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82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7 字数:6728 阅读进度:284/634

她跟乔翊升的绯闻满天飞,那三个恶魔的态度却是各有不同。

其中单恶魔的反应最为冷静,几乎与往常无异;藤南川则是加倍对她好,知道她肯定受了委屈;最不淡定的人就数言泽寺了。

这家伙大概是害怕,她跟乔翊升因此会旧情复燃,每天给她打无数个电话,她没接或错过就发信息问她在哪?在做什么?

那架势就像一个成天担心妻子会发生外遇,查岗的丈夫。

每次轮到言泽寺陪她的时候,他都疯狂的与她欢爱,无度的索要。

伊百合上网查查,据说陷入恋爱中的人都这样。热恋呢,她笑着想。

于是,她尽可能的早回家,和他做他想做的每件事,她喜欢寺每一次要她的样子,像极了吃奶的小兽,贪婪的可爱。

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有这样一个男人在她身边陪着她,对伊百合来说也是莫大的一种安慰。

尽管如此,伊百合还是很忙。

一个女人要兼顾好家庭跟事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言泽寺几次提出,让她辞职,专心在他们身边做个养尊处优的小女人,不忍心看她再这么辛苦。

伊百合拒绝了,她不想闲下来,只有工作才能让她充实,让她觉得自己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份子。她讨厌空虚,讨厌寂寞,讨厌无所事事,她就想做只勤劳快乐的小蜜蜂。

今天是星期六,一星期里难得的周末。

清晨的阳光把伊百合晃醒了,移开言泽寺缠在她腰上的胳膊,男人还睡的很熟。

两人相处了这么久,伊百合已经基本上了解了他的各种癖好,洁癖,裸睡,对食物和家具很挑剔,呃……睡觉的时候还特别喜欢抱着她。

看到这么好的阳光,伊百合心情大好,居家女人的本性显现出来,决定要大扫除一次,把家里彻底的清扫一下,晒被子,刷浴缸~越想心情越好。

正要起床,身边的男人咕哝了一声,长臂一伸,又抱住她要睡觉。

深蓝色的被子滑到腰间,露出言泽寺结实的胸膛,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格外漂亮,散散的搭在眉骨上面,伊百合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好摸,好像大狗狗哦。

言泽寺睁开眼睛就看到伊百合一副憧憬的样子看着他,心情顿时大好,偷偷上前亲了她一下。

伊百合从幻想中拉了回来,就看到男人一副开心的样子。

“起床啦。”

“宝贝,我好饿。”

“我去做早饭。”伊百合忙着要下床。

“是这里饿。”言泽寺抓着伊百合的手往下探去,伊百合的脸瞬间红了,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要闹了。”伊百合挣开他的手跳下床去,就看见言泽寺裸着身体悠闲的躺在床上,眼里满是欲求不满的委屈。

‘不能可怜他。’伊百合忽视言泽寺委屈的表情,转身走进浴室洗澡。

虽然言泽寺答应不会强迫她,等她愿意的时候两个人再做。但他每天表现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伊百合看到他又忍不住心软。

可是心软的结果,就是被他索求一夜,这可不是她承受得起的。

所以,她可不能轻易答应了他。

伊百合洗完澡下楼,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烤土司,酸奶,水果沙拉,煎蛋和培根,还有两杯新鲜的橙汁。

言泽寺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着,想着自己一辈子都这样下去就真是太幸福了,每天早上醒来看到她,每天可以吃到她做的饭,晚上一起窝在家里看电视,也不会觉得腻。越想越觉得很幸福,忍不住到厨房,凑在旁边看着伊百合亲自为他忙碌着。

伊百合正在煎蛋,言泽寺过去从后面抱住她,脸在她耳朵上磨蹭着。

“马上就好了,你先出去啦。”伊百合挣开他。

“嗯。”言泽寺嘴上虽然答应,动作却继续磨蹭着,开始轻咬她的耳朵。

他知道伊百合这里非常敏感,用舌头不断添弄着。

“我想吃你。”

又开始了……伊百合直接忽略掉他,端起盘子到餐厅。

两个人吃完早饭,伊百合开始收拾屋子。

这栋白色的别墅其实是非常的干净,那三大恶魔都是有洁癖的人,平常有雇佣人来打扫,到处一尘不染的。

可是伊百合今天就是心血来潮想做点家务,她先把玻璃和地板擦了,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可做的了,又把被子拿到阳台上晒。

言泽寺在沙发上打开电脑查看着资料,时不时查看着伊百合在做什么。整个别墅里洋溢着温暖的氛围。

正午12点,言泽寺合上电脑,看到伊百合在帮盆栽浇水,不自觉的笑了笑,没打扰她。

“我们中午出去吃好吗?家里没什么食物了。”伊百合浇完水以后回到房间里,打断了男人的发呆。

“好,吃完我们去逛街。”言泽寺主动提议。

伊百合怔了一下,惊喜都写在了脸上,惹得言泽寺又想亲她了。

难得一个男人会主动提出陪自己女人去逛街,这样的男人还很不多见。

言泽寺其实是个恋爱体质的人,恋爱中喜欢宠着爱人,自己也爱撒娇。以前身边女人换得太勤,自己也从未动心过,一直都没有察觉罢了,现在找到了伊百合,恨不得整天两个人都黏在一起。

两个人在一家别有情调的西餐厅里吃了饭,很有家的氛围。

接着又去了附近的街上逛着,一家卖家具用品的小店格外吸引伊百合,里面的东西都很特别,很温馨,她忍不住就买了一堆抱枕啊毛巾之类的小东西,还为两个人买了一对样子很奇特的情侣牙刷。

像普通情侣一样的日常的约会,令两个人都感到异常新鲜。

两人又去了超市买了好多东西,伊百合准备晚上自己亲自下厨,不再外面吃了。

两个人逛完超市,一人抱着一个大袋子走向停车场,言泽寺接下伊百合手中的袋子放进车子后备箱,正准备开车门——

旁边车子下来一个高挑艳丽的女子。

“言泽寺,你竟然会来超市?”美艳的女子惊讶非常。

言泽寺没有回答,但还是有些尴尬,他的一些风流史并不想让伊百合知道。

女子的眼光转到了一旁的伊百合身上,打量了一番,轻笑了一下。

“果然是万中无一的大美人!”她毫无顾忌的走进言泽寺,挑逗的说,“寺,你还记得我的电话对吧,随时可以打过来!”说罢便转身风情万种的离开了。

言泽寺的眼睛一直盯着伊百合,心里想看看她的反应。

伊百合没什么表示,径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言泽寺心里有点失望,也有点生气,难道自己在她心里真的什么也不是?苦笑了一下,他也坐进了车里。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伊百合的脸色很差,言泽寺知道她生气了,反而心里有点小喜悦。

伊百合确实很生气,那个女人很漂亮,身材又好,一看就是言泽寺喜欢的那一型,打量她的样子更是让她怄气。

这就算了,言泽寺的态度根本就谈不上拒绝么,两个人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想到这里心里一阵酸涩。

到家门口,伊百合没说话径直下车进屋。

言泽寺一个人抱了大堆的东西进去,心里反而很高兴。

坐在沙发上,他胳膊圈住伊百合:“宝贝,你吃醋了。”

伊百合没有说话,脸色却有些难看。

经过这段时间,她好不容再次敞开心扉试着去接受一个人。听到他的语气知道就言泽寺是故意的,心里更生自己的气,自己也不想那么敏感,可是她竟然控制不了。

难道她对寺已经开始有好感了?

言泽寺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想着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伊百合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反而笑了,想起以前见到男人永远都是一副优雅的玩世不恭的样子,可见是真的在乎自己。

缩进他的怀里,哼了一声道,“以后再和美女说话,我就永远不理你。”

小女人娇憨的样子惹的言泽寺忍了几天的浴望一发不可收拾,低下头吻住她,舌尖探进去,捕捉她的小舌,纠缠追逐着。

轻咬,交迭,两个人都沉醉在这个吻中。伊百合轻咛着,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结束这个吻,言泽寺看着气喘吁吁的伊百合眼睛里满是雾气,身体里的火更猛烈叫嚣起来,低咒了一声,猛地抱起她走向卧室。

“我要你,一刻也不要忍了!”

下一刻,伊百合被放在kingsize的大床上,言泽寺欺身上去,两人近的鼻尖相对,伊百合感到男人胸膛不断起伏,自己也觉得身体发热。

言泽寺看着她没有动作,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同意,这个男人现在变得越来越尊重她了。

伊百合心里一阵感动,主动的伸出舌尖,添了言泽寺的唇一下,男人的眼神瞬间变暗,俯下身深深的吻住她。

夜色正浓,房间里满是**的味道。

几日后,单氏商业大厦办公大楼里。

“这次‘世外桃源’房地产的企划案你做得很好,明天上午比稿就由你代表企划部提报。”单冰亚站在办公区里,将手里拿着的一份企划案仍过去,“尽快把展示稿还有powerpoint再操作一次……”

“是,单总。”

单冰亚忽然侧头,目光盯向某点,一个女员工立即把穿着拖鞋的脚缩回去。

单冰亚冷酷的皱眉:“外表仪容是员工形象展现的首要途径,同时它也是传递企业形象的重要渠道。规范而又极富内涵的员工形象不仅有利于营造和谐的工作氛围,更是一个企业内在风范的突出。”

那个女员工羞愧地低喃:“单总,我的脚受伤了……”

“受伤了就去医院,陈理事长不给你批假么?”单冰亚毫不留情的面孔。

单冰亚今天一身棕色休闲西装,干练中有着沉稳冷峻的格调,配上他那张冰山一样的脸,确实是令人望而生畏。

“我的假月初就休完了……我……”越来越小的声音,女员工像被老师训斥的低年级小学生,最后深深地把头埋下。

惨,不会又要扣工资吧?!这个老板可怕死了,动不动就用扣工资和加班来惩罚。

要知道员工一个月辛辛苦苦,就是为了赚取那微薄的生活费……一天到晚这么被扣,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单冰亚看到她脚踝上的绷带,没有多说:“下不为例。”

女员工瞬间松了口气。

偷偷抬眼瞄着单冰亚朝隔壁的咖啡房走去——

立即把手往桌上一拍,小声抱怨道:“这个老总也太抠门了吧!”

“不是抠门,这是敬业!我们遵守公司规定,不就没事了?”隔壁桌的女员工却是冒着星星眼,为单冰亚说话。

谁叫单冰亚是帅哥呢?

她对帅哥尤其宽宏大量,只要是帅哥做的错事,都可以谅解。

对面的女员工加入话题:“你们说单总这个年纪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啊。”

同其他的boss不同,单冰亚除了会特意空出一整层楼给自己做办公室外,他在这层办公楼里也设置了办公室,方便他随时过来盯梢,突袭检查。

对工作他要求严苛,不允许员工散漫……

不过,通常他一离开,员工们要散漫的还是会继续散漫,他们的努力都是做给boss看的。

“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啊?我真好奇!”

“难道有什么怪癖?我们公司虽然美女不多,出挑的也有几个啊,他都不瞧一眼的。”

“切,公司小职员就算再美,**oss也未必看得上,他们上流社会不都讲求一个门当户对?”

“那也没见有哪个富家千金或者政要之女,跟boss走得很近啊?”

“他那副冰山脸,又不会讨好女人,有哪个女人会喜欢啊!如果是我,我肯定是喜欢那种浪漫风趣又体贴的男人,谁会喜欢一直跟一座冰山在一起?”

“那倒是!”

“……”

“喂,单总回来了!”从面前走过的一个男员工迅速敲了敲她们的办公桌。

几个女员工立即在电脑桌前坐好,一副正规严谨地在工作的样子。

单冰亚刚刚不知道去了哪里,拿着一张纸走到刚刚那个穿拖鞋的女员工面前,以手指扣了扣桌子。

女员工心虚地抬头:“单总……?”

心里暗叫不妙啊!刚刚才被抓包,一转眼,又被抓包一次!

这个老总自从来上班以来,就是铁面无私,不留情面。对工作怠慢和做得不好的员工,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刷出去。

同事间想要为朋友引荐,走个后面,他也不给一点面子:“按照公司的制度来。”

完全一点人情不讲!

不知道她会不会被趁机刷出公司?

一张纸被放到她面前:“这是休假条。如果有必要,我允许你把下个月的假期提前到这个月。”

女员工瞪大了眼看着单冰亚,仿佛看到了一只怪物。

单冰亚一向秉持“要工作就努力工作,要玩就开开心心地玩,不要一心二用”。

带病的人,就算勉强来上班,估计也是心不在焉,事半功倍。

不过这是他对下属的理解,他本人自律性很强,可以克服这些困难。

“不用了,单总,只是有些扭伤,我坐着不影响工作的。”女员工心想:现在都快下班了,我还把下个月的假现在修了,我不是找抽呢么。

单冰亚点点头,转身对办公区宣布这条新加的规定:“以后谁生病,都可以去陈理事长那儿休假。假期修完的,可以透支下个月。不过,需要交出医生开的证明单。”

说着,又走到另一个办公桌前上:“把上午的报告复印两份给我。”

“哦,好。”

“对了,如果你们觉得工作很无聊,就找张4k纸练习‘我很无聊’,记得写满,有一个地方空着你们的薪水也会空着。”

言下之意,就是她们刚刚八卦单冰亚可都听着呢。

几个女员工互望了一眼,咋舌,以后再不敢开小差了。

“不知道他私生活是不是也这么严谨。”不敢再聊天的女员工只得在qq上发消息。

“嗯,可以想象……他一定无趣到自己的女人穿反了内ku,都会狠狠责骂。”

“没那么夸张吧=0=?”

“开玩笑啦,如果他再风趣一点,温柔一点……他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钱!铁铮铮我们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啊。”女员工开始幻想。

不过幻想归幻想,没有女员工敢去找单冰亚碰钉子的。

他老是一副严肃的boss脸,神情淡漠又疏离,跟所有人保持着极大的距离。

这个单总工作起来简直是个工作狂!

他自己是个工作狂就算了,还要求别人也要都是工作狂……

一般女人谁受得了啊?

就算是要找有钱又帅的男朋友,她们也更倾向于藤南川这类温柔型的,和言泽寺这类风趣型的,像单冰亚这样不懂得浪漫,还整天板着张冰山脸,更适合做boss,而不是男人。

所以女员工们一致认定,像单总这样的boss,是绝对没有哪个富家小姐愿意跟他谈恋爱的。

单冰亚坐在办公桌前,神情纠结,眉色复杂。

刚刚女员工们的议论,他全听进耳朵里了。

本来这样的话,他一个boss是完全没必要上心的,可偏偏这段时间伊百合对他疏远的不行,却又跟言泽寺格外的亲密。

这让单冰亚不得不反思自己,是不是他的性格真的不受女人喜欢?难道一个男人不懂得浪漫,不会讨好女人,真的有错?

他承认自己没有寺会说话,也没有寺了解女人,更加没有寺懂得制造浪漫,难道这就是伊百合疏远他的原因?

单冰亚正在反思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立即整理了几份文件,拿着公事包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众员工一看时间,4:30,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公司的下班时间是6:30——

单冰亚上班严谨,下班时却走得比谁还勤。

每天不管他有多忙,一到6:30,一切事务都搁下,下班回家要紧。

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4:30就走了?

他们boss破天荒的提早离开,这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单冰亚接到伊百合打来的电话,说是她忘记带钥匙了,被关在了门外,正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着。

本来伊百合下意识的是想打电话给言泽寺的,手机刚掏出来,又觉得自己最近跟他走得实在是太近了。

她不该再被哪个男人影响到情绪,更加不该再对哪个男人有好感。

她的心应该是一汪死水才对,怎么能因为言泽寺的亲近,而一再的激起波澜呢?

想到这里,伊百合跳过了言泽寺的号码,决定拨打那个最不容易亲近的单冰亚的电话。

她知道单冰亚的个性,他不会像藤南川那样温柔呵护,也不会像言泽寺那样风趣幽默,他就是一座冰山,经常一言不发,外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样的男人她是不会有感觉的,所以打电话麻烦他最保险。

可是伊百合不知道的是,单冰亚虽然不像那两个恶魔那么容易亲近,但对她的心其实是一样的。

一接到她忘记带钥匙的电话,他便心急的立即下了班。

他这个向来严厉一丝不苟的boss,为了她,第一次撇下工作早退。

一路上,他连闯了三个红灯,车速也快得惊人。

等车开进白色别墅,远远的,他就看到一个影子坐在石阶上,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在院子里的地上划着什么。

她划拉得那么专心,连车开到她面前,她都浑然不觉。

单冰亚打下车窗,坐在车里看着伊百合——

只见她在地上那薄薄的一层土上,右边写着言泽寺,左边写着伊百合,中间是一个心的箭头。

单冰亚的心猛地一沉!

她竟然写下了寺的名字,还跟她的名字并排在一起?

没有他单冰亚,也没有藤南川,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中间还有一颗心。

她写的是否是寺在她心中的位置?

难道说她已经喜欢上言泽寺,想要跟他单独在一起,不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