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176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2-23 05:09:33 字数:12458 阅读进度:177/634

维多利亚大酒店是只为上流社会的人提供服务的特殊场所。

酒店的造型是一座哥特式城堡,尖尖的塔顶,层叠高耸。宽阔的大堂前,罗马柱根根屹立,在各大出口前,居然还有士兵造型的保安。

酒店内置赌场、台球室、保龄球馆、餐饮部、洗浴中心、总统套房等等。

在这里所有的服务皆是全一流,可真正媲美国王的享受。

单冰亚带伊百合去的专有餐厅在18楼,餐厅内的灯光弄得很暗,主要以烛光为主。餐内的布置十分温馨浪漫,又不失奢华。

他们坐的的位置靠窗,从窗口看去,可以看到a市的美丽的维多利亚海湾。

繁星下的夜里,几艘赌船游荡在海面上,遥遥望去,赌船内一片金光灿烂,歌舞升平,不时有巨大的烟花在夜空中绽开。

伊百合静静的坐着,望着窗外的美景,心里琢磨着单冰亚突然带她来这里的目的。

过了一会,上菜了。所有菜式皆是以西餐和甜点为主。

由于餐桌不大,食物是上一样,撤一样。

每一叠食物,waiter只取一点放入他们餐盘中,不管剩多少,立即撤走。

“cheers!”单冰亚举杯,嘴角挂着一抹满含深意的迷人微笑。

伊百合回神,礼貌的举杯,与他共饮!

就在这时,悠扬的小提琴乐曲响了起来。

只见单冰亚突然走到她的面前,朝她优雅的行了个礼,然后上前牵起她的手,轻轻的一吻,用最醇厚性感的声音问道: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吗?”

伊百合怔怔的望着他,心下紧了紧,他这样炽烈的眼神让她感到害怕。

但单冰亚却牢牢握住她的手,深邃的眸子紧紧的凝视着她,眼底的那道炙热的光芒几乎要将她焚烧。

伊百合别过头去,不敢再与他深邃的眼眸对视。

如今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想其他事情。

伊百合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可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已经在单冰亚的怀里了。

伊百合惊讶地想要挣开,却在抬眼看到单冰亚唇边低沉的笑时,放弃了挣扎。

她本来就是要勾引他的,利用他对付乔翊升是她的目的,只是陪他舞一曲而已,也无伤大雅。

单冰亚握住伊百合的手,另一手滑到她腰间,带着她在**暧昧的餐厅里慢舞起来。

他的唇,若有似无的滑过伊百合的耳畔,带着微热的湿软:“怎么不说话?”

“说、说什么?”伊百合有些怔仲的问。

单冰亚轻笑:“你平时不总是伶牙俐齿?这会竟然说不出话?”

她平时伶牙俐齿吗?在他的印象中?

伊百合有些负气的抬起头,却撞上了单冰亚覆满宠溺的深邃瞳眸。

她的心,在这一瞬漏掉了半拍。

单恶魔这样宠爱的眼神望着她,竟让她有种强烈被爱的错觉!

“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单冰亚的轻柔话语在耳边,缓慢而诱惑:“比如说……说你爱我。”

“你……”伊百合心下一颤,顿了顿,表情妩媚又妖娆。

她踮起脚尖,主动揽上单冰亚的脖颈,吻上了他的薄唇。

唇舌交缠,伊百合大胆的伸出舌尖,一点点的探进单冰亚的口中,却被他的舌缠绕住,辗转追逐。

单冰亚化被动为主动,愈发激烈的吻住她。

伊百合脸颊酡红起来,被他吻着发出甜腻的娇喘声。

单冰亚下腹一紧,就想在这里就要了她,可一想到接下来还有安排的节目没进行,他还是忍住了。

一吻结束,他眼里闪过一抹迷离,但很快冷静下来。

单冰亚抚唇轻笑:“很甜,我很喜欢你主动吻我。”

伊百合望着他,淡然道:“相信你已经知道藤子婷将股权转让给我的事,只要你帮我入了单氏的股东会,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是一个吻而已,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再吻一次。”

说着她揽过单冰亚的脖子,欲再亲上去,可却被他阻止了。

“不要了!你的吻里只有交易,不是爱!”单冰亚眼眸有些黯淡,受伤道。

伊百合笑容微僵,也许她不该在这个时候提及进驻单氏股东会,她太激进了,毕竟单恶魔不是一般人,并不好糊弄!

单冰亚仿若不在意:“没关系,我可以等,你飞不出我的手掌心。”可是搂着她的臂力,却在越收越紧。

伊百合似乎感觉到他的害怕,他在紧张什么呢?这样嚣张霸道的男人,还会害怕有什么会失去的东西吗?

这时,身穿白衬衫、打着黑色领结的服务生推车过来,上面有葡萄酒,还有杏仁蛋糕。

蛋糕很漂亮,有十几层高,上面镶满了亮闪闪的宝石。

单冰亚将一块切好的蛋糕放到她的面前,笑道:“这是我请厨师专门为你做的杏仁蛋糕,尝一块吧?”

“谢谢!”伊百合嘴角勾起一抹笑,拿起餐盘。

单冰亚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眼神热烈、痴迷,带着浓郁的神情。

伊百合抬头,感激的说:“今晚我很开心,谢谢你为我准备的一切,以后我都不会忘记今夜如此迷人的夜晚!”

说完,伊百合开心的张嘴,咬了一口蛋糕。

“啊!”她惊叫出声,怎么好像咬到一个非常硬的物体,差点把她的牙齿咬坏了。

伊百合将这个硬邦邦的物体从嘴里吐出来,当场愣在了原地。

竟然是一枚璀璨的钻石戒指?!

难道他……要……?

伊百合简直不敢相信,心跳砰砰的加速跳动,疑惑又震惊的看着单冰亚。

这时候,大厅里的烛光全都熄灭了,浪漫魅惑的乐曲响起。

突然一束灯光,打在她面前的单冰亚身上。

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大束玫瑰花,他面对着她,脸上带着深沉的微笑,突然单膝向她跪了下来。

伊百合心中一慌,下意识的后退,不解他究竟要做什么。

单冰亚递上鲜红的玫瑰花,黑眸里凝着热切的渴望,只听他道:“百合,嫁给我吧!”

伊百合顿时懵住了。

两只妩媚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住单冰亚。

“百合,嫁给我吧。”他又说了一遍,这一次不再是她幻听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却撞见单冰亚的眼里前所未有的认真。

伊百合的身子一颤,一股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

“你在跟我开玩笑?”除了这句话,她不知还能跟他说什么,单冰亚会有这一举动,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单冰亚微皱起眉头,眼里掠过一抹不悦,却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告诉她:“百合,我对你是认真地!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有你,从来都没有变过!”

“可是,你已经结婚了啊!”伊百合本能的拒绝。

“我跟藤子婷已经约定好,下周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单冰亚说这话的时候,竟是无比的轻松。

“所以你想让我跟你结婚?”伊百合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的!”单冰亚点头。

“可是,我结过婚啊!”伊百合找了个借口逃避。

单冰亚正色:“我也结过婚,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结合!”

“你刚跟藤子婷离完婚,就马上跟我结婚,你让外边的人对我怎么想?”伊百合凝眉考虑了片刻,冷静的反问。

“你只要安心嫁给我,准备当我单冰亚的新娘子就可以了,其它的一切你不用管,都交给我!”单冰亚握住她的纤手,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伊百合摇摇头:“没有那么容易,我现在不仅仅是伊家大小姐伊百合,还是藤家的义女,你刚跟藤家大女儿离婚,又立马娶了藤家义女为妻,你要藤诺野怎么想?外界的人又如何看待我?”

她知道,藤诺野一直看好的,是她跟言泽寺,而非单冰亚!

本来藤子婷跟单冰亚离婚,一定会惹来藤家人的非议,如今她再参和一脚,无疑是给那些质疑藤诺野认她为义女的人落下口舌,这不是让藤诺野自扇一个耳光吗?

所以无论是情理上,还是利益关系上,都不允许她这时候这么做!

“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单冰亚并不在意的说,深深看入她的眼:“百合,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成为我单冰亚的妻子,就自然是单氏董事会成员,你还想要什么,我都会帮你得到!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忘了其他人,全心全意来爱我。”

“不行,我不能这么草率的答应你!”伊百合眸色冷然,她另有考虑:“如果这个时候你让我嫁给你,那我曾经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我不想这时候得罪藤家,跟其它人翻脸,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单冰亚眼里迸射出一道怒火,他眼神犀利:“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只当我单冰亚一个人的女人,你是不愿意为我放弃其它的选择吧?”

伊百合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她摘下钻戒,递还给单冰亚:“戒指还你!”

“你收着吧,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不收回来!”单冰亚心头一痛,压抑着被拒绝的怒火。

“我不要!”伊百合语气坚决。

“我让你收着!”单冰亚怒声咆哮,眼中流转着势在必得的气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戴上我送给你的钻戒!”

*

这天,天气晴朗,伊百合陪着肥姐去美发店做头发。

两人边做边聊。

当伊百合聊起单冰亚前不久刚跟她求婚的时候,肥姐忍不住惊呼:“你这个女人最近是不是走桃花运了?前不久才跟藤南川分的手,现在言泽寺、单冰亚居然争着要娶你?”

伊百合勾唇笑了笑:“这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对了肥姐,你那个大学生小白脸现在还跟着你吗?你怎么也不换一换?”

“姐最近就好上了这一口——老牛吃嫩草嘛!”肥姐满不在乎的说。

伊百合摇头一叹:“哎,现在流行的是小女孩配大叔,你那是小白脸傍富婆,不适用!”

“怎么不适用了?就许那中年老男人装深沉欺骗小女生,不许我这个中年风情老女人去钓个小男生玩玩?我还就吃嫩草了呢,年龄比我大的老男人统统都不考虑,只潜规则年纪轻的,身体强的小帅哥,那样才有意思!”肥姐嘴角浮现一抹邪恶的笑颜。

伊百合认真的劝道:“肥姐,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找个男人结婚?”

“不瞒你说,我还真有过!”肥姐倒也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现在已经是奔四的女人了,银行里还算有点积蓄,也想着什么时候不在炫舞干了,就退下来,找个男人打发下辈子时间!可是,难啊!”

“怎么难了?”伊百合拧着眉问。

“我这样的条件,不好找男人啊!毕竟年纪摆在这儿,跟我差不多大的男人吧,现在要么都有老婆了,要么就在包养年轻的二奶;找个年纪轻的吧,又担心小伙子不可靠!更何况我不还有点钱嘛,现在男人都喜欢年轻小女孩,巴不得女人越年轻越好,看上我的也多半是因为钱,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被男人骗的够惨了,可不能到了这把年纪,再被男人骗一次,所以要慎重啊!”

肥姐吐完自己的苦水,又把目光转向伊百合,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呀,还是趁着年轻尽早挑个条件好的,把自己嫁了吧?女人这年龄不等人啊,越拖到后面越嫁不出去,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吗?‘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呐!’你呀别成天想着报仇,等到我这个年纪,就后悔了!”

伊百合知道肥姐说这话是为了她好,其实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结婚,只是婚姻不是儿戏,自从有了第一次的失败经验,再婚对于伊百合来说,更加是一次慎重的选择!

不管怎么说,她始终认为婚姻要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不是谈谈恋爱,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就能去拥抱那个。

在某种程度上,婚姻意味着责任。

而伊百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她愿意为他去承担责任的那个男人。

“肥姐,你看这发型还满意吗?”美发师跟肥姐相熟,搭在肥姐的肩膀上,问道。

伊百合闻声望过去,肥姐的脸型,配上这红色的短发,红色的头发将脸型包裹,脸色被印的微微发红,平添了几抹神韵,不用笑,都给人一种年轻时尚的感觉。

果然是最适合肥姐的发型,伊百合忍不住赞叹。

肥姐自然也相当满意,她连连点头,掏出皮包拿钱,“很好,多少钱?”

“看在你们这两位大美女熟客的份上,给你们打个八折!”美发师笑得爽快。

肥姐掏钱也掏得爽快,“谢谢,不用找了!”

美发师立即感谢,亲自送肥姐跟伊百合出去。

也难怪美发师这么热情,肥姐付给他的钱,比全折都还要多,他能不高兴吗?

街上很热闹,伊百合跟肥姐走在人群中,边逛街边聊天,漫无目的。

正商量着要去哪里吃东西,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辆车在他们前面停下,司机从车上下来叫伊百合跟肥姐上车。

肥姐见那辆车熟悉,便叫伊百合跟她一起上去。

等上了车,伊百合才发现,原来牧正衡和魅爷都在车上。两人一身黑衣黑裤,外加两张黑脸,整一黑客帝国。

牧正衡精神好像不太好,脸色有些苍白,而宇沫深也是将脸望向窗外。

没人说话,伊百合不知道牧老板跟魅爷的关系怎么会闹得这么僵。

牧正衡叫肥姐上来,是跟她交代工作的,他最近事忙,可能有段时间不会来炫舞,让肥姐多注意照看下场子。

两人附耳交谈了一会,牧正衡才抬眼望向伊百合:“你去哪?我送你一程!”

其实这时候车子已经开了离刚才那个街区,有一段路程了,牧正衡这时候才注意到伊百合,说这话颇有种应酬她的意味。

伊百合想着,可能是她在场让他们说话多有不便,既然人家不欢迎自己,她还是识趣的早点消失吧。

于是伸手指了指:“就在前面路口停吧,谢谢牧老板!”

牧正衡点点头,不再说话。

到了前面的路口,车子停下,伊百合便下了车。

只是她没有想到,宇沫深也跟她一起下了车。

“百合,有没有空,跟我去喝一杯?”宇沫深叫住她,问道。

伊百合点点头,带着宇沫深来到那间‘雕刻时光’酒吧。

调酒师阿枫见到伊百合了带了个朋友过来,笑着跟她打招呼:“hi,百合,你朋友?”

“嗯,给我们两杯tequila!”伊百合点点头,跟宇沫深并排坐在吧台上。

“百合,不好意思,今天是凤姐的祭日,我不想喝酒!”宇沫深忽然神情黯淡的说,眉宇间说不出的疲倦。

伊百合一怔,瞬间明白过来,她是说呢?刚才他跟牧老板都是黑衣黑裤,两人脸都是臭臭的!

只是……为什么要用个‘都’字呢?

凤姐将宇沫深一手带大,教他在欢场的生存技能,对宇沫深来说,既是养母又是师傅。今天是凤姐的祭日,宇沫深心情不好,可以理解,那牧正衡呢?

他是怎么回事?好像一点也不开心,甚至很哀伤,穿着黑衣黑裤,全身萦绕在低气压的氛围里,散发着彻骨的冷气。

难怪他跟宇沫深会争执了!

“我们刚从公墓回来!”宇沫深突然说道,转过头来望向伊百合:“牧老板其实是我的叔叔,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嗯。”伊百合点点头,等待着宇沫深的下文,顺便跟对面的阿枫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上一杯酒就可以了。

“牧老板他原名不叫牧正衡,牧正衡是他后来起的名字,他改过姓,本名叫宇振越,跟我一样是宇家的人,我爸爸的亲弟弟!”

“宇振越?”伊百合一惊,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著名的心脏科专家,就叫宇振越!他的医术曾经名及一时,有许多患者慕名而来请他做心脏手术。”

“不过,宇振越就是现在的牧老板——牧正衡,也是在宇家最有医学天赋的人!他十五岁就出国留学,在国外是一个专家组的带头人,曾经获得过不少学术成就,在国际上几次拿奖,国外很多医院都重金聘请他,甚至有很多富豪出高额的天价,请他过去做家庭医生!”宇沫深陷入回忆中:“本来牧正衡回国之后,就要正式接手宇家名下所有的医院、诊所,接任我父亲现在的位置。他的一生本来可以是完美的,如果没有爱上那个女人的话。”

“牧老板爱上的女人,难道是凤姐?”伊百合下意识的揣测。

宇沫深点点头,苦笑:“如果不是因为我,牧老板也不会认识凤姐,他不认识凤姐或许这一生都要改写了!凤姐是牧老板这一生的挚爱,他甚至不顾一切地想要娶她!”

“可惜凤姐是个交际花,在欢场上混了那么多年,早就不是清白干净的身子了。她有过不只一个男人,和商界人士都有私情,没有人赞同他们在一起。可是牧正衡却告诉我爷爷,他一定要和凤姐在一起,即使所有的人都反对,他都会坚持下去。他愿意放弃继承宇家的一切,甚至愿意放弃从医,但绝不会放弃那个女人。”

“那时候的宇家上下像炸开了锅一样,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介入父子两代掌权人的对峙中。我爷爷后来终于妥协了,他要牧正衡娶一个名门千金,而凤姐他可以收做情妇。这样一来,牧正衡不但可以继续继任宇家在医学界的地位及名下所有财产,同时也没有人会再反对他和凤姐在一起。”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牧老板是不会答应的!”伊百合淡淡一笑。

“不错,牧正衡确实没有答应。”宇沫深抬眸,目光深邃悠远:“对他来说,如果是真心爱一个女人,就不会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委屈。如果凤姐在牧正衡眼里只是一个情妇的话,他根本不会为了她与爷爷对峙。”

“牧正衡告诉我爷爷说,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凤姐的,他一定要娶她。经过无数次争执后他决定离开宇家。而我爷爷真正愤怒了,从小寄予厚望的小儿子,第一次令他感到失败。所以我爷爷亲自登门找上了凤姐,并运用手中的权势逼她离开。”

“就这样凤姐被迫离开了夜总会,却不幸在途中遭遇到歹徒的轮j,她肚子里四个月大的孩子就这样流掉了。”

伊百合听着有些毛骨悚然,却无言以对,只能听着他继续说。

“等牧正衡找到她的时候,凤姐已经割腕自杀血流了一地,当时满地都是鲜血。等我赶到的时候,她躺在牧正衡的怀里,已经没有呼吸了。”宇沫深说到这里的时候,双手紧紧握拳,声音都在颤抖。

“从那之后,牧正衡便离开了宇家,离开了医学界,自立门户。他认为凤姐的死,是我爷爷直接造成的,虽然至今仍然没有找到指使歹徒轮j凤姐的凶手,但我爷爷当年的所作所为,直接导致了凤姐遭遇不测。所以牧正衡恨宇家,他改名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宇家,宇振越这个名字,从那时起,也从医学界消失了。”

“他为什么没有再继续从医,而要进军欢场?”伊百合只感到有些好奇,就算牧老板恨自己的父亲害死了他心爱的女人,也不必要连自己喜欢从事的职业也一并放弃啊。

以他当年在医学界的名气,完全可以自立门户,根本无需宇家的扶持。

“牧正衡当年弃医转做夜总会这行,也是有原因的。”宇沫深深吸口气,解释道:“一来,他是下定决心彻底跟宇家划清界限,凤姐的死毕竟与我爷爷有关,也是因为他是宇家继承家业的继承人这一身份造成的,他觉得是自己的身份害了心爱的女人,所以决定以后都不再从医,也好跟宇家彻底的断了联系。”

“二来,是为了追查真凶。凤姐死的太惨,怀了身孕却被人轮j,想必当年指使那帮歹徒的凶手,跟凤姐一定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牧正衡改名后接手了凤姐生前的夜总会,渐渐发展壮大,就是打算从她身边的人查起,发誓一定要找出此人,替凤姐报仇!”

宇沫深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溢满了仇恨的火花,伊百合立即就明白了。

“阿深,你这些年一直在炫舞里做男公关,甚至做成如此出色的魅爷,就是为了协助牧正衡找出当年陷害凤姐的真凶,替她报仇吧?”伊百合读懂他道。

宇沫深沉默了片刻,握了握拳:“没错,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我跟牧正衡都一定要替凤姐报仇!”

伊百合终于了然了,为何宇沫深异于寻常人,明明有一份人人羡慕的稳定职业,晚上却一定要去炫舞做什么高级男公关。

原来他打扮成魅爷,并非为了自己消遣,而是为了报仇!

每个人都有不同于别人的经历,每个人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有时候看似不合乎情理的一件事,其实往往是在情理之中的,只是外人看不到一些隐性的原因罢了。

“既然如此,你跟牧老板又为何会争执呢?你们俩有共同的目的,不是应该合作无间吗?”伊百合抬起头来问,认真的看着他。

宇沫深摇头叹了口气:“我们之所以争吵,主要是因为我爸爸的身体快不行了,你知道我哥哥他是个弱智,不可能接手宇家生意。而我虽然医院的副院长,但我从小就没把自己当成宇家的人,我希望牧正衡能重新考虑,继续从事他有天赋又擅长的医学,由我在炫舞里继续追查下去!”

“但是牧老板不肯,他希望继续留在炫舞,叫你去医院当牧院长,全面接手宇家的一切?”伊百合已猜到他接下来要说的。

宇沫深默默的点了点头,拿过伊百合的酒喝了两口。

“喂,你不是说心情不好,不喝酒的吗?”伊百合无语的叫道。

宇沫深皱了皱眉:“我现在心情又烦了,想喝!”

伊百合只能又问阿枫要了杯酒,出声感慨:“要说你们叔侄俩还真是奇怪,别人家都是为了争遗憾争个头皮血流的,你们俩倒好,谁都不想要!”

“宇沫深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段仇恨耽误了自己,牧老板已经在欢场这块混了这么多年了,他在这里有他的人脉跟势力,白道黑道谁不给他的面子……?”

宇沫深不满的打断:“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牧老板?”

伊百合摇摇头,正色道:“我的意思是,牧老板继续留在炫舞,比你留下来,给凤姐报仇的成功几率更大!你又何必执着呢?”

宇沫深神情复杂的盯着她,张了张嘴:“百合,我也知道,牧老板留在炫舞比我留下来有用,可是我不放心你啊!”

伊百合愣住,撇了撇唇:“我?我有什么好让你不放心的?”

“百合,其实我……”宇沫深眼神深邃盯着她,妖异的眸光无比发亮。

“宇沫深,不如我们去跳舞吧?”伊百合看到他这个表情,连忙打住,转移话题。

不知为何,她此时心怦怦直跳,竟然没有勇气听他把话说下去?

她在逃避什么?还是隐隐的,已经猜到他要说些什么?

不会啊,宇沫深他不是男女通吃吗?应该……不会对她……应该不会的!

伊百合阻止自己胡思乱想,软磨硬泡的将宇沫深从吧台上拉扯下来,两人一起没入纷乱激狂的舞池中。

他们前脚刚走,酒吧里紧跟着就进来了一道高大俊逸的身影。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藤南川!

只见他的目光暗沉又低落,魅惑的脸颊上,凝结着一股寒气。

他进来后就直接坐到吧台上,问阿枫要了杯烈酒,一句话都没说,就一口灌下,紧接着又要了一杯。

就这样,烈酒被他一杯杯的饮下,如同灌水一般,真正的豪饮。

又一杯空了,藤南川将杯子推过去,示意阿枫倒酒。

阿枫拒绝,看藤南川的样子估计他再喝下去会出事,极力的劝着。

怎奈藤南川根本不领情,直接掏出棕色皮夹,从里面抽了出几张粉色的钞票,拍在吧台上。

阿枫被他这‘豪迈’的举动怔住了,他很早就在这个酒吧里调酒,跟三大恶魔都认识。

在他眼里的藤南川,是个冷静、稳重、绅士、懂分寸的成熟男人,自制力很强,生活作风也严谨,很少去酒吧夜总会那样的地方。

可是今天他不但不冷静,反而还在喝酒卖醉,阿枫真难想象这会是藤南川的作风!

原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每一个人都有其它人所不了解的另一面呢。

阿枫无奈的取酒,加了半杯的冰,再浇上威士忌,重重的放在吧台上。

“藤少爷,就算你不在乎钱,也不能不在乎命吧,你都喝多少了?”酒吧里,热舞的人群,嘈杂的音乐,几乎把交谈的声音都盖过了,互相交流只能喊话。

藤南川默不作声,就跟没听见似的,继续饮酒。

见劝他不成,阿枫干脆将酒瓶往吧台上一放,让他喝个够。

其实也难怪藤南川会如此的烦躁。

今天下了班以后,他跟alizee去约会。对于这次约会,藤南川已经借故工作忙,一拖再拖了。

谁知藤母下班前一再打电话叮嘱,要他不要忘记跟alizee的约会,他这才不好推辞。

好不容易应酬完alizee,藤南川草草结束了约会,便开车把alizee送到她父亲为她在中国刚买的别墅门口。

可alizee却无比娇腻在他的怀里,撒娇不肯走,嘟唇娇柔道:“川,你好久都没有陪过我了,不如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公司出了点事情,我比较忙!”藤南川看似宠溺的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轻哄道。

“又是公司有事?我不管,你现在就陪我上去,走啦!”alizee难得的撒娇,不依不饶,任性的抢走了他的车钥匙,跳下车去。

藤南川只能无奈的跟着她下车,无论如何跟拉克希米家族的这条线不能断,现在他正是关键时期,alizee背后的家族势力对他还有利用价值。

alizee一脸幸福的腻过来:“还是子婷教我的这一招管用,走吧,我可是特别准备了烛光晚餐哦!”

“你们法国人就是懂得浪漫,而你就是一个浪漫的精灵!”藤南川轻笑起来,优雅的称赞道。

虽然两人之间,一直是alizee主动,但每一次藤南川也不得已尽力配合,毕竟享受女人给予的爱情,远比爱一个女人,来得轻松许多。

alizee眉眼如丝,在他耳边吐气呵兰:“你不觉得我更像一个妖精吗?”

说着,打开了家里的大门,掂起了脚尖,一口咬住藤南川的耳垂,挑逗起来。

藤南川不动声色的将她搂入怀中,敷衍的俯身吻住她诱人的红唇,喃喃道:“你的身体真香!”

“是紫罗兰的香味,我的最爱!”alizee扬唇笑了起来,跟藤南川来了个法式热吻。

这时,家里的佣人出来了,突然打开了客厅的灯。

“啊?小姐,藤少爷……”佣人吓得顿时尴尬无比。

alizee脸色清冷,不满佣人打扰了她的好事:“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今晚不准出来!”

佣人只好讪讪的退下。

“川,去我的房间吧?”alizee趁机提议,拉着藤南川跟她来到她的房里。

宽大的餐桌上,alizee早已吩咐好佣人准备好了烛光晚餐,她无比娇羞的一笑:“川,我去换件衣服,你先等我一下!”

藤南川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alizee已经换了一套黑色的透明蕾丝睡裙出来了。

这透明的雷丝,衬出她曼妙迷人的身段若隐若现,吊带的款式露出圆润滑腻的珍珠肩,胸前的波涛汹涌引人浮想联翩,两条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大长腿,由于裙摆短到不能再短,整个的露在外面,让人一见口干舌燥。alizee本就是个大美人,身材也很有料,只是她平常的装束都突显出婉约淑女风,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今天这刻意的妖艳打扮,全是藤子婷告诉她的,子婷说她的哥哥藤南川喜欢媚惑如妖精般的女子。

她若是再学东方女人的含蓄跟委婉,是得不到藤南川的心的。

所以alizee才借着这次约会,特意把藤南川请到自己家里来,让他也看到自己妩媚性感的一面。

只是藤南川看到她这副妖娆的妆扮,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伊百合那娇媚的身材,魅惑的脸蛋,只是单单想一下已经热血沸腾了起来。

“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穿成这样?”藤南传微感惊讶,他知道alizee是大家闺秀,很少会故意穿成这样诱惑自己。

alizee娇嗔一声,大胆的坐到藤南川的腿上,嘟着红唇问道:“川,上次订婚宴上,你已经对外宣布了我们的婚事,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你有其它动静?我可都等不及了!”

藤南川一怔,alizee终于还是提起了这个话题,一时间有些怔愕。

不是他不想娶她,只是现在他忽然又不想结婚了,又或者是不想跟她结婚。

“川,天天看着你忙公司的事情,我好心疼呢,如果我跟你结了婚,我帮你一起管理公司好不好?”alizee紧紧的抱住藤南川,深情的关心着,在藤南川的视线之外,她的红唇勾了起来。

藤南川被她的这个要求吓到了,她这是要催他赶快跟她结婚啊!

虽然娶alizee是早已拟定好的计划,但其实藤南川的心里还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毕竟他真正喜欢的人不是alizee,当初也是一时冲动才决心跟她订婚,现在看到妹妹跟单冰亚的结局,他也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