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98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410 阅读进度:99/634

所以,她决定对单冰亚用最狠得一招,也就是当所有男人都讨厌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明明当了婊子,却还要人五人六的立贞节牌坊的那种类型。

女人讨厌男人装x,男人自然也腻味女人装纯。

女人有什么说什么不是,男人就算看不上你还能给你点尊敬。天天装的跟小处女似的卖嗲未免自降身价,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浑身发冷。

所以伊百合一面花着单冰亚的钱,却还一面道貌岸然的不给他好脸色看。

摆明了就是姐不爽你,姐不喜欢跟你身边待着,但是姐却很喜欢糟蹋你的票子,你能把姐怎么样啊?

“玩?这么玩我还是第一次见。”

单冰亚冷笑,而后突然将桌子上的香水瓶一胳膊全扫进垃圾桶里,再面无表情的将黑色的袋子系紧提出去丢掉。

“以后不许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不在乎她乱花钱,只要她喜欢,他有的是钱给她瞎折腾,但是她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就是不行,故意弄得全身一屋子里混杂香水的味道,以为这样他就会厌烦的离开了吗?

哼,他还是会要她的!

再次回到房间里后,单冰亚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不知道是被这些乱七八糟、不伦不类的各色香水,混在一起的味儿给熏的,还是被伊百合的无情给气的。

推开窗子,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股气还是憋在心里吐不出来,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她就没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呢?

伊百合那点心思他多少还是知道点的,虽然不全但他也看得出来这女人不高兴了。不喜欢以这种方式待在他的身边。所以闹气脾气来未免有些过火,甚至还是故意气人。

但是没办法啊,谁叫他喜欢她呢。

喜欢有理由吗?喜欢一个人会突然间就因为她做了惹你生气的事就变得不喜欢么?如果真那样了,还能说他是真的喜欢她么?

矛盾了半天,单冰亚颓丧的坐下,就挨着伊百合漂亮的小脸却无论如何也舒服不起来。

今天本来他还有几场应酬的,逢场作戏,自然少不了美女作陪,单家声势显赫,再加上他英俊多金,这类场合不免受女人们的奉承迎合,但是他却鬼使神差的推掉了一切应酬直奔金屋藏娇的地方来。

他的心里是有她的,希望能跟她修补好以前的关系。

可结果呢?她就这么对他。一副要发霉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好女人。

“唉……”

叹了口气,单冰亚突然有些头疼,觉得自己好累好累了。顺势就倒在了床上,闭着眼睛忍受着隐隐作痛的头部。

“喂,你没事吧?”

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就是今天死在这里了也没人会搭理,结果没躺一会儿自己的太阳穴处就感觉到几根温温的手指爬了上来。

是伊百合的声音。

她正以一种能让人舒服死放松死的速度和力度不急不缓的揉捏起他胀痛得穴位来。

“没事,就是头有点疼。”单冰亚声音沙哑,薄唇轻启。

“来,靠在我怀里,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

看着男人这副难受的样子,伊百合的心里有些惊讶也有些不落忍了。

不会吧?这才哪跟哪啊……就气成这样了?还头疼……不要被她气成了脑溢血才好啊。

“好~”

说男人贱吧,他还真就贱给你看。

这不,单恶魔刚才还因为几瓶破香水儿在心里腹诽了伊百合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半天,一转眼见她主动来关心自己,立刻就把刚才的怨气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觉得自己心里暖烘烘的,比熊吃了蜂蜜还甜。

说好就做,单冰亚眼里的神色温柔了下来,心情大好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灰色的三角裤,整个人就像一头大熊一样扑在了伊百合的身上。

“按摩头你干嘛要脱衣服?”

&n

bsp;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伊百合刚想开口数落,却被他沉重的身子给压在了床上。

只见单冰亚二话不说就扑吻上来,她的心突突的跳了两下。

这个男人,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吧……

单冰亚将头埋在她的柔软里,嗅着女人身上熟悉又迷人的气味。

那是一种甜蜜的、真实的、温热的、如同梦境般美妙xiao魂的感觉啊──让他尝过一口就再也忘不了这种上瘾了的滋味。

就像是鲜美的糖果,让人忍不住一尝再尝,单冰亚的唇开始在她身上吻了起来。

“你不是头痛吗,还有力气做这个?”

单冰亚还没洗澡,身上混合着烟味儿、酒味儿、以及咸涩的汗味儿。伊百合嗅在鼻息里却意外的觉得非但不是很讨厌,反而还会有一种被诱惑了的错觉。

她是很喜欢这个男人的,尽管他有很多方面不符合她的要求跟审美观,但是还是有不少地方,值得她欣赏的。

比如说:她喜欢他那双眼睛,犀利,深不可测,让人忍不住去探究。

她也喜欢他看着自己的目光,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却是带着野性与掠夺,露骨蚀人。

单冰亚高大强壮的身体也是伊百合的最爱,骨骼强壮,肌肉有力,肤色正好是她比较喜欢的小麦色。

同时,他的审美品味也不错,穿着打扮很好的体现男性的魅力,替伊百合选择的礼物也往往能够获得她的喜爱。这样一个男人,的确是极品。

伊百合承认,她对单冰亚也是有一定兴趣的,但这种兴趣只是一个女人对一个高品位优质男人的兴趣,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更不是爱。

就比如说,她喜欢帅哥,所有帅哥她都喜欢一样,这是一种对异性某些品质的欣赏,但不是爱情。

何况对单冰亚处处的监视跟管制,伊百合已经觉得无法忍受了。

就算再极品的一个男人,每天像个监视器一样的盯着你,长此以往,没有人会受得了。

“做了就不头痛了,这可是国外大学的最新研究。”单冰亚咬着她的睡衣嘟嘟囔囔的说,眼里有着狡猾的喜色。

“哪个大学的研究?”听了他的狡辩,伊百合挑起了眉毛,双手却习惯性的抱住了他的头任他在自己的身上作威作福。

“就是那个那个哥伦比亚?威尔斯利?唉,搞这么清楚做什么。”

不耐烦的拒绝将自己这个谎说得圆满,单冰亚见伊百合表现出顺从,便伸手将她睡衣的肩带向两边拉下,露出她妖娆美丽的身子。

只是看着,他已经觉得热血沸腾了。

他就喜欢伊百合这样的。

女人要漂亮,要性感,要有性格,更要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但也不能太特别了。

何况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要找一个足以匹配的女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才女太麻烦了,傲得没道理,长得不好看的居多,还喜欢装清高和孤寡。

富家女太刁钻了,一个个只会宠着自己,娇着自己,惯着自己,一碰就碎了,恨不得娶她当奶奶似的回来供着。哪个男人也没有这么自虐的,除非是看上了她家后头背景的金钱地位,就当个赠品小心翼翼的笑纳了。

贫民女又太市侩了,一看见开跑车的眼都绿了,你跟她说句话她心里都哆嗦,手都不知道往哪摆却硬想要给你留个好印象。脑子里不知回放了多少流星花园,却料想不到灰姑娘其实也是有身份地位的,标准的贵族千金,只不过虎落平阳被后母欺而已。

至于良家妇女嘛……就更是……

反正,他就是要伊百合这样的,换一个谁都不行。

“小妖精,你怎么长得这么骚,这里这么大呢……”单冰亚眼里火热迸发。

他可是跟伊百合一起长大的,以前懵懂无知的时候,没少研究过小女生的身子构造与自己有什么不同,那时候她这里还只是个小馒头,现在越长越大了,果然经历了男人多了,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又不是我想长这么大的,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伊百合翻了个白眼,错把男人的反问句听成了疑问句,皱着眉头哀哀的回应了一句。

“没关系……没关系,我就喜欢你这么骚、这么浪、这里这么软又这么大。”单冰亚急忙堵住她的嘴,精虫上脑的男人,通常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就这样,单冰亚撩起她的裙子,急不可耐的把伊百合给要了个遍。

欢爱后,两人喘息着趴在床上。

伊百合背对着他,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她明白这个男人是真心喜欢她。喜欢她这个人,也爱死了她的身子。

男人嘛,原本就是这样。

她自诩不是贤妻良母,也不会为他生儿育女,因为她从来就不是那当黄脸婆的料。

被不同的男人供着养着她已经很习惯了,现在被单冰亚包养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和很多人上床变成了只伺候一人。

虽然说她自由自在惯了,但是撇去这些不谈,其实单冰亚算得上一个很好的情人。

床上热情,床下大方!

他人长得帅,对她又足够的宠爱。金卡是真的,别墅也是记在她的名下了。伊百合相信,如果她真的开口向他索要什么车子、房子、存款都会手到擒来。

女人嘛,这一生图什么,不就是利用自己有限的青春,去招惹几个看似痴情的男人为自己买单吗?

可是她还是觉得腻味啊──

只对着一个男人。

还是一个曾经跟她有过恩怨纠葛的男人。

那些事不发生在你身上,别人是体会不到她心里的痛苦的。

心里慢慢的寻思着出路,但是单冰亚显然不喜欢这样亲密后,两人的沉默寡言。

只见他双手一箍,提起伊百合的纤腰就将她在床上翻了个身,两人面对面的靠在一起,伊百合的背面朝上,身子压在他身上。

“在想什么呢?”单冰亚亲昵着她的面,灼热的呼吸都喷在她的脸上。

“没什么!”伊百合吐出一口气,云淡风轻的说。

“我还想要你!”单冰亚握住她的肩膀,眼神直直的盯住她。

他不喜欢她在他面前偶尔失神的表情,这会让他觉得他完全抓不住她。

他是真心喜欢她的,喜欢的要了命。

既喜欢曾经那个羞涩清纯的伊百合,也喜欢现在这个妩媚诱人的伊百合。

以前的她,就像一朵圣洁的百合花,那时候的他,也是情窦初开,她是他的初恋,带着对异性青涩懵懂的向往,一生都难以忘怀。

而眼前的这个伊百合,显然已经褪去了青涩纯洁的外表,现在的她,已经完完全全的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了,不仅成熟,而且还有些风骚、性感的女人。

若是以前,单冰亚可能不会喜欢这样类型的女人,觉得她太浪太骚了,不是个正经女人,男人也不好驾驭。

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也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魅力的男人了。

对于男女之事,自从有过第一次后,经历了也不少,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次数多了反而觉得没意思了。

伊百合给他的感觉,还是很紧很有弹性,跟他以前以为的那些夜场里的女人都不一样。

当然他也要过处女,但是处女太生涩了,往往又对男女之事抱有极大的幻想,做完了甩开太麻烦,在床上又跟木头似的,没反应,实在没什么意思。

像伊百合这样的,就刚刚好。

外在很妖媚很性感,身子又很紧致,懂得保养,很能栓住男人。

他爱死她的浪了,也喜欢她欲拒还迎时那些魅惑人的表情。

怎么要都觉得不够!

再去碰其它女人,也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还不够吗?你这样……我会被你玩死掉的…

…”伊百合撒着娇表示不满。

“死……?”

单冰亚嘿嘿冷笑,“你不会死的,你这小妖精越是被男人要了才越是活的好。”

他早看出来伊百合也是一只小馋猫,或许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明明嘴上说不要了,其实心里想要的要死。

见她再次被他蛊惑,全身心的投入到跟他的ji情缠绵中,单冰亚笑了,心里美得跟什么似的。

要说当一个男人疯狂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就总得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把她给留住。不然的话,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跟别的男人跑了。

他自诩有钱有势,长得也英俊潇洒的。但是他有的这些,别的男人也有,不足为荣。

但是若伊百合能够贪恋上他的床上功夫,那么对他而言不仅在身体上享受到了更多的福利。另一方面,在爱情上也算是握住了这个女人的小“把柄”。

整整一夜,疯狂的缠绵。

终于等到天亮的时候,单冰亚才停歇下来。

伊百合气不打一处来,垂下头将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胡乱喘着气。全身的瘫软毫无力气,令她没由来的无奈了起来。

这男人,她是真没辙了。

越是抗拒他越是撒欢,稍微给点颜色他就开染坊,稍微给点阳光他就拼命地灿烂!整的跟朵向日葵似的,围在她身边胡乱的转。

杯具啊……杯具……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主儿呢?

“舒服吧?亲爱的。”单冰亚得逞的笑意在耳边响起。

“嗯……”

闷闷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伊百合无力,仍由单冰亚抱着她去浴室清洗。

浴缸里伊百合又黑又长的发丝散在水面上,勉强遮住了水底下的春光。

单冰亚喉咙滚了滚,发现他有些高估自己的定力了,这样贴身的洗澡简直要了他的命。

再一次的疯狂无可避免,他就着温热的水与她极尽缠绵。

日上三竿,单冰亚神清气爽地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臂有些麻,有个软软的小东西蜷在自己怀里,他愣了一下,昨夜的记忆才奔涌而来。

他不自觉地扬了唇,伸出手在伊百合的鼻尖上刮了一下,低喃着:“就你能磨我。”

伊百合昨夜可被他折腾坏了,这会睡得很沉,只是抱着他的手臂蹭了蹭,接着好眠。

单冰亚本来还带笑的眉眼在看到她手腕上的疤痕时沉了下来,指尖轻轻抚上去,似乎想抚平这曾经的伤痛。

当年的事……他摇摇头,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都过去了。

替伊百合掖好被子以后,单冰亚才起身梳洗,然后坐在楼下的餐厅吃早餐看报,等伊百合睡醒。

本来想就这样陪她一天的,不一会儿,秘书打来提醒电话,单冰亚才记起今天有份合同要签约。

他上楼,看见房间里大床上还在酣睡的伊百合,在她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这才不舍的离开。

走之前,单冰亚特意留下了几个保镖,保护她的安全。

这天,整个公司上下谁都能感受到他们总裁的好心情。

伊百合在单冰亚走后,其实就醒了,不过昨晚体力透支,她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一直到正午,隐约听到楼下有什么人的说话声。

伊百合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蓬松的头发,起床,准备下楼。

这时候,床头的内线电话响了。

伊百合接起,是单冰亚留下的保镖打来的。

“伊小姐,我是单总的保镖,您的父亲来了。”保镖的声音很恭敬。

“哦?”伊百合挑了挑眉,眼里划过一抹诧异。

“乔先生是来找单总的。”保镖也没有隐瞒乔东方的

来意。

伊百合妩媚的眼光闪了闪:“是吗?你们有没有告诉他,我也在这吗?”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乔东方是打听到单冰亚这些天都留宿在这间别墅,才特意赶来这请他出手帮助他挽回伊氏的,只是乔东方运气不好,单冰亚今天正巧不在。

“没有!伊小姐,您要见乔先生吗?”保镖问道。

伊百合眼眸深深,勾了勾唇角,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见!”

说完,她撂下了电话。

伊百合不知道乔东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有一点她是肯定的,乔东方之所以登门拜访单冰亚,不是为了她,而是跟伊氏有关。

哈,她这个父亲还真是有意思,这么大年纪了,情愿去求单冰亚这个外人,也不愿意找她这个亲生女儿商量。

难道她上次在宴会上跟他提的那三个要求,真的那么难以接受吗?

乔东方怎么说也是长辈,情愿厚着脸皮找单冰亚帮忙,也不愿意将凌波丽跟乔妍玉扫地出门?他真有这么爱那个女人,还是不肯向她这个亲生女儿低头?

伊百合站在落地窗前,想了很久。

直到看见乔东方没有等到单冰亚,黯然离去的背影,她的心里一刹那间变得很复杂。

那一刻她就在想,他们好好的一家人,怎么会搞成这样?

她的父亲,亲生父亲,求着外人保住他的小三、情妇、私生女?

而她这个明媒正娶原配的女儿,却要不惜与曾经那样对过她的男人上床,才能报复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小三,夺回曾经属于她的一切?还要跟自己的父亲对着干?

伊百合突然感觉很烦躁,她又想抽烟了。

一股郁结之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而她跟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称作父亲的男人之间,又是怎么了?

他们本该是这世上最亲的人啊?为何会这样对立着?

连续抽了好几根烟,伊百合落地窗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她脸部的深邃表情,在烟雾迷茫中逐渐变得模糊,看不清楚。

但那坚定犀利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清明。

乔东方要想挽回伊氏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亲自来求她。

否则,就算他想尽一切的办法都是徒劳。

她是不会让单冰亚出手帮他,挽救伊氏,帮乔妍玉的。

这样想着,伊百合进了卫生间去洗漱,特意用漱口水清了清嗓子,然后出来拨通了单冰亚的电话。

单氏集团,38层高楼的总裁办公室里。

单冰亚一边忙碌一边想起昨晚的事情,脸上忍不住的挂满了低沉的笑容。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本是不耐有人在上班时间打扰他,一看来电显示的人是伊百合,单冰亚瞬间眼前一亮。

“小妖精,起床了?”单冰亚的声音温柔,脸上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嗯……人家刚醒,你什么时候回来?”伊百合在电话那边慵懒的说,看似依依不舍的口吻,其实是不想乔东方去单冰亚的公司找到他。

“这么快就想我回来,难道是你又想……”单冰亚听着伊百合慵懒的声音,身子里立刻就腾起了一股热流。

“啊,你好讨厌哦……整天就知道想这个……”伊百合故作害羞,声音却更加软绵绵的。

单冰亚心痒难耐,嘴角斜斜的露出笑意:“小妖精,我想吃你了!”

“正经一点!”伊百合撒娇的提醒。

单冰亚正了正神色,看看时间:“中午吃过了吗?”

“还没有!”伊百合嘟了嘟嘴,正用肩膀跟右耳夹着手机,两只手正在涂着脚上的指甲油,是当季最流行的色彩。

单冰亚笑:“想吃什么?我让司机送你过来,我们一起去吃。”

nbsp;犚涟俸霞绦涂着指甲油,漫不经心的问:“这样不打扰你工作吗??br/>

“我宁愿你天天打扰我。”说实话,单冰亚对伊百合今天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着实是意外的,更是惊喜的。

他还以为她打算一直这样,对他采取爱理不理的态度呢?没想到仅仅一夜,已经改变了她的想法,也许是她想通了吧。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伊百合媚眼里闪过一丝算计,自然是欣然点头:“好啊,亲爱的,我去找你咯!亲一个,么么,挂电话了!”

“嗯。”单冰亚挂了电话,心情愉悦,脸上难得带着冰山融化的笑容。

言泽寺象征性的敲了敲门,他推门进了单冰亚的办公室。

“什么事,怎么这么开心,竟然脸上还有微笑?”言泽寺看着单冰亚脸上的微笑很是奇怪,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没什么,高兴就笑了!”单冰亚收敛了表情,恢复了平时的冷酷漠然:“你来干什么?”

言泽寺坐在他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把身体往后仰去,依在沙发背上,打趣笑道:“你这样的冷面杀手也会微笑?”

说完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看见单冰亚脸色一变,他切入正题:“亚,今晚有空吗,我们三个去喝一杯怎么样?我们可好久没在一起喝一杯了。”

“今晚不行,今晚我有事,改天吧。”单冰亚晚上还要陪伊百合过二人世界的,当然不可能答应他了。

“哟,有情况啊,你以前只要是我们三个人喝酒,你可从来都不缺席的。”言泽寺邪魅的眼睛盯着单冰亚,像是要看他的心思,“但我敢肯定,让我们单总这么开心的人绝对不是你的那个未婚妻——乔妍玉,你不是已经跟她分手了?一定是另有其人。”

“开心就开心,哪有那么多的对不对。”单冰亚微微蹙了蹙眉头。

他可不打算告诉言泽寺,那个女人就是伊百合。

他不是不知道言泽寺的脾气,要是告诉了他,既有可能被他抢走了伊百合,还会伤了他们兄弟间的和气。

言泽寺看着单冰亚在乎的表情,感到一丝的兴趣:“难得你会有在意的女人,真想看看她长什么模样?”

单冰亚定了定神:“我没让你见她的打算。”

“这么宝贝?怕我抢走?”言泽寺眯起眼睛,眼内有一丝恍然的笑意。

本来只是一个玩笑话,竟让单冰亚眉头蹙的更深了。

言泽寺一怔:“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对自己一向自信自傲的单冰亚,从来不怕任何人从他手里抢走女人。当然,就算被抢走了,他也从未有在乎过。

言泽寺轻轻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说:“那我还非得见一见她不可了。”

能让单冰亚这么在意,又如此宝贝的女人,他真的很想见一见。

单冰亚眉头一挑,脸色漠然:“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他不是不自信,如果是别的女人,他完全不用担心,可是换做伊百合,他却摸不透。

的确,现在的伊百合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她的情绪完全不写在脸上。

尽管她开始对他示好,但他却完全感觉不到她的爱,反而觉得她是带有目的性的。

言泽寺翘起二郎腿,好整以假寐的笑:“你放心,我是不会打嫂子主意的!”

可是,他什么也不用做,那张俊美邪肆的脸已经够招蜂引蝶的了。

何况他跟伊百合的关系,单冰亚不是不知道。

他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什么时候打算稳定?”单冰亚转了话题,指的是言泽寺的婚姻状况。

言泽寺这个人,跟他跟藤南川不同。

他们比较注重社会影响力,和媒体的正面评价,努力维持自己在社会大众面前的良好形象。

所以这些年,单冰亚身边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就只有乔妍玉一

人,藤南川是孑然一身,即使孤身一人,也鲜少有绯闻传出。

他们当然也会玩,不过只是逢场作戏,用钱打发而已。

但是言泽寺不同,他的性情不定,又大胆独立,风流不羁,身边的女人换不停。

由于他从不在乎媒体的评价,也不去刻意地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作风,令他从接手家族生意到现在,花边新闻,绯闻娱乐,层出不断。

因为任何稀奇古怪的事,都可能在他身上发生。

渐渐地,他就变成了最具有话题争议性的人物。

而正是因为言泽寺这种大胆不羁的个性,他也是他们三人中,最迟接受家族生意的一个。

“等找到像嫂子那样能够让我稳定的女人。”言泽寺的表情依然饶有兴味。

单冰亚的脸色果然臭了。

“好吧,我们谈点别的。”言泽寺见好就收。

“这次你在国内留几天?”单冰亚安排着时间。

他不是不了解言泽寺的个性,他其实就是个静不下来的主,一点都不喜欢打理生意,管理家族企业。

言泽寺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冒险王”,平时都在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探险,偶尔会回来照看下家族企业,大部分言氏企业的管理都是交给聘来的ceo,他是董事长,不负责直接管理。

“不打算走了,准备在国内定居。”言泽寺拒绝单冰亚递过来的雪茄,神情有些抑郁:“你知道,老爷子老了,干不动了,每天每夜地催。”

单冰亚点燃雪茄,靠在宽大的办公桌前。

烟雾萦绕。

“你是该回来正式接手了。”顿了顿,他“啪”地合上金属打火机,“言老爷子身子是真的不行了,我去看过他,医生说只还有半年不到的活头。”

言泽寺耸耸肩:“真希望他还能再多撑个两三年。”

“结果都一样,你还得回来接手这个摊子。”单冰亚吸了一口雪茄。

言泽寺眼眸略微一黯:“我不喜欢这种固定不变的生活,也不喜欢做生意。”说着他眼里又闪过一抹光亮:“除非能找到一个让我固定下来的女人。”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一个女助理进来,把一份文件送进来,交给单冰亚签完名,出去后,发现办公区里的同事都用很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甚至,有几个个年纪较轻的女同事,已经围了过来:

“lily姐,你见到言泽寺本人了是不是?”

“是不是比八卦杂志上的更帅?”

“单总什么时候跟他认识的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单总跟言董从小就认识了好不好……”

大家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一时搞得lily不知道如何作答。

她刚刚进去,根本就不敢看啊!

两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呆在一个办公室里,连空气都被剥夺了……

“我一个记者朋友曾有幸在美国探险队采访过他!据说暴帅,当场被他迷晕了过去!”

“他不是老跟一些女星传出大把绯闻?那些女人疯了一样,迷他迷得要死啊,什么自杀啊,吸毒啊,自爆暗恋史啊……最近不是就传出一个女星为他殉情而死的?”

这件事是娱乐圈目前最火爆的消息。

最近事业如日中天的女歌手cathy,居然坠落身亡,年仅21岁。

报道上描述称“cathy戴着口罩,全身皆穿着印有言泽寺画像的衣物,尸体落在某大楼前的草坪上”。

她的遗书上写着:“寺,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最近做的一些疯狂行为,我都不由自控”、“为了不伤害到你,我选择这种方式了结”等内容。

警方因而推断她为自杀。

“在cathy之后,不是还有个叫田本

秋子的日本女人?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趁着这波风潮炒作!当时站在大桥的栏杆边上,说要言泽寺出来见她,不然就跳下去!后来110出动了,那个女人的亲人朋友还有媒体全都来了,在那桥上耗了三天三夜……”

“肯定是炒作啦,要死还在那里站那么久?”大家猜测着。

“嗯,言泽寺也够无情的!”一个女人回忆那段新闻道,“很多媒体当时都要求他出面,网上也是一堆呼吁。他拒绝了,而且还透过媒体转告那个女人,说她这么做很愚蠢!”

一个男同事也忍不住插话:“言泽寺这种花花公子,风流成性,那么多女人为他要死不活的,他都习惯了。”

“那女的最后好像没死?”

“是啊,被救下来了嘛。”

“还好言泽寺当时没去,去了肯定又会被炒作,那女的就趁机上位!”

“那女的现在已经上位了,据说在日本红得不行,风头正茂。我每次看到关于她的消息,就留言骂她!不要脸的贱人!居然利用这种方式上位!”

“不要这么武断吧,也许人家是真的喜欢言泽寺……”

“死了我们才信!”

……

这是第一次公司里如此热闹。

单冰亚是有名的严苛boss,对属下要求相当严厉,犯点小错会获得相当大的惩罚。大家私底下称他为“比吸血鬼还恐怖的资本家”。

而这些员工,平时都敬小慎微,从不敢在公司里喧哗。

可是现在碰上了言泽寺,居然全都像打了鸡血,一个个谈的热火朝天,lily怎么都劝不住。

谁叫言泽寺在女人中间,总是那么受欢迎呢,八卦杂志他几乎天天上头条,想让人不议论他都难。

他绯闻的曝光率,几乎比那些最火最红的明星还要高出许多。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豁然打开,单冰亚走了出来。

他的面容阴冷,目光凛冽:

“在吵什么?”

只一眼,整个办公区顿时消音。

身后一个人影紧接着走出来,懒懒地把手搭在他肩上:“亚,不要这么严厉嘛。”

好几个女人瞪大了眼,开始抽气。

四周一片安静。

但仿佛能听到在场每个女人在心里低呼:“帅啊——!”

言泽寺身材高挑,跟单冰亚比起来,显得瘦了些。

栗色的发,穿一件系腰带的米色薄款风衣,加上左耳闪亮的钻石耳钉,很有时代潮流感的范儿……

他淡淡地望着大家,一笑。

笑容邪魅不羁,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似乎空气中都开始浮动兴奋的因子。

单冰亚破天荒没有惩罚大家的失职,和言泽寺并肩而行,离去。

一个冷酷伟岸如古希腊神祗的男人。

一个英俊邪肆如邪恶毒玫瑰的男人。

电梯门缓缓开始合上,言泽寺戴上墨镜:“亚,你们公司的女人相当热情啊。”

单冰亚淡淡地瞟他一眼:“有你在的地方,女人都很热情。”

言泽寺不同于单冰亚,女人见到单冰亚就会心生畏惧,既爱慕又害怕,心里矛盾;

言泽寺身上有股孩子气的亲和气质,加上他惯常邪魅的笑,不缓不慢的口气,总会给女性带来风流的错觉。

两大帅哥乘电梯刚离开,办公室彻底炸开锅了——

“他和我们单总比起来,谁更帅?”

“我看,还是单总帅些,多man,又冷酷!言董给我的感觉太风流了……”

“不啊,我觉得言泽寺更帅,妈的,站那里就是一道吸引女人视线的风景!”

“呃……这好像不能比吧。我们单总是纯男人的阳刚之气,言董是邪魅不

羁的风流之气……两个人各有各的优点。”

单冰亚亲自送言泽寺到了楼下,本来是想尽快打发他走的,免得他跟伊百合碰面。

没想到他们刚来到一楼大厅,就见他一个保镖迎上来禀报:

“老板,伊小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