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93(高潮)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183 阅读进度:94/634

伊百合嘴角微微一扯,朝那个呆愣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

没有转头,微微用力,将单冰亚的手移开。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走了几步,位置正好停在那个叫做柳飘飘的女人正对,伊百合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单冰亚。

笑容不变,仿佛是很开心的模样:“今天可真是高兴,收到了这么一份礼物。”

潇洒的将手微微的撩过头发,伊百合慢悠悠的走出了包厢,风情万现,仿佛是在万人瞩目之下走过红地毯。

男人啊,总是喜欢女人偶尔闹闹小性子,吃吃小醋。

走出包厢,伊百合在转角之处停下。

静静地等候着。

果然没有过多少时间,她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向外走出几步,正好看到单冰亚跑了出来。

笑容满面的依靠在墙上,伊百合转过脸,仿佛是看戏一般得意的看着单冰亚的表现。

单冰亚看到她此时的模样,面无表情的模样似乎又有了几分恼意。

伊百合倒是不矜持,笑眯眯的走上去,圈上他的脖子,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巴,鼻息在他的脸上交缠,轻轻的笑着:“你可不能怪我啊,谁叫你先惹我的呢!”

单冰亚听了她的话,有些讶异,仿佛是伊百合在贼喊捉贼。

也是,他也是个被宠坏的主儿,自然认为刚才做的并没有什么冒犯到她,是很自然的事情。

伊百合依靠在背后的墙上,脸上表情骄傲璀璨:“我虽然不会在意你有别的女人,但是……”

目光转向他的眼睛,不容回避,“我不能够接受我的男人在我面前和别的女人亲亲热热,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就只能够说拜拜了!”

单冰亚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他轻轻地扶住伊百合的脸,将她的身体紧紧的压在墙上,密不透风。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从额头一直到下巴,每一寸地方都不容放过。

单冰亚轻而深沉的声音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说着拉过她的手,似乎是想带她一起回去。

伊百合却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来,笑眯眯的说:“不好意思啊!我是真的还有事。”

快步走远,朝着愣住的单冰亚微微挥手,“而且这是对你刚才的惩罚,让你牢牢地记住,还有哦,不许去找那个模特,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得意洋洋的走出了炫舞,伊百合上了自己的那辆宝马m3,潇洒的开走。

呵呵,看着单冰亚吃瘪的模样,不得不说,心情真好啊!

女人嘛,有时候该态度强硬的时候,就一点都不能含糊,对于男人某些方面的错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有些方面,就绝对不可以原谅。

单冰亚先是背着她找了叶文静,后又勾搭上嫩模,不管怎么说先凉凉他再说吧。

其实说晚上还有事,都是伊百合瞎掰出来的借口。

今晚她还真没什么事,开着车就直接回了租来的那套公寓。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早睡过了。

不知道为何,伊百合这一觉睡得特别好,大概是昨晚的事让她心情愉悦,睡眠质量提高了,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神清气爽。

慢慢的用完早餐,在信箱里翻出几张收件。

其中一张是单冰亚寄来的邀请卡,当然旁边还附带了一大束的鲜红玫瑰花。

邀请卡是请她晚上共用晚餐的,伊百合当然知道单冰亚是什么意思,想要跟她道歉叫她重回别墅,不过这男人前段时间表现不佳,她可不会轻易原谅他的。

将邀请卡放到一边,其余的收件不是银行寄来的广告就是一些消费账单,没什么特别。

直到最

后一张,是一封信!

伊百合愣住了,这年头还有谁兴寄信的。

她饶有兴趣的打开信封一看,没想到来信人竟然是小慧。

小慧在信里跟伊百合述说了她近来的情况,她已经回到学校了,现在在大学念书,功课很好,她准备申请勤工俭学,边打工边上学,还能给家里寄钱。

伊百合就知道,小慧这孩子懂事,笑了笑,继续往下看。

小慧还提及,她在大学里交了一个男朋友,跟她是同一届的,两人是在系里的一次联谊上认识的,之后这男生就疯狂的追求她,小慧前段时间刚答应他,现在两人正在热恋。

这个男生也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说会陪着小慧一起吃苦,两人勤工俭学,同甘共苦,一起创造明天!

信封里还附带着小慧跟这个男生的合影。

男生皮肤黝黑,长相英俊,一看就是个单纯的孩子。

小慧依偎在他身边,两人虽然清瘦,但笑得特别甜蜜。

看着他们伊百合心里有些羡慕,能做学生真是一种幸福,这种纯洁的爱情也只会存在于学生阶段。

同时她也感叹自己,当初出手帮小慧算是帮对了。

小慧身上多多少少有当年伊百合的影子,她不愿意看到她在炫舞里,走上一条不归路。

她和伊百合不同,她不能看着她在炫舞就这样毁了自己。

她伊百合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虽然还有个血缘关系的亲生父亲,但有跟没有一个样,她那亲生父亲眼里心里就只在乎儿子,她这个女儿早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么多年过去了,连她长什么样子都认不出了,可见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伊百合孑然一身,没有后顾之忧,更没有在乎的人,做事也没那么多顾忌。懂得该杀的就杀,该放手的就放手,该滚的就滚,该留的就留,不该认识的人不要认识,不该插手的不插手,懂得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漂亮,自己笑给自己看,自己哭给自己听,最重要的是,她会装。

装,可是一门艺术,这是个技术活儿!

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应付各色男人而游刃有余,这都是生活技能,逼着你不得不会。

但小慧不同,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怎么在欢场那么复杂的环境里生存?

伊百合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个是好人,这年头好人太难做了,能顾自己周全就不错了,谁还有心思管别人啊?

小慧的事算是她插手了不该插手的事,以至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但是,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接下来的日子,伊百合继续过着她在炫舞的夜生活,上班,下班,周而复始,依旧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勾心斗角。

这期间单冰亚还是不断的给她寄邀请卡,请她共进晚餐,伊百合一次都没有去过。

大约是三天后吧,伊百合一晚来炫舞上班,就听说莎莎被一个有钱的富豪包出去出台,说是要带她去国外度假,一时间整个场子里很多人都很羡慕。

但莎莎却并不想去,她在炫舞只是为了唱歌表现自己,遇到赏识她歌声的客人,她才答应陪的,她不是那种给了钱,就会随便出卖自己的小姐。

但在炫舞,有钱就是大爷,有钱就可以不把人当人看,只要有钱,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莎莎实在不想去,找到经理,要求换个人去陪。

王经理平时对她们也不错的,但遇到这事,却是一口否决了。

“那个富豪可是天皇老子级别的,我是看你平时挺懂事又能撑场子才让你去的,再说,他那可是一掷千金的主儿,别人都巴不得争着抢着去呢,你跟着去,既能出国旅游,还能有小费拿,一天的出台陪游费用,顶上别人半个月赚的。”

莎莎心里很不服气,她又不是凤凰,可不在乎这一次去能拿多少钱,那么唯利是图,她只想展示自己音乐的才华,但那个富豪明显是为了消遣她玩的,懂个屁音乐!

但是面子上她还得陪着笑,“谢谢经理了,那我收拾下明天就跟着去了。”

可不敢得罪王经理啊,风月场就是个小社会,以后还要靠王经理罩着,多给她介绍点欣赏她音乐的客人,这一次只能屈从于现实。

谁叫包她出台的富豪,甭管有多老多难看,最重要的是有钱有势,欺男霸女那是家常便饭,她凭什么跟他说不?

想要继续在炫舞干下去,音乐跟尊严就只能选择一样,这就是社会现实!

伊百合找到莎莎的时候,见到她正在吧台那边喝酒,一杯又一杯的灌下去,喝的有些高了。

“莎莎,别再喝了,你明天还要出台呢。”伊百合夺过她的酒杯,劝道。

她知道莎莎以前从没有出过台,这是第一次。

莎莎以前也常说,为了保护好她那嗓子,是绝对不会酗酒的。

今晚这样,是从来没有过的状态。

莎莎没有再饮酒,而是烦躁的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口才开始说话:“没什么,就是心里觉得烦!”

“烦什么?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就别去了!”伊百合真心的说,其实她一直认为莎莎不适合炫舞这种地方,只有像凤凰那样只看重钱跟利的女人,还有像她这样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在乎计较的女人,才能在欢场这样的大染缸里,活得轻松自在。

莎莎来这里,一方面是为了跟凤凰赌气,另一方面她所谓的梦想,在炫舞,到最后只能在时间跟金钱的磨砺中消失殆尽了。

“媚儿姐,我跟你不同!”莎莎吐了一个漂亮的眼圈,看着伊百合的眼睛:“你有能力自食其力,背后还有靠山罩着,我无权无势,来这里只能被男人消遣跟玩弄的份儿!”

听到莎莎这么说,伊百合突然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难得她认清楚了这个现实,但有时候人生,错一步路就是万劫不复!

“莎莎,其实追求音乐,有很多条路可以走,为什么你一定要留在炫舞?”伊百合语重心长。

莎莎又点了一根烟,过了很久才道:“我没有选择!本来我以为可以单凭我自己的音乐才华,实现我的音乐梦想,最后我发现,曾经什么样努力都是白费,真正有才华的音乐人早就被埋没了,要想继续音乐的道路,就只有随波逐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学会生存。”

伊百合明白莎莎的意思,她想唱歌,想要红,背后一定要有人,就算自己音乐天赋再高,没有后台罩着,最后也会被人拉下马。

当然,伊百合相信莎莎之所以选择走这条路,不仅仅是为了音乐,金钱名利在其中也占了不少作用。

或许她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跟凤凰攀比,顺便拓宽她的音乐道路,但任何一个人,在炫舞能待这么久,都不会是等闲之辈。

“媚儿姐,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莎莎继续给自己灌酒,满不在乎的笑:“从我来炫舞的第一天起,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的!我不会后悔的!”

她满身的刺,已经被现实磨的精光,早已学会了妥协,学会了卑微的活着!

伊百合点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祝你好运!”

除此之外,她无话可说。

她知道自己不能替莎莎做决定,可能有时候一些事在我们这些人看来是不能理解的,但对其它人来说,却意味着很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路要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曾经选择要走的路付出代价。

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要后悔!

因为很多事一旦开始了,就注定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这天晚上,伊百合陪着莎莎喝了很多酒。

又是一夜的醉生梦死!

其实只要习惯了,没有什么不同的,生活还是生活,痛苦还是痛苦。

若说莎莎离开炫舞的这几天有什么改变,那就是,‘魅爷’正式升级为伊百合生意及生活上的敌人,抢她的客人,伙同一帮人孤立她、讽刺她。

但她还依然坚持着。

因为有些人有时候,你根本就不能跟他比。

比如说魅爷,他天生是吃这碗

饭的。

无论男女,他照单全收,并且能伺候的非常好,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很受欢迎,很有口碑。

如果你认为魅爷做到这一步,是为了赚钱,或是生活所迫什么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伊百合为了打败她这个生意上的强敌,曾经专门调查过他。

这个魅爷原名叫宇沫深。

出生于显赫的医药世家,早在百年前就有a城“军、商、政、医”四大显赫的家族。其中宇家代表着医,祖上世世代代都是开医馆的,到了他这一辈因为早已从过去的医馆进化为大医院的家族事业。

宇沫深从小学医,在国外进修临床了十几年,医术特别高明,尤其是脑科,他是目前为止国内屈指可数的脑肿瘤专家。

但就是这样一位医学权威,帅气多金,家世显赫,又有一份体面正规的职业,本来给人的印象应该是正面阳光的。

可是宇沫深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癖好,就是做男公关。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在医院里辛苦工作完一天,就会来炫舞消遣。

这是他单纯的个人喜好,就像小女孩喜欢洋娃娃,小男孩喜欢玩小汽车一样,宇医生的兴趣爱好,就是做男公关,并且乐此不疲。

宇沫深这个人,智商绝对是超乎常人的,要不然也不会做一行像一行。

当个医生,是全行业知名的脑科专家;

做个公关,也是他们这个欢场圈子里,赫赫有名的‘魅爷’。

所以伊百合下意识的得出结论,人跟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她也没必要,一定要要求自己,跟妖相比。

伊百合在炫舞,又唱了一整晚的歌。

喜欢王菲,就随手选了曲《容易受伤的女人》。

歌声,微笑,埋葬眼泪。

舞台下,魅爷静静看着她,一口一口地喝酒。第一次,他的眼中没有嘲笑,没有冰冷,没有讥诮,只有漠然一片。

这天伊百合收到了一张大红色的请柬。

不是什么惊喜,也不是什么礼物,而是在伊百合意料之中的事,霍家父子拿着从她手里购买的那部分股票,终于在股东会上击败了乔东方,成功获得伊氏集团的控股权。

说起来,这个霍家父子还真是高调,刚拿到了控股权,就大肆的宣扬,四处邀请各方好友前来道贺。

不过也是,毕竟是人家多年以来对伊氏觊觎已久的夙愿,而且是通过了如此激烈的“厮杀”才取得的丰硕成果,怎么能不好好炫耀一番呢。

虽然在伊百合看来,这个硕果其实并不怎么丰厚!

她在心中暗暗得意自己早先时候将伊氏的股票抛出,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来算那些个股票,简直比她早些时候低价买进时候还要贱价。

也是,这些年伊氏在乔东方任人唯亲的不善经营下,好好的一个资金财力雄厚的企业,硬是被活生生拖垮了,再加上企业内部本身存在的许多漏洞与弊端,本就禁不起什么打击的伊氏集团经过了前段时间乔家跟霍家的‘夺权大战’,还真是够呛的。

想想前段时间发生在伊氏周围的事情,都能够汇编成一本书了。

高层互爆丑闻,公司官司不断,员工一再裁员……反正是一个企业走向末端的路子全部给走遍了。

也难为它还能够存在。

如果伊百合的外公还在世的话,估计能被气的吐血身亡。

霍启山之所以将请柬发给她,其实也没安啥好的心思,伊百合还能够不了解他这类人。

一来是想通过她攀点什么关系,跟单氏、藤氏搭上点什么交情,将来可以助他一下;

其二,恐怕是为了满足他的某些心理了。以此来讽刺乔东方,看看,连你的女儿都是我这边的,让乔东方尝尝所谓的“众叛亲离”的后果。

虽然伊百合是很不耐烦参加这类的应酬,但是能够看上一场好戏

,同时她也有那么一点想气气他们的心思存在,所以还是决定去了。

当然这一次她是打算一个人去了。

既然是去看好戏,外加给他们这些人一个下马威的,她一个人也就够了!

去之前,伊百合从先前传来的资料打听到,凌波丽最近可真是不老实,竟然敢调查她这五年在外头的资料。

这个女人,是时候跟她好好算算总账,替母亲报当年之仇,给她一个教训了。

虽然伊氏企业如今已经是千疮百孔,不过霍启山对它似乎还是蛮有信心的,竟然不顾企业如今已经是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在本市最大的酒店包下一层请客。

伊百合下了车子,举头看向宴会所在的第三层。

还真是奢侈呢,想想,当初乔东方举行所谓的年终会之时,也不过是找了一个普通的五星级酒店来办。

收敛神思,她慢慢的笃步朝着三楼走去。

今天伊百合穿了一件金色的channel丝绸礼服,华贵张扬的颜色,明媚灿烂的有些亮眼。一层一层绕起的流苏金项链,长长地,逶迤在微微□的胸前,两边手上各戴两三只异域风情的金镯子,被束在脑海的长卷发遮住的耳朵上同样是长长的流苏金耳环。

既显出她端庄得体、高贵优雅的大小姐气质,又突出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加上本身具备的妩媚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全身上下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

走进电梯,伊百合心中不免有些好笑,还真是冤家路窄呢。

可不是吗,电梯之中已经有三个人,一个眼睛赤红如同仇人一般瞪着她,一个压抑着情绪、眼神复杂,还有一个则是面无表情,底下却是不知道藏了多少卑贱的心思。

赤红眼如仇人瞪着她的那个自然是乔妍玉,如果不是伊百合的出现,单冰亚也不会跟她分了手,虽然外界一直传闻,单冰亚是因为另结新欢叶文静才不要她的,但是乔妍玉心里清楚,单冰亚那么做,无非是想保护伊百合这个小贱人,不想让传媒把‘小三’、‘情妇’的矛头指向她而已。

单冰亚越是表现出对这个小贱人非同寻常的呵护跟关爱,乔妍玉心里就越是介怀,越是妒恨。

眼神复杂看着她的那个是伊百合的老爹乔东方,相信他此刻对伊百合是又爱又恨的,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几年没见了也一直记挂在心头,但她这个女儿一出现,就将他从伊氏董事长的位置上拉下马,他的心里怎么也舒坦不起来。

面无表情,心里打着算盘的人,是凌波丽。伊百合会利用她表哥那一家对付她的父亲乔东方,这一招着实让凌波丽意外的,虽然她表哥霍家在整件事中看似占了便宜,但乔东方因此也恨死了她,何况伊百合有此一招,明显不可能会白白便宜他们霍家人,恐怕她早已想好后招了吧。

凌波丽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她还是太小看伊百合这个小女人了,五年不见,她比以前要成熟许多,招数更加是出其不意的难以招架,她知道伊百合这次是有备而来,不仅是为了替她母亲当年报仇,更加是要夺回伊氏的,所以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防才行。

伊百合嘴角含笑,眼神似有似无的划过这一家子,慢慢在电梯里站定。

不得不说,还真是难为乔东方一家人了,来参加仇人的赞美会,为仇人庆祝自己下台的欢送歌,真是创意非凡,无耻、下贱、不要脸到极点!

三层楼并不高,电梯里也就一会会的时间。

当然,或许有些人觉得这段时间漫长的很,看看,电梯门一打开,乔妍玉就急急的从电梯里出去,仿佛电梯里有什么脏东西一般。

伊百合知道她这个‘好姐姐’可是个什么都藏不住的性子,若不是刚才她的母亲凌波丽在电梯里硬扯着她的手,估计马力早向她发过来了。

伊百合依然是休闲慢慢的走出电梯,看着前面俩母女有些走远的身影,回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乔东方。

只见到她这个父亲正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说起来还真吓人呢,伊百合竟然在其中看到了一抹慈爱的影子。

呸,慈爱!

乔东方,你现在有这个资格吗?

伊百合心中不屑,冷冷的笑了一声,重重的踩着

高跟鞋朝着会厅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便看到霍启山带着儿子霍后嘉、还有美丽的妻子正在门口迎接着来客,满脸的容光焕发,比之刚才电梯中的三个人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伊百合慢慢的走过去,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朝着霍启山冠冕堂皇的祝贺:“恭喜你了,霍董。”

“哦,百合来了。”霍启山也是笑着和伊百合打招呼,看了一下她的身后,不解的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怎么,今天藤总没有陪你来吗?”

伊百合脸上笑容不变,道:“南川啊,谁知道他又上哪里去了呢,懒得理他,霍董难道不高兴我一个人来吗?难道霍董只是单单想请他来?”

“怎么会呢?请他请你不都一样吗,我只是关心,你和藤总闹矛盾了?”霍启山问的有几分探究。

伊百合嘴角牵起一抹笑容,道:“霍董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没事和他闹什么矛盾。”

“那就好,百合你先进去吧。”霍启山的目光落到她身后三人,对她笑的一脸高深莫测。

伊百合睨了一眼身后三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先进了宴会厅。

宴会厅里布置的气势恢宏,溢满了‘改朝换代’成功后的喜悦之情。

伊百合随意的拿了一杯果汁,并没有和谁上去交谈,只是靠在墙角上打量着这些宾客。

看来,伊氏的气数在乔东方跟霍启山手上的确是差不多要尽了。

这次来参加伊氏宴会的人比之乔东方上次来的更加多,而且身份也更加显赫,只是,伊百合可不认为他们安了什么好心,估计是先来投石问路,将来收购起伊氏来,也可以得心应手一些。

自然,伊百合也有自己的全盘打算,虽然她跟霍启山的关系明面上还不错,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而且在不久的将来,她和他之间的合作也即将结束,伊氏迟早还是要回到她姓伊的人手上的,就让霍家的那两父子再继续沉浸在这个巨大的喜悦之中一会吧。

伊百合微笑的看着他们上台发言,微笑的看着他们一脸的踌躇满志,微笑的看着霍启山带着美丽的妻子在众人面前徘徊,她永远以美丽的微笑相对。

“百合,我们能够谈一下吗?”

伊百合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身后这个有些踌躇犹豫的乔东方,没有任何回答,转身朝着一方阳台走去。

她就知道,她这个父亲会亲自来找她,好吧,他们谈一下也好,好让他知道她想要什么。

走到阳台,回过头来,伊百合眉头不自觉皱了两下,没有想到,好好地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乔东方身后还跟着凌波丽和乔妍玉,真是扫兴!

“你要谈什么?”伊百合挽着手靠在栏杆上,笑容嘲讽的看着眼前这个跟她有血缘关系的男人。

“百合,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的母亲,但是你终归是我的女儿,现在你母亲也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你又跟翊升离了婚,你还是回来住吧。”

看着眼前男人一脸的真挚,伊百合心中的讽意更加重了。

她从来就没有说过不回伊家,只是不想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人而已。

目光看向乔东方身边的两人,伊百合冷笑着问道:“若是我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两个人。”

乔东方的笑容一滞,没有开口。

凌波丽却是抢先主动说道:“百合,若是你回来了,我们自然是把你当成家人一样,我也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疼爱的。”

“哦,是吗?”伊百合捋起额前长长地卷发,视线落到了她的好姐姐乔妍玉的身上:“我亲爱的姐姐你怎么说?”

乔妍玉一脸的愤恨与不甘不愿,伊百合视线直直的看着她。

凌波丽推了推乔妍玉,示意她不要逞一时的义气,乔妍玉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抬头不甘不愿道:“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妹妹!”

呵,好一个妹妹,伊百合微微弯起嘴角。

“那还真是多谢你们了,不过很抱歉,我没有回来的打算。”伊百合慢慢走近他们,嘲讽的说道。

nbsp;“你不要太得意了,要不是看在你和那个藤南川有关系的份上,你以为我们愿意让你回来?”乔妍玉恨恨的朝伊百合吼道。

“哦,原来真相是这个。”伊百合微微一挑眉。

当初凌波丽派人查她资料的时候,伊百合花钱请人做了点手脚,在她与藤南川的关系上,故意模糊暧昧的让人误会,果然,这些人现在真的是像溺水的人一样,见什么就抓什么。

乔东方现在的境况的确是不怎么样,先前他与霍启山的相争,不但把原有的资金全部用尽,而且还不惜欠下银行大笔的贷款,现在手上唯一有的不过是已经贬的不能再贬的伊氏股票,而他的原配妻子伊玥月当初留下的遗嘱,把伊家的财产全部留给了伊百合,他没有拿到一分钱,加上霍启山在股东会上的手段,现在他在伊氏已经没有任何的职位,也没有了任何的额外收入。

若是再不能够找到一个有力的靠山,估计他们一家三口真的要无立身之处了。

伊百合怎么会不了解这一情况呢,当初她将手里的股份卖给霍启山,就是要借着霍启山之手,在伊氏内部先闹的窝里反,以此来打击她这个父亲,好让乔东方灰头土脸的来求她,但现在他显然诚意不够。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现在已经不跟藤南川了。”伊百合扫了一眼乔妍玉,故意激怒她:“我现在跟我的前任姐夫——单冰亚在一起!”

“伊百合,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连未来姐夫都勾搭,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小三,贱货!就知道抢别的女人的男人!”乔妍玉听到伊百合这么一说,心中的一股怨恨再也积压不住,立即爆发了出来。

伊百合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耸耸肩:“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跟冰亚可是真心相爱的,冰亚也说过他是真心喜欢我的,你自己栓不住你自己的男人,又怎么能怪我呢?不是有句话吗?在爱情里,不被人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是不是啊凌姨?”

凌波丽眼神一滞,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她知道伊百合说这句话,是故意讽刺她的,但可气的是,她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尤其是这种时候,她一方面要向乔东方表明自己的态度,她的表哥霍启山在股东会上反他不关她的事;而另一方面她也要利用伊百合铲除霍启山那帮亲戚,自然是不能轻易跟她置气的。

“百合啊,你不要听玉儿乱说,我们是真的想要让你回来,一家人好好地生活,当然了,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当然是能帮则帮,你不要误会,也不要多想,我们只是想要弥补一下你。”

难得凌波丽已经被伊百合讽刺到这个份上了,还能说得这么一脸的和蔼,却又不把话说死,这个女人的确是有点手段。

倚靠在栏杆上,伊百合笑了笑:“可以,让我回来,让我帮助我亲爱的父亲,都可以,我甚至可以帮助父亲您老人家重新获得伊氏当家的地位,甚至可以把伊氏再次打造成国内,甚至国际一流的企业。”

看着他们三人眼中的喜悦、疑惑、不敢相信的模样。

伊百合脸上的笑容更加魅惑:“我从来不说假话。”

她的声音撩人,带着让人信服的魔力。

“只是,我有什么好处?”

看到他们脸上突然一滞的笑容,伊百合又呵呵的笑出了声。

她就是有意要戏耍他们!

“百合你是我的女儿,将来我的一切当然是你的了,而且不管你以后是嫁入藤家还是单家,有个强有力的娘家,对你以后在夫家的地位也是有帮助的。”

乔东方连忙表明决心,一副语重心长为伊百合着想的样子。

可伊百合怎么会吃他那套?

虽然他是她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可是他们之间也只剩下那点血缘关系了,他若是真心求她帮忙,就得有点求她的姿态跟样子,端起父亲跟长辈的架子,在那里倚老卖老,她以为她还会把他当回事吗?

“只有这样啊,那我自己去创办一个企业不是更加简单,而且我也不用担心你对我的许诺是空话,将来和我母亲一样为别人做嫁衣,自己反而落得个自杀身亡的下场!”

伊百合说这话时是看着乔妍玉说的。

乔东

方现在只说让她帮他,帮他们乔家,日后他们恢复了往日在伊氏的地位,指不定嫁入豪门的女儿会是谁呢?

虽然她也不屑嫁给藤南川或者单冰亚,但是别人想利用她当垫脚石,嫁入豪门再把她一脚踢开,就是不行。

伊百合好笑的看着乔东方一下子变成猪肝色的脸。

踩着别人的痛脚来说,果然是特别的有意思。

阳台上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伊百合一脸看好戏的看着他们三人。

“百合你说条件吧,到底怎么样才肯回来!”乔东方的脸上收起了笑容,表情严肃的看着她,终于肯直接面对问题。

伊百合伸出白嫩纤长的手指,晃了晃,笑眯眯道:“错,是到底怎么样我才肯帮你吧,父亲。”

这一声父亲,她叫的格外讽刺。

乔东方身子一颤。

伊百合看着他的眼,摆正眼色,一字一句道:

“好,我也不喜欢拖泥带水,我只有三个条件。”

“第一,你立刻和这个女人离婚。”她指着凌波丽那个小三。

“第二,你对外宣布乔妍玉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从来都只有我伊百合一个。当然,你不必担心,你只要做就好,别的我会让人安排的和真的一摸一样。”

“第三,你将我母亲的牌位重新迎回乔家。”

伊百合早已经算计好了,凌波丽此时若和乔东方离婚,什么都得不到,若是她想和乔东方平分财产,估计只能够得到一笔债务,这也是为何当初伊百合要将手里的股份卖给霍家父子,让他们先搞垮伊氏的原因之一,她就是要凌波丽跟她父亲离婚,却也别想从她伊家拿走一分钱,当然伊百合还会非常好心好意的给她加点作料,让他们顺利离婚失去赡养费。

------题外话------

推荐东家完结文《媚乱六宫》(女主跟此文女主个性类同。)

《地下情》、《黑帮总裁》、《妻子的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