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197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3 字数:11109 阅读进度:198/634

半个小时候,当伊百合召开会议的时候,手机在桌子上震动。

是单冰亚打过来的!

伊百合却没有接,仿佛想告诉他,她也有更重要的事情,也要开会。

手机不停地震动,一个,两个,三个……直到终于停止。

然后,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对不起,百合。我刚很忙,一会再联系你。”

伊百合撇了撇唇,没有理会。

可是一直到她工作完下了班之后,都没有再收到单冰亚的电话。

虽然她没有刻意去等,可是一想起他在短信里明明说过,一会就联系她,结果却是一整天没有音讯,伊百合都不由的感到生气。

这男人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还是对他来说,工作最重要?

“伊总,晚上有什么活动安排?”赵秘书整理完文件,也准备下班了,正巧撞见伊百合拿着包从办公室里出来,便笑着问道。

“今晚没有,回家睡觉。”伊百合扯了扯唇,笑容清浅。

在伊氏工作环境很自由,不管是上司还是下属,只要是下了班,不再工作了都是朋友。

伊百合跟几个秘书助理们,相处的都很融洽。

尤其是赵秘书,伊百合刚接手伊氏,她那时候就在了,后来赵秘书结婚的时候,伊百合还亲自出席,送了礼物,因此赵秘书算是她的亲信,下了班,跟她说话也随和起来。

两人一同走进电梯,就听赵秘书提议:“伊总晚上要是没什么安排的话,不如来参加我们的派对?”

“派对?”伊百合怔了怔,挑眉。

赵秘书点头:“是啊,洛天痕跟葛云翔都在,伊总要不要一起来啊?”

“葛云翔也去吗?”伊百合这下倒是吃惊了。

按说葛云翔是肥姐的男宠,肥姐去瑞士滑雪没有理由不带着他啊,更何况葛云翔又没有失宠,怎么肥姐会把他单独留在国内,自己一个人出国跟莎莎去玩了呢?

“是啊,小葛那个人特别风趣幽默,又会调解气氛,有他在大家一定会玩得更开心。”赵秘书对葛云翔印象挺好,一个劲的夸赞他。

伊百合没想到葛云翔这小子在女同事之间这么受欢迎,就连她身边的赵秘书也对他赞不绝口,这小子果然会讨好女人。

“我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伊百合笑着拒绝,优雅的步调走出电梯。

虽然她跟赵秘书私交不错,不过既然是派对,少不了要来其它同事,赵秘书在私底下把她当朋友,可是公司里大部分员工是把她当老板看待的,有她这个老板参合进去,想必有些人会玩的不自在,她还是不去的好。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有晚风呼呼的吹来。

走出公司大门的伊百合,正要跟旁边的赵秘书道别,忽然眼角的余光一瞥,竟看见门口不远处,倚在车边的单冰亚。

他站着的地方没什么人,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仅有的光亮,天色愈加深沉,单冰亚穿着纯黑色的手工西装,整个人好像融入了背景的黑夜中一样,冷酷阴沉的气质与天气融合在一起。

仿佛察觉到她的目光,单冰亚微微抬眸朝伊百合这边看了过来。

那一瞬,伊百合下意识站住了脚步,有种很微妙的感觉霎时间传遍四肢百骸。

看来单冰亚会在近期之内,公开宣布跟藤子婷结束婚姻关系,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她的公司底下等她。

藤子婷也是深知这一点,才让她的孩子认了伊百合做义母,由她出面去跟单冰亚交涉。

赵秘书看见伊百合停了下来,好奇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单冰亚,那冷峻的气质,那英俊刚毅的容貌,那随意却又优雅的动作,顿时便让她升起了既崇敬又膜拜的仰慕之情。

不过这样的男人,岂是她一个小小的秘书能够觊觎的,恐怕只有伊总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吧。

“单总,好有男人味呢。”赵秘书凑到伊百合身边,低声怂恿:“我听那些八卦杂志上说,单总跟藤大小姐婚后矛盾激烈,两人准备要离婚了,伊总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肯定会选择他,多有男人味道呀……”

赵秘书边说着边眼里放光。

伊百合轻咳一声,忍不住提醒:“某位刚结了婚的女同志,要是让你家那位知道,你这样品评别的男人,小心他会吃醋的。”

“哼,结了婚怎么了?结婚了就不允许我看帅哥啊。”赵秘书不服气的嘟嚷着。

伊百合摇摇头,拉着赵秘书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你不是说今晚有个派对吗?几点钟?我们现在去赶得上吗?”

赵秘书看了看身后的单冰亚,又惊讶的望着伊百合:“伊总,你刚才不是说不去吗?再说,单总好像是来等你的,你……”

伊百合正为单冰亚之前挂她电话的事情生气呢,就算他现在亲自来给她道歉,她也不想理他。

不等赵秘书说完,她就已经拉着她要往前走。

“赵秘书我先开车送你回家,然后晚上一起去参加派对。”

伊百合边说着边往前走,才拖着赵秘书走出不到三步,她右手手臂上突然被紧紧地攫住,紧接着高大的身影笼罩上来。

赵秘书惊讶的长大嘴巴,颇为崇敬的打招呼:“单、单总……”

单冰亚没怎么理她,只是冷酷的眯了眯眼睛,伸手将伊百合扯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接过她手里的包包,他帮她提着。

赵秘书敏感地嗅到了奷情的味道,很不讲义气的挣脱伊百合另一只手,无视她勒令她留下来的目光,挥挥手扬长而去,还不忘回过头来对她眨眨眼睛。

这个赵秘书,也太不讲义气了,怎么能留下她的老板自己在这儿,她一个人先溜了呢?

伊百合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直接无视身边的男人。

单冰亚见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好半响之后,伊百合终于受不住这样的沉默。

“你来找我干什么?”她不耐的问。

“生气了?”单冰亚的声音倒是很温柔。

“没有,电话调到震动档,放在包里没听见。”伊百合随意编了个借口。

“那为什么不打过来呢?”单冰亚反问。

“怕你不方便啊,你不是在开会吗?忙啊。”伊百合故意讽刺他。

“对不起,你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多伦多开会。”单冰亚声音低沉的解释。

伊百合顿时一惊,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他:“多伦多?加拿大?我早上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人在加拿大?”

单冰亚沉稳的点头:“我在加拿大参加一个国际交流会。”

“那你怎么不早说?”伊百合无语叫道,瞧见他眼里的血丝,更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你该不会是一晚上没睡觉,连夜做飞机赶来的吧?”

加拿大距离这里有十个小时的时差,她是早上八点打电话给他的,现在正好是晚上十八点,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单冰亚望着她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柔和,难得的扯唇一笑:“百合,我很高兴你主动打电话给我,你从来都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

“我没有吗?”伊百合不禁喃喃自问。

“走吧。”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单冰亚就握住了她的手腕,拖着她的身子往车子那边走。

他的手握住她冰凉的手腕的时候,伊百合稍稍的怔了怔。

不是未曾有过肌肤相亲,比起这样的碰触,他们更紧密的接触都已有过。只是今天感觉有些不一样。

单冰亚的手很大,手心的温度灼热如明媚的阳光,暖意随着每一个毛孔细密地蔓延到伊百合的全身,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让她心莫名的颤了颤。

车子在夜幕下行驶着,华彩逐渐点起,整座城市慢慢地笼罩在一片明晃晃的灯光中。

“想去哪里吃东西?”单冰亚侧过脸来,征求伊百合的意见。

“随便吧。”伊百合并不怎么饿,不过见他一夜未睡,只是因为她一个电话就从多伦多飞了回来,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去超市吧,晚上我做给你吃。”

“你会做?”单冰亚挑眉,有些意外。

伊百合神气的哼声,“单哥哥,你可不要小看我,我现在的厨艺可是大有进步哦。”

虽然以前她都喜欢吃单冰亚给她做的东西,不过这段时间跟炎恶少走得比较近,那家伙比她还要懒,每一次都要伊百合做给他吃,渐渐的,她手艺倒是提高了不少。

单冰亚微微眯眼:“你叫我什么?”

伊百合勾了勾唇角,妩媚的脸上洋溢着明艳的神采:“单哥哥呀,你不喜欢吗?”

“喜欢!”单冰亚连忙点头,生怕她下一秒反悔似的。

伊百合脸上的笑容扬起,单冰亚看着她那年轻妖娆的笑容,就这漆黑的背景,竟然美丽异常,那一刻,他的心竟是说不出的柔软。

两个人来到一家大型的百货超市,这时候正是下班时分,超市里人潮涌动。

单冰亚推着购物车跟在伊百合身边,伊百合左右挑选着,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两眼放光的冲上去采购一番,也没考虑过究竟用不用得着,来到超市里逛了有一圈了,购物车里买了不少她喜欢的日用品跟零食,却是一样晚饭的菜也没有。

单冰亚也不催她,只是默默地陪着她,她去哪里,他就推着购物车跟过去,当伊百合选择不定的时候,偶尔给予她一点自己的意见。

直到伊百合逛得有些累了,才发现他们竟然什么菜也没买,她只顾着选她自己的东西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今天想吃什么呢?”重新回到蔬菜区的时候,伊百合侧头望向身边的男人。

“随便。”单冰亚一向由着她。

“不能随便!”伊百合拒绝他这样的回答,推着他的手臂继续往前走,“要不晚上就做家常一点的吧,给你炖个鸡汤……嗯,买点茄子好不好?做红烧茄子……还有,还有……”她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一边拉扯着他的袖子往前走。

忽然有一种很宁静很温馨的感觉慢慢地在两人之间无声地泛开,犹如涟漪般细腻无声。

在走过新鲜鱼摊的时候单冰亚突然停下脚步,伊百合连忙刹车,只见他微微蹙着眉在看着摆在碎冰上的鱼,好像有点厌恶,又有点……

“你晚上想吃鱼?”伊百合有点奇怪,她记得单冰亚好像不怎么爱吃鱼呀。

在跟鱼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单冰亚小小的退开一步,“挑一条。”

伊百合凑上前去看,问道:“那你想吃什么鱼?三文鱼吗?”

“挑你喜欢的。”

伊百合微微一愣,唇角边慢慢爬上一个弧度。她想起来了,是她喜欢吃鱼。

伊百合摇摇头,并没有挑,而是拉着他的袖子继续往前走,“今天我不想吃鱼。”

既然是她难得下厨,做给他吃,她自然要做单冰亚喜欢吃的。

可是他喜欢吃什么呢?

伊百合仔细的想了想,竟然发现脑袋中一片空白。

虽然她跟单冰亚已经很熟悉了,可是她却一点都不了解他,甚至连他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她从来都没有静下心来认真的了解过。

伊百合在一堆蔬菜中,挑了几只茄子,正要回头往购物车里放的时候,就看见单冰亚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看着的方向摆着散发着农地清香的白萝卜。

难道这家伙喜欢吃萝卜?

“这只萝卜你想要怎么吃?”伊百合抿着唇笑,上前去挑了一只好的摆到购物车里,转过头去问他。

单冰亚见伊百合要做萝卜给他吃,目光里有一瞬的柔软。

“跟以前一样!”

他这样回答她,可是伊百合却迷惘了。

她以前也做过萝卜给他吃过?怎么她都想不起来了?

回到别墅的时候,单冰亚本想亲自下厨的,可是伊百合坚持要自己做,她推单冰亚进了浴室沐浴,自己来到厨房。

伊百合在厨房里一边切菜,一边茫然的沉默着。

若是回想起以前,她跟三个恶魔相处的时间虽然很长,不过对他们的记忆都不深,自然很多事想想也想不起来了。

而乔路人,尽管她是在三个恶魔之后才遇见他的,却不经意的总能想起曾经的一幕幕。

有些人,即便已经是路人了,还是停留在回忆里的。

可是有些人,即使过去跟现在都很亲密,但再多的记忆也都是空白。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一种生物。

待单冰亚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慢慢地溢散出了食物的香气。

他走到厨房门边,不惊扰她,只沉默地看着。

伊百合哼着不知名的歌,整个人浸透在温馨的气息中,妩媚妖娆的容颜在这淡淡的灯光下衬着轻微的笑容,绝美而魅惑,长长的头发随意地挽起来,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发丝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美得不可思议。

单冰亚的心又不自觉的柔软了几分,纵使跟他硬冷的外表不符,可惜心掌管了他的思维。

伊百合正要回头拿布擦手,就看见了站在门边的单冰亚,洗过澡以后他的头发微湿,随意地垂落着,白色t恤黑色休闲长裤显得原本就高挑的身材愈加高峻,眉目酷寒,安静地站在那里好像看了她很久,或许是灯光太过柔和,连带着他的眼神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冷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他眼底流泻。

伊百合别开他炽热的眼神,“已经做好了,你到外面等吧。”

单冰亚点点头,深邃的目光留恋在她的脸上,看了她一会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伊百合转过身,继续切菜,不知怎么的想到单冰亚刚刚的眼神,手下竟莫名的一颤。

霎那间细微的疼痛从指尖传来,她无意识的丢开菜刀,沉重的菜刀被丢到一边,发出了清亮的声响。

殷红的血汩汩地从伤口那儿流出来,伤口不深却拉得很大,伊百合正是茫然着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就被一双热烈的手握住了手腕,带到水龙头下冲洗。

伊百合有些惊讶,任凭单冰亚握住自己的手腕,掌心的温度好像烧红了的烙铁一样印在她的手上,流泻进她的心里。

伊百合悄然地看向旁边单冰亚刚毅的侧脸,焦急的情绪不加掩饰的在他惯常冷酷沉稳的脸上浮现,他那双阴沉的眸子里带着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认真,那种认真的神情伊百合看在眼中,忍不住心思百转。

单冰亚修长的指尖很轻很轻地抚过她的伤口,并不用力,轻柔的动作好似在触摸着易碎的精品,那么细心、那么温柔。

伊百合连忙收回手,“谢谢。”

单冰亚眯了眯眼睛,打开柜子拿出创可贴,她想要接过来却被他避开,举起她的手来,他亲手把创可贴贴上。

“晚上不用做饭了。”单冰亚贴好创口贴,主动围上围裙,准备帮她的忙。

“那怎么行?”伊百合当然不会答应。

单冰亚看了她贴着创可贴的手指一眼,“你的伤口最好不要碰水。”

伊百合抿了抿唇,推他出去,“汤已经快好了,还是让我来吧,单哥哥。”

五分钟之后伊百合揭开盖子,浓郁的香味一下子蔓延在屋子里,四溢开来。

伊百合娇媚的身影在厨房里晃着,手里还拿着长柄的勺子搅拌着散溢着香气的鸡汤,舀了一点到小碗里尝了尝,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她舀了一碗送到单冰亚的面前,眼中是明明灭灭的笑意,有着盼望得到夸奖的神采。

“单哥哥,你尝尝看,这是我第一次**汤呢。”

霎那间,单冰亚略有恍惚,仿佛在记忆中找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灵动的身影。

那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小小的伊百合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忙碌着,美其名说要给他做饭,却把锅碗瓢盆放得乱七八糟,他想要帮忙却被她推了出去,只能由着她胡闹,最后耗了大半个下午终于做出了一锅烧糊了的炖萝卜。

她满脸希冀地把糊掉的萝卜装到碗里面递给他,急切地想要得到夸奖,那样的表情那样的心情如今也还在单冰亚的记忆深处埋藏着,久久不能散去……那是他迄今为止吃过的,最美味的晚餐。

“喂?单哥哥,你怎么了?”

伊百合纤纤素白的手在单冰亚眼前晃了晃,他蓦然回神,接过她手中的碗,把汤细细品尝之后饮尽,碗交回给她的时候极为认真地说了一句。

“很好喝。”

伊百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那笑容忽然点亮了她妩媚艳丽的笑颜,灿若星辰。

不锈钢锅子里装着的炖萝卜因为伊百合刚不小心切到手,没有及时关火,炖的有些糊了,此时正散发着焦味,单冰亚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那个我烧糊了,你别吃!”伊百合来不及把话说完,却见单冰亚已经将整块萝卜放进嘴里咀嚼。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单冰亚眸子一亮,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面上的表情明朗的起来。

接下来的几个菜,全是单冰亚亲自做的。

别墅里的佣人全被他遣散了出去,今天晚上里面就他们两个人。

晚餐的时候,伊百合吃的多半是单冰亚做的那几道菜,她还是比较喜欢单哥哥的手艺,可是单冰亚却对她那道烧糊了的炖萝卜情有独钟,那整整一锅子萝卜,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吃掉的。

伊百合一开始还不解,他为什么独独喜欢自己那道已经烧糊了的菜呢,后来恍然想起什么。

曾几何时,她好像给他做过这样一道菜,那是伊百合小时候第一次跟妈妈学厨艺,可是她刚开始学,做得很难吃,其它人闻着那味道就跑开了,只有单冰亚一直默默的陪在她身边。

即使小小的伊百合把糊掉的萝卜装到碗里面递给他,他依然吃的很开心。

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她早已经忘记了,可是他却还记得!

晚餐后,伊百合抱了本杂志坐在沙发上,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

她一直以为像单冰亚这样的恶魔,是个无心的人,如今却发现他竟然还是一个恋旧的人。

曾经的很多事,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没想到他还记在心里。

她该如何跟他说,藤子婷肚子里孩子的事?他又能接受吗?

单冰亚吃过晚饭后,就去书房处理一些紧急公文,伊百合想了想,泡了一杯绿茶打算送上楼给他。

来到他的书房门前,伊百合敲了敲门。

“进来。”

单冰亚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疲倦,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

伊百合推门而入——

这是她第一次留意到单冰亚工作时候的模样,只见他低着头手里拿着一支钢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他额前的头发好像有点长了,微微地垂了下来,在书房里明亮的灯光中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刚毅英挺的侧脸深邃迷人。

“我给你泡了一杯绿茶。”

伊百合的声音软软的,在这样的夜晚里有着让人舒心的细腻。

单冰亚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是那张妩媚诱人的脸蛋,却在灯光之下深邃,眼睛一闪一闪地,有种近似于柔和的感觉。

伊百合伸手把桌上那杯看起来应该是刚泡好的咖啡拿到自己面前,换上绿茶,“你一夜没睡了,上床去好好休息吧,别太辛苦了……以后,晚上还是不要喝咖啡比较好,如果想要提神的话,绿茶也是一样的。”

那轻轻软软的声音不停地萦绕在书房里,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他的心扯住了,单冰亚敛了敛眉,伸出手去抚上了她披散在肩上的长发。

他修长的指尖穿过伊百合染黄了的卷发,缓缓地向下,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好像身体上每一条神经都被他的动作缩牵动了起来,不停地叫嚣着。

“你……”伊百合刚想开口。

单冰亚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沉声低语:“百合,你烫了头发很迷人!”

其实单冰亚并非不懂风情的人,只是他情感内敛,不像言泽寺那样每天吊儿郎当的调戏女孩子,可是这不代表他不懂得说一些会哄女孩子高兴的话,他愿意偶尔说两句逗自己喜欢的女人开心的话,让她露出笑颜。

伊百合怔了一下,有些意外:“谢谢。”

她没有想到,像单冰亚这样阴沉的性子,也懂得说这样的话,来取悦女人。

单冰亚看着她微微发红的耳垂,心境好像忽然回到了跟伊百合的小时候,心情大好。

伊百合也看出来了,便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跟他好好谈谈。

单冰亚漫不经心地勾着她的发尾,然后对上伊百合欲言又止的目光,脸上依旧是淡然、不动声色:“有事吗?”

伊百合用完晚餐,不但没有走,反而主动端了杯绿茶上来给他,他就知道她一定有事找他。

“呃……那个,我听藤哥哥说,上次我被绑架,是你通知他来救我的,谢谢你。”伊百合微思了一下,嘴角扯起一抹媚惑的弧度,笑着跟他答谢。

单冰亚深邃的眸子看了她好几秒,忽然握住伊百合的手,将她扯到自己怀里,抱在腿上。

“只是这样?”他目光直直对上她的,似乎知道她要说的不仅如此。

“不、不是……”伊百合闪躲其辞,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四目相撞后,又飞快的别开,她装作不经意的说:“你……你跟藤子婷……”

正在绕着她长发的手指蓦然停顿,覆在她的肩膀上。

“我只是想知道她……你打算怎么办?”伊百合看着单冰亚那双隐藏着深意的眼睛蓦然收紧,连忙又说:“其实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单冰亚皱眉并不是因为她的问题,修长的指勾弄着伊百合垂下来的长发,漫不经心地拨弄着。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伊百合微僵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被看起来正认真处理着工作的单冰亚察觉了。

单冰亚指尖从她的脸颊边划过,顺着她的轮廓滑到了她的下颔,微微一个轻挑就勾起了她别开的头,伊百合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烁着,有些不定的颜色,他定定地看着,指腹下触碰到的是凉入水的肌肤,那么凉,就好像天边的一轮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夜色的笼罩,伊百合几乎沉浸在他深海般的眼中,下意识的点头:“是!”

单冰亚毫不闪躲地凝视着她,复杂的神色在深邃的双眼中流转,那样的打量仿佛在看着一件矜贵的东西,眼神蛊惑的味道十足。

伊百合脑子里警钟大响,却又被那眼神所吸引,目光迷蒙而茫然。

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意欲何为,伊百合想要逃离单冰亚全身散发出的冷冽却矛盾得迷人的气息,可身体似不受控制般,只能直直的与他对视,声音犹如卡在了喉咙间,一个字也发不出。

单冰亚的手指摩挲着她微凉的肌肤,细腻而柔滑,那茫然的神色落入眼底,却似是诱惑。

眉心一紧,倏然低下头轻轻地触上她的唇——

伊百合的唇柔软清甜,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芳香,本是冰凉的温度却在触碰在贴合的瞬间,意外地灼烧了他,原本只想着浅尝即止的吻在下一刻加深。

单冰亚撬开了她的齿关,在她的唇齿间划拨着,寻找她瑟缩着舌,不容抗拒地勾勒。

伊百合娇嗔低吟,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地上滑落,单冰亚伸手捞住她扣在她的腰间,紧紧的将她拥入怀抱,那火热的唇舌,侵入的更加彻底,霸道的在她每一寸私密中烙下自己的印记。

这个吻掺了些许冷冽的味道却让人舍不得推拒,火热的唇舌辗转啃咬,密密胶合。

伊百合被他吻的差点缺氧,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她下意识地伸过手去搂住单冰亚的脖颈,任由他更加深切地勾弄着自己的舌尖,妖娆的脸上媚态尽显。

一吻结束之后,伊百合还在喘息不止,单冰亚的双手却抚在了她的肩头,他认真的抬眼看着她:“百合,在这一周之内,我就会跟她离婚,然后我们结婚!”

“啊?!”伊百合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刚沉陷在激吻里的迷醉意识,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过来。

什么?她有没有听错?单冰亚已经决定了这周内就要跟藤子婷离婚,还要娶她?

看来藤子婷怀孕的事情,真的刺激到他了!只是他离婚就离婚,干嘛还要拖她去结婚啊。

不行,现在已经不光是藤子婷一个人的事了,还牵扯到她自己的问题。

她怎么也得好好的劝劝他!

“单冰亚,你这样会不会太冲动了?”伊百合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心里有些难以接受,试探性的问。

“怎么,你不想嫁给我吗?”单冰亚按住她的头不让她逃避,迫使她不得不直视自己,在她焦急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闪躲。

“不,不是……”伊百合连忙摇头,忽然很郑重其事地看着他的眼睛,反握住他的手,“我只是……担心你,你们单家既然已经跟藤家联姻,如果你就这样自作主张的跟藤子婷离婚了,单伯伯同意吗?还有哪些单氏的董事们,应该也会有意见吧?”

伊百合拿那些董事跟单家的人来压他,希望单冰亚重新考虑。

“那你的意见呢?”单冰亚眼眸一缩,目光忽然凛利了起来,反过来问她道。

“我是在想……要不然你推迟一点时候,再跟藤子婷离婚……或者……”伊百合支支吾吾的说。

单冰亚俯视着她的眼瞬间宛如冰泉,犀利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她,仿佛锋利的刀刃,“你是不是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要跟藤子婷离婚,这样我就不能再纠缠你了?”

伊百合微微一惊,心有些不安的下沉,连忙站起来推开他,摇头:“我、没有……”

话音刚落,下一刻她就被一把扯了回去,狠狠地推到了办公桌旁,腰身被他死死地扣住,单冰亚紧紧地将她抵在怀中。

他的怒气中掺杂了危险的味道,那是伊百合很久都没有察觉到过的,惊讶地发现了男人眼中的狂乱与猩红,单冰亚的气息忽然变得很可怕。

她什么都来不及说唇就被他堵上,舌尖霸道的探入她的口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势!

伊百合的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下一刻她用力地拍打着他使劲地反抗了起来,却让单冰亚更加愤怒,灼热的大手狠狠地扣住她的后腰,那样强势的力道几乎折断了她的腰。

伊百合吃痛,张嘴咬他,单冰亚根本就不管,即使被咬破了唇也不放开她。

血的味道在唇齿相交中逸散了开来,伊百合想往后躲他就紧紧地逼近,办公桌上的茶杯被扫落在地上,发出了破碎的声音。

终于伊百合脱了力,不再挣扎,唯有紧紧地攀住他的肩膀。

单冰亚吻得深,手按着她的腰身紧紧相逼,不给她任何喘气的机会,轻松地扯掉了她的长裙。

伊百合好不容易从热吻中逃脱开来,她气喘吁吁,“单冰亚,你、不要……”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固定住了下巴再次吻住。

单冰亚的手在她姣好的身躯上游移着,所到之处带起一片片火焰。

伊百合不可抑制的发出几声低呤,却也因此勾起了他内心更深沉的渴求,坚硬温厚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微凉娇媚的身子,就这样得到了她。

伊百合拼命的挣扎,单冰亚动作极快的扯住她的双手,将它们固定在头上,他牢牢地箍住她的身子,即使她剧烈的挣扎着、用力的踩他的脚也不放手。

伊百合毕竟是女人,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挣扎了好一会儿就没有了力气,终于安静了下来,耳边听见的,是他已经不再平稳的心跳声。

“百合,你到底想要什么?”单冰亚的声音很是沙哑,带着浓浓的倦意、失落。

“我要什么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伊百合傲气的抬头,妖媚的挑眉,对上他神色复杂的眼睛,“只是你一直不想给我而已。”

“你想进单氏的董事会,想利用我帮你对付乔翊升,只不过我的条件跟藤南川是一样的!”单冰亚捏住她的下颔,深邃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字字清晰地说:“除非你是我的,否则就算你拥有藤子婷转让给你的那些股份,也休想左右单氏,为你所用!”

一瞬间,伊百合仿佛坠入深渊,单冰亚的话,让她整个人好像被一层冰霜封住了一样。

原来他早已看穿了她的意图,甚至连她跟藤子婷的交易、藤南川对她说过怎样的话,他全部都知道!

这个男人不动声色的隐藏了这么久,只为得到她?

……

清晨,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投入房间里,被子被晒得暖暖的,伊百合动了动被折腾了一夜酸软无比的身子,意外地碰到了温热的身躯。

睁开眼来才发现自己是俯趴在单冰亚身上的,抬眸的瞬间对上了他点漆般乌黑的眼,伊百合感到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

虽然她跟单冰亚已经不是第一次同床了,可是每次他们欢爱过后,她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的他总是先她一步起来,从来都没有过现在这样的状况。

第二天早上醒来,两人竟然躺在同一张床上。

“你不去工作吗?”伊百合有些惊讶的问。

“我想陪你多睡一会。”单冰亚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伊百合的心狠狠的震了下,想起男人昨晚跟她说过的话,暂时有些不想面对他。

“我去洗漱……”说完,她慌忙的跳下床去。

“百合!”就在伊百合要进入浴室的瞬间,单冰亚突然在背后叫住她:“昨晚我跟你说的事,是认真的,希望你好好考虑!”

伊百合没有回答他,只是心情沉重的走进浴室,关上了浴室的门。

单冰亚昨晚的话,跟那天藤南川说的是一样的,而言泽寺就算没有像他们一样威胁她,也已经与她达成了协议。

其实伊百合心里清楚,他们三人从小就对她觊觎已久,就算她不要他们帮她对付乔翊升,他们也不可能放过她。

难道她真的要在这三个恶魔当中,选择一个人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