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14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4 字数:11044 阅读进度:215/634

炎琨如遭雷击,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手中的玫瑰花跌落满地,飘零的是花瓣,揉碎的是人心。

炎琨怔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伊百合,却又突然大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伊百合,你可真有本事啊,我要为你鼓掌,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是不是,你故意接近我引起我的注意,又让你的朋友混到我爸爸身边,扮情妇窃取资料,你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现在事情做完了,就干脆一脚把我踹开。伊百合啊伊百合,我可真是要为你鼓掌了。呵呵呵……”

“我没有让莎莎……”

伊百合想要解释,莎莎接近炎廷恩跟她无关的,可是炎琨已然不相信她了。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没有骗我的?我父亲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是你跟那个女人一起合谋要陷害我们炎家,包括那场火也是你自编自导自演的吧?”炎琨愤怒的伸出手,钳住她的下巴,目光阴邪又冷蛰。

“我没有……”伊百合挣开他,下意识的反驳。

“伊百合啊伊百合,现在看到我傻傻的爱上了你,你一定在偷偷笑吧?你当然要得意了,看一个傻瓜被自己玩弄在孤掌上一定很得意很高兴吧,呵呵呵呵,真是高兴啊,我给你鼓掌!哈哈哈哈……”

炎琨笑地张狂,绝望,一个劲地笑,一个劲地鼓掌,啪啪的掌声直敲到伊百合的心里。

“炎琨……”

“你告诉我……”炎琨突然冲上来一把抓住了伊百合,一直守在旁边的单冰亚刚要上前,却被伊百合的眼神止住脚步。

“单哥哥,让我跟他单独谈谈,好吗?”伊百合的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单冰亚见此场景,眼眸深邃,他点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炎琨两手一直抓住伊百合的肩膀,双眼充满红丝,直直盯准她的眼睛,好像想努力望到她的心里。

“告诉我……你究竟……究竟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啊?”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的问。

伊百合冷冽的答:“……没有……”

“不,可,能!”炎琨的瞳孔一阵收缩,惨白的面容,恍惚间,似乎又白了几分,“你敢说,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难道你对我的感情,全部都是假的?”

伊百合面色肃然,冷冷的盯着她,淡淡的说道:“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全部都是你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炎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企图从她眼中看到一丝说谎的痕迹,可惜没有,一点都没有,她是真的在欺骗他,根本就没有爱上他!

顿时,喉头像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梗住,心中的妒意与浓浓的悲哀,几乎将他击垮,他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心在淌血,狂怒地嘶吼。

炎琨不肯相信,他沉声吼道:“你在撒谎!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

伊百合直视他的眼睛,眸中露出一丝同情,“何必呢?如果你想听假话,我可以满足你!”

炎琨心头一震,面容惨淡下来,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真的很可笑。他的确是个傻子,为了一个从来不爱自己的女人,居然荒唐的萌生出娶她的念头,可笑的想要跟她一生一世。

初见她时,她的胆识跟魄力深深震撼了他,以后一次次的见面,她渐渐打入他的心房。他想方设法的得到她,可是他也知道,得到她,并非因为她对他心生爱意,只是男欢女爱、身体需要。

往后的相处,亲密的接触,都是他一再的强迫她,而每次回应他,她都是极为的隐忍跟不耐烦。

她经常消失,常常不待见他,就算她对他笑,那笑容也很假很勉强,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说明,她根本就没有对他产生丝毫的情愫,一切,都只是他自作多情。

可是不甘,愤怒,心痛种种负面情绪,涨满了整个心房快要炸开怎么办?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他是谁?情场上无往不利的炎琨大少爷。从来都是他不要女人,何时轮到女人来抛弃他?更何况是被人利用,从一开始接近他,他就被她玩弄!

现在她玩腻他了,就要将他一脚踢开,还在他准备向她求婚的情人节这天,当面说抛弃他?!

要他颜面何存?要他如何接受?要他怎么能够轻易放过她?!

伊百合定定的看着炎琨,他此时伤心欲绝的模样,让她的心,微微的刺痛。

但是她别无选择!这是她跟他爷爷达成的协议。

何况伊百合并不认为,她这样狠心的抛弃他,对他来说就一定是件坏事。

炎恶少嚣张跋扈这么多年,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唾手可得,在他的观念里,这世上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或许炎老爷子是对的,现在是时候让他尝尝苦头,受点挫折,经受人生风吹雨打的历练,否则他永远都会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少爷,永远不会变得成熟,更加不会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炎琨,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也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男朋友,请你以后不要来纠缠我,我跟你之间到此为止!”伊百合面容冷凝,凌厉的目光射向他。

她绝情的一句话,像是一把尖刀,直直的刺入炎琨的心中,他的心脏,像被千刀万剐后,扔进了万丈深渊……

炎琨的面容,渐渐扭曲,内心的痛苦煎熬,无望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住伊百合那张绝情的脸,死死的咬着牙,不让巨大的悲伤决堤。

她狠狠的伤害了他,心痛、愤怒,涨满了整个心房,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她抛弃。

“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炎琨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会像一个女人卑微地乞求爱情,他笑着笑着,眼睛充满了血丝,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红色,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眼前这个无情的女人。

突然间他一把抱过伊百合,猛烈的吻上她冰冷的唇,舌尖轻轻添噬着。

他吻得好用力,疯狂在她的口中肆虐,舌尖缠绕,仿佛要夺走她的一切,带著压抑的愤怒,恨不得要将她揉碎了,嚼进肚子里。

“呜……”

伊百合的唇角被他咬破,她拼命的想要推开他,却挣脱不开。

炎琨双目变得赤红,嘴角泛起自嘲的笑容。

伊百合,你居然能让我如此心痛,那我也要拉你在这痛苦的泥沼深陷,一同感受我的煎熬,你休想,抽身事外。

教堂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寒风,身体越发的冷,而炎琨的唇却愈发的滚烫炽热,让每一个吻落下时,都犹如烙印一般。

伊百合的身体,微微发颤。分不清,到底是炽热多一点,还是寒冷多一点。

良久一吻结束。

伊百合吃痛的皱眉,血,顺着她的唇瓣滑下,开出绚烂的血花。

炎琨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伊百合的脸颊,手指抹去她唇上的血渍,放入自己的嘴里品尝。

“呵呵,味道不错,伊百合你的血味道真是不错呢,不过我还没尝够,怎么办呢?哈哈哈哈……”

炎琨大笑着,声音颤动,眸中满是痛楚,眼眶泛着红雾。

是劫数,是痛苦的根源,是甜密的负担,是灵魂深处,发出的渴望,深究不了。

也许,从第一眼开始,他就已经深陷其中,直到无法自拨。

伊百合用力的推拒他,“放开我!炎琨,我跟你之间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你以为我会这样放过你吗?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炎琨脸色僵硬,低头凝视她的眼眸,眼里掠过一抹决然的恨意。

伊百合只是淡然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生不如死是吗?好啊,我等着,我等你来报复我!”

炎琨惊怔,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

他双手握拳,胸口起起伏伏,不断的吸气吐气,半晌,反常的收敛起浑身的戾气,桀骜的问:“伊百合,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是不是一定要离开我?”

伊百合甩开了他的手,冷漠回望:“炎琨,如果你还想在我心里保留最后一丝好印象的话,就像个男人一样的放手,不要再跟我纠缠不清!”

炎琨浑身震颤,听着她绝情的话语,他的心,如同刀绞。

全身的感觉,只刺下胸中的堵寨,那种锥心之痛,无法宣泄的悲伤,渐渐的压抑成无声的悲鸣……

“伊百合,你给我听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炎琨发誓,这辈子,一定会让你尝到背叛我的代价!”如魔咒般的声音破空而出,像是来自地域炼火中阴冷的死神。

妒火如毒蛇般咬噬著他的心。

他最爱的女人抛弃他了!

他的心,真的好痛。

犹如胸口裂开了一道口子,溢出了猩红的鲜血。

唯有化这悲愤为恨意,才能让他的心好受一点。

伊百合看着炎琨受伤的表情,眸中寒光潋滟,终是一句也没说,漠然转身,携手单冰亚转身离去。

她的背影,带着决然和无情。

“妞儿……”

炎琨惊慌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然而,指间只有冷洌的空气划过,他整个身子,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微微的躬下身去。

他轻轻的闭上眼睛,任心痛而涌出眼眶的泪水,冻结成冰,灼痛自己每一根神经……

蓦地,他大笑起来,冷冷的笑声,在寂静的教堂里,听上去格外孤冷让人心颤。

为什么会有这样悲伤的心情,她不好,并不该让他喜欢的,他该喜欢的,是有着和煦的笑容,像是太阳一样温暖其他人的女子。

像伊百合这样,不温柔,不体贴又冷漠无情,攻于心计的女人,不该这样牵动他的心的。可是为什么,眼角怎么会有冰冷的液体流了下来,好象从前他从不曾这样痛苦绝望过!

远处传来车门被关上的撞击声,炎琨似有感觉的抬起头来。

只见单冰亚已经将伊百合放入车中,副驾驶的座位上,一把关上了车门。

炎琨恼怒的握紧了拳头,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他一把将伊百合从车子里扯了下来,顺带把她握着单冰亚的手,也拨了下来。

伊百合感到脚下有些腾空,不禁惊呼一声,转过头,不解的瞪着他愤怒道:“你还想干什么?放开我!”

炎琨面容青白,眸中泛起阴森凛洌之色,发出一声暴吼:“跟我走。”

单冰亚只身挡在了伊百合的面前,警告的口吻说道:“炎琨,请你放尊重一点,百合是我的女人,你最好不要再打她的主意!”

“单冰亚,你有什么资格拥有她?”炎琨黑眸狠眯,眼中一片阴蛰,他转头望向伊百合,强自镇定:“百合,是不是他威胁你离开我的?这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

他还想上前,夺走伊百合,伊百合却拧紧眉心,冷冷的甩了他一个耳光,“炎琨,你清醒一点,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面对现实?我跟你之间已经结束了,我们完了!”

炎琨惊怔,心,猛烈的抽搐了起来……

他双手紧紧的握拳,狠咬牙关,眸中一闪而过的痛苦让他几乎窒息。

伊百合面无表情的看了他最后一眼,拉开了轿车的门,重新坐回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吩咐单冰亚开车。

车子发动,炎琨眼睁睁的看着她,决然的离他而去。

他气得浑身发抖。

从未有过的羞耻,盈满了他的心头。

他剧烈的咳嗽,脸色发白。

“伊百合,游戏还没有结束……呵呵呵呵……”

伊百合坐在单冰亚的车子上,望着身后不断倒退的教堂。

那个蹲在地上的受伤身影,离她越来越远。

伊百合心里感到有些愧疚,可却并不认为这样做错了。

炎琨前半辈子太过顺境,从现在开始,他也该经历人生的挫折。

这个情伤是她带给他的,或许他会嫉恨她一辈子。

但是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成长、变成真正强大的成熟男人。

有生之年,他跟他的亲生母亲,才有机会相认。

他会报复她吗?

她不知道……

只是现在,无论如何,她是不可能接受他的。

伊百合最后望了远处那抹孤寂的身影一眼,放下窗帘,垂眸掩下眼中的迷茫,轻轻的叹了口气,也不知,这叹息从何而来。

炎琨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轿车离去的方向,忽然笑了。

只是那笑容,那般的惨淡,那般痛苦,疼痛如湘水般蔓延开来,彷佛,那水中窜出千万奈毒蛇,在心内乱窜。

她的绝然如刃闪着寒光,剜着心肺,灼伤人肠……她走了。

就这样抛弃了他,选择了别的男人。

说不恨她是假的,但恨多半是来源于爱。

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就算经过这件事,所有人把他当成笑柄,他也不在乎。他要的一直是她的心,只是她从来没给过他。

他有预感他们还会见面,他不会让任何男人得到她的,更加不会让她跟任何男人幸福的在一起。

他一定要报复,报复她这样残酷无情的抛弃了他。

既然不能幸福的在一起,那就陪他一起痛苦的下地狱吧。

他们谁都跑不掉,谁也别想幸福。

伊百合回到家里,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面前漆黑的夜色,径自从口袋中的女式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

她深吸了一口,在这吞云吐雾中,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噩梦。

梦境并不是十分的清晰,只是一些零散的片段,然而贯穿整个梦境的却都是大片大片的红色,像是一望无际的血海,又像是被熊熊大火烧红了的天空。

伊百合从噩梦中醒来,满身都是湿滑的冷汗,她记不清之前究竟梦到什么,眼前只是一片血红。而她的心跳声,却是那样的仓促有力,每一下都仿佛要弹出胸腔,痛得她几乎窒息。

哎,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炎琨憎恨的眼神,伤心失望的表情,他眼里弥漫的血雾跟她梦境里的血红色是一样的。

伊百合总是反反复复的梦到炎琨盯着她猩红的眼眸……

他手里拿着玫瑰花,花掉落在地,他疯狂地笑,疯狂地吻自己,然后发誓要报复她,这一幕幕……始终在伊百合心底挥散不去。

她回到家之后,就开始坐立不安,入夜后好不容易喝了点酒睡着了,又做噩梦惊醒了过来。

唯有香烟,能够麻痹自己,帮她打发这难熬的凌晨时分。

“怎么了,还不睡?”熟悉的低沉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响起。

“睡不着,刚做了个噩梦。”伊百合换了口气,将香烟掐灭,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是什么样的噩梦?”单冰亚的身子从后面笼罩过来,修长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的腰,有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说给我听听。”

伊百合诧异的转头,没有开灯,室内的光线很暗,根本看不清他有什么表情。

她目光从他模糊如剪影般的轮廓上扫过,伊百合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记不清了。”

单冰亚并没有再追问,只是更加的抱紧了她,一双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游走,连绵细碎的吻也紧接着侵袭而来。

伊百合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片刻之后却放松了身体,任由单冰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烙印。

他熟悉她的身子,了解她身体的每一处敏感,总是能轻易的唤醒她内心的渴望。

可是这一次,单冰亚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只是轻轻的抱住她,低低的说:“我知道你累了,睡吧。”

然而伊百合却睡不着,望着黑沉的夜色,迟迟没有移步,再上床睡觉。

“百合,你还好吗?”单冰亚看着她此时的模样,眉头不由的皱起。

伊百合此时的脸色真的很不好,惨白的透明。

“我没事!”她漠然的摇头,突然转过头去,眉色纠结的望着他:“单哥哥,对不起,我今天……”

“百合……我们,在一起吧。”

单冰亚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没有一丝一毫的重量,却又一字一句清晰得不见分毫杂质地传入了伊百合的耳中。

伊百合的心忽的一紧,睁大眸子,满是惊疑的望着他。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她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很狼狈,尤其是得罪了炎琨,后果未必是她能承担的起的,可是她不需要他施舍,尤其是感情。

“百合,跟我在一起,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单冰亚自是明白她的心思,他紧紧的拥着她,给她以温暖。

伊百合闭上眼睛,背后贴着的是那样熟悉的温度,可是一颗心却仍像浸了冰块似的透着寒意,她睡不着,一动不动,只是悄悄握紧了拳头。

心突然好痛、绞着难受,痛到不能自己。

这些年每每夜深人静的醒来,想到一些揪心的事,她的身体总会本能的做出反应。

是老毛病了,伊百合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

单冰亚也感觉到伊百合的身形在颤抖,他连忙抱紧她,急声问:“你怎么了?”

伊百合的脸色苍白,她紧咬着下唇,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眸子里挣扎着痛苦,额间甚至有细汗渗出。

单冰亚紧紧将她抱住,急切地将她翻过来查看,却见她身形都有些抽搐,便忙抬起她的头,低声喝道:“百合,看着我,深吸气。”

伊百合只不过是一时陷入梦靥之中,仿佛看见炎琨痛苦的眼里弥漫的血色,他紧紧的掐住她的喉咙,高喊着要报复她,几乎让她窒息。此时听到单冰亚低喝声,自己也拼命摇了摇头,努力甩掉之前的记忆,于是顺着他的命令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几次吸纳下来,伊百合的脸色逐渐恢复,身子也不再那么僵硬了。

单冰亚心疼地看着她,将她轻轻环住,小心翼翼地护在怀中。

伊百合眯眸靠在他胸膛前,低低地喃道:“单哥哥,如果我明天就要死了,我现在该怎么办?”

单冰亚身子一僵,他呼吸仿佛凝滞了那么一刻,然后将她猛地抱住,抱得很用力,抱得她胳膊发疼。

伊百合无力地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在他的怀里轻轻地打了一个寒颤。

单冰亚紧紧地抱住她,闭上眸子,将脸埋到她的颈项间吸取着她身上的味道,低声喃喃地说:“你不要胡说,你活得好好的,怎么会死?”

伊百合虚弱地苦笑了下,“可是,人都是要死的……”何况炎琨也不可能会放过她。

单冰亚的心在一点点被揪紧,仿佛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向他靠近。

他猛地摇了摇头甩掉那些不知名的恐惧,然后紧紧拥着她,坚定地,仿佛告诉她,也仿佛告诉自己:“百合,你会没事的,有我在你身边,炎琨他休想伤害你!”

伊百合挣扎着抬起头,却看到单冰亚一向坚定冷酷的眸子里闪过的那丝慌乱。

她笑了,她的单哥哥果然还是在乎她的,即便她之前利用了他,去打击炎琨,他也没说什么。

“单哥哥,你送我出国吧,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想去法国找藤哥哥,顺便散散心。”伊百合深吸一口气,喃喃道。

“我会送你出国的,为了避免炎琨对你不利,你继续留在这里会很危险,我会安排人贴身保护你。”单冰亚慎重的说,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虽然以他的势力,并不怕炎琨,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炎琨那个人发起疯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伊百合今天敢如此得罪他,他必定不可能善罢甘休,他还是尽早将她送去国外,暂时由藤南川照料着,放心些。

伊百合点点头,调整心情,闭上了双眼。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单冰亚将伊百合抱到床上躺下。

他自己则在床沿坐了下来,沉默地凝视着她的容颜,心却飘得很远。

窗户没有全部关上,宁静的月色透过云层再次面向人间,在这个无眠的夜晚透露着心事,它用自己从太阳身上得来的光反馈在大地上,让幽幽的银芒如水银泻了一地。

单冰亚靠坐在那里,不时地低头看看床上的人儿,依旧深冷。

蹉跎了这么多年,已经够了。这个让他刻骨铭心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跟她已经错过了太久,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过她了。

单冰亚就这样静静凝望了伊百合很久,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指抚上了她微微有些蹙着的眉心。伊百合动了一动,可是却并没有醒,眉头还好像有些舒展开来。单冰亚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淡淡的微笑,索性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伊百合低低的呢哝了一句,丢开抱枕,搂紧他的腰,依然睡的很深沉。

一室静溢……

单冰亚静静的拥着伊百合,天地之间,好像就只剩下他们两人,而纷繁俗世也再不能打扰他们。

第二天,阳光暖暖地照在柔软的床铺上,阳光太过刺眼,伊百合才刚睁开来就马上眯上,慢慢地适应了之后她才睁开眼来,下床,来到落地窗前,懒懒的伸了个懒腰。

看着外面阳光正好,伊百合忍不住也想出去走走透透气。又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她决定现在就下楼,趁着没人,花园里也清净些。

清新的空气中带着泥土特有的气味,一株红色的木芙蓉正开的热烈。湛蓝的天空,芬芳的空气,满目五彩缤纷的花朵。

站在木芙蓉前方的那个男人,清晨的阳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圈淡金色的光芒,衬着满树火红的芙蓉花,这画面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伊百合有些恍惚的看着他,从这个方向望过去,能看见他高挺的鼻子和坚毅的下巴,映着晨光的侧脸看上去极是俊美。

微风扬起他的黑发,随风飘落的花瓣落在他的肩头,修长的手指捏住那片柔弱的花瓣,他慢慢的转过头来——

今天的单冰亚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修长的指正勾在宝石蓝领带的结上,白色衬衫黑色西装长裤显得他原本就高挑的身材愈加高峻,眉目酷寒,眼微微地眯着在看她。

“你起来了?”

伊百合收回了有些恍惚的心神,淡淡的回答:“嗯。”

一问一答都那么随意又自然,仿佛他一直在等着她,而她会来也是因为要赴他之约。

这样的两个人,有时候离得那么近却又感觉那么陌生,可有时候在某些方面又是那么的契合,就算是随意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彼此都能心领神会。

伊百合的心中有些微的混乱,她从来都看不懂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某些时候却又觉得自己非常的了解他。

就只是片刻的恍惚,单冰亚已经走到了身边,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穿的那么少?”语气中有着一丝责怪的意味。

伊百合怔怔的还未回答,就已经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熟悉的男性气息环绕着她,让伊百合不自觉的想起了昨天晚上,单冰亚对她说过的话。

他说,他会保护她,要她跟他在一起。

她很想追问清楚,可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

或许,他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要哄哄她的吧,毕竟那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办法,所以才会说那样的一句话。

炎琨说要报复她的话,历历在目,何况炎恶少一向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她还是应该多花点精力,想着怎样应付炎琨接下来可能会做的事。

突然,单冰亚伸过手去捋了捋她垂在脸颊边的长发,俯在她的耳边道:“不要担心,炎琨的事情交给我。”

伊百合没想到他能看穿她的心事,惊讶的抬眸看着他。

他也在看她,英挺的脸面向阳光,在光线的投射下依旧俊朗得无懈可击,单冰亚的目光深邃似海,炯炯地凝视着她。

“昨天的话,是真的。”

好像早就已经探知了她的想法,他连续两句话都说到了她心中最里面的那一层。他明白她的不知所措无从依归,他明白她对他昨夜的话心存疑虑,他明白她心里每一个最细微的想法。就像伊百合对炎琨说的那样,他们已经认识了二十年!彼此相互了解,无人能及!

“单哥哥……”伊百合抿着唇,欲言又止。

“你很讨厌我?”单冰亚微微挑眉。

“没有……”伊百合摇摇头,目光坦然的迎上他的:“你不需要担心我的,虽然我拒绝了炎琨,以他的个性一定会报复我,但是我也是早有准备的。我自有应对之策,昨天谢谢你站在我这边,但是你不需要担心我,才跟我在一起。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你以为我是担心你,才说要跟你在一起?”单冰亚居高临下地眯着眼睛看她,冷冷地笑了笑:“百合,我已经不止一次跟你求过婚,如果不是我想要的,就算是全世界逼迫我我也不会要!”

他的言下之意是,她是他想要的人,所以他才一再的提出,要跟她在一起?不是因为担心她,也不是因为要帮助她,而是因为喜欢她?

“百合,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在一起试试呢?人这一生中能找到自己心爱的另一半不容易,我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已经错过了你一次,如今让我再次遇见了你,我知道、也清楚你就是我想要一起走完这一生的人,在遇见你之前我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遇见你之后我才发现我无法勉强自己顺应生活而将就,所以我选择跟藤子婷离婚,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或许是单冰亚这辈子说过的最长,最煽情的一段话,他低头亲吻她的发际,语气轻柔而深情。

空气中积蓄着压抑的沉默,看着仍是无动于衷的伊百合,单冰亚只觉得胸口中已经消失了很久的闷痛又重新占据了他的身体,发热的身体却抵不过心中的凉意。

他缓缓地放开了伊百合,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好,我不逼你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那么,再见,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不是炎琨,他太了解伊百合的个性,如果逼得她太紧,她就会像当年一样,情愿选择嫁给乔翊升,也不会接受他了。

所以他决定放手一搏,转身准备离开伊家花园——

“喂,单哥哥!你昨天才给我戴上戒指,不会这么快就反悔了吧?”伊百合朝他的背影问道,轻轻地笑了起来,眼角微微上挑。

单冰亚身形顿住,她的话好像在某一瞬间进入了他的血管,一下又一下地推动冲击着他的血液,冲得他全身的血液快速地流动着,撞击着心脏。

他迅速回过头,重新来到伊百合的面前。

背后的阳光在他身上圈出了一个圈,明媚地在他身上跳跃着。

下一秒,伊百合就被拉进了那灼热的怀抱,单冰亚把她箍得紧紧的,紧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百合,谢谢你!”

他冰封的心霎时间像是被灌注了温泉,暖洋洋的,紧绷了许久的心情舒展了开来,如冬去春来,万物复苏。

两人在伊家一起用完早餐后,单冰亚将伊百合带上了车。

伊百合在车里小眯了一会,醒了后才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来市区?我以为是回单宅。”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回家了?”单冰亚微微的笑了起来,漆黑的眸子溢满了笑意。

“谁说的?”伊百合嗔了他一眼,问道:“你来市区干什么?”

单冰亚淡淡的答:“我要去公司一趟,今天上午有董事会要召开!”

“这样啊。”伊百合想了想,有些迟疑的说:“那你待会让司机在伊氏门口停下,我也顺便去公司看看。”

前面正好碰到红灯,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单冰亚转头来问她:“你去伊氏有什么急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你既然要去公司开董事会,我也顺便去公司看看。”伊百合转头望着单冰亚,轻轻的说:“毕竟,我在场不太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单冰亚笑了起来,柔和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伸手帮她撩起散乱的发丝,低声说:“傻丫头,以后你就是单夫人了,难道还没有资格出席单氏的董事会吗?难道到现在我还不相信你,担心你还会出卖我?”

“那可不一定,”伊百合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说不定我就是隐藏在你身边的奸细呢。”

单冰亚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嘴角却噙着一抹幽深的笑意:“那你是吗?”

“你猜呢?”伊百合眨了眨眼睛,有些似笑非笑的说:“要不要猜猜看我是不是奸细?”

前面的信号灯已经由红变绿,司机重新发动了车子,单冰亚眯着眼,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车子再次停下时,才淡淡的说:“就算你是,可我相信到了最后,你还是会在我的身边。”

伊百合微微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嘴角抿出一个嘲弄的笑容:“还真是自信啊!你怎么就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不会背叛你?”

“我当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不背叛,而且我也知道有很多人都恨不得我死,但是我有信心你不会是那些人其中的一个。”单冰亚微勾了唇角,漆黑的眸子中闪着一点动人的星芒:“因为——你是爱我的不是吗?”

伊百合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他,眸色清亮的眼睛中,仿佛荧光流转,过了片刻,她才淡淡一笑说:“单哥哥,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如此相信爱的人。”

“是啊。”单冰亚幽深的眼眸中滑过无法捉摸的光芒,“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伊百合定定的看着他,低低的问:“你以后会为了今天这样的想法——后悔吗?”

单冰亚静静的看着她,眉宇间浮动着温暖的爱意,片刻后,他才慢慢的开口:“以后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后悔,但是……”

他将目光停留在伊百合的脸上,仿佛看的十分仔细,微顿了一下,才又一字一句的说:“此刻,我甘之如饴。”

就在此时,伊百合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一听,是洛天痕打来的:“不好了伊总,公司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