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92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7 字数:6815 阅读进度:294/634

她交给赵秘书一个信封,送她离开。

“让洛助理半小时后到我办公室来!”伊百合交代完新任秘书,僵直的坐着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他们动不了她,那其他的人呢?第一个是赵秘书,下一个是谁?下下一个又是谁?

商场如战场,竞争就是如此的残酷。

电话响起,伊百合随手接通——

“百合!”

是言泽寺!

听到他的声音,伊百合辛酸的感觉油然而生。

“寺!”她抽泣着瘫在座椅上,再没半分气力。

“谁欺负我家老婆了,我灭了他!”言泽寺在电话那边恶声恶气的说。

“……”

“伊总,洛助理到了!”两人聊了一会,秘书通知她。

“让他进来。”伊百合挂上电话,言归正传,摆出一副女强人的表情。

非要斗个你死我活是吧,那好,她一定奉陪!

“跟乔氏的合作项目是由你配合来做的,现在这件case出了问题,赵秘书已经离职。”伊百合停下来看着他。

洛天痕没有说话,周围的一切静寂。

“天痕,你很优秀。但抱歉,伊氏需要的是团队精神,希望本月内可以看见你的辞职报告。”伊百合看似无情的说。

“你想我怎么做?”洛天痕安静的看着她,“找到他们陷害赵秘书和泄密的证据?”

“等!”伊百合神闲气定的喝了口茶说:“耐心的等,等魏达强出手,他自己不会轻举妄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他背后的人。”

“你确定他会那么做?”洛天痕有些迷惑的歪歪头。

“对,他想让乔氏获利而我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得手,他就只能去找乔翊升帮忙了。赵秘书之前叫你做的几份计划书我们就当送他当礼物好了。”

“明白,我会找机会让他拿到。”

“很好!”伊百合把几页文件递给他,“不过按这些数据和资料改写一下!”

洛天痕认真的看着那些数字,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他怔怔地看了伊百合一会点头说:“好!”

“你……”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伊百合想好的台词全都用不上:“希望这次你不会令你我失望!”

洛天痕将文件仔细折好放进口袋,满脸肃穆的说:“这次,我不会让你失望!”

“你不怕?”

“怕什么?”他不解的问。

伊百合被他的态度弄的很是无奈,挑了挑秀眉说:“你胆子还真大!”

“我只是相信你!伊总,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不会害我!”

伊百合低笑一声,起身离开。

手指碰到门把手的刹那她回头看他:“光会说是没有用的,我要看到的是结果!”

出了公司大门,伊百合揉了揉额头,只觉得心情烦躁。

正想着要去什么地方,放松一会,突然一辆熟悉的墨蓝色炫酷跑车开到了她的面前。

车窗被缓缓摇下,露出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棱角柔和,英挺的剑眉,墨蓝色的深眸,挺直的鼻翼,玫瑰色的唇,正弯起迷人的弧度。

“藤哥哥?”

伊百合怔愣了一瞬,有些意外藤南川会亲自开车来接她。

“上车!”

声音如此儒雅,温润,似注入了百般的阳光,瞬间照亮了她低落的心情。

“恩。”

伊百合浅笑着,上车,随手关上车门。

“听说伊氏跟乔氏的合作出了问题?”藤南川一手握住方向盘,微微侧目,望向有些倦意的靠在车座上的纤细身影。

温柔的眼眸,如此深邃,如一片汪洋一般,流露出一抹柔软的情愫。

“嗯,不过我已经想到办法解决了!”伊百合朝他娇媚一笑,心里划过一抹暖流。

藤哥哥突然来接她,是收到伊氏出事的消息,特意来关心她的。

她虽然感激他,不过也没有多谈,因为伊百合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找我!”尽管伊百合这么说,藤南川依然扯起薄唇,主动说道。

伊百合笑着点点头,如蝶翼般的睫,似展翅的蝶,将他深深的吸引。

藤南川亲自开着跑车载着伊百合飞驰在高速道路上。

微风拂面,呼呼从发丝间扬起,带着股绝然的猛烈。

伊百合闭着双眼,伸出手臂,享受风从指尖溜过的感觉……

藤南川偶尔侧过脸,看着她,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

“藤哥哥,你要带我去哪?”伊百合睁开眼,看着窗外陌生的风景,惊诧的问。

藤南川伸出长臂,在她乱蓬蓬的头发上揉搓了下,“怎么,怕我把你卖了?”

伊百合不甚在意的笑了起来,“好啊,那一定将我卖得远远的,让我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

不知为何,听到她这句话,藤南川的心猛地疼了一下。

他捏了下她翘挺的鼻子,声音温柔:“带你去一个地方,可以让你舒缓心情!”

伊百合怔了怔,没想到他竟然能看出她心情不好?

其实伊百合也不是心情不好,只是工作上有些压力而已。

毕竟赵秘书也跟着她这么多年了,这次为了对付乔翊升,她不得不损失掉一员大将,有种自断一臂的感觉。

不过既然已经不再是工作时间了,她便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

没想到她的心思都被藤南川看穿了。

夕阳沉落,夜幕降临,豪华别墅区渐渐点起了灯火。

车行在了山路上,俯瞰山下斑斓的城市夜景,都变成了闪闪发亮的彩色线条。

伊百合跟着藤南川下车,举目而望,月朗星明,轻风清洌,空气中徐徐地飘着竹叶的馨香气。

往前望去,一片繁盛竹林中,幽径延伸,一幢白墙红瓦的房子,在夜色下,隐隐绰绰。

伊百合微微怔然,跟着藤南川身后,步子微滞,这里幽静安谧,莫不是藤哥哥另一处私人别苑?

许是感觉到身后人的迟疑,藤南川转过身来,二话不说,伸过大手,一下子将伊百合的手握在掌心中,那厚茧不经然地摩娑着她的手心,仿佛是一种温暖的安定力量。

“跟我来。”他低沉简短的声音,是不容抗拒的语气。

伊百合被藤南川牵着走,四周一片静谧,除了轻风扬起的竹叶沙沙作响,便是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掌心的相贴,男人强烈的气息,夏夜微暖的轻风,幽然的竹林,一切繁华喧嚣仿佛一下子远去,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只有他和她……

走近,才感觉到这座房子的与众不同,房子四周竹林为栅,园子里种植着几株夜来香,混合着竹叶的清冽,清新而馨香,令人心旷神怡。

园林入口处,悬挂着一块竹制的牌匾,上面的题字镌秀清怡,书写着“静心邑”。

伊百合忍不住地轻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藤南川转过脸,月夜下,清辉的月光淡淡地倾泻在他轮廓分明的五官上,罩着一层温情的面纱般,笑如暖风,令人心醉。

男人的手指轻轻扣着她柔美的下巴,目光深邃如星辰,笑意缓缓地从他嘴角漫溢开,俯首贴近伊百合微烫的脸颊,轻轻地说道:“是一个想把你藏起来的地方。”

伊百合的心咚地一跳,眸光微瞠,嘴角惊然地微微张口,看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低低地浅笑自藤南川喉咙深处飘逸了出来,散漫在这夜色中,妖孽而充满蛊惑……

“川。”直到一声轻柔的唤声,才惊醒了伊百合,抬眼,前方竟是一位优雅美丽的女子。

白色的丝质旗袍,青色的荷花绣,高挑优美的身形,淡笑如菊的目光,令人目光心神怡然,竟生了不舍移目的眷恋。

身边的藤南川放开了伊百合的手,踱步走到女子身前,张开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拥,目光温柔,笑如暖风,英俊的脸庞贴在她耳发上,似在说着什么,女子欣然一笑,目光盈盈相望。

看着他们分外的相熟、相亲,伊百合一个人站在那里,仿佛成了外人般,顿感被排除在心门之外……

这时,藤南川才转身,朝她低声唤道:“过来。”

伊百合抿了抿唇,走上前去,正忖思着该如何和这名女子打招呼,藤南川却轻揽着女子的肩膀,走进屋子。

连最基本的介绍都直接过滤了,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伊百合胸口像堵着一团棉絮般,说不出的窒闷。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试图排泄胸口难受的滞胀感。

好不容易才调整气息,渐渐地平缓下来,可是心上好像总有根看不见的小刺,正隐隐地刺疼着。

这个女人跟藤哥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

果如其名,这里与其说是吃饭的地方,倒不如说是一处静心怡然享受的胜景。

两层楼的格局,分别用竹制屏风隔断,大到桌椅板凳,小到茶杯餐具,都是用竹子做成的,古朴典雅,风韵独具。

而房子后,竟是一处较为宽敞的小庭院,中间景致竟是一处人工小池,摆置着纯朴木质的小水车,清水激石,泠泠作响。

院子四周,随意地摆着几张方桌,和木凳子,供客人们饭后,沐月星辰,品茗盏茶,细聊话常。

伊百合惊喜地看着这一切,以为这样原始自然的景致只会在晦涩的古文中出现,没想到在这座年轻繁华的城市的边界,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空灵静谧的世外桃源。

看着临窗而就的小女人,目光透着新奇,四目张望,藤南川不由浅笑:“如果喜欢这里,以后我常带你来便是。只怕过了新奇,你就不爱看了。”

伊百合转过身,用手撑着下巴,目光深意地看着他。

男人微抬眉,笑道:“怎么了?”

“刚才那个女人真的是这家静心邑的老板吗?”刚才,她看到有客人从隔壁包间走出来,轻唤她:“老板。”

藤南川端起精致的白瓷杯盏,轻呷一口,含在舌尖细细品茗,眸光在氤氲的茶雾中显得幽迷魅惑,性感的唇角微微勾起优美的弧度,看着手中的杯瓷,说道:“她叫慕容静,人如茶馥,一个令人品茗不忘的女人。”

伊百合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因为藤南川从未这样高赞过一个女人,她不禁问道:“你……喜欢她?”

话落,藤南川低低地笑出声,眸光在撩绕的茶烟中,越来不真切。

然后,伊百合听到他轻轻说了一句:“喜欢,怎么不喜欢?”

似是而非的答案,伊百合却知道,这个叫慕容静的女人对他定是意义非凡。

正想着,慕容静掀开竹帘,手中捧着一只蓝花白底的瓷壶走了进来,目光含着微笑,轻柔细语道:“这是我前几日从家乡小镇带回来的中国绍兴酒,自家酿的,不知你这位大老板,是否稀罕品尝?”

藤南川放下手中茶杯,笑了笑,“这苏杭山青水秀,出的黄酒定然也是别具醇味,我想品都来不及呢。”

慕容静将酒壶放在桌上,拔开洒塞子,一股醇馥清香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好奇地坐在桌边,看着慕容静斟了三杯,对她笑道:“百合,也来尝尝。”

“我?”伊百合有些迟疑,这酒不是慕容静特意带给藤南川的吗?她怎么好意思喝呢?

藤南川端起酒杯,嘴角勾起宠溺的笑意,目光深意地看着她:“你也喝一点吧?”

伊百合点点头,娇秀的眉梢一扬,道:“好的!”

说完,她仰头,竟将黄酒当作啤酒,一口焖下了喉!

“咳……”那清冽甘醇的酒意一下涨红了伊百合妩媚的脸颊。

慕容静回头看看藤南川微蹙的眉头,低眸一笑,然后借故离开了。

不知不觉,伊百合已经喝下整半壶黄酒。

藤南川静静地看着她,见她微熏的小脸,扬着醉人的绯红,眸光迷离而潋滟,不时会闪过一抹令人无法捕捉的流光。

伊百合举着空杯,底朝下晃了晃,如花的唇瓣绽开一抹娇酣的笑靥,目光迷朦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俊朗的五官,湛蓝的深瞳,魅惑的眉眼,玫瑰色的唇角,真是上帝的精心作品。

她微启红唇,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伊百合走到窗前接听,不满的抱怨:“寺,你这时候才回电话给我?”

言泽寺哼了一声:“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老公到国外赛车,还要给你支招,我容易吗我!”

伊百合撇撇唇,在窗前吹了冷风,酒意也清醒了许多:“那我下回不告诉你了。”

“敢,给你阳光你就灿烂,给你自由你还想闹革命了你!”言泽寺大声的喊道。

“就敢,怕你不成!”伊百合不甩他。

言泽寺贼贼的笑着:“小样儿,你这个同志太狡猾,必须依靠我党我军,发动群众的力量镇压你!除非你对我施加美人计,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

伊百合被他这么一逗,心情好了许多。

“对了,你那些数据哪里来的?”她突然想到什么,对言泽寺说道。

“编的,以前看过那些收购公司的不良资产统计,做点假骗乔翊升的!小意思拉,还不鼓励一下,来啵一个!”言泽寺对着电话那边一阵猛亲:“你今天战果如何?”

“有你这个狗头军师帮忙,能不成吗?”伊百合笑着说。

既然乔氏故意以两家公司机密被泄露为理由,让她手下的人引咎辞职,那她就利用这一点,将计就计,相信乔翊升收到洛天痕的那份文件,必然会损失惨重。

“现在发现你老公的本事了,老婆,什么时候过来给你老公我赛车加油啊?”言泽寺邪气的嗓音调侃。

啪的一声,伊百合还未来得及回答,手中的手机却被一把抢了过去,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她怔愣的抬眸,对上正站在她面前藤南川,他紧紧的锁着眉头,墨蓝色的深眸愈发的深浓,黯黑,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她却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怔愣的瞪大了眼睛。

伊百合靠在藤南川的胸前,听着那沉稳却又激烈的心跳声,清晰的在耳边回响着。

“怎么了?”她轻轻的开口,却感觉喉咙里像被火炙烤着一般,干燥得只发得出嘶哑的嗓音,轻而微弱。

她轻轻的拍着藤南川挺直的脊背,任凭他狠狠的搂着她的腰,不断的收紧,用力,直到彼此之间连一条缝隙也没有,紧密的贴合。

“怎么了?藤哥哥,你怎么不去吃饭?”伊百合感觉喉咙里,仿若呼吸被掐得停止了一般,纤细的指揪紧了他质感昂贵的衬衣,轻声的问道。

藤南川挺拔修长的身躯紧紧的贴近了她,那炙热的温度,仿佛贴近了她的心底。

他怎么了?

在她的面前,藤哥哥从未如此过,从来,从来没有过。

“你会为了寺离开我么?”低哑的嗓音在伊百合的耳边响起,湿热的气息喷薄在脆弱的耳垂上,勾起一颗颗颤栗的小疙瘩,软腻如失去了气力。

她错愕的侧头,想要看见藤南川的表情,却被他紧紧的贴着脖,无法动弹:“怎么了?”

“告诉我。”藤南川执拗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他本来还不相信,这段时间他们三个人都是分摊时间陪着她,可是就让他发现,伊百合跟单冰亚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和言泽寺反而越来越亲密。

藤南川一开始还以为,是单冰亚太冷酷阴沉,不太会哄女人的缘故,再加上伊百合从小就比较怕他,两个人磨合需要一段时间。

尤其在他受伤的时候,百合至少是关心他的。

可是刚刚看到伊百合跟言泽寺打电话的那种轻松自在,眉眼间的柔情蜜意,就像一个深陷情网的小女生一样,是跟他在一起从未有过的。

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了其它男人,更加不愿意接受,伊百合其实喜欢的人是他的好兄弟。

如果伊百合真要选择言泽寺,他宁愿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乔翊升,那样至少他们三个人不会因为她而反目,三大家族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我不会的!”似感觉到他的不安,伊百合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藤南川挺直的后背,凝水的眸子里漾着一抹坚定。

仿佛这样说能够让他安心,同时也是对她自己说的。

是的,她不会!

她已经不相信爱情了,跟他们三个人都只是游戏,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喜欢了谁。

“我们去吃饭吧。”伊百合平静了下情绪,哑哑开口,想要打破这太过安静的沉寂,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微妙的攒动,在萌生。

藤南川搂在她纤腰上的大掌终于松开了一些,她轻轻的喘了口气,暗自松懈了下来,勾起唇角,强装起笑意,正要走出他的怀抱。

啊!

头顶一片阴影突然盖下,伊百合还未来得及反应,柔软的唇瓣上蓦地贴上了温热的柔软。

她错愕的对上那双魅惑却又浓郁的墨蓝色深眸,只能试着回应他。

藤南川吮住她的舌,咽下她的呼吸,搂住她的纤腰,狠狠的禁锢着她。

他不想放开她,不想让她走,更不想让她选择自己的爱情。

她是他们三个人的,为什么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她喜欢的人还是寺?!

藤南川搂住伊百合的手加大了力度,英俊邪魅的脸浮起微醺的酒醉,红晕更添抹了几分帅气与成熟的魅力,贴近了她优美的玉颈,迷恋的贴上她沁着淡淡香气的身子。

伊百合错愕的愣住,她的意识仿佛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还是藤南川的这个吻太猛烈了,几乎要夺走她的全部呼吸。

她整个人软绵绵的,只模糊的察觉,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圈绕住她的腰,将她身子揽入怀中。

唇瓣上,柔软再一次覆上,彼此熨帖着,勾起一把把火。

这样的姿势,让伊百合能更彻底的品尝他的吻。

藤南川不疾不徐的、温柔缓慢的、xiao魂诱人的,勾动着她轻颤的唇瓣,纠缠逗弄着她的丁香小舌。

“藤哥哥……”伊百合好不容易找到呼吸开口,试图唤回他的理智。

但,话语却在藤南川猛烈的缠吻中,消迹。

她的柔软紧贴在他的胸膛上,娇媚的身子蜷在他怀中,就算是隔着衣服,男人炙热的温度,仍让她全身发烫。

一切如此令人脸红心跳,顿时失了所有的气力。

属于男人的热度,渗透进她的肌肤,让她开始融化,伊百合只能依偎在藤南川的胸膛前,发出猫咪般的申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