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27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4 字数:10680 阅读进度:228/634

藤南川嗔怪地看了她一眼,薄唇紧抿,泄露出一丝情绪:“百合,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是骂我呢?我哪里不孝不贤了?如果藤家其他人的想法都是这样,那会引起财产争夺大战。就好比以前的皇位,你说到底是立长还是立贤?其实永远都没有一个佳的答案。按理说应该立贤,可是谁都认为自己是贤者,必将骨肉相残。所以立长立嫡也是出于保护其他子孙的想法。”

伊百合撅了撅红唇,双手缠上他的胳膊,娇媚的轻笑:“好嘛好嘛,不管立长立贤都是你说得对,我们不讨论这些了,说这些让人心里沉重。”

其实这些事都与她无关,无论他们家族是立长还是立贤都不是她应该担心的事,因为她不是alizee,将来也不会是藤家的人。

藤南川矜贵的身子转过去,修长的手指打开床边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书本大小的盒子出来。

“百合,给你的!”他递到她的面前,嗓音磁性魅惑。

伊百合接过盒子,诧异的望着他:“这是什么啊?”

藤南川蓝灰色的瞳眸仔细凝视着她,薄唇轻启:“这些我本来是想迟些给你的,不过昨天既然你跟我妈都说好了,我想现在交给你比较适当。”

伊百合听得一头雾水,妩媚的脸庞上泛起一丝困惑,眨了眨媚眼娇声问:“到底是什么嘛,这么神秘?我可不可以现在就打开来看看?”

藤南川板正她的身子,眼里掠过一抹认真与怜惜,嗓音温柔:“百合,其实我心里一点都不想束缚你,我只想好好的宠你、爱你。”

伊百合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他的领带,媚眼眯了眯,已经猜到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藤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现在扮演的是你的妻子alizee,藤家的少奶奶,未来的藤家女主人。藤家家大业大,无规矩不能成方圆,既然我答应你要暂时做alizee的替身,有些行为约束自己也是应该的,你不必为难。”她清浅的嗓音,却是通情达理的说。

藤南川狭长的凤眸微微地眯起,眼角露出浅浅的笑纹,怜爱的抚着她额前的碎发:“我只是怕你心里不舒服。”

伊百合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本册子:一本是《藤氏族谱》,一本是《藤氏家规》。

她翻开扉页,大致的浏览了一遍。《藤氏家规》共有十八条,包括修身养性、财富观、人生观、夫妻相处之道、家族成员行为规范等等,虽然字数不多,却囊括了方方面面,罗斯藤家族有百年的历史,这本家规想必已经经过历代的浓缩跟修改完善了。

藤南川抽掉她手中的家规,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突然伸出,一把揽住了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她抱在他的双腿上:“不用现在就看,以后有时间再说。”

伊百合伸手过去够着,将家规拿了回来,戏谑的问:“这个要不要考试的?要不要我把它们全都背下来,你背不背得出来啊?”

藤南川淡淡勾唇,削薄的玫瑰色唇瓣勾勒出一抹宠溺的味道:“家规不是用来背诵的,而是应该转化为日常的行为,只要都做到了,背不背得出来并无所谓,我是从小就知道这些东西,所以这个家规主要还是给新嫁入藤家的儿媳妇看的。”

伊百合无意识的嘟囔着唇瓣,懒懒的依在他的怀里,又翻了一下这本册子:“藤哥哥,你这本家规好几个地方有失公平啊,虽然也约束了藤家子孙的行为,不过在细节方面要求女人多了些。你看这第九条,如果因为藤家子孙的原因导致夫妻离婚,就会剥夺子孙继承权的三分之一;但如果是妻子的原因导致离婚,女方就要净身出户。”

男人错了只剥夺三分之一的继承权,女人错了却要净身出户,实在是很不公平呢。

“如果你不喜欢,下次召开家族长辈会议的时候,我提议让他们将这条修改一下!”藤南川俊美无涛的脸上划过一抹笑意,收紧了搂住她的纤细的手臂,宽厚的肩膀给她足够的依靠跟纵容。

“不用了,反正就算是离婚,也是你跟alizee之间的事,我这个外人只是随便吐槽一下,你用不着上心的。何况这些财富本来就是藤家创造的嘛,藤家的子孙享有特殊待遇也是应该的,这世界上的公平本来就没有绝对的。”伊百合撩人的笑了一下,将册子放回盒中,锁进刚才的抽屉里,留着以后慢慢看。

藤南川伸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俊美的脸微侧,贴近她细长的玉颈旁,他轻轻叹了口气:“百合,其实我真的不想用任何规矩来束缚你,我只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伊百合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个姿势,妖娆的浅笑:“放心吧,藤哥哥。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让我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藤南川笑了,凉薄的唇瓣泛着玫瑰色的诱惑,扬起的弧度更显魅惑,他微眯起狭长的凤眸,伸手摸了摸她的卷发,将她的刘海抚向一边,露出那光洁和白皙的额头,而另一只手却始终紧紧握着她的纤纤玉手,亲昵的说了句:“傻瓜。”

感觉到他炙热又专注的目光,伊百合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干嘛这样子看我?”

藤南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忽然盯着她的眸子,感叹一声:“百合,如果我娶的人是你该有多好啊。”

伊百合一怔,下意识想要逃开,却被藤南川抓得紧紧的。

他握紧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温暖萦绕着她的指尖,有些迷蒙。

“藤哥哥?”伊百合只发觉自己的手指被温暖萦绕得紧紧的,她有些怔愣,只想要扯开。

“走吧。”

她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被他有意的打断了。

藤南川收敛起眸中刚才一闪而逝的黯然,嘴角再次勾起一抹温柔而宠溺的笑意,隐隐的,投向身边那道妩媚妖娆的身上,宽厚的手掌紧了紧她的纤细,十指相扣,牵引着她往前面走去。

“藤哥哥,你要带我去哪里?”伊百合的手一直被他紧紧的攥进手心里,她努力甩了甩,他的力道却大得惊人。

“去吃早餐!”

他干脆一把抱起她,搂紧她柔软的腰肢,让彼此的身体之间没有一丁点的空隙,俯首下去,啄吻了一下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然后抱着她来到楼下的西餐厅。

长长的餐桌上,摆着各色美食,为了符合伊百合的口味,中式的西式的都有。

只是伊百合却显得没什么胃口,只是简单的喝了几口牛奶。

直到佣人送来比萨,藤南川告诉她说,这是“路易十八”,是他专门派人到意大利订制的。

伊百合忍不住惊叹,望着眼前的‘路易十八’,媚眼眨巴了好几下。

路易十八是世界上最贵的比萨,也是全世界上最昂贵的美食排名前十名。

它是由意大利的厨师列纳多·维奥拉专业制作的,一块路易十八比萨饼的价格高达8300欧元。

这种比萨是按照客户要求专业订做的,每块比萨用的食物原料独一无二,配有三种鱼子酱、红色小龙虾,制作这种比萨饼用的盐也不是普通的海盐,而是来自澳大利亚墨累河的盐。

看着她一脸的谗样,藤南川蓝灰色的深眸盈出浅浅的笑意,他亲自切了一块比萨,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勾了勾唇道:“喜欢就多吃几块!”

伊百合开心的咬了一口,媚眼弯起,是她喜欢的味道。

藤南川英俊的脸庞立即多了一丝温柔的弧度,玫瑰色的薄唇,端起手边的咖啡,细细的品尝了一口。

伊百合边吃着比萨,边转头望过去,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询问:“藤哥哥,你喝的是什么咖啡?”

“印尼鲁瓦克咖啡豆磨制的咖啡,要不要也来一杯?”藤南川挑了挑眉,浑厚的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性感的声线。

伊百合听完后立即摇头,刚吃进嘴里的比萨,差点被噎道,脸颊涨得通红。

“怎么了?噎着了?”藤南川连忙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怎么这么不小心?”

伊百合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眼神怪异的看着他:“藤哥哥,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这种猫屎咖啡了?”

这种印尼鲁瓦克咖啡豆,也叫麝香猫咖啡豆,是世界上最贵的咖啡豆,它产于印尼苏门达腊、爪洼和苏尔维什岛上,年产量仅500磅左右,其价格是300至400美金一磅。

这种咖啡的生产工艺很独特,在印尼的这些岛上有一种有袋类狸猫,这种狸猫喜欢吃咖啡树上的咖啡果,当地人狸猫的排泄物中挑出比较完整的而且还裹着果肉粘液的豆子,并将其加工成鲁瓦克咖啡豆。

这种咖啡豆通过动物胃中酵素的发酵具有一种独特的风味,有些人喜欢,也有些人排斥。

藤南川无奈的看着她:“早就经过无数道工艺了!”

伊百合黛眉皱了皱,不敢认同:“那也改变不了事实啊,总之这种从动物粪便中排泄出来的东西做成咖啡,我是绝对不会喝的!”

藤南川怪嗔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道:“你就喝你喜欢的,在这里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这就是我以后要过的生活?”伊百合梦呓般的抬眸看着他。

“对,以后你所拥有的东西都会是最好的!”藤南川蓝灰色的深眸里,投射出一抹执着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脸上,眼睛上。

伊百合娇媚的脸上顿时漾起一抹为难之色,犹豫的对他说道:“藤哥哥,你知道我在外独立生活了这么多年,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跟习惯,我怕我一下子适应不了这样的生活。”

藤南川斜斜勾了勾性感的唇,狭长的凤眸中辄出浅浅的笑痕,温和道:“我会给你时间慢慢适应,不要担心。”

虽然知道他不会逼迫她,可是伊百合仍旧不放心。

“藤哥哥,我毕竟是中国人,先不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上流社会生活过,就是东西方文化也有很大的差异,你现在要我适应英国上流社会的生活,还要我代表alizee去见藤家的那些长辈,在这之前,你能否请人专门来教我?我可不想到时候出丑。”伊百合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藤南川定定的看着她,眼中是认真的询问:“百合,如果你是心里真的想这么做,那么我绝对支持你。只是你从小就不喜欢豪门家族里那些循规蹈矩的清规戒律,我不想用这些来束缚你,如果你要委屈自己来适应现在的生活,那么大可不必,我说过会照顾好你,你只需要过得开开心心就好,其它的一切由我来应付,嗯?”

伊百合双手勾着他的脖颈,轻轻的笑道:“藤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你别忘了,我现在是alizee啊,代表着整个拉克希米家族,伊百合可以任性,可以为所欲为,但是alizee不行。如果我连最基本的西方礼仪跟规矩都不懂,就会让人怀疑我的身份了,你也不希望我这么快就被人识破吧?”

藤南川听完她这么说,眼里竟然涌现出一丝感动,不顾他们此刻是在餐厅里,周围还有这么多下人在场,他紧紧的拥住她:“百合,我一定不会辜负你!”

伊百合脸上划过一抹绯色,挣了挣,没有挣脱开,只能反搂住他。

藤南川就坐在她旁边,俊伟的身躯为了迁就她,而微微地俯下,精瘦的腰身在黑色衬衫的陪衬下,更显魅惑。

他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柔软的弧度,却只为她绽放。

接下来的日子,伊百合开始了正式、全面、系统地学习适应西方豪门贵族生活,有点类似古代要进宫的女子先要学习宫廷礼仪一般。

藤南川依着之前答应她的,请了专门的老师来教她。

老师是位英籍华人,姓韩,从香港移民来英国,有十多年来,接触西方上流社会已经三十多年,平时对上层社会的礼仪多有研习。

伊百合要学的内容包括:尽可能多的了解世界各国的奢侈品及其历史,穿衣打扮和化装。尤其要学习西方欧洲国家的历史跟奢侈品,以及中西方品味的不同与差距。

其实藤家一直有专门负责这些的人,化妆打扮等事宜根本不需女主人自己动手,再加上伊百合对这方面本来就有考究,看上去这一关并不难过。

但是作为一个上流社会的贵妇,只等着那些知名造型师帮她打造的成果,没有自己的想法里面,再精致的服饰化妆都显得生硬,何况中西方的审美也有差异,要一个中国人穿出欧洲人的品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一个真正有底蕴的豪门媳妇是一定具备鉴别能力的,知道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出席什么样的场合,该穿着怎样的服饰,做怎样的化妆打扮。

除了这些,对于谈吐、举止、礼仪、文学、艺术、修养等等都需要有所涉及。

好在她对于文学、艺术等方面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兼修过,而上流社会的谈吐、举止、礼仪等方面伊百合都是从小就已经学习过了,所以对于她而言,关键就在于重新温习,以及将中西方的不同地方着重学习,再灵活运用,只是这其中有些东西不能完全以言语来传授,只能意会,考验的是悟性。

伊百合很认真的在学,反正她现在也闲着无聊,这种系统的学习仿佛替她打开了另一扇门,充实了她的生活,让她对英国的上流社会渐渐有所了解。

一段时间过后,对于那些奢侈品牌伊百合已经能够如数家珍并有所延伸,对于各国名流的动向也有所涉猎。除了了解英国上流社会的礼仪等,她对各国的经济及顶尖财团的历史和现状也多了很多了解。

她不想做一个只会穿衣打扮的豪门少奶奶,藤南川是独子,也是家族的继承人,作为家族未来女主人的替身,以及一个集团的ceo,伊百合希望自己可以在英国的这段时间学习更多有用的知识,以后在藤南川打理生意的时候,她能提出自己的理性建议,而不是从此颓废地过寄生虫的生活。

先天的悟性加上后天的努力,伊百合的信心跟品味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她已和刚来英国的时候大不相同。

因为忙着学习和适应,藤南川偶尔去其他国家打理生意时,她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城堡里也不会觉得寂寞。

其实很多时候男女相处关键在心态上,越害怕失去,往往失去的越快。

感情就如自己手的沙子,握得越紧,流失得越快。尽管藤南川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世界各国打理生意,不能时常陪在她身边,但伊百合也不想草木皆兵的来盯着他。

一来她不是alizee,藤南川对她没有丈夫的责任跟义务;二来,就算他们之间现在还有情愫,恋人也要给对方一定的空间跟自由。

所以每次藤南川去各国出差,伊百合都不会过问的太多。

事实上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肯定是不缺女人,也会有不少的女人主动去勾引他。如果他自己不能做到自律,连抵挡外界诱惑的能力都没有,即使她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地盯着他,他也不会属于她。

转眼间,伊百合来英国已经有一个月多了,她也逐渐习惯了在藤家的豪门生活。

这几天天气很热,伊百合完成了既定的学习任务后,和韩老师一起坐在客厅里聊天。

“百合,你天资聪颖,悟性也很高,尤其是文学和艺术上,远远超过了你现在这个年纪该有的程度,这段时间你学得很辛苦?”

“韩老师过奖了,其实一点也不辛苦,我好像见识了另一个世界,我喜欢学习我所不知道的领域。”

韩美贞眼里流露出赞赏,笑着打趣她:“藤先生马上就要回来了吧?你们新婚燕尔就要分开,真是难为你了,想不想他?”

伊百合怔了怔,垂下眼去,佯装出羞涩的模样。

没想到韩老师会问得这么直接。不过想想藤南川已经出差一个星期了,她在英国一直承蒙他照顾,说不想他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要在外人面前承认,伊百合想着该用怎样的话语来表达一个新婚妻子对在外工作丈夫的思念。

毕竟她不是alizee,不知道她会怎样回答。而伊百合跟藤南川的相处关系,一向是在一起就开开心心的,不在一起也无所谓,她从来不会过分粘着一个男人。

她的这种心理,像韩老师这样的外人肯定是很难理解的。

幸好这时候佣人进来了,对伊百合恭敬的提醒道:“少奶奶,该做pa了!”

韩美贞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伊百合却笑着叫住了她:“韩老师,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个pa?”

韩美贞愣了愣,随即笑着点点头。

伊百合带着她来到西面三楼第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很大,虽然光线有点暗,布置得却很有特色,以浅金色为主,极为豪华。

里面放着不少美容的器具,已经有人在等候了,见伊百合带着韩美贞进来,笑着用英语向他们问好。

城堡里的佣人及其他职能的下人有将近上百个,平日各司其职,伊百合也不是全部都见过。

仍由她们替自己换上真丝睡袍,韩美贞由衷的说:“百合,想不到你这么会保养,我本来还计划着给你上的几堂美容课,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伊百合笑着回道:“女人一定要注重保养,也可以让自己的身心得到放松。”

每个女人骨子里都有爱美的因子,伊百合天生就有爱好服饰跟各种化妆品的嗜好,对美容里的一些瓶瓶罐罐产生浓厚的兴趣,不管是在英国还是国内,做pa一直是她定期保持的习惯。

伊百合对美容也有一套自己的理念,她现还年轻,所以很注意平时的清洁和保湿。

专业的美疗师先给她的皮肤做了一个测试,然后笑着告诉她:“少奶奶的皮肤很细腻,毛孔几乎看不见,而且很有弹性。”

旁边的韩美贞听到后,感叹道:“年轻就是好啊!不用怎么花精力保养依然美丽动人。”

“韩老师,我觉得女人任何年纪都有其特定的美丽:二十岁的时候可以青春逼人,三十岁的时候可以成熟知性,再往上可以雍容华贵,每个年龄段都可以光彩夺目。”

韩美贞闻言笑了起来:“百合,你真会说话,相信以后社交一定难不倒你。”

伊百合轻轻笑了起来。

一个人际关系游刃有余的人,一定懂得如何真诚地赞美别人,赞美人人都会,可是真诚与否取得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人一开口说话便形成了一种意识交流,别人能从语气和眼神感知,所以真诚对待别人远比耍心计手段来得高明,而且,一个真诚对待他人的人,必定是心胸宽广、热爱生活的人,而这样的人比勾心斗角的人有吸引力。

她刚到英国不久,还没有自己的人际交往圈,总不能什么事都依靠藤南川,毕竟他不是她的老公,就算她将来真的要嫁入豪门,也要学会多与身边的人沟通,而不是做一个养尊处优、不可一世的少奶奶,欠缺了与外界正常交往的能力。

美疗师先前给她做完皮肤测试,赞美完伊百合的皮肤好后,确定了她只需要做基础的清洁和保湿即可。

这跟伊百合国内的美疗师判断是一样的,只是同样都是美容,在国内做跟在这里也有很大的区别。

藤家的专业美疗师向伊百合介绍道:“少奶奶,这些原材料都是取自各个国家,绝对是纯天然的,不会对皮肤产生任何刺激,像这个熏衣草精油,就是直接从法国普罗旺斯空运过来的。”

伊百合当时听完后并不可置信:“那又怎么保证是纯天然的呢?”

美疗师自豪的跟她解释道:“藤家有自己的化妆品公司,从原材料的提炼到后的成品都有自己的设备,所以不必担心,这里用的东西都是最顶级的,纯天然无害的,跟外面的美容店比绝对不一样。”

一个女助手过来扶伊百合躺下,美疗师给她包上头,就听到旁边的韩美贞突然问道:“百合,对于美容,你有一些自己的见地跟心得吗?”

伊百合勾了勾唇角,笑容妩媚:“当然,其实美容不仅仅是美脸,内在的修养同样重要,如果韩老师喜欢的话,我建议你可以经常推拿按摩,疏通全身经络,这样可以放松心情,帮助睡眠,女人只要心情好了,睡眠质量上去了,皮肤想不好都难。经常做芳香pa可以排除体内毒素,增强皮肤的抵抗力。”

“是吗?那以后我倒是要经常试试!”韩美贞饶有兴趣的点点头。

女助手照旧给伊百合泡了一杯排毒养颜的花草茶,她喝了几口,味道并不好,却也不难喝,至少带着一股清自然的感觉,让人心旷神怡,即使不喝,闻着也让人觉得舒服。

伊百合配合地趴到卧榻上,美疗师轻轻褪下她的睡袍,露出光裸的美背,随后她闻到了一股清的味道,穿过大脑,让人瞬间就觉得神清气爽。

美疗师的手开始她背上移动,所到之处,顿时都觉得舒畅无比,似乎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伊百合满足地叹息一声。

室内慢慢响起轻松宁静的音乐,她渐渐沉入睡眠。

做pa不仅可以让人身心放松,美容养颜,还能有助于身体排出毒素,调理睡眠。

所以这些年伊百合一直对pa钟爱得紧,每个星期至少保持一两次。来到藤家,因为这里配有专业的美疗师,更方便她定期保养,伊百合几乎两三天就要做一次。

有时候刚下完课,她就会约上韩老师一起,渐渐的韩美贞也被她带上了瘾,经常跟她一起做pa,两个人因为有美容这个共同的话题,倒是很聊得来。

伊百合喜欢向美疗师探讨美容方面的知识,研究各种各样的护肤品,美疗师也有向她推荐适合她的护肤品。

不过伊百合轻易尝试的不多,因为担心她年纪还轻,尝试得太多,会适得其反。不过对于理论知识,她这段时间倒是学到了不少。

日子过得很快,一直以为自己在英国的生活会很难熬,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又度过了一段时间。

伊百合有些想念国内的生活跟朋友,就在这时候她的一个老朋友突然来到英国看望她。

这个人便是肥姐。

伊百合又惊又喜,立即让佣人准备好上等的客房,热情的招待了她。

“百合,你在英国的一切还顺利吗?”肥姐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

“还好吧,除了藤南川的妈妈不怎么喜欢我外,其它的一切都还好,不过他妈妈平常也不跟我们一起住,所以总得来说不错。”伊百合面色轻松的回答。

“藤南川对你好吗?”肥姐点点头又问。

伊百合毫不犹豫的答:“他很疼我,虽然经常会去别的国家出差,但是电话都不会少的,留在英国的时候会抽出大多数的时间陪我。”

肥姐欣慰的拍拍她的手,笑道:“这样就好啊,我本来还担心你嫁入藤家,来到英国这边住会不适应,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有藤南川照顾你,我也能放心的离开了。”

“哪是我嫁进藤家啊,我只是alizee的一个替身,等真正的alizee回来后,我就要把这一切都还给她。”伊百合听着她这话觉得别扭,立即纠正起来。

肥姐眼眸深深的看着她:“百合,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跟藤南川假戏真做,嫁入罗斯藤家族,做个真正的少奶奶?”

“假戏真做?怎么做?”伊百合显然对她这一说法,有些吃惊:“藤南川有老婆的,他的老婆是alizee,只是alizee暂时失踪了而已。”

“如果alizee永远都不回来了呢?”肥姐突然叹息一声,质疑的问。

伊百合惊怔住,顿时哑然了,对于肥姐的这个大胆的假设,她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伊百合有些尴尬的笑笑:“肥姐,你说笑了,alizee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呢?”

“我只是道出一个事实,也不排除会有这样的可能。”肥姐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眼神犀利的问:“如果alizee一直不回来,你会一直留在藤家吗?又或者就这样跟藤南川假戏真做,做了藤家少奶奶。”

伊百合愣了愣,随即坚定的摇摇头:“我不可能一辈子当另一个女人的替身的。”

她已经决定了,代替alizee度过藤家那些长辈们的一关,至少让她这段时间的努力不会白费了,向藤母证明她们伊家的女人可不是只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只会以色事人,她就会考虑向藤南川提议回国去。

肥姐凝视着她,认真道:“百合,虽然我很希望你跟我儿子在一起,不过作为朋友,我看得出来你这段时间在英国过得真的不错,藤南川是真心疼爱你的,女人这辈子难得遇到一个男人时时刻刻想着自己,其实你可以考虑取代alizee接受他!”

取代alizee?这个伊百合还真的没有想过,她没想到肥姐会这么说。

伊百合本以为肥姐一定会力挺自己儿子炎琨的,想不到她会帮藤南川说话。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在英国的这段日子确实挺开心的,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要真的把自己当成alizee,嫁给藤南川,做一个真正的藤家儿媳妇。

毕竟伊百合若是真的想嫁入豪门,她早就可以这么做了,不必这么麻烦,还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后还回到了原点。

如果可以选择,她其实并不想嫁入藤家这样的大家族,尤其还是西方的大家族。

她只想在国内找一个适合自己的男人,过平淡幸福的日子就可以了。

尽管这段时间在藤家的日子衣食无忧,可是大家族的各种规矩以及做豪门贵妇的各种条件,对她来说始终是一种束缚。

伊百合半开玩笑的问:“肥姐,你今天很奇怪耶,居然一直帮着藤南川说话,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

“不瞒你说,他还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没想到肥姐却是承认的点点头。

伊百合惊讶的看着她:“什么忙?”

“百合,我要离开了,这次是真的要彻底的离开了。”肥姐眼里流露出不舍,却也是无可奈何:“我答应过炎老爷子,在炎琨回来之前,都不会在国内出现,也不会让任何人查到我的底细跟身份,以免对炎琨的前途造成影响。”

“所以你要走,也不会留在法国吗?”伊百合怔了怔,有些意外的问。

肥姐点点头,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跟信心:“我已经变卖掉国内跟法国的所有资产,以后没有人会再会查出这世界上曾经有过齐爱这个人,炫舞夜总会的老鸨肥姐,也会从此消失。藤南川已经帮我换了另一种身份,让我去美国重新开始,我在美国那边有一份新职业,一直是我很想尝试的。”

伊百合了然的点点头,藤南川果然细心周到,连她的朋友都帮她安排妥当了,难怪肥姐会为他说话。

肥姐处理掉国内跟法国的资产,就是为了到美国去重新开始,这一改变,其实挺好的。

毕竟人都是要向前看的,肥姐总不能在炫舞夜总会里当一辈子老鸨。

何况她以前沦落风尘也是被逼无奈,后来之所以留在炫舞也是为了查找亲生儿子的下落。

如今炎琨已经找到了,炎老爷子又难得首肯,这对肥姐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她可以摆脱自己过去的阴影,翻开人生崭新的一页,将来等炎琨回来的时候,能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跟身份去面对她。

想到这里,伊百合还是挺感激藤南川的,同时也深深祝福肥姐。

“肥姐,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祝你一路顺风!”伊百合由衷的说。

肥姐笑着点点头:“谢谢!”

不过虽然这么说,伊百合还是舍不得肥姐这么快就走,难得她来英国特意看她一趟,她怎么说也要挽留她一段时间,再让她离开。

正巧过段时间,也是伊百合跟叶列娜约定的见藤家长辈们的日子,这段时间的努力成果就要得到见证了,她也需要朋友在身边为她打气。

肥姐答应伊百合,陪她一起度过这一关,等伊百合在藤家站稳了脚跟后,她再放心离开。

有肥姐作陪,伊百合经常拉着她出去逛街,肥姐顺便再替她挑一些适合已婚贵妇的着装,其实伊百合的衣服已经很多了,足足挂满了几个衣柜,首饰也也有满满好几盒。

肥姐说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要随时做好一切的准备,有个豪门贵妇的样子,这样才能配得上藤南川。

晚上,两个好朋友难得聚在一起,每晚都聊到很晚。

当清晨的第一米阳光射进卧房时,落地窗方缓缓拉开,伴随着那具有独特东方情调的精致套房,主人恬静绝美的容颜缓缓暴露在阳光下,借着那柔柔的暖阳,更加增添了几许妩媚风情。

伊百合纤细的身子深深的嵌进柔软的墨蓝色大床中,高雅的蚕丝被将其精致的面容映衬的一丝不苟、美轮美奂。

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一阵痒意弄醒,伊百合睁开惺忪的睡眼,是藤南川放大的俊脸。

“藤哥哥,你回来了?”伊百合清醒过来,立即搂住他的脖颈,惊喜的叫道。

藤南川笑着点点头,俊脸上带着同样见到她的兴奋,温柔的问:“睡得怎么样?”

伊百合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迷糊的说:“睡得好香,现在神清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