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54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5 字数:11099 阅读进度:255/634

伊百合化了个烟薰妆,深黑色的上眼线,刷了一层又一层的眼睫毛膏,使本来又长又翘的眼睫毛更加迷人,眼睛变得出奇的大,再扫黑色的烟薰眼影,下眼线部位扫上白色的眼影,更添几分妖惑野性。

她拿出首饰盒,挑了一对dior的大圈圈耳环,再到鞋柜挑了一对复古日式高跟鞋,在镜前一照,整个人散发出野性妖魅,鞋衬托出更高挑的身材。

走上街的回头率绝对是100,,满意一笑,伊百合拿起一个褐色的复古包包就走出了家门。

华灯初上,夜色弥漫,此时炫舞夜总会正是灯红酒绿,热闹非凡的时候。

今晚炫舞的生意格外的好,音乐声、男男女女的欢笑声连成一片,这里是达官贵人们享乐的天堂,随处可以见身姿妙曼的各色美女。

伊百合来到大厅吧台的一角,莎莎正坐在那里喝着酒,和新来的调酒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给我也来一杯。”伊百合坐在莎莎旁边,对调酒师说道。

“伊老板,给你尝尝我的新发明!”调酒师认出是伊百合,立即殷勤的献出自己的拿手好戏。

莎莎转过头来,眉眼挑了挑:“呵,百合,你什么时候升级为这里的老板了?”

“我看炫舞生意一直不错,就答应宇沫深入了股!”伊百合望了望四周的环境,漫不经心的说。

莎莎撅了撅唇瓣,别有深意的笑:“怎么没见到宇沫深对我这么好,也邀请我入股啊?”

“莎莎,你想说什么?你这个大明星,人家就算想邀请你,你也得有空照看炫舞的生意啊”伊百合一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莎莎的肩上,媚笑着调侃。

“我再忙也没有你忙,死女人,去欧洲几个月也不回来,我还以为你打算移民了呢。”莎莎掐了把她的脸,故作生气的说。

“我这不是一回来,就想着你了?”伊百合美艳的脸上划过一抹笑意,忽然凑近莎莎,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今早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看来你艳福不浅嘛。”

说到这里,莎莎的脸色明显暗了暗,不过很快又浮现出一抹小女孩的娇憨,她兴奋的拉着伊百合的手说:“百合,我恋爱了!”

“真的吗?莎莎,恭喜你!”伊百合惊讶的笑,连忙道喜。

可是莎莎的表情却是怪怪的,欲言又止,“百合……其实他……你也认识?”

“我认识?”伊百合面色怔了怔,她知道莎莎说的那个他,应该就是她现在交往的男朋友。可是她却说她也认识?她认识的男人莎莎也认识的并不多,会是谁呢?

莎莎低着头,脸上流露出羞涩,顿了顿,俯在伊百合的耳边低声告诉她:“是寒澈!”

“寒澈?”伊百合忍不住惊道,睁大双眼看着莎莎:“你……跟寒澈?”

“是啊,百合!”莎莎红着脸点点头,说起寒澈她眼光发亮:“百合,你知道吗?寒澈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呢,他现在不仅是有名的大律师,还自己创办了公司,在跟人做生意,他父母又是高官……”

寒澈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条件有多好,伊百合没兴趣知道。

只是她心里感到一丝诧异跟不安的是,寒澈喜欢藤子婷喜欢了这么多年,藤子婷去世的消息他不应该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接受莎莎呢?

“莎莎,你跟寒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伊百合打断她的话,突然郑重其事的问她。

“什么时候开始的?”莎莎愣了愣,回忆起来:“好像是上上个月吧,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好像很不开心,正巧那段时间我接通告也不顺利,于是就跟他一起喝酒,我们俩都聊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后来他一不开心就约我出来喝酒,我们就这样喝了好几次酒,直到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莎莎说的很详细,伊百合越听眉头皱的越紧,上上个月,不正是藤子婷去世的那个月吗?

以寒澈对藤子婷的感情,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她去世的消息,转而认真开始下一段新恋情。

她完全有理由怀疑,寒澈是把莎莎当成了其它女人的替身,又或者只是一种情感寄托?

只是伊百合看着莎莎每次提到寒澈的时候,一脸幸福的模样,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莎莎的感情道路一直就不顺利,之前跟了钱劲风、炎廷恩,都是一些中年老男人,她现在虽然混出了个明星,却从来没有正式谈过一次正儿八经的恋爱。

如今找了寒澈这样有背景有家世人还长得帅的高富帅男朋友,她这么快就陷进去了也不足为奇。

只是伊百合担心的是寒澈的动机,据莎莎说,寒澈现在混得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既然如此,他并不是非莎莎不可,为什么在藤子婷死后突然选择莎莎呢?

“莎莎,寒澈以前曾经很喜欢过一个女人,你知道吗?”伊百合试探性的开口问。

莎莎喝了一口酒,笑的轻松:“我知道啊,藤家大小姐藤子婷嘛,张义阳他们都跟我说过了,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早不是什么秘密了。”

“你不介意?”伊百合神情微诧,奇怪的看着她。是女人都会介意自己男朋友的前女友吧?何况寒澈当初是那么喜欢藤子婷。

“一个死人而已,我干嘛跟死人去计较。”莎莎洒脱的耸耸肩,好像真的挺无所谓的样子。

伊百合盯着她瞧了好一会了,“你能想得通最好。”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莎莎竟然说不介意,她还能怎么说呢?

也许莎莎是太想把握住寒澈,所以才对他以前的情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毕竟莎莎也不是什么青涩小女生了,曾经浪费青春在一些不必要的男人身上,如今还能遇到像寒澈这样条件的男人自然要好好把握。

何况莎莎说的也没错,藤子婷已经是个死人了,她犯不着去跟死人去计较什么!

莎莎眼里划过一抹苦涩:“我也不是想得通,只是不得不接受。藤子婷再嚣张跋扈,她也是藤家大小姐,人家天生就比我高贵,而我只是一个戏子,凭什么跟她去争?寒澈就算是一辈子都想着她,我也拿他没办法,在他眼里我始终是冲着他的钱跟身份去的,而藤子婷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初恋,你说我们怎么比?”

“莎莎……”伊百合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寒澈也许真是这样看的,不过从莎莎嘴里说出来,总给人感觉奇怪了点。

女人有时候看得太通透也未必是件好事,还是活得糊涂一点好。

“百合,我说这话可不是妄自菲薄,你也不必要为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做明星的,始终是要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绯闻男友,要不然在这个圈子里怎么混得下去!”莎莎无所谓的笑笑,眼神莫名的深沉。

伊百合听着她这话,直觉得不舒服:“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对寒澈不是认真的?”她刚刚提到寒澈时那种爱慕的眼神,不像是假的啊?

难道是莎莎现在太会演戏,连她也骗了过去?

“真的假的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虽然喜欢他,但我毕竟是明星,明星有几个能有真感情!”莎莎感慨的一叹:“百合,你曾经也说过,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干我们这一行天生就不能对男人动真感情,就算是真的有,也得埋藏在心里,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随心所欲的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伊百合神情复杂,怎么她有种越听莎莎这话越糊涂的感觉呢?到底是几个月不见,莎莎变得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至少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一眼看穿她了。

莎莎大概也看出伊百合的迷惘与不解,她突然倾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其实今天早上,在我床上的那个男人并非寒澈!”

“什么?”伊百合吃了一惊,震撼的看着她。

莎莎只是歪了歪嘴角,不动声色的喝着酒:“百合,你真以为我看不清楚吗?寒澈心里只有藤子婷,我也没有打算要取代藤子婷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我可以容忍他一直想着她,但是他也不能干涉我的自由,何况我现在是明星,有多少男人花钱要跟我上床,寒澈对我无心,根本就不会管,而我也只不过是利用他的名而已!”

伊百合无语,不知道该说她潇洒呢,还是说她可悲。

如果真活得那么累,干嘛一定要选寒澈呢?莎莎这样会幸福吗?

“百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对于我这样的女人,谈什么幸福呢?不过是有个男人暂时可以依靠,早晚有一天他会厌倦,然后各自飞散。女人要想幸福,就只有靠自己。”莎莎似乎已经看透了,反而安慰起伊百合来。

就在这时候,调酒师将一杯颜色分明的鸡尾酒放在伊百合面前,“天堂之外,伊老板你尝尝吧!”

伊百合抿了一口,这种酒的感官刺激强烈,在口腔里叫嚣着,久久回味。

她笑着举杯:“很不错,莎莎你也尝一口?”

“我对天堂之外没兴趣,你给我调一杯地狱无门好了!”莎莎对调酒师半开玩笑的说,似笑非笑。

“莎莎!你怎么还在这里,寒总正到处在找你呢。”一声急促的呼喊,将她们的沉寂打断。

伊百合认得来人,这个叫戴安娜的女人是莎莎的经纪人,手上带了有好几个明星,算是圈内知名的经纪人了。

莎莎皱了皱眉道:“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事?”

“今天是寒总做东,你不在怎么合适?”戴安娜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莎莎冷笑了笑,纹丝未动,继续喝着酒:“只是这样?”

戴安娜急躁的搓手,这才说出了实情:“那几个老板啊,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会正在包厢里对我带来的几个明星动手动脚呢?莎莎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请他们来给寒总捧场的,你不会不管吧?”

“你没看见我在跟老朋友叙旧呢,没空!”莎莎冷漠的回了她一句,不想理会。

戴安娜表情尴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伊百合是听得出莎莎这话里多少有些赌气的意味,她知道这个经纪人戴安娜是个势利的女人,以前见莎莎有炎廷恩在背后撑腰,就尽说些好听的话劝她跟她签约,后来炎廷恩出了事,她就将莎莎当弃子一样丢在一边,又去扶持其它有关系的新人。直到莎莎跟了寒澈后,她才又重用她。

莎莎对她意见大得很,但因为跟经纪人签了合同,又不能轻易解约,这才一直隐忍着。

伊百合知道莎莎说不想去,也只是给戴安娜摆摆脸色,最后还是得遂了她的愿,何况这里是炫舞,莎莎真的不管,戴安娜也会找炫舞的老板,到时候还是得惊动她。

她索性在一旁开口道:“是什么样的三流明星?值得我的好姐妹去特意帮你跑一趟,待在吧台陪我喝酒,不是挺好的吗?”

“三流明显?怎么可能是三流明显呢?我手上带的艺人,那可都是一线大牌!那个什么白杨你听说过没有,还有楚城源……”

她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男艺人女艺人都有,还大小都是个腕。

娱乐圈有多混乱,不用莎莎说,伊百合也清楚。

而炫舞夜总会,作为本市最大的,最豪华的娱乐场所,做得不单单只是卖肉的生意,还有餐饮洗浴赌场等等一条龙服务的娱乐设施。

若是有老板要招待重要客人,来炫舞,全套的娱乐下来,什么生意都能做成。

或许是夸张了一点,但是这个几率差不多是百分之九十,温柔乡里,软玉在怀,这男人怎么能不动心呢。

何况最近一些老板之间很流行,找当红的明星作陪,无论男女,只要红就好。

所以像戴安娜这样的经纪人,将名下的艺人带来这里作陪,也并不奇怪,她自己肯定是有好处拿的。

“莎莎,这样吧,我帮你去跑一趟?”伊百合主动提议,好在戴安娜面前,给莎莎一个台阶下。

莎莎连忙摇头:“百合,怎么好意思让你出面呢?”

“反正我是这里的老板,过去照看一下是应该的!”伊百合用一个眼神示意。

莎莎只能暂时咽下一口气,无奈道:“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豪华的vip大包厢里,到处萦绕着刺鼻的杂味。

汗水的咸味,酒水的刺味,香水的浓味。

橘黄色的灯光下,音乐的响声,男人女人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食色男女们,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相同的戏码。

这场面,那叫一个香艳!

几个老板一字排开的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一个人都是三五个男女轮番伺候着。

伊百合刚一进门,没留意那几个被老板压在身下的男明星,目光倒是直直的定格在沙发正中的那个男子身上。

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这个男人应该是寒澈。

因为他的五官的确是寒澈没错。

可是看他举手投足间浪荡风流的模样,左拥右抱的跟几个美女**不说,嘴角还挂着轻浮的笑,一点也没有当初她认识的那个严谨负责的大律师影子。

曾经的寒澈是非常忌讳来夜总会这样的场所,即使是炎琨那个圈子里的人非要他来,他也只是一个人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从来不会参与其中,只是来作陪的。

可是如今呢?他乐在其中的表情,跟当初的炎琨有什么不同?

如果说她之前听莎莎说,寒澈跟她正在谈恋爱,她只是觉得惊讶,那见到眼前这副场面,伊百合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寒澈不是最忌讳女人碰他的吗?而且他的个性,以前女人一碰他就脸红。

现在呢?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左手搂着一个,右手还抱着一个,竟然一点愧色都没有。

比炎琨更加恶劣!

伊百合心中正感叹着寒澈的改变,包厢里已经有人先一步认出她来了。

“媚儿?”宋先德不确定的喊了一声,他确实有些喝高了。

伊百合闻声扫过去一眼,这人她认识,以前她在炫舞做头牌的时候,捧过她几次场,还一再扬言要包下她,不过伊百合一直没答应。

后来听说他出国做生意去了,不知怎么的今天这么巧就又遇上了。

“宋老板这么巧你也在啊!”伊百合不动声色的坐过去,脸色带着媚笑。

宋先德垂涎伊百合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个大美人他一直没吃到过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没想到这么快机会就来了。

他也不是变态到极点,还是喜欢女人多一些,见伊百合主动坐过来了,立即就放开了身下压着的一个男明星。

“你这小妖精,怎么能说是巧呢,来这里还不是为了能见上你一面么。”宋先德怕伊百合误会了,连忙开口解释。

伊百合想笑,这男人,来这寻欢就寻欢干嘛和她扯上关系。

不过心里想和表面上做,又是两码事了。在炫舞,就算你心里,正在拿刀子砍,拿石头砸,但面子上怎么还是要过得去。

伊百合单手耷拉着下巴,半是嗔怪,半是撒娇道:“那怎么不见你来找我,反倒是在这里逍遥起来了啊?”

宋先德尴尬的扒了扒头发:“我这不是怕你不来么,你比神仙都难请!”

伊百合呵呵一笑:“难不成我是魔鬼?”

“这位是?”突然有人出声打断,正是包厢里的另一个老板。

宋先德笑道:“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妖媚儿,曾经炫舞的头牌,现在听说已经是这儿的老板了!”

伊百合对他们笑了笑。

她今晚花了浓浓的妆,妖艳妩媚,虽说不是来正式上班的,不过既然是帮莎莎一个忙,场面上总得应付过去。

宋先德又挨个和伊百合介绍:“这位是张总,瑞新电子的总经理!这位是寒律师,政界要员的公子,自己刚开一家公司,现在应该称呼为寒总了……”

“妖媚儿,久仰大名!”张总跟她干了一杯。

当伊百合的目光望向寒澈的时候,他只是对她笑笑,并无言语,也没有揭穿她。

看来寒澈改变的只是对其它人的态度,对她依然没变,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过伊百合也没有放在心上,本来她会来这里,也是给莎莎面子,又不是为了寒澈。

她陪宋先德聊了一会,接下来几个男人便进入正题,开始洽谈生意。

有美女作陪,借着酒劲,生意总是谈得特别顺利。

“寒律师,哦不寒总真是个爽快人!如此那后天我们就去贵公司签合同了。”宋先德的嘴巴都快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另外一个张总也跟着举杯:“我就说寒律师,自己搞公司,比当律师更有前途,绝对不亚于以前的炎少!来,我们一起敬寒总一杯!”

寒澈向他们举了举杯:“一起来吧,大家干一杯。”

伊百合本来坐着没事,这种场合看来是不用她这个公关做什么了,所以她正发呆呢。

莎莎瞟了她一眼,伸脚踢了踢她。

伊百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甜甜的一笑,陪着他们一同举杯,喝光了杯中酒。

今天来的人年纪都不大,玩起来也容易。

酒过三巡之后,生意也谈得差不多了,服务员进来收拾了餐桌,关了几个灯,打开音响,就要开始唱歌了。

几个助手点歌的点歌唱歌的唱歌,还有两个,干脆就坐在沙发上和小姐划拳喝酒。

伊百合有些无聊的坐在那里,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放眼望过去,又没发现谁在看她。

正觉得奇怪,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句:“寒总给大伙唱首歌吧!”

灯光太暗,又有些嘈杂,也不知道是谁喊得。

寒澈并没推辞,大大方方的站起来,过去点歌。

这在以前也是没有过的。

音乐缓缓响起,寒澈的声音很纯净,虽然不是天籁之音,但是五音全了,还算是好听。

莎莎她们都听得入迷,不时有掌声响起来。

伊百合在夜总会混了这么多年,也听过不少人唱歌了,并不觉得唱得有多么好听,不过寒澈是今天的主角,自然所有人都得给他这个面子。

伊百合就坐在那里,连喝了几杯酒,漫不经心的听着歌。

包厢里,女人的娇笑,男人的高呼,划拳声,觥筹交错。

看样子这里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那她也可以功成身退了吧。

伊百合跟莎莎打了声招呼,便开门出去了。

本来打算去楼上的办公室找宇沫深的,一拐角,看到是洗手间,她想也不想就推门进去了。

伊百合在炫舞有个习惯,凡是在包厢里待得受不了那气氛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去洗手间里抽烟。

此时她只是想透透气,所以进了洗手间后,就直奔向最里面的一间。

啪的一声,合上马桶的盖子,伊百合蹬了高跟鞋,就坐在上面,拿起一根细长的香烟夹在手指间。

还没来得及点燃,就听见哒哒哒的脚步声。

伊百合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在敲击地面的时候有很大的不一样。所以她断定,此时进来的是个男人。

男人也去女厕所?伊百合惊了一下,不会是变态吧?

她杯具的发现自己没锁门,因为伊百合只是来洗手间抽烟的,而非上厕所,所以觉得没那个必要,可是那个脚步声,似乎离她越来越近了。

伊百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要锁门已经来不及了。这里的空间很大,伊百合还没等穿上鞋子去锁门,门板就被打开了。

果然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伊百合认识的男人。

男人的眼睛因为酒精变得通红,他直勾勾的盯着伊百合,这种居高临下的角度,迸发出火热的视线,将她的沟壑一览无余。

由于心惊,伊百合喘着气,本来就漏了整个肩膀,这下也露出大半个柔软,你说这样子诱不诱人。

光是看着男人就有反应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精!

伊百合挤出一个笑容:“宋老板,你怎么这啊,是不是走错了?”

这一问其实是多此一举,他一个大男人来女厕所,怎么可能是走错,显然是早有预谋。

不过伊百合这么说,只是不想多生事端,是想给他台阶下,何况她也想争取时间,等其他人来上厕所,她方便呼救逃走。

这宋先德其实是跟着伊百合出了包厢的,他本来打算在外面随便将她扯进一间包厢要了她,可偏偏伊百合进了洗手间他等了好半响都没有出来。

宋先德喝多了,在酒精的刺激下人也变得大胆了,借着酒气,想都没想,就进了女厕。

收获还是有的,他果然逮着她了,看她这会还怎么逃。

“我很想你。”门啪的一声关上了,男人一步步靠近伊百合,酒气喷洒在她的脸上。

伊百合将双手支撑在两个人之间,企图拉大距离。她好像脑子在这一瞬间短路了,她怎么忘了,这个时候,做这种动作,就算不想发生什么,都得发生了,欲拒还迎,男人最受不了的不是这个吗?

宋先德的身体越来越热,手也顺着伊百合的大腿探上去,另一只手,很自然的绕到背后,拉开她上衣的拉链,然后用手一扯,肩带就从肩膀上脱落,搭在胳膊出,整个上半身就这样露了出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是几秒就完成了。

伊百合懊恼,看来下次不穿这么好脱的衣服了。

宋先德笑了,低头就要吻上去,伊百合赶紧按住他的唇,“宋先生,我今天身体不方便。下次好吗?”

男人一心想要,哪里听得进去,动作变得更加执着又放肆。

伊百合忍不住哼了一声。

宋先德笑着摸着她的脸:“小妖精,你知道我想你想了多长时间了?你呀,就这么让男人惦记着。”他今天可是非要吃到她不可的!

伊百合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宋先生,不要在这里可以吗?”

“我等不及了,反正没人。”宋先德嘿嘿一笑,低下头,附在她的耳边:“你不觉得在洗手间里更刺激吗?”

伊百合没觉得有什么刺激的,倒是尤其的反感。她这会来洗手间,是想放松一下的,偏偏被这个男人打扰了,还逼迫她屈服他的身体。

就算她是在夜总会混的,也不是他想上就上的!

宋先德一路吻着,用双手将伊百合按住,她的身体不断的后仰,他却埋头奋战。

“你放开我!”伊百合怒吼着,挣扎。

可是男人早已经被**蒙蔽了眼睛,那里还看得到女人的气愤跟痛苦?他这会一心想要得到伊百合,流连忘返于她的美好之中,任谁跟他说什么恐怕都听不进去。

伊百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来一趟炫舞,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以前她在这里当头牌的时候也没有遭遇过啊,这种事不都是你情我愿的吗?何况夜总会愿意跟他上床的女人一大把,这男人干嘛非要死抓着她不放?

要不还是叫救命吧?伊百合刚有了这个念头。门,就被强行的拽开了。

本以为会来个保安什么的,又或者是宇沫深来救她,伊百合就是用脚趾头去想,都想不到,这个人会来。

丢人,伊百合干脆闭紧双眼,当一回鸵鸟算了。

寒澈打开门之前真么想到里面这么香艳,他出来醒醒酒,没想到,听见了女洗手间里传来男人兴奋的声音,那明显就是猎到守候已久的猎物的时候才会有的,而且两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在打得火热了。

他刚想是谁这么急不可耐,突然就听到那声怒气十足的放开我,是伊百合的声音,他记得很清楚是她的声音。

所以想都没想就冲进去了,然后用力将门拽开。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伊百合的身材,可是这一次,居然有个男人压着她,而且很明显就不是你情我愿。

在他看到伊百合,见到是自己来了的时候,脸上那个失望的神情,这件事他就管定了!

一把拉开那个趴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男人,揪着脖领子就扔了出去,迅速脱下西装外套,盖在伊百合的身上。

“你他妈的谁啊?”宋先德怒吼了一声,对打扰他好事的人忍不住爆粗口。

但是在看清楚来人之后,酒醒了大半,立即尴尬的笑了笑道:“真巧啊,寒总,在这里遇到。”

两个大男人在洗手间里遇到,怎么可能会是巧呢?

这明显就是宋先德的寒暄之词,不怪他这么低声下气的,谁叫寒澈的背景他惹不起呢?这几年经济不景气,他的集团若不是背后有人罩着,早就撑不下去了。这政府要员的公子他哪里敢得罪,除非是不想混了。

宋先德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难怪伊百合说不方便,他还以为是她mc来了呢,原来是她跟寒澈有一腿啊。

要不然今天晚上一个小小的包厢怎么能把她这尊大佛请来呢,美其名曰是莎莎的好姐妹,其实这两姐妹不都傍了同一个人吗?双飞他懂得!

整理了一下衣服,宋先德不好意思,却是审时度势的笑道:“对不起,寒总,我不知道。是我冒昧了。打扰,那我先走了。寒总玩的开心啊。”

伊百合听他这话,就知道这个宋老板是误会了。

她跟寒澈是认识,不过并非他想得那么不堪,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现在还是雇佣关系。

寒澈还是她的代表律师不是?

可是要往朋友那一层面说,两人认识的共同朋友还真不少,何况寒澈是当律师的,伊百合还真相信他不会见死不救。

既然是他救了自己,出于礼貌,伊百合觉得自己还是要道谢的。

“谢……”伊百合这个谢字还没有说出口,却被人冷声打断。

“穿好衣服,就出去吧。”寒澈背过身去,冷冷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话落,他也就离开了。

这个男人啊,该怎么说他呢?

伊百合抚着额头,无语的叹气。

怎么对她总是这个态度呢?合着在他眼里,全天下的女人来夜总会这种地方就都情有可原,只有她是自甘堕落?

被人拿有色眼镜看了,伊百合心里头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这个人是寒澈,她倒是也见怪不怪了。

这个男人给她脸色看也不是一两回了,反正她每次找他,也都是为了公事,只要他能帮她把事情办好,其它的她都无所谓。

但是这一次,居然在他面前发生了这种事,还真是糗大了。

伊百合迅速的穿好衣服,顺便将寒澈那件西装也穿上,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虽然是见过场面的女人,但遇到有男人强迫这种事,也不可能再装的有多淡定。

那个包厢伊百合是不准备再回去了。一来再见到宋先德那男人,伊百合可不想再受刺激;二来见到寒澈,刚让他撞见那种事,她也会觉得尴尬;再者,莎莎那边她就更不想让她担心了。

这样一考虑,伊百合干脆直接披着寒澈的西服就回家了,她当时就是这么随手的事,也没有多想,衣服都被那个宋先德撕扯破了,她不穿寒澈的西服也没有其它衣服遮掩。伊百合是想着先借他的衣服一用,以后干洗完了再还给他,哪里会想到把这件衣服带回家,以后会给她带来的麻烦。

仲夏之夜,即使是凌晨,风也是暖暖的,这是个你不开空调,绝对无法入睡的黑夜。

可是伊百合却觉得很冷,或许是经过刚才的事情,让她想到了曾经的一些不好的回忆。

裹紧了身上的西服,那西服上还混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和香水混合的味道。

伊百合下了车,回到别墅。

这个只有她一个人的空旷房子,唯有打开所有的灯,才能缓解她心里头的恐惧与孤寂。

伊百合脱掉了高跟鞋,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一路走一路脱衣服,直到来到房间浴室的门口,她也已经脱的一丝不挂。

门也不关,伊百合进去后,拧开水就冲洗自己。

她不喜欢密闭的空间,所以她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从来都不关卧室门,浴室也是如此,密闭的空间会让她觉得透不过来气,更加徒添了不安全感。

这个澡她洗了足足一个小时,伊百合边洗着脑袋里浑浑噩噩的想着一些事。

洗完澡后,她裹了一件浴袍出来,头发还是湿的。

伊百合拿了个吹风机,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吹头。

吹风机这么呼呼的响,就在她头发差不多吹干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伊百合早料到今晚会有人给她打电话,所以在听到宇沫深声音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百合,听说你今天来炫舞的时候,出事了!”宇沫深的嗓音里透着焦急跟关心。

伊百合只是淡淡的回答:“没事了,已经都解决了。”

“这个宋先德也太大胆了,居然敢去女厕骚扰你,以后我不让他再踏进炫舞了。”宇沫深生气的说。在他的眼皮下,怎么还能让她受到伤害。

“他最后也没把我怎么样,你不用特别为了我,赶走一个客人。”伊百合懂事的说。

“那哪行啊,他当我炫舞是什么地方,可以任意由他在这里肆意妄为?我只是以后不准他再来了,又不是要对他怎么样,已经算是便宜他了!”宇沫深脸色阴寒,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那个男人。

既然他这么说了,伊百合也不好再有意见:“好吧,你是炫舞的老板,怎么做随你。”

“百合你现在在哪?到家了吗?我买了你喜欢喝的那家夜市的粥,给你送过去当夜宵!”宇沫深的嗓音突然变得温柔,唇角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

伊百合明白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心思,可是他的好意她无福接受,她希望他们只是好朋友,再深一步,她不是不愿意,而是不可能,那三个男人不会放过她的,她也不想再连累阿深。

“我还没回来,不饿,你不用送过来了。”伊百合清冷的拒绝。

站在伊家别墅门外的宇沫深,刚准备敲门进去,听到她这句话后,按门铃的手霎时间顿住了。

他只知道她在说假话,整栋别墅都亮着灯,她怎么可能不在,只是不想见他吧?

宇沫深的嘴角划过一抹苦涩,眼里弥漫着淡淡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