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91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7 字数:6646 阅读进度:293/634

回到大厅,言泽寺正在四处找她,看伊百合脸色不好,只当是自己冷落了她,让她无聊了,心里一阵内疚。

“我们回去吧。”伊百合走过去,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言泽寺看她脸色不佳,没说什么两个人就离开了。

男子目送着两人的离去,转身,径直上了二楼。

卧室布置的很奢华,木质的大床,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寒澈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西服,正出神的望着窗外。

男子进到卧室,站在一边并没有说话。

寒澈转过头看向他,眼光里带着询问。

“属下刚刚见到伊小姐了。”男子平静的说。

“嗯。”寒澈挑了挑眉,等着下文。

“她说不想见您。”男子低着头回禀。

“呵呵。”寒澈似乎并不意外,低低的笑了笑:“想她也不会想见我!”说话间已带着一点点深意。

男子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伊小姐还说,就算您死了,也与她无关。”

啪的一声轻响,雪茄被他折断了,寒澈握着雪茄的细长手指看似轻巧其实因为用力指节都已泛白。

“出去吧。”他冷冷的声音响起。

男子深知少爷的脾气,知道这时候多说话非常的危险,转身退出了房间。

寒澈深吸了一口气,后仰靠进沙发里,喃喃的说,“我死了也与你无关吗?伊百合,你还真是绝情!”

……

寒家晚宴上再遭到寒澈的纠缠之后,伊百合这几天的心情一直不好。

正好言泽寺这周末有比赛,忙着训练,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又少了很多。

莎莎最近倒是经常约她,伊百合出于寒澈的事对好友的愧疚,常常抽了时间陪她。

反正现在这栋别墅就住着伊百合跟言泽寺两个人,言泽寺因为马上要出国参加赛车比赛,他特意跟单冰亚和藤南川调换了时间,这一周都由他单独陪伊百合。

谁知伊百合竟然把莎莎也带了回来,现在常常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待在别墅里。

言泽寺是万分后悔当初答应了伊百合可以把莎莎带回来,不但破坏了他和心爱女人每晚的八点档电视时光,这几天伊百合还因为陪莎莎做美容逛街很累拒绝和他亲热。

欲求不满的言泽寺每天用憎恨的目光扫射着莎莎,难得的是,后者竟然毫无直觉,真是神经大条的可以。

星期六的早上通常是言泽寺最喜欢的时候,因为伊百合不用去上班,他可以早上醒来美美地把她彻底吃一遍。

不幸的是今天早上言泽寺醒来时候发现伊百合已经起床了,他黑着脸在厨房找到她时,伊百合兴高采烈的告诉他今天莎莎要来过周末。

言泽寺恨得牙痒痒,“那个女人,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吗?”

“也不是啦,我们说好一起去打网球啊,你要训练,又不能陪我。”伊百合没看到他的表情,还一脸高兴的说着。

“啊!”伊百合一声惊呼,突然被言泽寺抱起来,坐在厨房的料理台上。

“干吗啊……”没等问出声,就被言泽寺狠狠的吻住,灵巧的舌头撬开她的牙齿,细密的添舐着她牙龈,纠缠着她的小舌。

“嗯。”伊百合回吻着他,男人的大手在她身上四处游移,从衣服下摆处探进去。

放开快要窒息的伊百合,言泽寺的唇转移到她的锁骨处,吸吮着烙下一个个记号,发泄着这几天的不满,手慢慢向下滑进裙子里。

“喂,不要在这里!”伊百合连忙惊叫。

言泽寺倒是觉得厨房是个不错的地方,但看伊百合又羞又怒的,便抱起她,向卧室走去。

边走边把伊百合的上衣脱掉,刚走到客厅,门铃响了。

言泽寺吻着伊百合,企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别管它,宝贝,是送报纸的。”

“嗯……可能是莎莎啦,快放我下来。”伊百合想了想叫道。

继续无视,言泽寺心里开始冒火,门铃还是锲而不舍的响着。

伊百合知道是莎莎来了,推开言泽寺要下去,看到他一脸怒气,只得小声安慰道,“亲爱的,我们晚上再做好吧,嗯?放我下来。”

言泽寺极不情愿的放开她,去浴室里冲冷水澡,心里更是不爽到极点。

三个人吃早饭。气氛非常的诡异,这次连莎莎这样神经大条的人,也觉察到坐在对面的男人怪异的脸色。

“喂,你欲求不满啊,脸色这么差。”莎莎问得相当自然,旁边的伊百合一口牛奶差点喷了出来。

“算你还有点眼色。”言泽寺冷哼一声,脸色稍微好了点。

“我的原因吗?”莎莎露出惊讶的神情。

男人瞪了他一眼,一副这还用说的表情。

伊百合在一边开始僵化。

“我晚上又不住这里。”莎莎为自己辩解,突然用顿悟的表情看着伊百合,“百合,是不是他的技术不好,你懒得和他做啊?”

言泽寺彻底地狂燥了,“谁?你说谁技术不好?!”

伊百合赶紧收拾盘子,躲进厨房,谁知道这两个人还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出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坐在沙发的两端,各自一副鄙视的神情。

伊百合赶紧换好衣服拉着莎莎走了。

关门的时候看到言泽寺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哎,最怕他这种表情了,像被人丢弃的狗狗一样。

伊百合的心又开始动摇了,可惜被莎莎狂按喇叭的声音给打断了。

言泽寺一个人在家里待着无聊,换了衣服准备找几个朋友去练赛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来电号码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起来了。

“你回来了。”

“没事,我等下过去。”

言泽寺挂了电话,换了一身西装,给伊百合留了张条出门了。

言家

许馥云在客厅里等着言泽寺,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优雅的微笑,想要上前拥抱他。

言泽寺却是冷漠的排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只是想见见你。”许馥云看着神情冷谈的儿子,不满的皱眉:“难道做母亲的想见见自己的儿子都不行吗?还是说外面有哪个狐狸精勾引了你,不让我们母子相见!”

“母亲,请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

“呵呵,”许馥云轻笑着看着言泽寺,并没有回答。

这顿饭是言老爷子出面,请许馥云回来,他们祖孙三代人一起吃顿饭的。

言泽寺就算再不想见到他的母亲,但也不能不给他爷爷面子。

有言老爷子在场,这顿饭气氛还算不错。

吃完饭,言泽寺被言老爷子叫进书房。

“你小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言轩隆开口就问。

“不知道,百合还没答应我的求婚!”言泽寺正郁闷着此事呢。

“你母亲知道你跟百合的事吗?”言轩隆盯着孙儿的眼接着问道。

言泽寺听到母亲,表情十分的冷淡:“到时候我会告诉她的。”

言轩隆明白他的感受,但还是以一个长辈的口吻劝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母亲,结婚这么大的事,还是要征询她的意见的,要不然以后百合嫁进来,也会受苦!”

“嗯,我会的!”言泽寺认真的点点头,离开了书房。

他明白,婆媳关系其实男人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很重要,所以爷爷的提醒他放在心上了。

他越是抗拒许馥云,只会让许馥云更加嫉恨伊百合,以为是她抢走了自己的儿子。

为了心爱的女人,言泽寺只能试着跟这个不太讲得通道理的母亲沟通。

这一次,他们母子终于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的交谈,比起以前算是大大的进步了。

许馥云想要让言泽寺留宿,被他以明天有比赛而拒绝了。

一下午的时间两个人都在闲聊,基本上都是许馥云询问,言泽寺回答。

言泽寺从小就对高贵冷漠,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的母亲有着距离感,他的童年记忆中甚至都没有被母亲拥抱的画面,只有许馥云因为丈夫的冷落,不断打骂他留下的阴影。

许馥云对言泽寺漫不经心的回答也无可奈何,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就是这样冰冷而程式化。

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注意协调好母子关系,现在想和自己的儿子亲近一点,都成了奢望。

送走了言泽寺,许馥云看着偌大的房子,生出了豪门怨妇深深的寂寞感,但也只是转瞬即逝的一刹那,马上便回到了精明而高贵的言家的女主人的姿态,对着站在一边的管家说道,“查查那个伊百合现在的情况。”

虽然言泽寺没有提起,不过许馥云心知肚明,这小子一直想娶那个女人为妻,言老爷子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还在暗中支持。

他们以为瞒着她,她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言泽寺回到家,伊百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在等他。

言泽寺刚从言家应付完他的母亲回来,仿佛打了一场难打的战役,现在身心俱疲。

他走过去搂住伊百合,感觉到她的体温,自己的心安定了一些。

伊百合很高兴的和言泽寺说着今天和莎莎一起打网球的经过,看他没有回应,感觉到男人心情似乎不好。

她靠在他怀里,轻轻问他,“怎么了?”

言泽寺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和手段,他要娶老婆,如果对象不是许馥云满意的儿媳妇人选,她一定会想方设法从中破坏。

心里一阵不安,万一自己无法保护她怎么办,把头搁在伊百合的肩膀上,突然低低的问她,“百合,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累?”

伊百合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感觉到男人心里应该有什么事情,转过身面对着他,直视着言泽寺的眼睛,肯定的说,“不会,我觉得很幸福。”

言泽寺感觉心一下子轻松起来,沉重的疑虑似乎一下都消除了,幸福和满足的感觉充满了全身。

在伊百合的唇上轻轻一吻,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坏坏的笑着,“宝贝,你说过的,我们今晚要做哦。”

伊百合简直惊异于男人的心情怎么能转变得这么快,“可是……那个……你明天要比赛啊。”

“所以更要满足我啊。”言泽寺已经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男人轻易的就点燃了伊百合的**,两个人身子贴合在一起,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让彼此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爱。

言泽寺已经忍了好几天的浴望没有要了,伊百合马上便开始认识到男人的可怕。感觉浑身快被他要散了,男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够了,不要了!”伊百合已经开始求饶了,又过了一会,“混蛋,不要了,放开我。”愤怒也没有用,伊百合还是被做到昏了过去。

言泽寺轻吻着她熟睡的侧脸,不禁用力的抱紧她,轻声在她耳边说:“百合,不要离开我,我会用我的一切来保护你的。”

星期日早上九点,闹钟响了。伊百合往言泽寺怀里缩了缩,想驱走恼人的闹铃声。

闹铃继续响,伊百合推了推言泽寺,嘟囔着,“关闹钟,好吵。”

言泽寺伸手在床头的柜子上摸索了一番,关掉闹钟,继续抱着伊百合睡。

十点,言泽寺的手机响了,他咒骂了一声看都没看就关机了。

十一点,伊百合的手机也响了。这次伊百合不得不醒了,醒来就觉得浑身酸痛,都是纵欲过度的结果。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十一点?!

“啊!”伊百合惊叫一声,赶紧摇摇身边的人,“言泽寺,醒醒。”

男人翻了个身,继续睡。

伊百合急了,把他翻过来,大声叫他:“喂,十一点啦,醒醒。”

还是没动静,伊百合叹了口气,无奈的放柔声音,“亲爱的?乖,起床了。”

言泽寺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到伊百合,顿时心情大好,伊百合只顾着着急时间忽略了自己此刻什么也没穿,正坐在言泽寺的身上。

男人一睁眼就是这么一副香艳的画面,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准备美美的吃一顿。

伊百合又急又羞,赶紧拉住他到处乱摸的手,“别闹了,十一点了,你下午要比赛,快过了去机场集合的时间了!”

言泽寺看了一眼闹钟,沮丧的把脸埋在伊百合的颈窝处叹了一声,就被小女人催促着赶紧洗澡换衣服去了。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吃过了饭,伊百合在吃饭期间忍不住生气地瞪他,这下好了吧,迟到了。

言泽寺倒是心情很好,“宝贝,你这么怨恨的看着我,难道是我昨晚没有满足你?”

“哼,赶紧走吧,万一你迟到了出了什么状况,可别赖在我头上!”伊百合赶紧催促。

“嗯。”言泽寺探过身来吻了她一下,又扒了几口饭,拉着伊百合一道出了门。

一路上,言泽寺充分发挥自己的车技,车开得飞快,停下的时候,伊百合才发觉,已经到达机场了。

“干嘛拉着我一块过来啊!”伊百合愣愣的问。

言泽寺笑着拥抱她:“我们私奔啊。你说去哪里好?”

“别闹了,时间都快来不及了,你赶紧进去吧。”伊百合挣开他。

言泽寺眉眼含笑:“乖乖等我回来,我会想你的!”

“嗯!”伊百合点点头,心里突然有点不舍。

“百合,有时候男人喜欢更直接一点的!”说着,他便不由分说的吻上了她的唇。

言泽寺的身高还有身材,绝对是一个标准的模特。他抱着伊百合的时候,伊百合的脚踮起来,整个人的重量就挂在了言泽寺的身上,言泽寺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就恨不得捏碎了带走了。

不得不说,言泽寺这几年还真不是白玩儿的,吻技是相当的高超,直把伊百合给吻得意乱情迷,两个人呼吸急促,旁若无人的在大厅里湿吻,引来无数人侧目。

这一吻就是半个小时,直到听到催促登机的声音言泽寺才放开了她。

伊百合的脚总算是落地了,抚着胸口,调息起来。

言泽寺邪气的笑了笑,“你要是开口留我,我就不走了。”

伊百合冲他甜甜的一笑,摆了摆手:“一路顺风。”

言泽寺无奈的笑了笑,从皮夹里掏出一张信用卡,“原始密码,没有修改过的。里面的钱,给你回去打车用。”

这理由太烂,伊百合听了只想笑,有谁打车还刷卡的?又不是公交车!

不过既然他已经给她了,她就姑且先帮他保存着吧。

言泽寺匆匆忙忙的赶进去登机,教练瞪着他一脸怒气但也拿他无可奈何。

“喂,教练今天心情不错,你小子走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拍了下刚出安检的言泽寺的肩膀。

“睡过了。”

“切,肯定又是和拉拉队的辣妹狂欢了吧。”一群男生笑着和言泽寺开着玩笑。

言泽寺跟这些赛车手们的关系都很不错,虽然出身不同,但他这个人就是天生喜欢交朋友,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职业的朋友都交,大家私底下经常一起参加party,还算玩得来,言泽寺心情好的时候还会介绍几个美女给他们。

刚刚那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言泽人,“听说你最近找了一个大美人?领出来给我们看看?”

言泽寺没说话,抬起头来凶狠的看了他一眼,那男人一愣,不明白哪说错了,一时愣在那里。

伊百合在机场外面,目送着言泽寺的飞机飞走了,这才转身准备回去。

现在寺走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的休息几天。

伊百合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可是偏偏事与愿违,商场上风云变幻,一些天灾**说来就来,挡都挡不住。

伊氏跟乔氏合作的那个计划案,突然出了内鬼,有人泄密,令双方都损失严重。

乔翊升直接来到伊氏的总裁办公室,跟伊百合当面交涉。

“那个case是怎么回事?”乔翊升怒视着伊百合:“你的手下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你又在干吗?天天收花,忙着约会?”他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瞪着她:“百合,你私生活如何我不想干涉,但请你不要影响到你的工作!”

伊百合冷冷的看着乔翊升:“第一,你本来就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私生活;第二,是什么造成这些消息被透露你很清楚;第三,你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别把脏水往无关的人身上泼。”

“很好!”乔翊升把一打文件摔到她面前:“你看好了,你以为你能摆平这件事,没有人不投诉赵秘书就算没事了?将近五千万的损失,我叫你盯紧了你的手下,你在干吗?”

伊百合看了眼文件:“这件事我正在处理,五千万而已,我补给赵秘书就好了,反正黑脸是我唱,那些人背后故意给赵秘书他们下套,躲的过才怪!”

想了想,伊百合又笑道:“你当初重新找伊氏合作,又把这个机密推给赵秘书保管,不就是等这一天吗?现在利益你们乔氏占,黑锅就由我们伊氏来背,一箭双雕啊,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算了,按你的想法来做,但这件事既然牵扯到两个公司的机密,还是要有人出来顶,你保不住赵秘书的。”乔翊升冷静下来,尽量控制情绪,叹了口气跟她解释。

伊百合咬牙:“知道了,你出去吧。”

要自损大将的人是她,他当然说得轻松。

待乔翊升走后,伊百合在办公室里又坐了一段时间,深吸一口气,这才按了内线电话,让赵秘书进来。

赵秘书知道自己这次闯大祸了,把所有的资料交给伊百合,哽咽着说:“对不起伊总,给你惹了那么大麻烦,我好想帮你共同完成这个计划的,可是我能力有限,我是不是很差劲?”

伊百合无语,只是给了这个跟她共事多年的女孩一个朋友间拥抱。

两家公司合作内部机密资料被泄露这件事,她虽然极力挽回但还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作为件case的直接负责人,赵秘书被推到风口,她想保住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毕竟这件事是冲她和伊氏来的,可是没有办法,赵秘书必须要为她的疏忽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