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30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4 字数:11281 阅读进度:231/634

藤南川一笑,大手猛然收紧,怀中的柔软已经让他难以自控了。舒榒駑襻

伊百合轻抬眼睑,精致绝艳的脸上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靥:“我就是诱惑你,怎么样?”

藤南川微微俯身,嘴角的妖孽的笑痕扩大:“真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小妖精,玩了一整天,现在还有精力想这些?”

他欺身上前,魅惑的男性气息一下子笼罩着伊百合的周围。

伊百合后背贴在车窗上,纤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深嗅了嗅,感觉到那股熟悉的体味,在鼻翼间,悠悠地晃动。

是属于他的味道,夹杂着古龙水魅惑的香味。

藤南川搂紧了怀中的女人,她妖媚的神情,撩拨着他的心弦,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伊百合只觉眼前突然一暗,唇上覆上了片温暖柔软的东西。

那是藤南川的唇,他的俊脸近在咫尺,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眼睫轻颤,他的吻又轻又柔,像是怕把她碰碎了似的小心,温软的唇瓣轻轻的吮吸着她的。

“唔——”藤南川将舌窜进她的口中,伊百合的味道总是让他深深沉迷,以双掌固定她的脸蛋,吻得无比疯狂。

两人在车后座里吻的疯狂,藤南川的身躯像是一团烈火,紧紧地压住她。

但是坐在前座的司机却毫无动静,或许是因为与后座之间隔着一道玻璃的缘故,但就算司机感觉出后座上有什么样的情况,他也没胆回头瞧瞧后头发生了什么事。

当藤南川开始动手解开她的钮扣时,伊百合突然抓住他的手,迭声叫道:

“不要!藤哥哥,不要在这里……”

虽然在车里做很刺激,但毕竟现在有司机在场,她可不想被人偷kui了整个过程。

藤南川兴味盎然地看着她羞红了俏脸,刚刚主动诱惑他的人是她,这会又在手忙脚乱地整理衣衫,不禁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现在我依你,但是今天晚上,你要加倍补偿给我!”

他低沉魅惑的嗓音,磁性一如既往,却更多了一股莫名的温柔,柔情似水,在伊百合的心底漾起了层层的波痕。

当车子缓缓停在小岛依山的别墅时,整个别墅霎时被巨大的光亮所照亮。

“啊!”

伊百合惊呼一声,只见在别墅中央万般烟花瞬间释放,深沉的夜被点燃成五彩缤纷的绚丽!

天哪!太美啦!美得不可思议!

雪白色的别墅如童话中的城堡一样,精致豪华的大门缓缓开动,别墅中所有的树木上都挂满了如萤火虫般的彩灯,整个别墅都萦绕在浅紫色的荧光之中。

而在别墅的正中间,原本用来走路的甬道,则是用数以万计火红的玫瑰花瓣铺满,形成一条长长的、有如红地毯般的玫瑰花路。

伊百合的眼中再次充满惊叹,她没想到在这个别墅中也会有如此童话般的情景。

她望了望身边的藤南川,这也是他安排的?

藤南川英俊的脸庞勾起魅惑的嘴角,有力的大手搂住伊百合的纤腰,示意让她顺着这条铺满玫瑰花瓣的以甬道往前走。

伊百合试探性地迈出一只脚,当她的脚踩在花瓣上时,那种软软的感觉令她不免有些心疼。

她在藤南川的指引下,一路向前,沿着这条玫瑰花路一直走向别墅主大厅。

缓缓地,主大厅的门打开了,数多的仆人也同样穿着雪白的服饰站在主厅两旁。

其中,有四个仆人为伊百合推上来十二层的蛋糕塔,在蛋糕塔的最顶端则是两个看上去用巧克力做成的王子公主般模样的人,他们正在携手跳舞。

仔细盯着那两个巧克力人,当她看清后,惊呼了一声。

藤南川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伊百合的反应。

“那个——上面的那两个人好像是我跟你呀!”

真是太惊奇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对,一个是你,一个是我!”藤南川好笑地解释道。

“太可爱了!”

当仆人小心翼翼地将那俩个巧克力人拿下来的时候,伊百合由衷赞叹这个精细的做工,当她看见用巧克力将自己跟藤南川的模样做出时,简单是太新鲜了。

“还有这个!”

藤南川从仆人手中拿过来一个精美的礼盒。

“这是什么?”伊百合疑惑地问道。

“打开来看看就知道了!”

伊百合接过礼盒,缓缓打开了盖子——

别墅的水晶吊灯反射出的光芒霎那间与礼盒中的物品形成耀眼的光芒。

一枚银光闪烁的钻石戒指,那纯的不带一丝杂质的亮光,深深的晃了所有人的眼。

“harrywinston?”

同样出身豪门的伊百合一眼认出了这个象征贵族身份的钻石标准,这是伊莉莎白女王、温莎女公爵等王室贵族都追捧的奢华,它可以说是富可敌国的身价匹配。

但——

她又仔细看了看,它的做工好像更加精细。

“这是我让harrywinston的珠宝设计师专门为你的设计的,全世界仅此一枚!来,我帮你带上!”

藤南川绅士的执起她的手,轻柔的将钻石戒指套进了伊百合的手中。

这枚戒指就好像是量身定做般的合适,就那样轻而易举的套在了她纤细白嫩的无名指上。

稳稳套进去的那一刻,藤南川抬首那一汪幽邃的深潭深深的凝望进伊百合妩媚的眸子里,迸发出炽热的爱恋。

伊百合的心不自觉的颤了颤,望着他那双蕴含着熟悉的神情的蓝眸,这一刻,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藤南川将她搂紧怀里,低首附到她的耳畔,磁性的嗓音问道:“百合,这枚戒指是我特意命人为你订做的婚戒,喜欢吗?”

软软的话语响彻耳畔,徘徊在心口处,轻轻的荡漾着柔软的心房,挑起一根根紧绷的弦。

伊百合怔怔的对上他那双深情的蓝眸,淡笑着点了点头。

他总是有办法将自己心中的那份悸动引发出来,这种莫名的暧昧让她想要逃离。

伊百合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确是一个感性的动物,面对浪漫总会心不设防!

“我爱你。”藤南川执起她纤细的下巴,忽地漾起一抹如春风般的笑容,在这三个字誓言之后,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瓣,轻柔的催人魂魄。

伊百合顺势攀上他的脖颈,亦是用尽全部力气与他拥吻。

一吻结束之后,藤南川一把扶正她的身子,语气轻轻地对她说:“无论如何,百合,希望你跟我结婚后,能过得开心——”

他的话音刚落,别墅外再次被绚丽多彩的烟花瞬间点亮!

与此同时,别墅的花园中特意请来的乐团奏起了轻柔浪漫的音乐。

如水的钢琴声伴随着管弦乐的声音,将这场精心安排的浪漫变得格外深具情趣。

高高低低的乐音与竞相宣放的烟花降落,一直落在伊百合的内心深处。

她一下子陷入深深的惊喜之中,她一直很喜欢烟花,虽如昙花一现,但却能将美丽留下。

伊百合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别墅的阳台,高高在上,欣赏海水被烟花整个点亮的壮观。

别墅区里外采用的是低空烟花及吊线烟花,使别墅中呈现奇异的美丽;

再远处则采用高空烟花,在静谧的夜空之上呈现出变幻无穷、色彩纷呈的图案;

小岛中四周围绕的海面上也被整个点燃了,水面烟花及造型烟花的运用,使海天重新成为一线,共同组成宏利壮观的一幕烟花图!

这一刻,整个小岛真的如天堂般充满温馨与浪漫。

“藤哥哥,谢谢你!”

伊百合转过头去,看着藤南川由衷地说道,无论怎样,今天他带给自己的震撼是难以忘怀的记忆。

藤南川望着伊百合被烟花点亮的妩媚眼眸,情不自禁地俯身下来,一手握住她的纤腰,吻覆上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伊百合的心微微颤动,抵在他胸膛的双手渐渐放松了力道。

罢了,今晚就让她放纵一回吧。

伊百合仰起娇媚的脸颊,踮起脚尖,开始回应他的热吻。

两人惺惺相惜,辗转纠缠,身体却完美的贴合。

藤南川将伊百合的双手抓环在自己肩上,他宽厚的大掌不停的轻抚着她的背后,使她渐渐融化,渐渐让她充分感受到他内心的激荡,习惯他的身体线条与气味!

藤南川的舌已成功的进占她口中,与她舌尖共舞缠绵。

伊百合的呼吸紊乱,低浅而急促,一双纤纤玉手不觉地在他颈上收紧,使两人更密合。

岛上的晚风阵阵吹来,波浪温柔地拍着岸边,醉人的夜空下,一种很宁静的幸福感萦绕在两人之间。

一阵缱绻后,藤南川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伊百合的香唇,他的大手紧握住伊百合的小手,似乎像情人般情牵一生。

“跟我来!”

低低的嗓音,魅惑而有磁性。

伊百合愣愣地跟着他,不知道他又要带给她怎样的惊喜。

待她被藤南川引领到别墅花园时,一个偌大的由白色百合花搭建的花棚出现在她眼前,阵阵百合的清香沁入她的鼻息之中。

在这个花棚下面,则是深具地中海式风情的希腊美食。

在款款的音乐中、在浪漫的烛光下,伊百合与藤南川进行了从未有过的浪漫晚餐。

“好漂亮的酒!”

伊百合妩媚的眸光流转,看着玻璃酒杯中的颜色剔透葡萄酒。

“你可以尝尝看!”

坐在她对面的藤南川,魅惑地勾起凉薄的唇,悠闲地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

伊百合先是闻了闻,然后举起酒杯品尝了一口。

唇过之处,淡淡的奇异香味柔柔飘逸。

“这是什么酒,好香啊!”

跟她在言泽寺的酒庄里喝过的酒,是另一种不同的感觉。

“它叫蕾契娜,被希腊人称为‘国酒’,因为在在酿酒过程中,加入了少量松树脂,因此,你在饮用时会有一种独特的芳香!”

“这样哦!”

伊百合满眼充满惊喜的神色,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真的是松香呢!

甘甜香醇的葡萄酒令伊百合恋恋不舍,她酒量一直很好,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能够这样贪杯,待白皙的脸上染上红晕,方知有些醉了。

其实,今晚一切的一切都令得她忍不住沉醉了。

耳边如水的音乐回荡着,像丝一样钻进了伊百合的心中。

沁鼻的花香令她陶醉、童话般的小岛令她陶醉、铺满玫瑰花瓣的甬路令她陶醉、奇异的美酒也让她陶醉、甚至是蛋糕塔上的那两个小巧精致的巧克力小人也让她陶醉——

而,带来这一切陶醉的男子,才是真正令她陶醉的根源所在。

一双大手伸到了伊百合的眼前,修长的手指,矜贵如艺术品一般。

她抬眼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慵懒的唇间漾起致命的高贵气息,蓝灰色的瞳眸深邃迷魅,一身黑色的细条纹范思哲西服,将他高大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配搭铮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浑身仿若散发出了一抹矜贵的十八世纪贵族气息。

伊百合脑袋里晕晕的,此时此刻的藤南川高贵得如同从童话城堡中走出来的王子般。

她不自觉地将一只手交给了他。

藤南川一把覆上她纤细的手,宽大的手掌瞬间将温暖传递过来,五指轻弯,一根一根,温柔却霸道地将伊百合的柔软纤细紧紧地包拢而进。

温热的熟悉气息立刻传遍了她的全身,而另一只手则攀上了他宽壮的肩膀,跟着他的步伐,随着曼妙的音乐翩翩起舞。

是今天的夜太迷人,还是那瓶酒的缘故呢?

伊百合竟然觉得今天自己是跟王子在一起的。

是啊,这里一切都像是童话世界般,那眼前的这个男子就一定是王子了。

可是,他是她的藤哥哥啊!

看来自己真的喝醉了!

“藤哥哥,我的头有些晕!”

伊百合慵懒地将整个身体的力量都放在藤南川的身上,头轻轻地抵在他的胸膛上,低声喃喃道。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像飘在云端一样,就那样跟着藤南川,飘来飘去的。

藤南川唇瓣扬起低低的笑声,轻柔的声音近乎耳语:

“百合,你喝醉了!”

“嗯?”

伊百合微微扬着小脸,媚眼迷离,软哝娇语:

“是吗?也许吧!”

她眼眸间闪着醉意,但却万般诱人。

随即,伊百合开始嘤咛地笑了起来:

“咦?藤哥哥,你怎么长了两个脑袋?”

伊百合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一只手,试图去碰触她看到的另一个‘脑袋’。

藤南川蓝灰色的眸子中扬起满满笑意,看来这个媚惑的小妖精是真的喝醉了。

“是吗?那你喜欢吗?”

他俯下身,妖孽的脸庞靠近,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喜欢,好有意思!”

伊百合只感到脸颊热热的,身体也热热的,她软软地挂在藤南川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如果你能长出三个脑袋,那我就更喜欢了——”

伊百合慵懒的语言中,在无意识间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脸上淡淡的彩妆,略微的粉黛淡施,却更让那妩媚的精致面容愈发得勾人心魄,黑色的裙摆蓦地流淌下来,遮盖着那银色的细高跟鞋。

肤如凝脂,白如葱雪。

精致得如画一般,一身黑色抹胸晚礼服腰际勾起了一抹纹理漂亮的蔷薇,将那纤细的蛮腰束得更是盈盈一握,白皙的肌肤衬得雪白,柔软在简约的细带缠绕下,挤出了深深的沟壑,诱惑着,晕染出更深更深的妩媚。

成熟,妩媚。

这样的气质,宛然天成。

棕色的卷发被尽数揽起,繁复的花样,用一根细致的古质簪子好看的绾起,在耳际垂下小小的一缕缱绻,勾勒出柔软的线条。

怀中的她,迷人的得令藤南川想要将她揉进体内。

女人,如一杯纯良的酒,放得久了,就会酿出那一股深邃如骨子里的暧昧多情来。

让男人,更是悸动得面红耳赤。

藤南川将伊百合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打横将她抱起,朝别墅室内走去。

伊百合的一颗小脑袋温顺倚在他的胸膛上,娇媚乖巧地令他顿时怜爱。

夜,变得浓稠而浪漫,在这样一个小岛上,似乎能让人忘记一切——

藤南川轻松地抱着伊百合,一直走进了别墅的主卧室中。

主卧室偌大的落地窗映射着多情的海面,将整个卧室的夜晚装扮得浪漫与柔情。

藤南川将伊百合轻轻放在大床上,通过遥控,将主卧室的落地纱帘及房门关上。

他的手心揉着伊百合一小撮卷发。

她的发丝卷翘而浓密,并且充满弹力,如今正披散于枕头上。

雪白的床单衬出发色的柔美,令她花般的容颜更为娇艳;两颊的红酡因酒气上升而染红,瓷白的肌肤近乎透明,带着一点淡淡的粉。

此时此刻,在藤南川的眼里,她就是一件价值无上的宝物,拥有强大的魔力,凡要被她吸引,便只有沉溺于深渊,永无翻身的一天,除非……得到她。

伊百合睁开微醉的媚眼,看着上方的藤南川,下意识地伸出手指,似乎想去抚摸他英俊的脸庞。

藤南川魅惑一笑,嘴角逸出毫无察觉的宠溺,他俯身下去,火热的唇落在她诱人的红唇之上。

檀口传来的清新的香味混合着酒香,令他开始变得难以自制,而伊百合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娇媚与依赖,也令他心动不已。

“嗯……”

伊百合下意识地去汲取藤南川身上熟悉的味道,此时的她能够感觉到一双熟悉温暖的大手在点燃自己的身体。

她的微微呢喃,却换来藤南川更深一步地探索。

他的吻带着浓浓的柔情和蜜意一路向下,落在她柔软的颈间,大手则熟练地将她身上的障碍物一一褪去。

当伊百合美艳的娇躯完全呈现在藤南川眼前时,喉咙深处发出类似叹息又像是赞叹的声音:

“百合,你简直是上帝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伊百合的意识渐渐拉回到脑海之中,但却完全拒绝不了藤南川带给自己的诱惑。

难道她现在已经开始渐渐的接受他了?

还是,只是限于今晚良辰美景的缘故呢?

在酒精的作用下,伊百合对藤南川以前的伤害在逐渐淡忘,她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的画面。

那时候藤哥哥是最呵护、最疼爱她的人。

她最喜欢围绕在藤哥哥身边,缠着他给她编漂亮的小辫子。

他的那一头华丽柔顺的金发是她的最爱。

对他的爱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藤南川眼底的烈火简直可以燎原,炽热的黑眸紧紧盯住她曼妙的身子,也迅速地褪去全身衣物。

他粗嗄地吼道:“百合,今晚我要完完全全来得到你!”

是的,他要的从来就不单单是伊百合的身子,更重要的是她的心!

“藤哥哥,你……”

见他的衣服一件件落地,伊百合羞涩地把脸别向一边:

“你别这样看我……”

那样专注、炙热、直接的眼神,却让她的全身更加发烫。

“记住,你这样的媚态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到!”藤南川俯身对上她的眼,蓝灰色的深眸放射出强烈的占有欲,“乖,说爱我!”

不知道为什么,藤南川此时此刻很希望听到伊百合亲口吐露的爱语。

伊百合的鼻翼间,满是他的气息,浓烈的熟悉味道,仿佛烟草一般,将她狠狠地笼罩着。

更像是罂粟。

她避之不及,想戒都戒不掉。

如蝶翼般的睫扑闪着,伊百合的内心被掀起一阵狂热,她紧紧贴住藤南川强健的身躯,声音娇媚轻呤:

“我……我……”

醉酒后的伊百合只感觉身体一阵阵的燥热!天哪,好难受!

藤哥哥要自己说什么?

什么爱啊?他在说什么?

伊百合难受得快哭了,柔若无骨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颈,拼命想靠近他的唇,可他就是不让她得逞。

藤南川全身都被欲火绷得紧紧的,但他仍旧在伊百合耳边命令道,声音粗噶得能看出他强忍的辛苦:

“乖,说你爱我!”他低魅的嗓音诱导着她。

伊百合的胸膛起伏不定,终于,一句爱语逸出唇角:

“……藤哥哥……我爱你……”

炽爱的语言完全使得藤南川内心融化,不管这句话是真是假,他只要此刻跟他缠绵的伊百合是真实的就好——

翌日

清晨,透过薄薄的落地窗纱,一缕阳光沁入,岛上清新的空气似乎也能将整个卧室弥漫。

藤南川早已醒来,他蓝灰色的眸光凝神地注视着怀中的女人。

此刻的伊百合正酣睡着,半是因为先前应付藤南川,使她耗损过多精力,半是红酒发挥了效用,令她如睡美人般温驯地让藤南川靠近,若是醒着,她哪有这样的乖巧娇媚,他们又哪里有此刻的平和呢?

藤南川嘴角微微扬起,他早已离不开她软玉在怀的感觉了。

此时的伊百合安睡得犹如女神般,令他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他的手指轻轻滑过伊百合光洁的面颊,贪婪地享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柔柔之感。

“……藤哥哥……我爱你……”

藤南川的脑海中猛然回荡起伊百合昨晚的这句话,她是在感激自己昨天带给她的一切感动吗?

还是她真正的爱上他了呢?

苦笑一声,他多么希望是后者,可是他更加清楚那样的几率有多渺茫。

曾经的伤害他不期望她还能爱上他,只要她在他身边开心就好。

正陷入沉思的藤南川被一阵电话声拉回。

他拿起手机,对着话筒另一端简短地说到:

“到会议室跟我详细汇报!”

说完,藤南川挂断电话,看了一眼熟睡的伊百合,翻身下床。

待他进入别墅特设的会议室之后,开始了视频会议。

“说吧!”

藤南川坐下后,对着视频另一端的colk说道。

“总裁,我查出来晟翔集团目前在财政上确实出现了问题,甚至是旗下的部分产业也开始萎缩!”

colk边说着,边将手中调查出来的数据资料通过传真,让藤南川一一过目。

藤南川手中拿着资料,不动声色地看着。

“还有,西西里岛我已经安排了以总裁您的名义正式履行购买程序了,不过目前发现岛上面有不少丰富的能源可以开发利用,您看我们藤氏是不是可以开发能源项目?”

“不!岛上的一切都要保持原样,即使有一座金矿,任何人不得动西里岛!”

藤南川一挥手打断了colk的提议。

“是,boss!”

colk心中暗暗疑问,总裁怎么放弃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呢?

藤南川走到落地窗前,凝神窗外的景色。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岛美得惊人,而且,在这里则有从未有过的宁静和平淡。

不知为什么,他只想看到伊百合笑容绽放的样子,所以,这个小岛一定不能有人工开发的痕迹,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多的赚钱机会,他也可以放弃!

藤南川走回到另一旁的酒柜,倒了一杯红酒问道:“晟翔集团现在的股价是多少?”

“晟翔今天已经由2。0跌到1。5了!”colk答道。

藤南川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酒杯中的红酒,嘴角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找人盯紧晟翔的股价,适当的时候买进!”

“是的,总裁。”colk毕恭毕敬的答。

藤南川气定神闲地轻摇杯中的红酒,蓝灰色的眼眸中绽放着凌厉的光芒:“记住,一定要在最低价的时候买进。”

威严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冷酷,然后,将杯中红酒一仰而尽!

晨光照耀着伊百合妩媚精致的脸庞。

她慢慢地掀动眼帘,睁开了眼睛——

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浑身无力地软瘫在床上。

好舒服!

岛上早晨的空气清新,令伊百合一大早便拥有了好心情,而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渐渐地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梦幻般的小岛及小岛上的一切都是真的,童话般的浪漫是真的、眩目的烟花绚烂也是真的、甚至是昨晚晚餐之后——

也是真的!

想到这里,伊百合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却发现,床的另一端是空空的,但身旁枕头上藤南川熟悉的气息和自己身上暧昧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

昨晚确实上演了一场缱绻的画面!

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跟以往每一次都不同。

伊百合还依稀记起昨晚的点点滴滴及当时的心情。

昨晚当藤南川吻她的时候,他嘴里的热力几乎将她融化,而当他眼底闪过温柔和怜惜时,更是让她的心防寸寸地崩溃了。

“百合,今晚我要完完全全的得到你!”

“百合,说你爱我!”

“……藤哥哥……我爱你……”

这席话一下子回荡在伊百合的脑中,她的脸颊蓦地发烫。

好尴尬,昨晚她不是真的借醉酒跟藤南川表白了吧?

啊,自己这是怎么了?

昨晚居然那样迎合他、配合他,甚至是希望永远拥着他。

天,她不要这样啊。

明明知道藤南川是alizee的男人,她怎么可以喜欢他呢?

可是看看手上的钻戒,仿佛昨天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她,而不是alizee的替身?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伊百合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昨晚她喝多了,就当是自己醉酒后的无法控制吧。

她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好烦!

伊百合将目光转向窗外的世界,心情也渐渐变得开朗——

暖暖的阳光在伊百合的脸上游走时,她似乎能听到鸟儿悦耳的鸣叫。

远处软软的沙滩上能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而周围浓密的树木及草地,则让她能够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她扬起笑容,撇开烦人的思绪,快速钻到浴室里,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后,决定去尽情享受小岛上美丽的清晨。

……

伊百合跟藤南川在这个小岛上度过一周时间的甜蜜蜜月期。

这里的阳光沙滩果然名不虚传,让他们以为来到了天堂。晚上,听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伊百合趴在藤南川的身上,由着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渐渐入睡。

一切美好浪漫的不真实,让伊百合有种似梦似幻的感觉。她尽情的享受着这种感觉,生怕梦醒之后只是一场空,徒留伤感。

之后,藤南川又带伊百合去了巴厘岛、普吉岛、马尔代夫等等,几乎让她见识到了所有的美景。

然而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时间流逝的特别快,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藤南川带着留恋不舍的伊百合再次回到了英国伦敦。

两人下了飞机,刚出了机场,一辆大红色的跑车抢在黑色的林肯轿车之前,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红色跑车上,言泽寺按着喇叭,朝他们一脸的邪笑。

“川,百合,这边!”

伊百合惊讶的看着来人,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

“寺,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你岂不是要被这家伙拐跑了?”言泽寺不服气的冷哼哼,冷眼瞪着藤南川:“居然带百合去度蜜月一个月,还跟她朝夕相处?”

藤南川挑眉,对上言泽寺不满的视线,妖孽的勾起了的嘴角。

伊百合担心他们俩为了她闹不合,连忙出面打圆场道:“寺,川是带我到处玩,你别责怪他了!”

言泽寺听完后更加的生气,语气里的醋意更浓了:“百合,你怎么可以偏心他呢?我不管,下一次你也要单独陪我一个月!”

“好啦,好啦!”伊百合说着拉开车门,笑着坐进他的车里:“我现在就陪你,满意了吧?”

言泽寺总算消灭了火气,迎面对藤南川得意的一笑。

藤南川直接忽略他的眼神,深邃的蓝眸望向伊百合,温柔的说:“百合,你先坐寺的车回去,我要去公司一趟。”

“嗯,你去忙吧,路上小心!”伊百合点头,嘴角弯起迷人的弧度,亲昵的在藤南川脸上落下一吻。

藤南川亦俯身,回吻住她,两人的气息交融。

“川,你都陪了她这么长时间了,百合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今天她可得好好陪陪我,一解我这么多天的相思之苦!”言泽寺受不了他们这样的亲密,不满的打断。

藤南川紧握住伊百合的手,又嘱咐了几句,才放她离开。

“藤哥哥,bye—bye!”伊百合笑着朝他招招手,还未等反应过来红色跑车已然带着她疾驰而去。

“总裁,就这样让少奶奶跟寺少爷走了吗?”colk走过来,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里,疑惑的问道。

望着跑车消失的方向藤南川仰着头,陷入了沉思。

“百合喜欢的是自由,她不希望自己被哪个男人束缚,今天寺特意来见她,如果我不让她去的话,只会与她离的更远,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情况,更何况这也是我跟寺之前的约定。”藤南川说罢,回望着colk蓝眸里,透着的坚定深深的震撼着他。

colk没有想到,他们总裁对伊小姐的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藤南川将行李递给手下,上了那辆黑色的加长版林肯轿车,可是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里却始终映着佳人的倩影。

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伊百合,他温柔的笑了。

跑车上

“寺,你要带我去哪里?”伊百合侧身望着言泽寺,疑惑的问道。

“怎么,跟我在一起,你还想着川呢?”言泽寺咬着牙啐道。

伊百合不住轻笑出声:“我跟他天天都见面,有什么想不想的。”

“哼,你们倒是亲密!”言泽寺语气里不减酸味,想着两人度完蜜月回来,刚才那么亲昵的模样,心里就是一阵的添堵。

伊百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否认。

“百合,这段时间没见,你想我了吗?”言泽寺轻佻着嗓音问,可是心里却忍不住紧张。

他多害怕伊百合就此爱上藤南川,心中再无他的位置。

“哼,你一声不响地离开,在婚礼上就那样把我扔给了藤南川,现在又突然出现,还好意思让我想你?”伊百合撅起红唇,轻轻捶了下他的肩膀,显示出她的不满。

“百合,你别生气啊。”言泽寺连忙道歉,眸子里纠结着不安与狂乱:“我怎么知道alizee会突然失踪啊,再说我看得出来,你心里其实放不下川,就想着给你们制造机会,我多伟大啊,把你送到心爱男人的怀抱,谁想到你现在眼里就只有他,没有我了?”

“你倒是大方,把我推给了藤南川,自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伊百合依然不肯放过他,妖媚的脸蛋微皱。

言泽寺单手把着方向盘,转过头来,目光如炬,语气诚恳,“对不起,百合,下次不会了。我保证以后我的一切行踪都向你汇报!再也不会不问过你的意见擅自做主!”

“你一切关我什么事,我才不想知道!”伊百合赌气的侧过脸去,不过心里已经不那么怨他了。

她知道言泽寺也是为了她好,当初在法国的时候,藤南川要跟alizee结婚了,她有多么不开心全都写在脸上,这家伙一定是看出来了。

如果没有言泽寺,她跟藤南川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叫她还怎么责怪他呢?

只是他那么轻易的就把她给丢下了,想到这里伊百合还是忍不住生气。

“百合,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保证下次不会了,你就原谅我吧?”言泽寺有些霸道地将她的脸板过来,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看着言泽寺期待的目光,伊百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气也消得大半,只是依然厥着嘴巴,不理他。

言泽寺急得一下子抓住她的手,一脸紧张表情,“不然,百合,你罚我吧,学狗叫?学猫叫?还是……罚我裸奔?”

伊百合闻言“扑哧”笑出声,不由开口揶揄他,“那好,为了表示你的诚意,你就裸奔吧。”

“你说真的啊?”言泽寺邪魅的五官立即跨了下来,目光委屈地看着她,“百合,你瞧见没有,那边的几个女人,正用色眯眯地目光看着我呢,恨不得将你老公我一口吞了!你真忍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