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91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091 阅读进度:92/634

言泽寺的好身材暴露无遗,肌肉结实而健美。

而那个女人的泳衣伊百合也认得,就是刚才与她谈过话的女人,艾丽。

言泽寺将艾丽抛在床上,艾丽张狂的笑着,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

言泽寺走过去,艾丽立刻浑似无骨的贴在他的身上。

“不急,需要情调。”言泽寺的食指在艾丽的嘴唇按了按,笑容暧昧而迷乱。

他走到吧台,倒了两杯红酒,来到床前,递给艾丽一杯,顺手按了环绕音响的遥控,粉红色的天鹅绒窗帘慢慢闭合,委靡的萨克斯**的飘散。

艾丽笑着,挽起言泽寺的手臂,含住一口红酒,送到他唇边。

两人就这样接着红酒,唇齿交缠,接着双双倒向大床。

“董事长你好坏呀!”艾丽欲拒还迎,脸上露出喜色,呼吸也开始紧促起来。

她被言泽寺那俊逸的外表,雄厚的背景,多金的财富所折服,心甘情愿的做他身下的奴隶。

言泽寺靠近她,看着她的样子,冷笑:“我不坏,你怎么会喜欢呢?”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弹起了钢琴,他总是有太多的花招让女人沉迷,看着艾丽那夸张享受的模样,他眼里的鄙夷更加深了。

言泽寺相信就算他此刻什么都不做,这个女人也能自己在他面前主动,不是他自己夸自己,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很多女人都爱上了自己,欠了一身的桃花债。

他的手开始向艾丽的裙子伸去……

伊百合听到那暧昧的叫喊声,只让她厌恶。

靠,言泽寺这小子,想玩女人滚远点,为什么不去他自己的房间?

她可真是没这个闲情逸致,欣赏免费的色情大片。

直接推开浴室的门,也不管床上那两人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伊百合扬着头就出去了。

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声传来,床上的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

“出去!”言泽寺起来整理凌乱的衣衫,朝艾丽大声喝斥。

艾丽染着红润的脸蛋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眼里写满了不甘心:“董事长,人家想要你嘛!”

“我说出去,你没听见?”言泽寺面色寒了下来,径直走到窗台上,看伊百合离开酒店去的方向。

艾丽被他吓到了,忙将衣服穿好,带门离开了这间房。

言泽寺一个人站在房间里的阳台上,仍由海风吹拂着她的发丝,俊逸的轮廓深邃如刀削,眼神孤傲。

他是个不允许自己失败的人,他一向骄傲,天性里就带着魔王的因子,他要的就想方设法得到,得不到的即便毁去也不会让给旁人。

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满分的情人,家世背景,长相能力皆是一流,若他要用心宠爱一个女人,就可以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一切都送到她面前,宠她爱她,这般心思,估计任谁都无法拒绝。

可是他想给的,并不是伊百合想要的,或者说他和她心中的理想对象相去甚远,她要的本不是他,更不是他想给她的一切,可言泽寺哪里是允许自己女人犹豫的男人?

他一向喜欢用最直接的方式宣布对这个女人的占有,他以为上床就是,可是他现在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即便他跟伊百合上了床,他发现自己依然没有办法完全掌握住这个女人的心思。

于是他失控、焦躁、做出任何不理智的行为。

他以为以为找一个像艾丽这样身材跟样貌都上乘的女人,可以试探出伊百合现在对他的真正心意,可事实证明他错的离谱,因为她现在根本就不在乎他。

伊百合离开了酒店,便一个人在沙滩上漫步。这个以奢华精致闻名的岛屿旅游的客人大多是新婚蜜月夫妇,她绕了一大圈,看到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碧海蓝天,阳光沙滩。

伊百合看见不远处,有一家三口在沙滩上画画,夫妻俩画了个桃心,孩子把自己和爸爸妈妈的名字都写在了里面,据说这样一家人都会得到幸福。

&nb

sp;那副画面温馨的令人羡慕。

可是有些事情是羡慕不来的,温馨的家庭,幸福的生活,离她早已是那么的遥远。

不经意间,伊百合也在沙滩上,随手画了一个桃心。

只是很快,一个浪打过来,她画的那个桃心就这样被冲刷掉了。

她不甘心的又用脚画了一个,可是很快的还是被浪花冲刷掉了。

看来连上天都不让她有那样的幸福,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命运,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阳光这样大,伊百合却觉得很冷,冷彻心扉。

就在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伊百合拿起来接听,面朝着大海。

“喂,是伊小姐吗?我是霍启山!”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沉稳持重的嗓音。

伊百合拿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是!”

“后嘉已经把你想转卖股份的事都告诉我了,你手里的那些股份可以全部卖给我,可是我们手上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金。”霍启山沉静的说。

伊百合心里暗咒,果然是个老狐狸,都给他占便宜了,还不忘压低她的价格。

“没有关系!”伊百合的语气显得很轻松:“我没想过要把这些股份卖多少钱,何况我也不缺钱,我只想尽快脱手,不想再看着这些股份心烦,南川给我的钱够我花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虽然我们是亲戚,但是我也不好占你便宜,要不这样吧,我去把钱挪一挪,按照市面上的价钱买下你的股份,不过那不是一笔小钱,也许我们一时间凑不到那么多的钱。”霍启山看似为难的说。

靠,他们算哪门子亲戚?要不是利用他,治她那个负心汉的父亲,她才没有心思跟他们霍家有任何的瓜葛呢。

虽然心里有不满,但伊百合的声音还是丝毫无起伏的:“没关系,霍董你有多少就给多少,而且这本来就是南川给我的一份礼物而已,我也没想过换太多的钱。”

相信她手里股份的来源,霍启山这个老狐狸,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这么说,不过是打消霍老狐狸的戒心。

不过这个霍启山,显然比伊百合想象的更加精明谨慎,他看似不经意的问道:“看来藤总真的是很疼伊小姐你啊,那么大的一份礼物,说送给你就送给你了,对了,你见过藤总的父母了没有,他父母对你们的事情没有反对吧?”

伊百合脸上的笑容愈加深了,声音没有任何的变化,神情毫不在乎:“没有见过。”

估摸着霍启山听到这句话后,心下一定漏了半拍,伊百合偷偷暗笑,接着把话说完:“南川现在已经是家族的接班人了,藤家的事情都是由他做的主,藤氏夫妇一向在国外,早已不问世事,南川说了,我们的婚事他就可以做主!”

“这样没有关系吗?”霍启山问的关心,其实是对伊百合能不能嫁入藤家做少夫人不放心:“毕竟父母的意见是很重要的。”

“霍董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川是混血,他的父母都是外国人,跟国内不一样,国外结婚比较自由,父母尊重子女个人意愿,他们既不想我们去打扰他们,也不愿意管我们的事!”

中西文化的差异,藤氏夫妇从小就不怎么干涉藤南川的自由,藤南川在国外长大,很早就脱离父母一个人生活,早已养成独自自主的个性,而国外也不流行父母干涉子女婚姻,嫁娶自由。

“哦,这样就好了!怎么说你是我侄女,我也担心你把股份都卖给我,以后怎么生活,现在有藤总这个保障,我也就放心了!”霍启山说的冠冕堂皇,一副为伊百合着想的样子,其实不过是想确认这其中没有阴谋,顺带搭上藤南川这条线吧。

伊百合在心里不屑,不愧是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与霍启山谈好股份买卖的事,伊百合又给藤南川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找人尽快弄好股份转接的事,她就不亲自出面处理了。

藤南川一口答应了,问伊百合她在哪里,她就随口说了声,她在一个小岛上。

“小岛,哪个小岛,你现在安全吗?”藤南川不放心的问,声音紧绷。

“我没事,只是出来散散心。”伊百合淡淡

的说。

“要是有麻烦,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

挂上电话,伊百合一个人绕着海滩上走着,天色渐渐的暗了。

她沿着原路返回,赤着脚回到了酒店。

“为什么不穿鞋?沙子很磨脚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伊百合吓了一跳。

她转身瞪着他:“你走路都没音的?”

言泽寺扬扬下巴:“进去吧,站在外头做什么?”

“你进我房间干嘛?”伊百合见他刷卡进了她的那间房,不由的惊讶。

言泽寺笑嘻嘻的看着手中的房卡:“因为我跟你一个房间!”

伊百合顿时无语,转身要走。

却被言泽寺喝止住了:“坐下!你的脚还要不要了?”

他将她拦腰抱回房间的沙发上,取了药箱还有热毛巾出来,单膝跪在她跟前,把她小巧的脚放在自己大腿上,拭去沙子,用热毛巾轻柔地捂着。

伊百合这才感觉脚底的沙子扎的她有些疼,只是在言泽寺面前,她又不愿意喊出来,只是咬紧唇忍住。

过了一会儿,言泽寺给她上药,手指顿了一下,抬眼说:“可能会有点儿疼。”他的动作尽量轻了又轻,像对待易碎的珍宝。

伊百合不想示弱,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转移下注意力:“你什么时候送我走?”

言泽寺唇角动了动:“我就留不住你?”

“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你还想怎么样?”伊百合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她已经陪他上过床了,再这样下去,他不累,她都要腻了。

言泽寺抿紧了唇,侧开脸沉声说:“回去以后你要做什么?”

伊百合迟疑了片刻,无所谓的说:“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你还想回到炫舞?还是去找那个寒澈,你已经跟我上床了,还想去找那个男人?”言泽寺倏地扳过她的脸,气怒的吼道。

“都跟你说了,我跟寒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而我跟你也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虽然我们是上了床,但并不代表什么,你不是只跟我一个女人上过床,我也不是只跟你一个男人上过床,男欢女爱而已,你不会这么玩不起吧?”伊百合打开言泽寺的手,刚吹完海风回来,她手指冰凉的温度直颤到他的心。

言泽寺顺势就抓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前,让她感受到他心脏扑扑的跳动。

“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是我的,是我的,百合!”

他反复的强调这句话。

伊百合有些受不了,她非常不喜欢男人看她那种占有欲的眼神,仿佛她就是他的私人物品,没有自己的思想跟自由。

她情愿他把她当成那种发泄生理需要的女人,上完以后就分手的那种,也好过现在反复的纠缠不清。

“言泽寺,我们不可能的!”伊百合干脆跟他说清楚,相信他听得懂她的意思。

言泽寺眯着的眼睛里有着让人看不透的沉寂,他沉默半晌,才微勾唇角说:“呵,世事无绝对,我还真没遇过不可能的事。百合,你得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乔翊升一个男人。”

他侧过身,伸出手出其不意地将伊百合的掌心撑开,十指相扣,粗粝温热的感觉刹那间传到她的心底,“而且我不会比他差。”

伊百合有些惊讶,没想到言泽寺会突然提起乔翊升,这样的他,看上去有几分认真,几分成熟,跟之前那个孩子气张狂的男人,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这样也算是一种告白吧,尽管比较霸道比较自负一些。

感觉到伊百合僵硬的指骨,言泽寺眼中滑过一丝失望,也不再逼她。

“饿了吧?换件衣服,我们下去吃饭!”

伊百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酒店二层的西餐厅,长方形的大理石餐桌上,伊百合跟言泽寺各坐在两边。

言泽寺给她点了一杯柳橙汁,一份沙拉还有一客牛扒,伴有香菌黑椒汁和甜酸西柠汁。

这些都是伊百合以前最喜欢吃的西餐口味。

不得不说,虽然时隔了这么久,三个恶魔对她的喜好跟口味,全都记得一清二楚。

伊百合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指尖抖了一下,然后就面无表情的开始用餐。

整个过程,她没有跟言泽寺说过一句话。

言泽寺也没有打扰她用餐,一边静静的品着红酒,一边打量着伊百合。

她沐浴后,换了一身天蓝色的沙滩长裙,两鬓扎了小辫子挽成一股放在后面,刘海有些长,到了睫毛上,昏黄的灯光照在她妩媚的侧脸上,柔柔的很风情。

言泽寺只感到喉头一紧,他又想要她了。

赶紧别开眼,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用完晚餐后,伊百合表情恹恹的样子,就想要回房睡觉了。

言泽寺看不得她这副模样,总想她再陪自己一会,于是拉着她来到酒店顶层的天台上。

只要一仰起头便觉得被整个苍穹包围着,天幕上星星点点,晶莹闪亮。

言泽寺转过头,笑眼凝着伊百合:“漂亮吧?他们都以为那边的沙滩最好观星,其实这里才是,地势高,周围也没有遮挡视线的障碍。”

“你怎么知道的?”伊百合挑起眉反问,月色在他们周围铺陈开来,明朗而幽静。

看着茫茫夜色,言泽寺不禁微笑,把星图在她面前摊开,笑着说:“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怎么这么晚了还能带你来观星。”

伊百合不由的撇撇唇:“不就是八十八个星座么?我也学过!”

可当她攥着星图看了半天时,又着实被上面密密麻麻的星座分布懵住了。

言泽寺不可置否地笑了笑,索性将她手里的星图和手电筒扔到一旁,拦腰抱起伊百合,将她抱到天台的栏杆上,两人一起并肩坐下。

脚下就是二十几层的大酒店,伊百合还是第一次坐在这么高的地方看星星,不由的感到害怕。

她有些惊颤的动了几下,言泽寺伸手压着她的肩,还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你别老动来动去的,抬头仔细看,我教你。”

这样亲昵的动作,仿佛已经做过百遍千遍那样自然。

此时两人的姿势暧昧,伊百合愣看着近在身侧的言泽寺,鼻尖流窜着他独有的味道,连他沉稳的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言泽寺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妥,左手指着东北方,好看的下巴一张一合的解说:“秋天的星座不太好辨认,很多都黯淡无光。最容易看的是仙后座,你瞧,这颗,这颗还有那边的……”他的手指在天空的星星里比划了一个形状,“它们连在一起像不像字母‘w’?”

伊百合抬眸认真地看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说:“仙后座……那前面那颗就是北极星了吧?”她记得小时候看过书上有这么教辨别北极星的方法,它很耀眼,就像嵌在天幕上的钻石一样闪亮。

“咦,没想到你也懂一些的啊。”言泽寺故作惊讶地挑起眉梢。

伊百合哼了一声,抬头望向夜幕:“那当然!”

言泽寺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仰着头继续道:“其实冬天的亮星最多,看到的星座也最为壮丽,只不过到那时候温度很低,你这么怕冷,肯定不愿意再来看什么星星。”

“你怎么知道我怕冷?”伊百合不由得转脸问他,不料撞进他幽邃的眸色,像能把她的魂都吸进去一样,她忙不迭地垂眸,想要躲避这样的压迫感。

言泽寺笑了笑,大大方方地睨着她:“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伊百合怔了怔,红唇紧抿着不想答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这么说,好像她的一切都掌控在他手里,这种被束缚的感觉很不好;可换一个角度看,就能感觉到他是真的把她放在心上,这种被重视的感觉又十分受用。

人都是矛盾的,尤其是女人,既想感性,又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必须理性。

&nbs

p;言泽寺低头睨着沉默着的伊百合,她的v领长裙因为动作领口扯得更开,银白的月光将她的肤色衬得愈发的温润如玉,松松软软的头发调皮地落在他的手臂上指缝间……美人在侧,瞬间将他的心紧紧攒着,他得多克制才能让自己不动其他念头啊……

他的嗓音变得更沉,低低地道:“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并肩回到酒店房间,一路无言。

伊百合沉默着直接进了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就见言泽寺懒懒的倚在吧台上喝酒。

她没有理他,掀开被子就睡了进去。

言泽寺拿着红酒,在床边静静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放下酒杯,也去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来唰唰的流水声,伊百合耷拉着眼皮,就要进入梦乡。

不多时,就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很快的床铺另一边凹了下去,她知道言泽寺躺下了。

言泽寺动了动,拉开被子,用了点力气把她抱进怀里,让她的背贴着他温暖的胸膛。

伊百合刚才在天台上吹了一夜的凉风,此时身体冰凉,她畏寒喜暖,所以也没有推开他。

言泽寺固执地把她锁在怀里,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呼在她的耳边,她想躲开这份亲昵都不行。

伊百合嘤咛一声,兀自翻了身,伸手抱着他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

此时他们再贴近不过了,一呼吸就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柔软的味道。

言泽寺索性也抱得她更紧了些,一把扣住伊百合的纤腰,将她搂在自己的身上。

鼻尖对鼻尖、唇对唇的四目相对。

此时伊百合睡眼惺忪的媚眼,比星星还要亮,言泽寺身体一绷,随即俯身贴着她的唇,情难自控地低叹:“百合,我真的忍不住了。”

这时伊百合想再说点什么,全部都被他狠狠地含在了嘴里。

从一开始的挣扎,到后来也没了力气,最后只能紧闭眼睛软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一步步沦陷。

她和他的衣服都被抛在了地上,黑暗中他们抵死缠绵。

第二天清晨,伊百合从睡梦中醒来,一睁开眼,便是言泽寺放大的俊脸。

她突然有些不能适应,怎么自己就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

伊百合下床去洗漱,脚步轻轻的,直到她离开房间的时候,言泽寺还在抱着枕头酣睡。

外面阳光明媚,金色的沙滩,吹着海风伴着浪声。

伊百合吃了一份简单的西式早餐,便一个人在沙滩上散步。

突然一个排球砸了过来,是几个外国人在玩沙滩排球。

他们过来跟伊百合道歉,并邀请她加入他们。

伊百合见这几个外国人都很热情开朗,便欣然同意了。

打了一会沙滩排球,几个外国人又邀请伊百合一起去下海潜水。

伊百合有潜水证,她的潜水技能还是当年三个恶魔教她的,只是好久没有下过海了,几个外国人热心的带她训练了一番,才和她一起下海潜水。

不过潜水时伊百合的调节器出了点意外。

等言泽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被救生员扶到岸上,全身都湿透了,脸被水呛得涨红。

她还安好,这是他的第一个认知。

可他的脸色却愈发的沉郁,大步走过去,毫不怜惜地将她整个人扯起来,冷着声音吼道:“调节器不会用还敢下水?你是想找死么?”

“嘿,先生,你冷静点,她已经被吓到了。”几个外国人见状绅士地上前圆场,他们虽然听不懂言泽寺说的话,却从他气急败坏的表情看出来是在骂伊百合。

关心则乱。

言泽寺本来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伊百合的身上,她此时嘴唇已经发白,身子还在哆嗦着,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恼火。

突然让他发现,跟她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外国男人,言泽寺

心里头的一股怒火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他二话不说的冲过去,将那个刚才跟他说话的外国人暴打一顿,旁边的外国人想阻拦的,也被他一起打了。

言泽寺的身材高大,再加上他从小就练过,手脚出拳用力都特别重,不多时这几个外国人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

幸好他手下的一群保镖及时赶到,才将言泽寺跟那群外国人拉开了。

伊百合脑子一阵的放空,在海里遇险的那个时候,她渐渐缺氧而没办法呼吸,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想着死了也好,不用再面对那些痛苦的过去,如果她不在了,也许就可以解脱了。

可是深一层她又觉得太多事情放不下,乔东方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训,凌波丽也没有自尝恶果,伊氏她还没有完全夺回……

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那一瞬,伊百合真的看到了一抹不属于人间的光芒。

可就在她快要被这光芒引到某处安全温暖的地方的时候,她被人救起了。

在一片无声的世界中,有些人抱着咆哮的言泽寺,有些人在身旁安抚着她的脊梁,有些人神情紧张慌手慌脚的打着电话。

究竟出了什么事呢,伊百合一丝一毫都无从得知。

慢慢的,人群散去了,只剩下伊百合和已经平息下来的言泽寺。

说实话,对于死亡,她还是有着很深的畏惧。刚才的一瞬间,她不是没有害怕过,而现在想来,更是有后怕的。

言泽寺一步一步的靠近,伸出手,缓缓的靠近伊百合。

然而,就在他要碰到她的一瞬间,伊百合突然打开了他的手,慢慢向后退去。

言泽寺的目光中有一丝被刺痛的伤痕,他再次靠近,双手抵住她的背后,伊百合看到他的嘴唇在颤动,可是她的脑海很混乱,她看不懂他说的话,也听不清楚他的声音。

言泽寺的手轻轻捧起她的脸,第一次如此温柔的拭去她嘴角的血渍。

他望着她,又在说话,可是伊百合依旧无法分辨。

言泽寺的眉心骤然蹙了起来,他俯在伊百合的耳边,她感觉到他微微哈出的热气,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言泽寺慢慢的离开了她的耳边,目光复杂的望着她,伊百合突然看到他眼角闪落的一颗流星,他蓦地抱住她的身子,抱的紧紧地、紧紧地。

伊百合在他的怀里,突然感到很温暖,很安全,渐渐的她合上眼睛,静静的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伊百合躺在一片雪白中。

她居然能够从这个世界里苏醒过来,耳边清晰的传来几个女人小声的谈话。

可是她的四肢有些麻木和僵硬,伊百合躺在床上,一时间无法坐起来。

“听说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跟几个外国人玩潜水,差一点溺死在水里了,若说她和言董一点关系没有,打死我也不相信。”一个细声细语却有些尖酸刻薄的声音。

“就是,你没看见当时听说海里有人溺毙,言董事长像疯了似的向海里冲,徒手游入深海范围,多亏打捞队把他救上来,一上岸呀,他眼睛一睁就是满世界的找啊,就连那边的警方和黑势力他都动员上了。”一个略粗的声音说的饶有兴致:“你们几时见过言董事长急成那样,简直就是一触即发的野兽。”

“不过听说言董事长亲自找到她后,发现她跟几个外国人在一起,差点将那群外国人打死。”另一个有些怯生生的声音接着说。

“唉,那还不是见到了真佛,心里的石头啪嗒掉下来,谁知石头悬的太高,砸疼了自己的心脏,把这一整天憋屈的火都爆发出来了呗。”第一个声音有些做作的拉长腔调:“这就是爱之深、恨之切,言董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没玩过,怎么就栽在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手里了。”

“我要是能被董事长这么紧张一回呀,就算真的死了也是心甘情愿含笑九泉的呀。”略粗的声音发起感慨:“为什么这个女人有这么好的命?”

这么好的命?伊百合苦笑。

竟然有女人会羡慕她好命?

又过了一些时候,

她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有知觉了,整个身子也在恢复力气。

门被推开了,言泽寺走了进来。

刚刚那三个女人立刻拥上去将他团团围住,伊百合这才看清楚她们是穿着陪护的衣服,言泽寺也真是浪费,她只不过溺个水而已,至于一下子请这么多陪护来照顾她吗?

打发走了她们,言泽寺来到伊百合的床边坐下,他一只手握起她的手,另一只手伸上来抚摸着她的头发:“你还好吗?如果没事了,就眨一眨眼睛。”

他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憔悴,但声音却又如此的温柔。

伊百合努力的抖动睫毛眨巴了一下眼睛,赢得言泽寺的笑声:“瞧你傻不拉几的样,我只是逗你呢。”

他的话立刻换来了伊百合怒气盎然的目光。

靠,要不是看在他那么尽心尽力救她的份上,她才不要配合呢。

“不过百合,你总是在做愚蠢的事。”言泽寺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突然表情冷了下来。

伊百合镇定了一会情绪,才缓缓张唇说:“我再愚蠢……也与你无关,你无须紧张。”

“伊百合!”言泽寺握紧拳,就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像教训那些外国人一样,一拳捶过去。

没有人知道,刚才他接到她遇险电话时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一觉醒来,不见她在身边,心里有多焦急,他发了疯似的满世界寻找她,却不愿意再在她面前表露出半分的在意。

压下内心的震动,伊百合淡笑着说:“放心,我比你还爱惜我自己,毕竟我没有勇气再死一次。”

言泽寺眼眸深邃,突然俯下身来,将她扯进自己怀里。

伊百合听见他轻轻在她耳边说:“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他呼出的热气在她的颈脖间泛起一阵麻痒,“其实百合,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残忍!”

说完,他伸出手扣住她的后脑,俯下薄唇重重吻住她的。

伊百合睁大眼眸,与他四目相对,他的眸底深处有着她熟知的狂狷,仿佛已经豁出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言泽寺,他所有的爱都带着毁天灭地的霸道,即使他得不到,也要亲手毁去。

马尔代夫到国内有五千多公里,可伊百合和言泽寺之间的距离却远远不止这些,即使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吸同一片天空,也再不是当初的他们了,他们之间,越走越远。

从马尔代夫回来后,伊百合跟言泽寺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不过伊百合并没有因此而心情低落,反而在她回国的第二天,她便收到了藤南川带给她的一个好消息。

她手里的那些伊氏的股票,已经顺利完成了转接,虽然让那个霍老狐狸占了一点便宜,以低于市面百分之八十的价格收购走了她手里百分之二十的伊氏股票,那点便宜也不算小的了。

但是,伊百合笑眯眯的玩着手上的那张支票,比之她先前收购进来的价钱,呵呵,她还是大赚了一笔。而且同时之间又达成了另外的一个目的,可谓是一举两得,那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那些个烫手山芋还是早点出手好,免得别人窥视,而最重要的是,相信不久以后,那些股份也不会再那么值钱。

虽然不知道在伊氏的股东大会上,发生了什么精彩的一幕,但是看到报纸上伊氏当家人换人,伊百合也能够想象得到霍启山一家得意的神情以及落败一方的不甘。

乔东方现在一定恨死凌波丽了吧,毕竟是她将这个姓霍的亲戚引狼入室,相信他们夫妻这几日都不会安生。

他们吵架,伊百合心里自然舒坦,她倒要看看在‘利’字面前,乔东方是不是还那么爱凌波丽。

当然她也不认为她那父亲乔东方会如此轻易的就将伊氏的当家人这个位置让人,毕竟长久的掌权与突然摔落的滋味一定不好受,相信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伊氏内部不会太安宁,而窝里斗正好是一个企业腐朽的开始,这个结果,每个人都会明白。

可就是这么一个浅显的的道理,明明每个人都明白,但是每个人都会不顾,反而是飞蛾扑火。

她现在什么都无需做,只需要等着伊氏的股

价全面崩盘,再用之前从霍启山那里赚来的钱,展开反收购计划,伊百合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的那个好父亲乔东方,一定会亲自找上门来求她。

呵,她就等着那一天呢,到那时一定会非常的有意思。

刚刚回国休息片刻,伊百合便从她门外的信箱中,发现了一个珠光宝气的盒子。

光看盒子的外包装,就知道这里面的礼物一定价值不菲。

果然,打开珠宝盒子,里面是一串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

伊百合很喜欢,因为它够名贵,也够华丽耀眼。

钻石是女人最好的伙伴,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抵御它带来的魅惑,她伊百合也一样不例外。

打开映着无数玫瑰花瓣透露着暧昧气息的邀请卡,她看到上面留有单冰亚名号的落款和日期。

原来,这份礼物是单冰亚派人送来的。

看邀请卡上的日期,很不凑巧的是,她跟言泽寺出国去马尔代夫的第二天。

也就是单冰亚爆出和乔妍玉正式分手后,又牵手叶文静,冷淡她的一个星期后。

一同送来的花听说已经枯萎,是热烈奔放的红玫瑰。大朵大朵的,非常的娇嫩美丽。

可惜了,她没有看到。

不过呢,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单冰亚对她,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至少他再选择新女友的同时,还想到要哄哄她。

这份礼物,准确的来说,是在她搬离他的那栋别墅之后,送到她的公寓里来的。

平姨应该是将她离开的事,告诉了单冰亚。

男人嘛,总是喜欢三妻四妾,最好新人旧人都围绕在身边。

尤其是像单冰亚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身边有一个正牌的女朋友,再多几个关系暧昧的情人,也没什么。

伊百合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把玩着那串钻石项链,她拨通了单冰亚的电话。