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209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4 字数:10956 阅读进度:210/634

炎琨面色未变,看着伊百合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执着:“我不管她曾经是谁的女人,我只知道她现在是我爱的女人,将来也只会是我的女人。”

“是吗?那如果她离过婚呢?一个离过婚的弃妇,你也爱?”炎老爷子冷笑,双手的拄着手杖,他就不信他给孙子安排的将门千金还比不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离婚?”炎琨面色一怔,神情止不住的诧异。

伊百合离过婚?也就是说她曾经结过婚?可是他却从来不知道。

不关是因为她现在的年纪还很轻,不像是曾经结过婚的样子,他也曾经派人调查过她,资料里并未提及她曾经有过婚姻。

难道是他调查的不够详尽,还是有人刻意隐瞒了什么?

“没错,她离过婚,她的前夫就是刚归国不久的乔氏集团首席乔翊升。”炎老爷子坚定的语气,肯定了炎琨的想法。

气氛再一次冷凝了起来,连佣人们都在窃窃私语。

似乎谁也没有想到伊百合曾经结过婚?

事实上,伊百合跟乔翊升那维持了只有一年的短暂婚姻,本就不被上流社会看好,再加上之后出了那些艳照的绯闻,伊百合遭千夫所指,被上流社会扫地出门。

这件事本来就是一则负面新闻,三个恶魔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帮她屏蔽了此事,而乔翊升成功后,关于他的负面消息也一律封杀,人们只记得他身边有一个名模情妇,两人出双入对,羡煞旁人,早忘记了他曾经有个明媒正娶的妻子,还跟前妻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

因此一般人想要调查出伊百合的那段过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炎琨自然是没有查出来,可是炎老爷子绝非一般人,他查出了伊百合的底,并不稀奇。

此时炎老爷子看炎琨的反应,就料定了他必然是不知道,心中暗自得意,他果然是抓住了伊百合的把柄。

没有哪个男人肯轻易接手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尽管伊百合跟乔翊升的婚姻只维系了短暂的一年,但她毕竟曾经做过乔太太。

而炎大少爷,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身边美女如云,不计其数,就算不娶那个上官家的小姐,他也还有很多的选择,没必要将就一个结过婚又离异的女人,这对他大少爷来说,无疑是自降了身价。

“琨子,你好好考虑清楚,爷爷也不是逼你什么,只是哪些女人合适做我们炎家的孙媳妇,哪些女人根本没这个资格,你自己心里得有个谱!”炎老爷子冷冽的语气,不紧不慢的说道,这话语中饱含了对伊百合的讽刺。

他其实也不是接受不了伊百合做他的孙媳妇,如果这闺女没结过婚的话,既然他孙子喜欢,他也不会反对。反正伊家也是名门望族,伊百合自己也是企业家,他倒是不嫌弃她的出身配不上他们炎家。

可是老人家难免思想封建守旧,再加上流社会不成文的规定,对豪门弃妇都是蔑然处之,何况伊百合的前夫还是乔翊升,他并不希望孙子吃了个亏娶个二婚女人,还得罪了乔氏总裁。

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他们炎家为了她跟乔翊升翻脸。

“爷爷,不用考虑了。”炎琨眸光聚焦在伊百合的身上,声音一如既往的坚持:“我爱她,不管她的前夫是谁,我都要定了她!”

他虽然不知道伊百合当初为什么会嫁给乔翊升,后来又为何会跟他离婚,但这都是她的过去。

谁没有过去?

他以前也有很多女人,也曾风流过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过去并不是清白干净的。如果伊百合离过婚,他就要嫌弃她,那她一样也可以嫌弃他的过去。

作为男人,听到她曾经有过老公,炎琨承认自己心里还是有波澜的。他爱她,所以介意她曾经有过别的男人,但这一点绝不构成他放弃她的理由。

如果一定要怪,只能怪老天爷,为何不让他们早一点相遇。

如果他早一点遇到伊百合,一定不会跟其它女人乱来,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个性,他会懂得节制,为了心爱的女人学会低调处事。

当然,更不可能让伊百合嫁给乔翊升,如果他早一点遇到她,一切的结果都会不一样。

但是那只是如果,这世界上有些事就是已经注定了没有如果。

老天爷安排他炎琨在伊百合跟乔翊升离婚后才相遇,既然他没有参与她的过去,就没有资格置喙。

他爱的是现在的她,想要的是将来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她的过去他可以了解,但绝不是嫌弃她的借口。

反而在炎琨看来,如果伊百合不离婚,他今天就没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他倒是庆幸她已经离婚了。

“你……”炎老爷子没有想到炎琨会这么说,一时间被气得不轻,怒气横生的眸子不满的瞪向伊百合。

伊百合悠然的抬眉,不卑不亢的望入老爷子的眸里。

其实今天若非炎老爷子刻意提醒,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曾经还结过婚,她跟乔路人还有过一段短暂的夫妻关系。

她没有告诉炎琨,不是她想刻意隐瞒,只是她认为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

何况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很多事情现在都变得不一样了,也有很多人曾经以为自己会记住一辈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跟观念的改变,也已经渐渐的淡忘,记不清楚了。

伊百合没想到炎老爷子还会拿她跟乔路人几年前的一段婚姻来做文章。

不过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炎琨知道这件事后,不但没有像炎老爷子以为的那样责怪她、质疑她,反而并不介意的表明态度,这让伊百合多少有些意外。

她以为以炎琨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她曾经嫁过人,有一个前夫的。

炎琨微微倾身,有意阻挡了炎老爷子怒瞪伊百合的视线,声音不自觉的低沉了几分:“爷爷,如果您今天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派人先送您回去,得罪您的地方,孙子改天再亲自登门谢罪!”

炎老爷子脸色一变,气得浑身颤抖,沉声喝斥:“你个臭小子,有了媳妇就不听爷爷的话了,好,你不听爷爷的话,非要这个女人,将来吃亏的时候,别怪爷爷没有提醒过你。”

炎老爷子气愤的转身离去,佣人们纷纷跟上。

炎琨并没有追,他不甚在意的躺在伊百合的身边,大掌搂着她的纤腰。

伊百合下意识的想要离开,刚才炎老爷子对她的敌意她看在眼里,既然人家看不上她,她又不想嫁进炎家,何必再在这里待着呢。

伊百合站起身要走,却被人用力地扯了回去,熟悉的唇随即印上,控得她根本没有逃跑的余地。

“炎琨,你……”炎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只一个劲的深吻狼啃。

一吻既罢,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伊百合抬头望着他,劝道:“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得罪你的爷爷。”

“什么都不必再说了,我说过我只要你。”炎琨眸子依然聚焦在她的身上,握住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稍稍用力地握了握。

伊百合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有些话,她还是不得不说:“炎琨,我跟乔翊升……”

她的话刚说到这里,却被炎琨再次以吻封住了唇。

他吻得深,手按着她的后颈紧紧相逼,前所未有的热切让伊百合顷刻间手足无措,身子虚软无力,随着炎琨逐渐深切的攻势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几乎瘫软在他的怀里。

两人之间的温度节节攀升,犹如投身火海,每过一秒皆热切一分。

炎琨不给她任何喘气的机会,将伊百合推倒在床上,轻松地扯掉她的长裙。

好不容易从热吻中逃脱开来,伊百合气喘吁吁,“我和乔翊升……”

她准备向他坦言她跟乔翊升之间的关系,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炎琨固定住了下巴,再次吻住。

越来越火热的吻与亲昵的触碰,终于让伊百合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情绪也被他所感染,渐渐带入一个迷失的世界。

炎琨的大掌在她姣好的身躯上游移着,所到之处带起一片片火焰。

伊百合揽着他的脖颈轻呤出声,却也因此勾起了炎琨内心更深沉的渴求。

他坚硬温厚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微凉娇媚的身子,不一样的体温使亲密的贴合得她浑身一颤,唯有紧紧地攀住他的肩膀。

灯光迷乱的卧室里,浑身赤果的男人紧压着一个漂亮妩媚的女人,两人在激烈缠绵。

只见伊百合双手被绳子绑在床头的两根柱子上,身体却被炎琨掠夺。

天啊……

伊百合含着自己的发丝,在心里叫苦连天。

这炎恶少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自从得知她结过婚后,只要她一提到乔翊升,他就开始吻她,不让她说。

而炎老爷子刚走,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跟他解释清楚,他竟然就拉着她在床上做了起来。

像是一种惩罚,更像是一种宣泄的占有,一做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妞儿,我要你……要你……你是我的!”炎琨俯下身来在她身上亲了一会,垂着脑袋贴着她的耳边说。

伊百合的脚踝上是他当初给扣上的铂金环,此时在灯光的照耀下银亮亮的,显示着他对这具身体的所有权。

其实绑住她的双手并不是为了增添闺房的情趣,而是怕他们做的太激烈又触碰到她的伤口。但是如此一来算是无心插柳,看着伊百合这副任人宰割的样儿,让炎琨只觉得血液沸腾,浑身上下的干劲儿都提起来了,要得他更加的愉悦。

“炎琨……琨……”伊百合原本的意识被他所取代,所有的话吐出嘴边,都变成了呼喊他的名字,由最初的申吟变成嘶哑的破音。

炎琨要得她很凶猛,伊百合几乎招架不住。

完事儿之后,两人累的各自倒在一边的床上喘气。气喘顺了就又都偏过头来望着对方,而后心照不宣的露出一笑,伸手相拥在一起。

“你这个小妖精,还是这么骚啊,没有男人你要怎么活?”

搂着怀里的女人,炎琨帮她揉了揉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痕迹,嘴上犯贱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心里其实在暗爽。

“我又不是没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可不像你,反正有一大堆的女人排着队等你。”

翻了个白眼,伊百合懒得理他,自己转过身去闭目养神。

这话她说的很平静,没有酸味儿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因为伊百合知道,像炎琨这样的男人身边不可能少得了莺莺燕燕的各种女人。

习惯了就好,其实她对他也并非专一,男欢女爱不就是那么回事?何必较真呢。

“哟,不容易啊,你竟然吃醋了?”听她这么说,炎琨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下子就提起了精神,扭着她的下巴将伊百合的脸再度扳了过来。

他本以为伊百合这辈子都不会吃他的醋了,没想到今天爷爷突然驾到,强逼着他去跟那个什么将门之后的上官小姐相亲,竟然打翻了这小妮子的醋坛子。

其实炎琨心里挺开心的,因为伊百合终于开始在意他了。

“我没有,我不会吃你的醋的。真的炎琨,你在外边随便玩,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吃醋。无论你跟哪个女人在一起,我都是不会介意的。”伊百合望着他的眼,极为冷静的说。

炎琨脸上的笑容倏地敛去,目光一变,一簇无名火刷的窜起:“伊百合!”

“怎么了?”伊百合淡淡的挑眉。

“你真是这样想的,无论我娶谁,跟谁在一起,对你来说都没关系,你都不介意吗?”炎琨幽怨的问,声音不自觉的上扬了几分。

伊百合耸耸肩,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对啊!”

她不在意的态度,无疑重重的伤了炎琨的心,怒气直冲上他的脑部,手紧紧的攥成拳头,他在竭力的压制自己的怒气。

“好,伊百合,你有种!”炎琨大力的擒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齿的说。

伊百合吃痛的皱眉,努力的挣脱他的桎梏:“炎琨,你干嘛,放开我,好痛耶!”

“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怎么还怕痛?想不到你这么识大体啊,嘿嘿,那我还真该开心。”

炎琨眯着眼睛横了她一眼,忽然冷笑了一声,随即翻了个身将伊百合压在了身下。

“你说我该怎样‘奖励’你呢?”他掐住了她的下巴,一点一点的用力,眸子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炎琨,你……”

瞬间,以吻封缄。

这一夜的惩罚,已经无可避免!

第二天中午,伊百合醒来时,卧房里除了她,早已没有了其它人。

这倒让她意外不小,前几天每天早上醒来,炎恶少都是陪着她躺在她身边的。可是今天一觉醒来,竟然没了他的影子。

难道他有事出去了?

伊百合下床,洗漱完毕,去楼下吃早餐。

炎家佣人们对她的态度,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尤其是那个容妈,跟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几乎是不带看她的,比起前段时间的态度,简直差了一截。

看来他们是以为炎老爷子不喜欢她,她铁定进不了炎家的大门,也就不需要再给她面子了。

这些佣人啊,虽然身份低微,但一个个势利着呢,在主人家做事,都会察言观色。

伊百合在用早餐的时候,容妈以极为冷淡的态度告诉她,大少爷今早出门前吩咐过,伊百合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想要什么时候离开都可以。

炎琨竟然决定放她走了?这对伊百合来说,还真是诧异了半响。

她倒是挺高兴的,不过看容妈跟其它佣人的脸色,似乎很鄙视她,估摸着他们是以为,她是被炎琨赶走了吧。

毕竟昨天炎老爷子才刚刚来过,既然老爷子都发话了说不喜欢她这个孙媳妇,伊百合想嫁入炎家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不过她自己虽然不想,可是炎琨的这个态度,还是让伊百合心里微微的波澜起伏了一下。

炎恶少昨天不是义正言辞的说,非她不娶的吗?虽然她也不稀罕嫁给他,可是炎琨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这么快就决定放弃她了?

伊百合还以为他会跟炎老爷子据理力争好长一段时间呢,没想到第二天就没戏看了。

她用完早餐后,就淡定的离开了炎宅。

搭车回到了伊家,伊百合因为手受伤的关系,炎琨一直坚持将她留在炎家照顾,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没回家了,也没有去公司。

下车后,刚进到家里,就遇到了一位她不想见到的人。

只见乔东方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在等着她的回来。

伊百合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移开了,没有搭理他,换了双鞋后,便径直朝楼上走去。

虽然不知道乔东方为何会再次来访,但无事不登三宝殿,她等他自己主动开口。

“站住,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我在这里连续等了你好几天,你都不回家,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莫名其妙地消失,连手机也关机,像什么样子!”乔东方怒喝,不满的质疑道。

伊百合不耐的掏了掏耳朵,扭过头去,妖媚的笑道:“我没去哪,就是跟男人鬼混去了!”

“你说什么?”乔东方眉头深深皱起,震怒的问。

伊百合好整以假寐的挑眉:“我说什么,难道你听得还不够清楚吗?我亲爱的父亲大人。”

“你……”乔东方脸色一变,被她气得不轻。

伊百合撇嘴笑了笑,淡定自若,“我现在才知道,与人厮混是这么有趣的事情。怪不得当初你经常背着我妈出去tou情,这样的感觉果真是刺激啊。”

乔东方被气得面色铁青,走到她跟前问道:“你跟谁鬼混去了?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男人就是这样,自己跟别人的女儿鬼混时,可以心安理得;却容不得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女儿有半点不规矩!

伊百合仔细的想了想,遗憾的摊开手说:“不好意思爸爸,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她就是故意这样说来气乔东方的。

乔东方果然被她气的不轻,眼里冒火的喝道:“你个不孝女,你生下来就是为了气我的吗?你一个女孩家,有没有廉耻心啊?”

伊百合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指着乔东方的鼻子,恨恨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当初要不是你风流成性,在外面玩女人,我妈怎么会死?我妈才下葬不到一个月,尸骨未寒,你就带个女人回来住,和她的女儿比我还大个两岁,要没有羞耻心,也是你没有羞耻心!你这个上梁都没扶正,还指望我这个下梁不歪?”

一席话说得乔东方毫无还嘴之力,只能狠狠地瞪了女儿几眼,懊恼悔恨的坐在沙发上。

伊百合不屑的笑了笑,直接扭头回房间里去了。

如今的乔东方早已失去了作为一个父亲,教训女儿的资格。

他自己让小三上位,逼死了她的母亲,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管教女儿不要在外面鬼混。

其实伊百合也没有在外面鬼混,她只不过是恰好手受伤了,到炎宅借住了两天,不算是鬼混。

跟乔东方当年相比,那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她不会跟乔东方解释太多的,如今他们父女就只空有父女之名,已经没有父女的情意了,若是一见面,两人就会吵架。

而伊百合也深谙自己父亲的死穴,总能一句话就气得乔东方暴跳如雷。

不过她现在虽然没有鬼混,但身边的男人,倒还真不止一两个,若说她这样风流花心是像谁?可不就是继承了她父亲乔东方的‘优良传统’吗?

乔东方年轻的时候跟她母亲的婚姻期间出轨,和小三打得火热,伊百合作为他的女儿,自然也是风流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外遇出轨她谈不上,不过游走在几个男人之间,游刃有余,那还真是充分继承了乔东方花心风流的本性。

先不说这先天方面的遗传因素,就拿这后天的影响来说吧,要不是伊百合亲眼所见父亲移情别恋,母亲自杀而亡,或许也不会对男人这么失望。

回到房间,舒舒服地洗过澡后,伊百合翻开小时候的相册看起来。

里面大多是她和妈妈的合影,很难找到父亲的照片。

因为乔东方太忙了,每天都要想尽一切办法跟凌波丽那个贱小三tou情,哪儿有空陪她们两母女!

男人都是这样,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吃不着偷来的,总是最好的!

伊百合就是看出来男人都有这个共性,这么多年了,才根本没有考虑过再婚的事。

别看那些男人现在一个个都哄着她、供着她、讨好着她,可一旦真正结婚了,她选择了他们中的哪一个为她的真命天子以后,他们还会不会像结婚前那样的爱她,这可就难说了。

想当初,她的父母在结婚之前,乔东方也是用尽了心思追过她的母亲伊玥月的。可是结婚之后,夫妻相处久了,那种ji情慢慢的淡去,而女人年纪一大岁月不饶人,青春容貌、生理条件都比不上年轻的女人,乔东方就经不住诱惑,开始出轨了。

事实上,像乔东方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已经结婚了,得到手的女人,男人通常是不会珍惜的。

要想保持永久的ji情,对男人就只能采取欲擒故纵,让他们求而不得。

别看他现在跟你求婚的时候,有多么信誓旦旦,爱的山盟海誓,死去活来。女人若是真的天真的相信了,到头来吃亏的就是自己。

因为当一个男人得到一个女人后,不管以前有多么的信誓旦旦、山盟海誓,都会统统忘掉,剩下就只有苍白的四个字——“喜新厌旧”。

男人的本性是带有征服欲的,一旦女人成为了他的女人,或者爱上了他,他就会觉得你已经完全的属于他,没什么可征服的了。

他会渐渐转移注意力,冷落你、厌烦你、甚至是抛弃你,去选择下一个对他来说更具有挑战性的征服目标。

所以说,男人都爱犯贱,女人越是不甩他们,他们就越都黏上来。

但是黏上来也好,表白说爱你也好,都是那一刻的爱。真正的婚姻是一辈子的,而男人往往可以保证求婚的那一刻说爱你,却保证不了结了婚之后,一辈子每天都像求婚的那时候一样的爱你。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已婚女性,发现结了婚之后,老公对她冷淡了,没有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对她那么有兴趣了。甚至已经开始厌烦她、冷落她、甚至开始出轨了。

她不可思议的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比老公外面的小三差,甚至外面的小三还完全不如她,女人疑惑了,为何男人会选择一个不如她的小三做情妇,也不愿意跟她这个妻子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呢。

这里面的关键就在于,不管她有多优秀,她已经是那个男人的女人了,一切的优点在男人看来已经不重要了。而那个小三,是男人没有得到的女人,那么她即便是缺点在男人眼里也是优点,而优点则就更无限制的放大。

所以男人在对比妻子跟小三的时候,不是看两个女人哪个更优秀,哪个更爱他,而是看她们谁对他来说更具有吸引力,更能激起他作为男人的征服欲。

伊百合是不会卖这个万一的,她不会再付出任何真心,也不想要嫁给任何男人。

她现在很好啊,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有,何必要结婚呢?

为了一个男人放弃整片森林的代价,就会像她母亲当年那样,得不到那个男人的半句好,最后还熬成了黄脸婆,惨遭抛弃。

伊百合已经在乔翊升身上死过一回了,幸好那时候她还年轻,还伤的起。

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忘记那个臭男人,她还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现在呢?她已经不是十八岁妙龄少女了。

再选错了人,被一个男人耽误了几年的青春,一晃个五六年过去,她可就跟秦雪一样是奔三的女人了。

想当初乔翊升是多么喜欢秦雪啊,甚至为了秦雪跟她这个原配离婚。

可是一旦离了婚呢,这么多年秦雪在他身边陪着他,连儿子都为他生了,乔翊升怎么就没有娶她呢?

是因为他心里还另有所属?

当然不是!

男人都有一个共性的心理,已经得到了的女人,就没必要再浪费婚姻去娶她了。

要怪只能怪秦雪自己太傻,当初破坏了她婚姻的时候,没有像凌波丽一样逼的乔翊升马上娶她,她为了发展自己的模特事业,婚姻一拖再拖。

现在她年纪已经大了,越往后面拖下去,乔翊升越不可能娶她了。

相反现在伊百合身边美男无数,她却即将奔三了,还带着个拖油瓶孩子在身边,没有男人要。

这样想来,眼光放长远了一看,伊百合比秦雪那个女人,未必是真的输了。

女人啊,风华正茂的时候,任性一下,经历一点小挫折是无伤大雅的。

可是当岁月无情,失去青春容貌的时候,一步踏错,可就是满盘皆输。

伊百合庆幸自己,当初被乔路人抛弃的早,让她极早的认清楚男人是什么样子,到现在还不至于输得太惨。

可是秦雪呢?比她而言就不同了,当初她的确是破坏了她婚姻的胜利者,可是她没有凌波丽聪明,没有在她跟乔翊升离婚后,逼得乔翊升马上娶她。

现在她已经是贴着乔翊升标签的老女人了,没有哪个男人会浪费一段婚姻在她的身上,更何况是那么精明的乔路人呢?

秦雪的下场不用伊百合亲自动手,想必也是凄惨无比。

伊百合躺在床上,慵懒的翻了个身,门外有佣人来敲门说,乔东方已经离开了。

伊百合只是微掀了一下眼皮,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他走了也好,省得他们父女一见面,就会互相看着不顺眼,到时候吵架也再所难免。

躺了一会,突然手机响起了一阵铃声,伊百合打开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可是接起来一听,那人的声音却令她既熟悉又意外。

“百合,好久不见了,想不想我?”电话那边是藤南川温和磁性的嗓音。

伊百合握住手机,忍不住的惊喜:“藤哥哥?”

“嗯,是我!听说你出事了,还换了手机号码,我前段时间一直没联系上你,你最近还好吗?事情解决了吗?”藤南川关心的问。

“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伊百合笑了笑说,让他安心,突然想到什么,她忍不住好奇:“藤哥哥,你跟alizee快要结婚了吧?怎么还有时间跟我打电话呢?”

“百合,不管我是不是结婚了,都不会放弃关心你的。”藤南川郑重其事的说。

这话语中饱含着暧昧、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却被伊百合一句玩笑的话,轻松化解了:“那我岂不是很荣幸?藤哥哥你这么关心我,不怕未来嫂子吃醋吗?”

“……”电话那头是一阵的沉默。

伊百合拿起电话在床上慵懒的翻了个身,也没听清楚藤南川说了什么,等到她再次把电话放到耳边的时候,就听藤南川对她说道:“我跟alizee马上要结婚了,我这次打电话给你,就是希望你能够来法国,参加我们的婚礼!”

“啊?”伊百合显然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藤南川会这么大方的邀请自己。

他难道就不怕尴尬吗?毕竟她的身份特殊,大家一见面,又是婚礼那样的场合,难免会触景生情。

单冰亚跟藤子婷结婚的时候,她就没有去参加,所以藤南川娶alizee,她也不想特意跑一趟法国。

“你真的邀请我?”伊百合的话语里透着微微的抗拒。

藤南川跟她认识了这么久,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百合,你是不是不想来啊?你确定你要重色轻友?”他半真半假的说:“信不信你不来,我就不结婚了?”

“藤哥哥,你……”伊百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不去,他就不结婚,他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百合,你现在这么讨厌我吗?你不愿意做我的新娘,就连来参加我的婚礼,当我新娘的伴娘,都不愿意了?”藤南川的语气里透着三分的伤感,七分的委屈。

伊百合听他这么一说,感到有些歉疚:“对不起,藤哥哥我……”

“没有对不起,我说过我不会逼你接受我。”藤南川说:“我喜欢你,欣赏你,疼爱你,可你认为我不是个合适的伴侣,不喜欢我,不选择我,这是你的权利。我只希望你能公平些,不要连我做朋友,做哥哥的资格都否定掉,毕竟百合,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即使做不成夫妻,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兄妹,对吗?”

藤南川的这些话,令伊百合哑口无言,她轻舒一口气,似乎找不到理由不答应他:“好了,好了,我没有不当你是朋友,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最关心我的藤哥哥,这样总可以了吧?只是言老爷子的寿辰就快到了,我答应过寺要去给他爷爷过寿的,等到言老爷子的寿宴一过,我就亲自赶到法国去,给你的未来新娘当伴娘,保证让您老人家满意!”

“这还象话,难为我一直以来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的疼爱。”藤南川愉快的说:“对了,前不久乔翊升来法国公差,特意向我打听了你的事,还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不过我没有给他。”

“别给他!”伊百合立即叫道:“我可不想再跟他牵扯不清。”

既然已经离婚了就各归各路,乔翊升要是想联系她,早在几年前就应该来找她了,既然他当初没来,又何必等到这时候,绕到藤南川那里去打听她的联系方式。

伊百合认定了乔翊升是不怀好意,再加上她身边的几个男人已经让她应付不暇了,实在没有功夫理会那个已经多年不见的‘前夫’。

“你呀,也不能老是逃避啊,算了,我要结婚了,没工夫管你们了。不过百合,你来法国之后要请我喝酒,我的保密费可是很贵的。”藤南川趁机要挟。

“你马上要结婚了,你是老大,怎么说怎么是!”伊百合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了。

藤南川显得很兴奋:“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伊百合点点头,轻应一声。

“好,bye!”藤南川妖孽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势在必得的深意,终于放心的挂上了电话。

结束了通话,伊百合长舒一口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藤南川,要去参加他跟alizee的婚礼?

不是说出席前男友跟前女友的婚礼,是最尴尬的吗?

也不知道藤南川是怎么想的,竟然特意给她打电话,邀请她去法国。

哎,反正她不想答应也已经答应了,看来法国之行是不可避免。

等她参加完言老爷子的寿宴,摆平了肥姐的那件案子,就去法国一趟好了。

她会衷心的祝福藤哥哥跟alizee幸福的!

只是刚刚听藤南川提起乔路人,那个家伙干嘛要打听她的联系方式?还有她的父亲乔东方,虽然伊百合不想去特意关注他,但他到底是她的父亲,伊百合知道乔东方这次回国全依仗着乔翊升的帮忙,就连回国后所住的别墅也是乔翊升派人安排好的。

乔东方跟乔翊升的关系如此的紧密,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况她那个父亲本就对她没什么感情,伊百合才不会相信乔东方是因为疼爱她这个女儿,想念她,这几天才特意来伊家等她的呢。

想必乔东方是受了他人的指使,而这个人有很大可能是乔翊升。

只是令伊百合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跟乔路人已经这么多年没联系了,这男人突然间冒出来,还打听有关她的事,是想要干什么?

这其中必有隐情,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她说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