“川跟亚呢,他们在不在陪你?”

“我不要别人,就要你!”

大概是人生病了就特别容易任性,发脾气。明知道言泽寺在国外比赛,她宁愿千里迢迢的打电话把他召回,也不想就近选择藤南川或是单冰亚照顾。

“好,好,乖乖的,先睡会,我马上就飞回来了,醒了就看见我了!”言泽寺声音轻柔的哄她。

“不睡,醒不过来怎么办?”伊百合委屈的撅着嘴。

“哎,别胡说八道,到底什么病?”言泽寺无奈的问。

“发烧,感冒!”伊百合低声说,特意又追加了一句:“很严重的那种!”

“吓死我了,不怕,不怕你不是superwomen吗?”言泽寺松了口气,好笑的逗她。

“我不是女超人,我是希瑞!”伊百合抽抽哒哒的说。

“对,对,您是希瑞!”言泽寺顺着她的话哄她。

他们一直这样聊着,直到他手机没了电,自动关机。

伊百合甜甜的睡着了,想着醒来就可以看见寺了,真好。

言泽寺丢下比赛,从国外连夜乘专机赶来,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他疾步而行,焦急的推开病房的门,本想给伊百合一个惊喜——

却意外的发现,她根本就不在这间病房里。

……

天光大亮,伊百合从梦中转醒。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让她忍不住惊讶,从床上坐起来。

这里不是医院,也不是白色别墅!

她在哪?

揉了揉脑袋,伊百合最后的意识,是在医院里跟言泽寺打电话,后来发生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门外突然响起几声敲门声:“小姐,请问你醒了吗?单少爷让我拿来给你换洗的衣物。”

伊百合迅速抬头,有些许的印象反应过来,这里是单宅。

咳嗽一声,表示自己醒了。

“我把衣服放在门口?”

“谢谢。”

几分钟后,直到脚步声远去,伊百合打开门,从门口拿起换洗衣服。

不知单冰亚是怎么得知自己住院的,又为什么要将她带来单宅?她记得自己明明只给寺打过电话,并没有告诉他啊。

伊百合奇怪的想着,换下医院的病人服,走进浴室。

当她洗漱完毕,从浴室里走出来不久,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小姐,你洗漱好了吗?单少爷正在楼下餐厅等你,他让我带你过去。”

伊百合点头应了一声,她也确实饿了,打开门,下楼去见单冰亚。

餐厅里,单冰亚高大的身子正陷在软皮沙发上,桌前摆满了美味,手里懒懒地端着一杯香槟。

在他面前有一台触屏电脑,方便他随时留意欧美股市最新动向。

这段时间,伊百合一直跟言泽寺很亲近,冷落了他。

虽然她对他不爱搭理,但是他却是非常想念她。

就连上班他都心不在焉的,耳边不时幻听到她的声音……

他无法克制想见她的渴望,本来以为寺出国比赛了,她会把爱分一点点给他,没想到她生病了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言泽寺。

他们不是约好要轮流陪着她的吗?为什么她要给寺那么多的机会,对川也不排斥,却独独跟他保持距离。

单冰亚心有不甘着,收到洛天痕的消息后,直接将伊百合带来了单宅。

她这段时间都陪着寺跟川,也该抽了出时间单独陪陪他了吧。

伊百合被佣人带到餐厅里,在单冰亚的面前坐在,她面色苍白,显得有些憔悴。

一个佣人端了食物,为她呈上单冰亚特别让营养师为她调配的营养套餐。

伊百合拿起勺子,只喝了两口乌鸡汤,摇摇头不肯再吃了。

“小姐,你再吃点吧?”佣人在一旁劝道。

“不吃了,味道怪怪的。”伊百合皱起眉头说。

虽然她是真的有些饿了,可一吃到这又苦又甜的味道就感觉反胃,哪里还吃得下。

“这是营养师根据医生的吩咐,特意在汤里加了些补品,给你提供营养的。”佣人苦口婆心。

“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伊百合不耐烦的说。

刚想让佣人给她盛碗饭,就见单冰亚从椅子上站起来,皱眉走到她的身边:“怎么了?”

“单少爷,小姐不肯吃东西!”佣人多嘴道。

单冰亚看了眼营养料理,声音低沉:“快点把汤喝掉!”

伊百合最讨厌别人这样跟她说话的语气,他越是想命令她,她越是不会遂了他的愿。

她别开脸去,不理他!

佣人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单冰亚——一副小姐自己不肯吃,她们做下人的也没办法逼她的表情。

“我来。”单冰亚一把夺过汤碗,坐在她身边的位置。

“把头转过来!”他朝伊百合命令。

伊百合却只是懒懒地扫了他一眼:“我真的不想喝。”

单冰亚眼眸一暗:“你身体这么弱,还不吃东西?!”

“你这里的东西,我真的吃不下!”伊百合抵触的说,她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胃里本来就不舒服,那碗汤怪怪的味道更是让她难受。

“我的电话呢?我要打电话给寺,让他来接我!”伊百合下意识的说,并没有注意到单冰亚一瞬间阴暗下去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