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99(高潮)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140 阅读进度:100/634

车子停在了单氏办公大楼底下,伊百合从车内走出,还没来得及走进去。

首先见到的人,不是单冰亚,也不是言泽寺,而是乔妍玉。

她似乎刚从里面出来,楼下的门卫不让她进去,单冰亚似乎提前打过招呼,他不会再见乔妍玉,为了避免纠缠,再见到她,不许再放行。

哎,单冰亚还真是够无情的,毕竟乔妍玉也当了他一年名义上的未婚妻不是?

不过他这么做,伊百合是可以理解的。

一来是避免乔妍玉再做不必要的纠缠;

二则是嘛,为了阻止乔妍玉找他帮忙挽救伊氏。

他若是帮了乔妍玉,无疑是得罪了伊百合。

在前任未婚妻,跟现任情妇之间,他必须做出选择。

显然,单冰亚现在的态度,伊百合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乔妍玉就……不能理解了,还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伊百合的身上。

“伊百合……”

包含着怒气与不忿的尖厉叫声。

伊百合一抬头,就看见气势汹汹朝自己冲过来的乔妍玉。

虽然她打扮一如既往的精细,只是神色之间的失落与凄惨却是难以掩饰的。

也是,好不容易来求见一趟前任未婚夫,却是被拒之门外,心里的落差是肯定有的。

伊百合的笑容魅惑,乔妍玉被如此的对待,的确是有些过分!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单冰亚原本就不喜欢她,是她自己硬要抢去的,就算没有伊百合出现,相信她也不可能成功嫁入单家。

何况嘛,她曾经还的罪过自己,伊百合就更不可能让她那么好过了。

她伊百合怎么可能随便就让人给欺负了,这几年她一向奉行的是‘睚眦必报’精神,谁敢欺负她或者曾经欺负过她,她一定会报复回来。

好笑的看着乔妍玉怒气冲冲的走到自己的面前,伊百合没有让站在身边的保镖去拦住她,而是任由她冲到了自己面前。

乔妍玉这个女人,虽然心肠的确是不怎么好,不过伊百合还是看出了她没那个胆量对她做什么,色厉内荏。

“最近妍玉姐姐跟你的母亲应该很忙吧,怎么有空来找妹妹我跟前任未婚夫叙旧呢?”伊百合故意加重‘前任’两个字,笑眯眯的火上加油。

乔东方这个人虽然现在到处去求人挽回伊氏,但他的本性伊百合还是清楚的,就像所有男人一样,江山事业和美人妻子,毫无疑问的所有男人最终都会选择前者。

因为人的本性就是自私的,男人更加如此。

妻子儿女,哪比得上他们的事业江山来得重要?

乔东方今天来找单冰亚,只不过是在做这个‘艰难’的选择前,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已。

让他彻底的放手伊氏,保全凌波丽跟乔妍玉母女,这个概率实在是低的很。

而同样,凌波丽也并不是个省事的,她才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跟女儿就这样被牺牲了,所以才会叫自己的女儿,厚着脸皮的来求曾经抛弃她的男人。

伊百合见此情形,估摸着乔家那边这几天应该是斗的不可开交了吧。

“你这个贱女人,谁是你姐姐。”乔妍玉虽然是来势汹汹,终究是没有对她动手,只是嘴上却是不饶人。

伊百合对于她的辱骂欣然接受,脸上的笑容依旧是灿烂得很。

“对哦!”伊百合装作恍然大悟,“我都差点给忘记了,你当然不是本小姐的姐姐,你一个身世不明的私生女怎么可能是伊家大小姐的姐姐呢!”

“你胡说。”乔妍玉似乎是被她戳到了痛脚,眼眶子都红了。

“是不是我胡说,只要看这几天父亲会怎么做了,你还真是可怜啊,过惯了好日子,以后跟着你那个已经是半老徐娘,除了勾引人什么都不会的母亲该怎么办呢,而且又不能够从乔家拿走什么,真是可怜啊!”伊百合摊摊手,一副看好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nb

sp;牎澳恪…”乔妍玉气的浑身颤抖,手高高的举起,似乎是想要扇她耳光,伊百合退后一步,身边的眔谏锨耙丫紧紧地制伏住她的手?br/>

伊百合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让人随便欺负了去。

相信之所以单冰亚会在她身边安插上保镖,除了监视她之外,防止乔妍玉这样的人骚扰,这个目的也是有的。

“乔二小姐,你呢,还是老老实实服个软好了,也许大小姐我心情好了,就对你和你母亲不再追究了,好歹我跟你身上的血液有一半是相似的不是。”伊百合慢悠悠的上前好心建议道。

伊百合承认,她是故意的在挑衅乔妍玉。

怪只能怪这个女人时运不济了,上次在宴会上她跟她那恶毒的母亲给她跟藤南川下药的事,让伊百合至今还有些憋气,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把那气给散出来。

正好,这些天她被单冰亚限制禁足不给去炫舞,还不是拜她这个好‘姐姐’所赐,说到底,她之所以跟单冰亚纠缠上,还不是和乔妍玉有关,她伊百合这个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

“你别得意,爸爸才不会听信你的话,爸爸才不会这样对我和妈妈。”乔妍玉尖利的声音,颤抖大声的响了起来。

伊百合掏了掏耳朵,好笑的看着一圈围在旁边看戏议论纷纷的人,这里是单氏集团大楼门口,出入的不是单氏的员工,就是跟单氏有过合作关系的人,单氏总裁的前任未婚妻,他们怎么会不认得?

想必此时,他们一定是在想她伊百合这个坏女人是怎样用尽心机抢走姐姐的未婚夫,还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欺负乔妍玉这个小羔羊吧?

看看她们现在的打扮,的确是这个样子。

秉承rarada一贯的离经叛道之风,性感魅惑,伊百合全身上下透露着一个坏女人的信息。而乔妍玉则恰好是淑女传统风格。而且加上她身边的那几个强壮高大的保镖,完全是一副恃强凌弱的戏码。

这个感觉还真是好啊!

她不介意做这个坏人,也不在乎被别人骂做是狐狸精!

既然大家已经这样觉得了,她伊百合又怎么能够辜负大家的期望呢。

“乔东方当初既然能够这样对待我和我的母亲,他今天同样也能够这样对待你们,你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而且我可不介意再去加点火哦,亲爱的妍玉姐姐,我可是非常期待看着你和你母亲落魄的样子。”伊百合笑脸盈盈,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弧度。

“不会的,爸爸不会这样对我和妈妈的,都是你这个贱女人。”乔妍玉被保镖抓住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眼睛恶狠狠地几乎是要把她给吃了。

伊百合的眉头微微挑起,身体半倚在车前。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乔家的千金小姐,连乔家都没有资格和我来斗,你以为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和我斗?”

看着乔妍玉不服气的表情,伊百合只觉得好笑。

她美艳的脸上泛起一抹邪气,优雅的俯下身凑近乔妍玉的耳边:“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单冰亚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现在叫他去做什么他都听我的,你以为他还会帮你吗?别那么天真了,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现在由我这个新人取代了你这个旧人,也是时候让你跟你的母亲,被驱赶出家门,流落街头,尝尝我当年受得苦了。”

所以说有些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上天都是公平的,十年风水轮流转,现在也该轮到凌波丽跟乔妍玉这对母女倒霉了。

“你这个贱女人,小三,狐狸精,专门勾引别的女人的男人,伊百合,你还要不要脸了?”乔妍玉气愤的跺脚,脸颊扭曲,恶语大骂。

伊百合表情依旧很淡定,妖媚的眉尾轻轻一挑:“小三?狐狸精?贱女人?这几个词,你最好送给你的母亲凌波丽!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她可是清楚记得,当年凌波丽怎么一步步的设计,阴谋拆散她的家庭,本来她应该有个幸福美满的人生,有疼爱她的父母,跟那些上流社会的豪门千金一样,过着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大小姐生活,伊百合没有忘记,是谁活生生的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这一切。

“你一定不会得逞的,单冰亚迟早会看清楚你这个女人邪恶的真面目,伊百合,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乔妍玉狠狠的咬牙,冷冷的,恶毒地诅咒。

“报应?”伊百合眯起眼睛,不在意的笑:“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报应,也该是报应在你跟你母亲身上,因为你们才是最该受到报应的那个人。”

话已经说了这么多,她可没有再有兴趣和这个即将被上流社会扫地出门的私生女玩了。

给保镖一个眼色,示意他们将乔妍玉放开。

乔妍玉不知是因为刚才挣扎的过猛,还是被伊百合气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竟然摔倒到地上。

伊百合再次慢慢的走到瘫倒在地上的乔妍玉跟前,半弯下腰,靠近她,轻轻地说道:“若是从前的伊百合或许任由你欺负,很抱歉,我不是从前那个任由你欺负的妹妹了,我不介意将你最引以为豪的东西拿走。再将我以前所承受的痛一点一点的,慢慢的还给你。”

伊百合此刻脸上的笑容非常的魅惑妖异,如同复仇的妖精一般,将自己最妖异最绚丽的一面展现出来。

站直身体,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看着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的。

其中甚至有几个闻讯而来的八卦杂志记者。

伊百合的笑容讽刺,却是魅惑异常。

她才不会计较这些记者要怎么写。

二女争夫?豪门遗产之争?正室与小三的pk?还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妹妹勾引走了姐姐尊贵多金的未婚夫?

他们要怎么写,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人生在世,只要活着自己开心就可以了,何必去在乎别人的眼光?

就算在旁观者的眼里,她是个赤果果的第三者,不知廉耻勾引姐夫的狐狸精又如何?只要她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以了。

就在这时,人潮后面突然涌起一阵骚动。

伊百合的目光顺着望去,见到两个高大的人影一前一后的走出单氏大门口,前面的那个人是言泽寺,后面的男人自然是单冰亚。

看来又要有好戏上演了!

伊百合心中了然,眼角的余光闪了闪,突然回过头来,对乔妍玉邪恶的笑:“姐姐,你知道我跟姐夫,每天做几次吗?”

“什么?”乔妍玉愣了愣神,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伊百合故意低了下肩,下滑的领口敞开,将印在她脖颈跟锁骨处的吻痕露给乔妍玉看:“昨晚亚要了我整整一夜呢,我们变换了十来种不同的姿势,从客厅沙发、阳台一路做到房间、浴室……”

说完她还故作矜持的一顿,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软绵绵的声线:“我就跟亚说不要了嘛,他还非要缠着我要,真是没办法,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天了,他就好像吃不够一样,每天都缠着我要好多次,我是无所谓啦,反正我自己也能欢愉,就是不知道经常这样会不会怀孕呢,姐姐?”

伊百合媚眼如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撩人的风情,她就等着看乔妍玉即将爆发出来的穷凶极恶的样子。

果然,乔妍玉听到伊百合说完这些,脸上的表情立即扭曲的变了形,她狠狠的咬牙,强忍着心里猛然窜起的那股酸涩,瞬间瞪圆的眼睛里蓄满了痛恨、嫉妒、仇视跟不顾一切的疯狂。

“你……你们……贱人!”乔妍玉被气得整个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皱紧眉头,猝不及防扬起手来,狠狠的朝伊百合的脸上扇了下去。

一个耳光,扇的又响又狠,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但是伊百合却没有生气。

她咽了口唾沫,敛下眸底的那抹讥讽,眼角的余光却瞥向了单冰亚走来的方向。

眼瞧着他越走越近,伊百合眼里只有冷冷的嘲弄。

“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我呢?我跟亚可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你一定要拆散我们?”伊百合捂住自己被扇的右脸,突然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眼神哀怨的望向乔妍玉。

乔妍玉已经被伊百合一前一后的表现,气得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哪里想到这又是伊百合的一次阴谋。

她暴跳如雷的指着她大吼:“你这个贱人,勾引我的未婚夫?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你

不就是个情妇,是个小三吗?小三也配谈爱吗?就知道在床上卖弄风骚,不要脸的贱货!”

说完她嫉恨的一个耳光,又要朝伊百合另一边的脸扇了过来——

可是这一次,她却没有得逞。

乔妍玉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截住了,截住她的人自然是单冰亚!

“你闹够了没有?”单冰亚皱起眉头,冷冽的面容,相当不悦。

乔妍玉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委屈:“亚,我……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单冰亚已经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她了。

伊百合顿时就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努力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单冰亚面前挤出多几滴的眼泪。她眼眶泛红,一张白净的小脸又红又肿的,比刚刚气势凌人的乔妍玉可怜多了。

单冰亚一下子就燃起了一股怜香惜玉的保护欲,心抽痛了一下,看着伊百合一声不吭,默默隐忍的楚楚可怜模样,他心里不仅责怪起乔妍玉乱发脾气、随便打人,下手还那么重。

“疼吗?”他的手轻轻的覆上她的脸,心疼的问。

伊百合状似委屈的垂下眼,睫毛一颤一颤的渐渐湿润。

她双手紧紧攥着衣裙,默默地低着头,佯装出努力忍着泪水的样子,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乔妍玉,强颜欢笑的又摇摇头。

她这样的隐忍、宽恕,让单冰亚看了更觉得心疼。

“想哭就哭出来吧!”他捧起她的脸,在她眼角轻轻地吻了一下,“不过答应我,就哭今天这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哭……”

伊百合听完后,立即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生,俯在单冰亚的宽厚的肩头,眼泪顺着睫毛滴了下来,落到他的高级西装上,渐渐散开,最后晕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形。

只是那泪眼模糊的眼底,却是一闪而过的一抹得逞的笑意。

乔妍玉再也看不下去了,血红着眼盯着伊百合当着她的面勾引她心爱的男人,最可恶的是这个小贱人明明就是装的,单冰亚居然还吃她这一套?!

“亚,你干嘛那么维护她?你真的被她迷了心窍了吗?就为了这个狐狸精抛弃我,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给我面子,你知不知道这个小贱人她是故意勾引你来气我的?”

单冰亚转头静静地看着乔妍玉,语气冰冷,缓缓地道:“乔小姐,你勾结你母亲凌波丽,在百合跟南川的酒里下药,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没有先去追究你,你却来这里指责我!?”

乔妍玉一听,如遭雷击,怔怔地望着单冰亚……

他——他怎么会知道……

张了张嘴半晌才辩驳出一句:“不是这样的,亚!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了,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做过?”单冰亚阻断了她的话。

“我……”乔妍玉脸色一滞,被单冰亚这句话问的说不出话来。

单冰亚厉眸瞪着她:“妍玉,百合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忍心总是那样对她?别以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若不是当年你陷害百合冒名顶替,你以为单家未来少夫人的位置会轮得到你做了这么多年?”

乔妍玉的身躯颤抖着,冷汗涔涔:“你什么都知道了?”

乔妍玉妆化的一丝不苟的脸上出现绝望的灰白色!

没错,以前单家跟伊家的联姻,每次轮到伊百合跟那三个恶魔约会的时候,她总是会找各种借口陷害伊百合,让她去不成,然后自己冒名顶替她去跟单冰亚约会。

那时候单冰亚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她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他根本什么都清楚。

“我不想把你的那些丑事抖落出来!”

单冰亚冷冷地看着乔妍玉,“看在你还曾经是我未婚妻的份上,我给你留三分薄面,但是……”

他顿了顿,握住伊百合的手,冷冷地看着乔妍玉:“现在百合已经回来了,我也已经宣布跟你解除婚约了,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乔妍玉震惊的往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声音都颤抖了:“亚,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对不起……我……我当年那么做,都是因为爱你啊!我不想你被这个女人抢走!所以我才会做那些傻事!我真的是好爱你,好珍惜你!而且,而且这些年无论你发生什么事,都是我不离不弃守在你身边!她呢……她为你做过什么?”

“不用说那么多了!”单冰亚的脸上没有表情,“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想一件件给你追究!我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么好的心情!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已经不是解除婚约那么简单了,我不想跟你多说!”

“不!我不解除婚约,我不!”乔妍玉歇斯底里的尖叫,肩膀抽动,完全没有了平时端庄得体的淑女形象:“我死也不答应解除婚约!你别想甩掉我!我这辈子都要缠着你!”

“这由不得你想不想!”单冰亚此时的表情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看着地上的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蝼蚁,“你听着,如果你再在这里不顾形象的尖叫,我就会把你做的一切事情,包括你跟你母亲曾经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全部都抖出来!我相信你还是个有理智的人!不会做这种蠢事!”

乔妍玉只觉得自己的大脑里嗡的一声,快要爆炸!

她知道一切全完了,她曾经以为自己很聪明,十分精明,设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局,她觉得单冰亚这辈子定然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些小阴谋、小伎俩,早就在单冰烟眼皮子底下,他根本什么都知道,留着她在身边,只是为了利用她等伊百合这个贱人回来而已。

当此刻单冰亚以这样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的确,人在做,天在看,做过什么,都要偿还!

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阴谋算计,费劲一切心思强抢到自己手上,还是不属于她的。

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知怎么的,伊百合就想起母亲日记里提到的几年前那家灯光昏暗的小咖啡馆……

当时伊玥月憔悴的脸上写满了落寞。

而那个春风得意的小三凌波丽,刚抢走了眼前女人的老公,将乔东方玩弄于股掌之中,像一个骄傲的胜利者一般,尽情的取笑着,嘲弄着。

终于凌波丽的嚣张跋扈,惹起了伊玥月的不满。

她狠狠地蹙起眉头,凝视着这个抢走了自己的丈夫,破坏了自己的家庭,还高高在上,毫无内疚跟愧意的女人!

“凌小姐,我再说一次,你想要跟乔东方结婚可以,没关系,反正这个男人我也不会再要,但是,你想抢走属于我跟女儿的东西,那是不可能的!我一定会跟你争,争到底为止!”

“你凭什么跟我争?”

凌波丽缓缓地拨着自己染成浅棕色的头发,若有似无的露出耳朵边一只价值不菲的水晶耳环,轻轻摇曳着,晃花人的眼!

“一直以来东方最爱的女人都是我,而且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医生说很可能是个儿子哟!他可是告诉我要把伊家所有的家产留给我跟他的儿子,至于你的女儿嘛,东方根本就不想要女儿,他说过好多回,女儿都是赔钱货!而且,你的女儿还姓伊不姓乔,根本就不能算是乔家的人!”

“凌小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女人,也都是有女儿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贬低女儿?难道你认为女儿在男人心目中就不值钱了?”伊玥月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她对儿子女儿一向一直同仁,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而乔东方来自农村,想要个儿子继承香火可以理解,但她绝对受不了凌波丽以为自己生了个儿子,就可以拿自己的儿子在她面前跟她女儿伊百合相提并论。

“我认为女儿值不值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老公他一心只想要个儿子,何况就算没有儿子,我的女儿乔妍玉,也比你的女儿伊百合值钱!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东方早就认识了,在你跟他结婚前,我们就已经好上了还生了个女儿,要不是你是伊家的千金小姐,不是为了你的钱,乔东方怎么可能会选择你?”

“你……你们……”伊玥月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原以为老公只是被这个女人一时迷惑,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乔东方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她。

“我们怎么样?”凌波丽盛气凌人,见伊玥月被她说的快崩溃了,更加恶语相向:“我跟东方每天做的次数,比你这个原配正室还要多,乔东方每次总跟我抱怨,说你在床

上的反应简直就像一条死鱼,要不是为了伊家的财产,他才不愿意多碰你一下呢?你知道我跟你老公一天做多少回吗?你知道我们要换多少个姿势,他最喜欢的哪一种吗?你知道他tt喜欢哪一种口味的吗?你……”

“住口,住口……”伊玥月终于忍不住了,从来都是温柔可亲,贤妻良母,从来没有骂过人,吵过架的她,终于站起身来,伸出手,准备狠狠的给凌波丽这个贱人一个耳光!

但,她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竟然被人阻住了!

伊玥月惊诧地抬头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她名义上的丈夫,乔东方!

乔东方满身风雪,披着大衣。

他一把将凌波丽揽入自己怀中,满含怒意地盯着面前扬起手的妻子,冷冷道:“玥月,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做什么?”

伊玥月不怒反笑,眼角的鱼尾纹深深的铭刻下去:“我只不过是要打她而已!她破坏了我的家庭,勾引了别人的老公,难道不该打吗?乔东方,我现在已经跟你断绝关系,你不要以任何的理由再来阻拦我!”

“你不能打她!”乔东方挡在凌波丽身前,眼神转为恳求,“你不要打她好不好?就算是为了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啊!”

凌波丽却趁机将头埋在乔东方的怀中,将刚刚那些嚣张跋扈之势完全隐藏起来,换成了一副楚楚可怜,任人欺辱的模样:

“东方……东方……你看,你老婆把我……把我叫到这里来,我什么都没说,她一直在指责我,指责我勾引了你,勾引了她老公,她说我是个贱货,狐狸精,该万死不得超生的!她说我肚里的孩子也是个孽种,她现在还要打我……东方,我……我觉得……我不应该生下这个孩子,我现在就要去把孩子打掉,东方,我不破坏你们的家庭了!你们……你们……放过我吧!”

凌波丽这样说着,竟然流了满脸的泪,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一边的伊玥月,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女人,会变脸?

乔东方看见自己心爱的小情人这副模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恶狠狠地朝着妻子伊玥月吼道:“你不是说要跟我断绝关系吗?你跟我断绝关系,为什么要来危害我的孩子!”

接着,他也不再说任何话,将凌波丽包在自己大衣里,带着她快步走出那家小咖啡馆!

只留给伊玥月,一个冷漠绝决的剪影……

伊百合可以想象,当时母亲的心里是有多痛!

自己被小三恶语相向,丈夫不但不管,反而出面维护小三,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将小三带走。

她这个堂堂正室妻子,最后反而成了恶毒的不肯成全他们爱情的拦路虎了!

如今同样的一幕,即将上演到原配跟小三的女儿的身上——

乔妍玉眼里划过一抹嫉恨,她突然冷笑了一声,把眼光转向伊百合的脸上,恨恨的吼道:“单冰亚,就算我同意跟你解除婚约,但是,我永远不会放过她的!”

是伊百合勾引了单冰亚,她相信如果没有伊百合的出现,单冰亚不会在选择跟她订婚后,最后还抛弃了她。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不要逼我亲自动手!”单冰亚揽住伊百合的手,警告的眼神瞪向乔妍玉道:“既然我们已解除婚约了,我和你就再也没关系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更不要妄想着报复伤害我的女人,否则代价绝对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乔妍玉的表情就好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秀眉紧皱道:“单冰亚,你真的要跟这个小贱货在一起?她根本不爱你,她现在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我后不后悔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单冰亚不再理会乔妍玉,握紧伊百合的手,手指在她的手心中轻轻一划,似乎是叫她安心。

伊百合在心里冷笑,玩味的看着这一对男女的卖力表演,眼里只有报复的快感。

哈,凌波丽一定没有想到,她当年的所作所为,有一天会报复到她女儿的身上吧。

现在乔妍玉被单冰亚抛弃的可怜模样,真是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nb

sp;牭是戏还没有演完,她还要需要再加一把火,让他们的矛盾再激烈一些—?br/>

伊百合努力的挤出两行泪,装作十分感动的样子,“亚,你何必,何必为了我……放弃姐姐……”

“其实我早就想这样做了。”单冰亚神秘的一笑,握住伊百合的手,凝视她:“从此刻开始,我决定给你一个新身份,百合,你愿意做我的未婚……”

伊百合似乎意识到单冰亚要说什么,她连忙阻断他的话:“亚,我不能对不起姐姐,虽然姐姐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我,还常常误会我,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姐姐,我不愿意做伤害她的事!”

单冰亚见伊百合如此楚楚动人的模样,虽然心里清楚她是在演戏,还是忍不住伸出手为她擦拭脸颊的泪水,温柔道:“傻瓜,是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的,她要怪也应该怪我,不关你的事!”

“可是刚刚我来找你,被姐姐拦住了,我什么都没说,她就一直在指责我,指责我勾引了你,勾引了她的未婚夫,姐姐说我是个贱货,狐狸精,该万死不得超生的!她还打我……冰亚,我……我觉得……我不应该介入到你跟姐姐之间,我现在就要离开了!你们……你们……放过我吧!”

伊百合说的可怜兮兮,眼眶泛红,睫毛上还沾着泪水,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样子。

说完了,她就转身要走,却被单冰亚扯住了手臂。

伊百合刚一回头,单冰亚已经箍住了腰肢,嘴堵住了唇瓣。

一个暴风骤雨般狂热的激吻……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躁动,没想到平日里冷酷无情的单总,竟然会当众强吻一个女人。

一吻之后,伊百合状似害羞,心里却是忍不住更加嘲弄。

乔妍玉的脸色是完全的白了!

闻讯而来的记者,蜂拥而来,闪光灯纷纷的闪起,这可是今年娱乐界的头条大新闻!

谁要能抢先发出报道,谁就发了!

一边的陆廷陆总监看见这一群围攻上来的长枪短炮,气势汹汹地朝着相拥的伊百合跟他们单总x光机似的扫射过来,赶紧本能地喊道:“大家不许拍!不许拍!”

现在形势尚未稳定,他可不想闹出什么事端来!

单冰亚握起伊百合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吻了吻:“怎么样?你到底答不答?”

“我答应什么?”伊百合挑了下眉,故作不知。

“别跟我装?”单冰亚眯了眯眼,弯下腰,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无名指,“小妖精,我帮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口恶气,你是不是也该回馈我一下?”

“我不知道单总想要什么?”伊百合无辜的眨了眨眸子,妩媚的小脸漾着漫不经心的笑靥。

“我想要什么,你会不知道?”单冰亚冷酷的黑眸一瞬不瞬的噙着她,恶劣的威胁:“要是你敢拒绝,我就……”

“你怎样?”伊百合的脸上娇艳万端,明亮的颜色,秀眉飞扬。

单冰亚揽着她的纤腰,在她耳边贴着,麻酥酥的气息令伊百合全身颤栗,“下一次你求我停的时候,我就偏不停……”

伊百合咬牙:“你以为我怕你?”

单冰亚的唇边带了些暧昧,舌尖轻添她妖媚的脸庞,像是感觉到了梦幻的味道,好美,如同冰激凌的感觉:“我知道你不怕,我也知道你就喜欢征服男人……野性的小妖精……不过没关系,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你——!”伊百合极为厌烦的皱眉,冷斥:“你能不能正经点,这是公众场合!”

“我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所以我只是言语调戏,要是私人场合,早不这样了……”单冰亚低沉的笑,“好了,你就告诉我一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接下来的条件我们慢慢谈,反正我们俩个人的交易也不只是第一次了,可以讨价还价!”

伊百合冷笑,眼里划过一抹不屑,半晌才吐出一句:“我还要考虑一段时间!”

他以为她今天当着乔妍玉跟这么多记者的面,说喜欢他的话都是真的吗?

呵,那不过是她用来气乔妍玉的说辞而已。

&n

bsp;犜谝涟俸系男哪恐校单冰亚只是她的利用工具?br/>

这个工具在适当的时候,发挥他的价值,她会哄一哄他;等到他已经失去价值了,她就会拍拍屁股走人,他以为她真的会替代乔妍玉,做他的未婚妻吗?

他未免也太自信,把她伊百合想的太简单了!

“还要考虑?”单冰亚皱起眉头,薄唇边噙出一抹邪恶的笑意,“你不是都已经用过了吗,还需要什么考虑的,难道还不满意?”

伊百合看似娇羞的跺了跺脚,心里满是鄙夷:“哎呀,单总你好坏!尽说这些没得正经的!”

单冰亚还想再说点什么,突然一个咳嗽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

“亚,你金屋藏娇的女人,不会就是百合吧?”言泽寺一声质问,表情有些抑郁,话虽然是问单冰亚的,可是眼神却是一瞬不瞬的盯在伊百合的身上。

------题外话------

求月票,喜欢本文支持东家的亲们请把月票投给这部文文,谢谢大家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